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不管众人怎么猜测,总算是停止了对萧蒙的骚扰,这下萧蒙彻底清静了,但是周围人看他的眼神让他感到很奇怪,纷纷对他挤眉弄眼的,就像是一夜之间所有人都得了“不挤眉弄眼会死”症一般。

  他以为是自己穿戴出了问题,低头细细查看了一番,没有问题啊,难道是自己脸上有东西?悄悄扯了一人到一旁,小声问道:“我脸上是不是有东西?”

  那人被萧蒙突然扯住吓了一跳,双手反射性地交叉捂住胸前,可怜兮兮地看着萧蒙,当听完萧蒙的问话后,他脸色才放松了一点,扫了一圈萧蒙的脸,一本正经地道:“没有。”

  萧蒙看着他双手死死抱在胸前的动作,狐疑地放开了他,摸了摸自己的脸,好像确实没有,松了口气,挥挥手让他走了,豪迈地道:“男子汉大丈夫怎的跟个女子般!没劲!”

  那人赶忙头也不回地向前跑了,听到萧蒙的话心里默默咆哮到:“你家晚相最有劲,去找他去罢!”

  当萧蒙再度迈步时,他发现别人没有再对他挤眉弄眼了,而是一边跟身旁的人窃窃私语,一边眼神有意无意地扫过他,扫过来又扫过去,扫过来有扫过去······

  萧蒙大怒,抓住那个扫视他扫得最厉害的,吼道:“你在看什么?”

  那人突然被萧蒙提在手中,吓了一大跳,不敢跟萧蒙对视,只好将眼睛看向斜上方,脚剧烈抖着,弱弱地回到:“在看太阳······”

  萧蒙一巴掌打在他头上,“你白痴了罢!今天哪里出了太阳?!”

  那人嘴唇颤抖着,不知道该怎么圆过去,突然眼睛被温暖的金黄色光芒覆盖,欣喜地转头对着萧蒙道:“出太阳了!”

  萧蒙默默地回头看了看在此之前一直藏在云层中的太阳,手一松,将那人放开了。

  那人撒开蹄子就想跑,脚却在空中扒拉着,讪笑着回头,“将军啊,还有什么事吗?”

  萧蒙挑了挑眉,眼神示意他看向周围的人,直截了当地问道:“他们到底在看我什么?”

  “哈,哈,哈,哈,将军,您想多了,没有看您,他们在看我呢,哈,哈,哈,哈。”那人心虚地说。

  萧蒙眼神马上变得凶狠起来,一把将他丢到地上,从上往下压迫性地看着他,冷冷道:“我没时间和你在这耗,我想你也没有,再不说你就一直跟着我好了,让你一起享受这众人眼光的洗礼。”

  那人忙看了看周围的人指指点点的目光,吓了一跳,忙爬起来,小声地对萧蒙说到:“他们在说您跟晚相的事呢!”

  萧蒙皱了皱眉,“我跟晚相有什么事?”

  那人猥琐地边笑边对萧蒙挤着眼睛,“就是您心仪于他的事啊!”

  “我什么时候说了我心仪于他了?!”萧蒙睁大眼睛,不可置信地大声道。

  周围的人也听到了这句话,哄然大笑起来。

  那人在萧蒙面前不敢放声大笑,于是一个劲儿地憋住,五官都扭曲到一起去了,眼泪也挤了出来。

  萧蒙见众人的反应,在脑海中仔细搜寻了片刻,确定自己确实没有记错,刚想大喝,转念暗呼:糟糕!不会是我醉酒之后说出的胡话罢!

  “酒后胡话当不得真。”萧蒙大声对着面前那憋笑到眼白都翻了出来的人道,但明显周围的人也是能够听到的。

  那人回过神来,疑惑到:“什么酒后胡话?”

  萧蒙也疑惑了,“如果我真的说了我心仪于晚相的话,那肯定就是酒后胡话啊。”

  那人恍然大悟,然后摇了摇头,“你又没有说过你心仪于晚相。”

  萧蒙觉得额上青筋暴起,眼睛几乎要喷出火来,“既然没有说过你们是从哪里看出我心仪于晚相的?!”

  周围的人见萧蒙的头顶上几乎要气出青烟,忙退后几步,假装离开,但其实仔细看就会发现他们的脚在往上抬没错,但是却没有往前迈······

  直面萧蒙的那人被承担了萧蒙所有的怒火,小心肝儿一颤一颤的,哆哆嗦嗦地道:“您······不是那么多美男都看不上么······那不就是心仪于晚相的风采么·······难道?!不会吧!”

