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冷非鱼怪模怪样地瞟了他一眼,没有说话。

  十三好笑地看着她,“你想问什么就问吧,看着你别扭的模样,我比你还难受。”

  “我没什么要问的。”冷非鱼摇头。

  就在众人以为她真的没有问题,准备收兵的时候,她突然若有所思地问道:“其实,我还真有个问题要问,知道炼狱岛的人并不多,他们是冲着岛去的,还是冲‘刺’而去?”

  目标不一样,目的不一样,知道了袭击者的目标就知道了他们的目的。

  十三神色凝重的点头,“‘刺’是‘双子门’门徒才知道的存在,大当家估计他们是冲炼狱岛而去,目的是剿灭‘双子门’。大当家已经派人去查了,我跟在他身边也是为了这件事。”

  众人又磨蹭了一会,莫曹看了看天色,催促冷非鱼要回去了。他们这次用同样的方法溜了出来,而冷家别墅的下人早上五点就要起床准备开始一天的工作,而给君无瑕下的安眠药药份不重,要是他提前醒了,他们的秘密就会被拆穿。

  “对了,”冷非鱼从口袋里摸出一条手链,递到十三手上,“这是我专门定做的,我们四个每人一个,喏,这是你的,收好。”

  回到冷家别墅,冷非鱼看了一眼在床上熟睡的君无瑕,心有有着浅浅的内疚,不过稍纵而逝。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秘密,她相信君无瑕也有,有的时候知道太多,烦恼越多,管好自己就行了。

  接下来的几天,冷非鱼心情特别好,一来是因为找到了飞鸟,二来十三年前的事也有了眉目,脸上的笑容多了,有时会偷偷拉着花秋和莫曹嘀嘀咕咕说几句。

  君无瑕坐在花园里,气鼓鼓地看着那三人之间的互动。

  他总觉得什么地方不对劲儿,最近夜里似乎睡得太熟了点,可莫曹每次端上来的牛奶,冷非鱼都没有动过手脚,怎么会……

  除非……

  君无瑕紧了紧眼,想着冷非鱼曾经说过会借助自己手里的权势,莫曹难道是第一个被她收买的人?

  强烈的愤怒涌上心头,到不是因为冷非鱼和莫曹有什么,而是她有事第一个找的竟然不是自己。

  紧咬着腮帮子,君无瑕愤恨地抽了两口气。

  半夜。

  冷非鱼仔细替君无瑕盖好了被子,又小心眼地戳了他两下,见他没有任何反应才小心翼翼地打开房门,莫曹和花秋已经等在门外。三人互相点了点头,顺着三楼的窗户翻了出去。

  “果然是这样。”

  君无瑕慢慢地从床上坐了起来,看着湮没在黑暗中三个鬼鬼祟祟的身影冷哼一声,从桌上拿起手机追了出去。

  莫曹是“君子宴”的人,脑袋里同样装了芯片,君无瑕把他芯片里的数据调出来看过之后,对他的行动了如指掌,虽然不明白他频繁去郊外做什么,但是也猜到了赵拓的珍品被他们打劫一空,而他的这些异常是从淮源岛回来以后。

  “难道是在岛上发生了什么事,让鱼鱼和那小子结成了同盟?”

  君无瑕自言自语地说完,又摇了摇头,打开手机里的GPS,顺着上面红色小点的路线追了出去。

  “还好我有准备。”看着从密林里缓缓驶出的轿车,君无瑕踌躇满志地哼了一声,回到别墅,开出了自己的机车,顺着手机上红色圆点的方向驶去。

  “墓地?”

  君无瑕不确切地左右看了一眼,又仔细核对了手机上红色圆点的位置,奇怪地自言自语道:“他们到墓地做什么?”

  以最慢的速度将机车开了进去,他警惕地注意着周围的动静,终于在一片相对空旷的平地上看见了四个影影绰绰的影子。

  “怎么会有四个?”

  君无瑕连人带车淹没进了黑暗中,目光灼灼地看着冷非鱼与她身边的男子,两人亲密的模样让他眼红。

  “墓地有什么好逛的,要约会也应该找个热闹点的地方。”

  君无瑕吃味地哼了一声,难不成莫曹和花秋是来帮他们望风的?

  四人窸窸窣窣地说了几句,在君无瑕吃人的目光中,冷非鱼使劲在那名男子怀里蹭了蹭,君无瑕觉得自己还听到了那名男子温柔的笑声。

  “谁,他究竟是谁?”

  君无瑕恨不得立刻上去揪着男子的衣服问个清楚,可他又隐约觉得冷非鱼不是故意瞒着自己,看他们的模样,似乎是在做很重大的事。

  君无瑕心里百转千回,小心思转了又转,脸上的神色很是复杂。

  直到冷非鱼等人离开后,他骑着机车到了他们先前站着的地方,四个四四方方的墓碑,上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这么奇怪?”

  君无瑕从机车上下来,蹲在墓碑前借着月光仔仔细细地打量着。空地很干净,只零星立了几个墓碑,同样的,上面干干净净,什么都没有。

  “这片墓地是‘双子门’的,鱼鱼和‘双子门’有什么关系?”

  君无瑕困惑地摇了摇头,驾着机车离开了墓地。

  ……

  “鱼鱼。”

  君无瑕慵懒地在床上翻了个身,将冷非鱼揽在怀里,抽着鼻子嗅了嗅她身上淡淡的清香。

  “又怎么了?

  冷非鱼烦躁地吼了一句,连眼睛都没睁开,翻了个身,背对着君无瑕。

  君无瑕也不恼,厚着脸皮凑了过去,硬是将冷非鱼抱在了怀里。

  “我发现我最近睡得特别香,可能是因为你在身边吧,我这几天都是天亮了才醒,一夜无梦。”

  冷非鱼心虚地皱起了眉头,却还是没有睁眼,“冬天了,犯困是很正常的事。早睡晚起,这才是冬季的养生之道。”

  “是哦。”君无瑕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又使劲将冷非鱼朝怀里带了带。

  冷非鱼烦躁地动了两下,蹭到某个硬邦邦的物体突然猛地一下睁开了眼睛,浑身僵硬不敢乱动,整个人也顿时清醒了。

  好在君无瑕没有近一步的动作,等了几分钟后,冷非鱼心情复杂地叹了口气,重新闭上眼睛。

  或许,那个安眠药不能再下了,得想别的方法才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