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太阳刚刚下斜,叶姑便来一轩,进厅中见沐宛初一副煞有介事地读女书,心中略喜,似是十分满意,请过安之后,便开口问道:“不知夫人这书读的可有进益了?”

  宛儿放下书,爽快回道:“只刚略读了前四章。”见叶姑没有异样,继续道:“班氏以身作则,寡居四十余年而作此书,可谓心血凝结。书中要义,怕是自她之后被后世蜂拥。”

  叶姑捉摸不透沐宛初是否褒贬,问道:“那夫人如何看着?”

  沐宛初明白其用意,只得回道:“书中云‘古者’,自是这卑弱观念由来已久,颇有渊源,只是到这班氏才明之于文字,广为流传于后世。”宛儿暗忖,今日不说出些真想法,怕是叶姑不会罢休,于是淡淡道:“只是这古人云就一定正确么?倘若只以拳脚论,女子确实稍逊一筹。除此体弱,女子们何弱之有?世之男女皆出于女子。即使尊贵如皇帝者,亦有慈母。若说女子卑弱,皇帝们如何恭孝事其母?妃后母仪天下,可以说是一人之下、万人之上,臣民百姓不论男女见其皆行大礼,何来卑?就算一般市井百姓,武有木兰,而文能著书立说者不计其数,为千秋万世所敬仰,无愧于巾帼不让须眉,哪有弱?……”

  叶姑一副不敢置信地看着沐宛初,嘴唇轻颤,像是毕生的圣洁信仰遭到毁灭性亵渎,万不可容忍!“如夫人所言,多少年来,世人皆错了!”

  沐宛初幡然悔悟,一个萝卜一个坑,对什么样的人就该说什么话,而绝不能对着这样的老人说这一番慷慨陈词。她忙赔笑道:“叶姑见谅,我也只是一时糊涂偏执,自己弄不明白而已。还望您多指点。”

  叶姑并不买账,依旧寒着面色,冷声道:“不敢。老身无能教夫人,告退。”也不待宛儿反应,愤愤离去。

  沐宛初对着一脸担忧的丫头们,吐吐舌头,悻悻而笑。玉苏上前惶惶道:“夫人可能还不知道,这叶姑早年守寡,性格冷淡。起先是咱们王爷的乳母,后来主掌府中礼教什么的,处事一向铁面,待人更是严苛。”说到此她略微顿了顿,“不过为人很是正派,众人都看在王爷面上,从不与她多计较。今儿有夫人这番话,只怕日后再难相处了。”

  沐宛初心中也有些不安,毕竟得罪人不是什么好事。

  “你刚才那股子慷慨激昂劲儿哪里去了?”正是轩辕凌极富特色的低沉戏谑。不知他何时到的,这会子正一眨不眨盯着沐宛初。

  沐宛初听了心中越发不安,料到刚才那番话必定被他听了去,只不知他会作何反应,不知后面有什么无可料想的处罚。“你、你怎么来了?”

  轩辕凌一时像听了世间最大的笑话,傲踞嘲笑道:“本王的府邸,你说本王怎么回来了?”

  沐宛初受不了这种气氛,一时无语,自走到软榻上歇着,心中却盘算着一会儿该怎么补救辩驳。

  轩辕凌也跟着踱过来,似笑非笑道:“你可好生惬意啊!”说着在榻对面坐了下来。沐宛初听得出讽刺之意,随口以致像是自语:“诺大的王府,我好似只白米虫。除了这样还是这样!千般惬意也怪不得我啊。”说着还故作万分享受的模样。轩辕凌没料到有如此回答,略微迟疑,低低冷哼一声。

  沐宛初只觉话不投机,很是无趣。自坐起身子慢慢品起茶水来,一双水汪汪的眼睛时不时瞟过轩辕凌,不由自主地浮想联翩,八卦着这位鼎鼎有名的王爷。轩辕凌似全然没有留意,只静静坐着,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中。平淡的日子久了,总令人恹恹;一些日子下来,字写得颇有几分摸样后,沐宛初便颇觉有些乏味,加之无意间开罪了叶姑,胸中更添丝丝烦闷。

  自来仪回一轩的路上,沐宛初故意放开步子慢吞吞行着。这似乎还是她第一次用心留意府中的景色。晨辉穿破轻雾笼罩,洒落在曲廊上、树丛中……青石板铺就的曲径穿梭于满眼满眼的翠绿之中,绿色掩映下假山显露一角,如羞涩的少女半掩眉目,撩拨你的心欲一探究竟;零落的四角亭子依地势而建,与周围之物浑然一体,巧夺天工。只有小山上那处亭子例外!虽依山而建,形状与其他也无明显差别,但沐宛初偏偏感觉它散发出一股无与伦比的气泽,深深吸引她前去,这种感觉如此强烈,以致无可抵挡。于是她顺着石板款款走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