  “有话就给我说清楚,再结巴我就把你打得不再结巴为止!”萧蒙狠狠道。

  “您难道心仪于皇上?!”那人结巴是不再结巴了,但这句话一出,全场都安静了,那些假装离开的人一只脚迈在空中也忘记了放下,每个人都竖起了耳朵听萧蒙的回答。

  萧蒙彻底怒了,一拳把那人打飞,吼道:“你才心仪于皇上!你全家都心仪于皇上!”

  其他人顿时回过神来,各做各的事,眼神却没有停止交流,“你看,果然他心仪的是晚相。”“唉,我还以为是皇上呢,可望而不可即的爱情······”

  萧蒙怒气冲冲地跑到宰相府,把看门的侍卫吓了一大跳。

  侍卫甲对侍卫乙递眼神,怎么大将军这么早就来了?

  侍卫乙眼皮一跳,“不知道,许是要跟晚相摊牌了?”

  交流完毕后,两人神情肃穆地继续守门。

  “啪!”一声巨响让正在看公文的晚仙诧异地抬眼看向来人,“咦?你怎么来了?什么事让你气成这样了?”

  萧蒙一屁股坐在座位上,脸色还没缓过来,怒道:“那帮兔崽子翅膀硬了,竟然编排上我们两个来了!”

  晚仙微微有些疑惑,“编排我们?说我们不和吗?”

  “哪里会是不和这种好事,他们,他们说什么我‘心仪于你’,气死我了!真想一把宰了那帮小子!”萧蒙愤愤道。

  正往嘴里灌茶的晚仙闻言一口将嘴里的茶喷了出来,“哈哈,哈哈,你心仪于我!这些人怎么想出来的?世道已经开放到了这种程度了吗?而且······哈哈,而且他们竟然还敢跟你说!哈哈,看样子百姓的生活过得还不错啊,这是我宁国的一大喜事啊!”

  萧蒙听他越说越开心,更怒了,一拍桌子,“我这大将军的面子还要不要了?你就只顾开心了,别忘了你也被编排了!”

  晚仙微微晃着头,老神在在地道:“反正是你‘心仪于’我,又不是我‘心仪于’你,我没什么损失。”

  看着隐隐要发飙的萧蒙,晚仙顿了顿,接着道:“而且这样也还不错啊,绝对不会有人再送些奇怪的人给你了,倒是帮你省出了大半的麻烦了。”

  “但是我喜欢的是女人,女人!”萧蒙大吼到。

  晚仙偏了偏头,避开他的吼声,淡淡道:“然后被他们发现你喜欢的其实是凤国的女皇吗?”

  萧蒙呆掉,嘴皮微微发抖,“我······我没有······”

  看着萧蒙那空洞的眼神,晚仙眼中闪过一丝嫌恶的情绪,“三岁小孩都可以看出你的口是心非。”

  萧蒙张了张嘴,却说不出一句话来。

  晚仙突然想起一件事,犹豫了一下,终于还是说了出来:“凤国女皇······怀孕了。”

  “什么?”萧蒙像是没有听清他刚才说的话。

  避开他直直的眼神,晚仙缓缓开口,“血鸢她怀孕了。”

  “她不是血鸢!她怀孕管我什么事?为什么要告诉我?”萧蒙情绪突然失控,手一翻,将桌上的茶杯扫到了地上,清脆的声音让晚仙惊得心一跳。

  皱了皱眉,“反正你迟早要知道的,要是从别人嘴里听到这个消息,被别人看到你失控的样子要怎么办?

  萧蒙稍微平复了心情,面无表情道:“谢谢你的好意,我感激不尽,宰相大人。”说完起身欲走。

  看到他强装出来的平静,晚仙腾地一下火就上来了,“每次提到血鸢你就一副要死不活的样子,你到底是想怎样啊?血鸢背叛的不止是你一个,她背叛了我们全部的人,要伤心也该皇上伤心,你已经伤心了这么久还不够吗?还要为她伤心到什么时候?到她率人将我们全部灭掉的时候吗?!”

  “我都说了她不是血鸢,她根本就不是血鸢!如果万青山早点派我去救她的话血鸢肯定还在的!肯定不会变成现在这个样子!要不是万青山······”萧蒙眼中的伪装破裂,不顾一切地冲着晚仙道。

  “什么?你说清楚,什么皇上去救血鸢?血鸢难道不是自己投向凤国的怀抱的吗?”晚仙神情认真地道。

  萧蒙两眼发红,“是万青山派她去的,任务是调查那股不明势力,结果她却被凤国如今的军师抓住,跟她一起去的还有一个丫头逃了出来,把这个消息告诉给了万青山,但是万青山······万青山连一个人都没派出去!就那样将血鸢留在了那里!他竟然如此对待血鸢啊!血鸢为他出生入死过多少次?又帮他杀了多少人?如果说我们有背叛万青山的可能性,那么血鸢是完全不可能背叛万青山的啊!而他竟然可以完全不顾血鸢的死活,当作她根本就没有存在过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