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对于此事,沈星微微思索,觉得事情没有这么严重,毕竟伍伯的实力也是非常的强大,沈星相信伍伯可以对付得了城主,虽然没有见过雷霆城主,但在南平城时已经可以猜出一个大概。

  看着后方快追上来的两人,沈星脸露残忍之色,现在只有向这两个求证信息真假了。再次坐在祥鹤身上,飞了出去,带着两人跑转了不知多少里路。

  最后矮小的那位累倒在半路,只剩下黑脸跟着沈星狂奔。就在那个黑脸的那位快走不动时,沈星已经带着他不知不觉中转回了那个矮小个子倒地之处。

  那是一个比较隐蔽的山林,周围没有什么什么建筑,四处无人。沈星跳了下来,走到矮小个子旁边看着他。

  矮小的那个力竭倒地,现在已经清醒,看着沈星,害怕地滚着退后。

  这时,黑脸的那位也气喘吁吁地跑到近前,见到沈星后,道:“你小子害死我了,你死定了,这里没人,肯定不会有人知道,到时……哈哈哈。”

  “到时便可以到城主那领到奖赏了吧。”沈星笑道。

  “不错。”那黑脸之人有点得意道:“不用引你出去,在这里我就把你杀死,多方便。哈哈”

  “你觉得你现在有那个体力与我相搏吗?你不过是一个力竭的废物。”沈星摇头笑道。

  黑脸也笑着道:“小子,你是怎么发现我们跟踪你的?”

  沈星讥笑道:“因为你告诉我的。”

  沈星一早上就出去就发现被他吊着跑了那么远路两个人,路线都是一致的,而且他停对方也停下来。一到茶饮店便偷偷瞄着他看,还大声地讨论,既然昨晚有大事,他转了那么多个地方也没有听到其他人说起。还有发生昨晚之事,一大早就知道的也不合情理,似乎是专程跑来告诉你一般,还有之后一种种表现表明他们不是一个合格的跟踪者。

  沈星没有多说,慢慢走向黑脸青年。黑脸青年也冲了过来,一拳击向沈星。沈星不惧,也是收拳紧握,全力迎向黑脸的拳头。

  砰!

  黑脸惨呼一声,倒地抱着右手,他的右手已经彻底变形,指骨全断,手臂翻卷,血肉横飞。

  另一边矮小个子的双目瞪圆,他难以置信,这个未筑得星台的小子一拳竟然将星台高手废掉!

  沈星走上去一脚将黑脸踢飞落在矮小个子面前,矮小个子全身颤抖,震惊地望着邪笑的沈星。

  沈星走了上来一脚踩在黑脸另一只手臂上。

  咔嚓!

  那条左臂血肉粉碎,臂骨断成几折,露出外面。那个黑脸之人已经惊恐地看着沈星,他已经痛得叫不出声来,他知道他今天死定了,他只求能早些了结。

  沈星又是一脚踩了黑脸脸上,血肉溅飞,再也看不出是黑还是红,一脸印着一只脚印,异常恐怖。

  这时沈星看向那个矮小青年,矮小青年顿时尖叫,言语不清,吐声道:“我……我说,不要,不要杀我,不要杀我。”

  沈星冷冷地看着他,问道:“关于城主抓捕到一老一少的信息是真是假?”沈星能确定这两人就是城主派来的,但不能确定伍伯的安危。

  所以他不得不残忍,只有这样他才能及时得知伍伯与小艾是否安好。现在如果连武痴长老都被牵连进去,那么事情就不只是诱他出去那么简单了。

  那个矮小青年对沈星怕到了极点,被沈星冰冷的眼神看着,就像死神之眸,让他身心皆寒。颤声道:“我也不知道那信息是真是假,他们就叫我传递信息给你。”

  沈星举起右手,那个矮小青年马上哭喊出来,道:“我说的是真的,全部都是真的,呜呜,真的。”

  沈星抓着他衣袖,道:“把传递给你信息的那人说的话一句不漏地说出来。”

  “是,是。”矮小个子点头惊道:“那人直接找到我们,就说‘你们去给新入山门的沈星传递一句话,昨天有新人在考验之时把城主的儿子打伤,之后城主暴怒之下报复,城主抓住了一老一少,准备今晚在红枫林中处置掉,那一老一少是因为打了城主儿子的狂徒而被牵连的。’他还让我看了你的相像,叫我在新生住址那一片等着你出现,跟随你然后把话传递给你。”

  沈星眉头紧锁,看着矮小青年,怒道:“就这些?”

