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在舞台下的更衣室里,和其他六个女学员在一起,已经穿好了表演时的衣服了,她是在这场表演当中装扮一个在庵堂避难的弃妇,身穿一件淡蓝的衣裳,头发梳成一个髻,盘在脑后,看起来确实有点身为人妇的感觉。赵雅萱照着镜子,任由化妆师给自己上妆,看着自己那本来天真可爱的容颜给画成了哀怨的弃妇,心中也不免感叹化妆师的好手艺。脸上并没有抹上胭脂,只是用一层薄薄的粉涂了两颊,淡扫蛾眉,居然有点让人惊艳的感觉了。

  另外的那六个女学员则是戴上了头套,被化装成六个尼姑的样子。每个人都相互看着对方,为对方的搞笑样子而大笑不止,但是当每个人都看到镜子中的自己就再也笑不出来了。

  这个演艺大堂的更衣室分男女两间,表演新节目的另外六个男学员都是在供给男演员用的那间更衣室里更衣,化妆。

  因为这个节目是安排在最后登场的,所以,当所有人都准备完毕之后就被花老带到台边去观看其他人的表演。

  有这等机会,赵雅萱一班人当然不会错过了,都聚在一起,瞪大了眼睛,竖起了耳朵,仔细感受那些在舞台表演过很多次的演员的表演,从中找出一些自己能够借鉴的来,想借此来提高自己的演艺水平。

  当中除了周妙音的演唱掀起一阵小高潮外,其它的节目都反应平平。看来,山寨为了让这个新节目造势,只是挑了一些一般的节目来作为这个新节目的陪衬。

  到了他们要表演的那个节目的倒数第三个,花老就通知他们到舞台上的演员入口去作好出场的准备了。

  时间已经是戌时三刻了。

  台上的司仪终于报出了让人期待已久的节目来:“接下来,请欣赏由山寨里德高望重的艺人前辈花老编排,由十三个新学员表演的新节目《怒僧救庵》。这十三个学员中,有一位值得我隆重向大家介绍。她就是我们山寨寨主的干女儿,赵雅萱小姐……请大家用最热烈的掌声欢迎演员们登场。”

  全场观众都报以热烈的掌声,高森寨主和秦玉莲夫人都是拼命地拍手,赵德昭也是对这个新节目很感兴趣,对于即将登场的赵雅萱也是充满的期待。

  不过,他却不想让这个节目有完美结束的时候。在舞台上的演员各就各位的时候,赵德昭向他旁边坐着的中年胖子使了一个眼色,看到对方点点头,露出了会心的微笑。

  舞台上,赵雅萱第一个登场,她在鼓点的伴奏下,来到舞台的中央,轻皱着眉头,唱道:

  夜沉沉,

  小女子心头闷。

  进庵堂,

  来求佛又拜神。

  恐怕是我前世造孽,

  今生受苦在红尘。

  虽说我貌美如花赛西施,

  怎料到头来只做得一个如夫人。

  不曾想相公他畏妻胜畏虎,

  将我赶出了他的家门。

  走投无路中,

  暂时在此来安身。

  自古道红颜多祸水,

  如今却应验在我身。

  来此前,我匆匆赶路,

  不曾想,金贼看上了我的人。

  这三天来,他每日到此说缘分。

  还要我好好想想他的真。

  若是我,过了今晚还不肯,

  他就要烧了庵堂,

  烧了庵中所有人。

  赵雅萱唱到最后,几乎将自己的感情全部都融合进去,让以观众们听了都觉得真正是一个弃妇在舞台上表演,对她的遭遇都非常同情。

  赵雅萱唱完这一段就下台去了。台下的观众都报以掌声。

  就在众人等着看剧情的后续发展中,在赵德昭的房间里面,突然传出一声大吼:“可恶。可恶。”接着又传出一阵杯盘碗碟落地的声音,那些名贵的瓷器破碎的清脆响声听在懂行的人的耳朵里那是大大的心疼啊。这一阵子的脆响,不知有多少瓷器被摔破了,那么好的艺术品就这样报销了。

  赵雅萱在台下看向赵德昭的房间,那个中年胖子此刻正满脸怒气地站起来,对着她用食指指着。却不说什么话。

  一个在观众室里侍候着的喽啰立刻收到高寨主的信号,过来到中年胖子的身边,向他恭敬地问道:“这位爷,您不要生气,有事好商量。您为什么发那么大的火呢?”