  那青年惊吓一声,而后想起了什么,道:“最后那人特别吩咐道:‘一定要让沈星知道这信息就是真的,不要让他有什么察觉。’就是这个。”那个惊恐地看着沈星。

  沈星讥笑出声,扔下青年,道:“幸好找来的都是一群愚蠢的废物,幸好我早上骑着祥鹤出来,让我及早发现两条尾巴跟在后面。如果是阿牛和左相延,两人救人心切,没有多经考虑的话恐怕已经祸临己身了。”

  就凭那青年最后一句话就可得知这信息就是假的,沈星放下心来,看着自己双手,露出了笑意。现在他的力量已经三万多,比刚入星台的都多上不少,血拼起来,星台后期强者都不一定是他的对手。

  现在他对斗转星移身法也了解到更多,速度倍增,就算是对手想逃也不是那么容易的。没有学身法之时,他的速度已经和星台之人差不了多少,现在速度倍增,都快赶得上更高层次的速度了。

  得到了信息后,那两人也没有什么价值了,既然是敌人,沈星自是不会手软。沈星在两人头上各拍一掌,了结了两人,两名青年连惨叫声都来不及,脑袋便被沈星重掌击爆。

  在这山林之中,人迹稀少,不用顾虑是谁杀的人,而且沈星也不惧,这两人交给武痴长老处置也是一样的下场。

  没有多想,沈星便骑着祥鹤再次飞了回去。

  回到前院之时,阿牛气喘吁吁坐在一边,而他的祥鹤也是累倒在地,起身都是艰难。

  阿牛见到沈星后,喘气道:“老大,这厮怎么这么难搞定,跟我较劲了这么久也不屈服。”

  沈星笑道:“武痴长老不是说了吗,你的方式就要绝对的力量去征服。现在你只是和它不相上下,你要做到的是它累倒了,而你仍可以骑到它的身上。”

  这时一声鹤鸣之声响了起来,一只祥鹤降落在院子里,祥鹤背上正是左相延。

  左相延跳了下来,笑道:“哈哈,牛鹤相斗到底是谁赢了啊?”

  阿牛不甘落后,道:“当然是牛了。”

  而他的祥鹤昂扬着头,对着阿牛,叫了一声,似是对阿牛挑衅道:“你来啊!”

  阿牛一扑而上,抱着祥鹤长脖,欲想骑上祥鹤背上,而祥鹤甩头乱踢,牛鹤之战再次上演。

  左相延对着沈星道:“沈兄弟果然有高招,我相伴祥鹤一天,就像对着自己所爱的人,对着自己兄弟一般。不用多久祥鹤就认同了我,我就带着它飞了回来。”

  沈星道:“祥鹤也有它的伟大之处,它的一生就这样默默地为武院付出。万物皆有灵,不分尊卑。只是有些人自己把自己的地位抬高了而已,所以我们对待它们就要像兄弟手足一般相处,它自然接受。”

  左相延点头赞同,道:“不错,这些生命真的很伟大,或许是人类太过霸道,只知一味的吸取。”

  沈星对着他问道:“你今天出去有没有收到什么信息,或者收获?”

  左相延想了想道:“我今天主要定位在祥鹤之上,没有怎么留意周围之事,没有什么特别的事情发生。怎么啦,难道你有什么发现?”

  沈星点了点头,于是叫住了阿牛,一起坐在石桌之上。

  阿牛大声喘气,道:“怎么啦,我马上就可以把那家伙搞定了的。”

  沈星对着两人道:“这次我出去,杀了两个人。”

  “什么!”阿牛与左相延震惊地叫道。

  沈星一脸凝重地道:“那两个人是城主府的,死有余辜。我一早出去就被他们跟踪,而后假传信息与我,想诱我出山将我格杀。”

  左相延追问道:“传什么信息给你会让你出去?”

  阿牛惊讶地猜道:“不会是有关我爷爷与小艾的信息吧。”

  沈星点头道:“就是关于伍伯与小艾的信息,不用着急,而后我查清楚了,这是一个假的信息,一会武痴长老回来后会证实这一切。”

  “真的是假的吗?”左相延追问道。

  阿牛站了起来,道:“不行,我得出去看看是不是真的。”

  沈星拉住了他,事关伍伯与小艾之时,阿牛便变得冲动。沈星对阿牛道:“是假的,而且你爷爷实力高强一定会没事的,相信我。要不,我们现在过去找武痴长老,证实一下。”

  就在三人出门之时,一道身影飘飞而至,对着三人道:“找我有何事啊?”来人正是武痴。

  随后三人将事情始末告诉了武痴,武痴听到了后震怒道:“好你个邵振霆,好的很,看来你有胆子与究南山作对了啊,竟然敢耍我。”

  看着三人,道:“你爷爷没事,放心,昨晚我与你爷爷饮酒长谈,今早才分开,你爷爷也在那时传送回去了。而且你爷爷想走的话雷霆全城的人也抓不到你爷爷。这件事交给我来处理,保证不会再出现这种事情。”

  听到这只是敌人的阴谋,而伍伯与小艾没事,阿牛与左相延也吐了口浊气。

  武痴拿出三个宝光四溢的晶石丢给三人,严肃地道:“这是你们三个人的身份牌,从此你们就是究南山的一份子,武院的正式弟子!”

  《不知道有木有人支持....汗一个先……来点鼓励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