  中年胖子看到那个喽啰进来,满脸都是笑的求情样子,直接就给了他一个耳光。斥道:“跟大爷说话,你还没有资格。叫你们的大当家的过来。”

  那个喽啰给打的在原地转了三四圈才停了下来,他摸摸那一边肿得老高的面颊,那是满腔的怒火啊,但是他也不能发作,天知道,对面这个胖子发起疯来会不会直接让他见不到明天的太阳啊。那个喽啰向胖子鞠了一躬,就登登登的跑下这边的楼梯,带着一肚子的怨气到寨主高森面前去转告那个胖子的话了。

  舞台上,赵雅萱已经下去了,接下来是六个尼姑登场,但是在那个中年胖子的两句可恶发出来后,在舞台上就站上来十几个普通装扮的观众,将六个装扮尼姑的女学员给赶了下去。

  寨主高森听到喽啰的转述,再看着对方那肿得老高的脸颊,心想,这个胖子为什么会这样生气呢?再看看舞台上演员已经被赶了下去。看来不解决了那胖子的问题,这场演出就别想继续下去,更别说能完美结束了。

  高森就要起身,秦玉莲对他说道:“寨主,我看那个胖子是来者不善,您可要当心点。不如您带上几个精干的喽啰在身边,如果有事也能帮上一点忙。”

  “夫人,你多心了,他们还在我这山寨里啊,如果他耍什么花招,在这山寨里是我的地盘,量他们也玩不出什么来的。”

  “可是,您没有看到吗,那个胖子这次带来的人个个是练家子,寨主,您还是带上几个功夫好一点的一起上去的好啊。”说完,不等高寨主回答,她便吩咐那个前来回话的喽啰,“李三,你去将守演艺大堂大门的那十个头目给我叫过来,让他们跟着寨主去处理事情,他们的位置,你就先找十个人给顶上吧。”

  寨主想了一想,当下也不再出言反对,这夫人对自己还真是体贴入微啊。这让高寨主的心变得温暖了起来。

  李三听到夫人的吩咐,应了一声是,之后就迅速下楼去了。不久,就带着十个原来在演艺大堂守门的那十个头目上来,一同见过了寨主和夫人。

  寨主夫人秦玉莲被寨主留在他们原来的房间里,她目送着高寨主带着那十个精干的头目到对面的楼上去和那胖子还有赵德昭说理去了。只是她心中觉得有什么不对,但是又说不上哪里不对了。这种感觉让她觉得会有不好的事情发生了。她一直都知道自己的直觉很准的,这次,希望能够不准一次吧。

  却说高森寨主带着十一人登上了那胖子和赵德昭所在的房间。

  那个被打肿脸的李三,在高寨主即将进入那间房间前就市场喊道:“梁山山寨高寨主到。”

  他的声音变得有点嘶哑。

  那个胖子不耐烦地说:“嚷什么嚷,一个小小的山寨寨主也需要这种通传么?哼,他也配。”

  赵德昭在一旁偷笑起来,这胖子,演戏还真可以啊。

  看到高寨主一行人上来,赵德昭也不站起来,只是向高森点了点头,高森也是报以微笑,然后就转向那个胖子的身上去。

  “你就是这里的寨主啊?”

  “正是,请问您是?”

  “来啊,将梁山寨主给我拿下。”胖子在得到寨主高森的亲口承认后,下令手下,要将他拿下。

  他旁边的那十二个随从应了一声是,就从他们的衣服底下摸出朴刀来,奔向了高森寨主。

  那跟着高寨主一同上来的十个头目还有那个李三一见对方要动手,也都手操家伙,想和对方的人马拼一番了。

  高森寨主却拦住了。大喝一声:“慢。”

  那胖子说:“高寨主,你还有何话说。”

  “请问大人,我犯了什么法,您要这样捉拿我?”

  “哼,本官是这山东地界新上任的太守孙斌,赵公子为了与我接风,就请我到你这里来观看这些节目,本来前面的节目还算凑合,但是这最后一个节目,实在是让我气恼啊。我怎么也料不到我的家事,你们山寨居然派人给调查过了,还给我搬上了舞台去表演,你这不是成心丢我的脸吗?啊。”

  高森寨主心中暗骂,你这是什么歪理由,我怎么可能调查过你,如果真的调查了,我才不会让这个节目在你面前表演出来呢。

  嘴上说道:“孙大人,这个新节目只是凑巧演出的内容与您的家事差不多而已,您大人大量,就别往心里去啊。我这就让排演这个节目的人来向您赔罪,以后,再也不表演这个节目了。”

  赵德昭也在一旁说道:“孙太守,我看就这样算了吧,你也只是刚上任,这个山寨的人也不可能调查得那么清楚,我看,这个应该只是巧合。”

  “哼,这个巧合也太巧了吧,既然赵公子都为你求情,这个私事就这么算了,还有另一件,就完全是公事上了。高寨主,朝庭怀疑你私自设立非法机构,组织非法的活动,所以,派我来调查取证,现在,就请你随我们到府衙去走一趟吧。你如果拒捕,我可就要下狠手段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