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唐枫三人闻声而去,只见两个汉子大声谩骂着掌柜,其中一名汉字还单手提起身型肥讴的掌柜,一把丢在地上,便要转身而去。唐枫见此,手中紧握霸王枪,正欲冲上前,丁晨伸手拦住了他,并微笑地说道:“大师兄,这事让我来解决。”丁晨考虑到客栈人多口杂,一旦自己追查血煞教的事情外露,自己三人的行踪也会暴露。丁晨待那两名汉子离去走到一个巷子后,丁晨先声夺人投掷两枚飞蝗石钉中那两名汉子的膝盖,冲上前双手掐住两人脖子,问道:“血煞教的总坛在哪?”两名汉子的膝盖生疼,脖子又被丁晨狠狠地掐着,哭丧着脸求饶道:“大侠,我不知道血煞教的事啊!我只是冒血煞教之名混口饭吃而已!……”丁晨半信半疑,双手的掐得更为强劲了。“大侠饶命啊!……”两名汉子求饶道,其中一名还吓得尿裤子了。丁晨感受到他们并没有武功根基,认为他们的确是冒血煞教之名欺凌弱小,于是便从他们腰间夺去钱袋,说道:“这些钱,就给掌柜结账用,别让我再看到你们冒名欺凌他人,否则……”丁晨举起手掌在颈部比划了一下。“大侠说的是!……”说罢,两名汉子便互相搀扶着,一瘸一拐地离去了。

  丁晨把两名汉子的钱袋交给客栈掌柜,当做是他们在客栈内用膳的费用,多出来的就当做是汤药费。唐枫和史灵茵盯着丁晨,虽然没有说话,但是目示问他出去询问的结果。丁晨叹息地摇了摇头。

  唐枫也叹息了一声,接着三人便踏出客栈准备四处打探,尝试搜集血煞教和东方烨的消息。一出门,唐枫三人就感觉到屋顶上有人在跳窜着。唐枫三人循声望去,却见到有两名身穿黑色紧身衣的男子在屋顶上使着轻功跳窜着。“东瀛忍者?!……”这个熟悉的装束让唐枫等人大吃一惊,顿时跳上屋顶追着两名东瀛忍者。东瀛忍者很快发现了唐枫等人的追踪,立马回过头丢出两枚烟雾弹,唐枫三人的眼前顿时被一大片烟雾笼罩着。“烟雾而已,只要冲破了就能回复视野继续追寻了!……”史灵茵心想。“史姑娘小心!……”唐枫嘶声疾呼,双脚瞬间充满内劲冲上前,挡在史灵茵前面。

  “唔……”唐枫紧握着史灵茵的手腕,看到她没事,嘴角泛起欣慰的涟漪。史灵茵唐枫的嘴角渗出血迹,惊呼道:“唐大哥!……”“大师兄!……”丁晨见到唐枫的背脊插着几枚暗器,也为之担心。唐枫的身躯开始摇摇晃晃,紧接着就扑倒在史灵茵怀中,昏阙了过去,手中的霸王枪也无力地随着屋檐翻下,重重地砸在街道上。所幸街道上行人不多,霸王枪没有砸到其他人。

  “霸王枪……唐枫?唔……”街道上一个隐秘的角落里,有一道声音诡异地碎碎念道。

  丁晨和史灵茵迅速将唐枫抬回客栈,丁晨检查了唐枫的伤口,发现唐枫的背上钉上了三枚飞镖,伤口出已经泛出黑紫色的血液,皮肤也紫了一大块。“唐大哥,都怪我冲动……”史灵茵的双眸不争气的涌出泪水。唐枫意识朦胧,双眸依旧紧闭,只是手紧握着史灵茵的手,意示不必介怀。丁晨常常游历大江南北,学了些医术傍身,而且这一年来在逍遥谷也好好跟随东方未明学习医术,所以对于唐枫的伤势能够进行处理。

  “所幸此毒不是蚀骨散。只是这种毒是什么也不清楚,如今只有用内功把大师兄体内的毒素逼出来了……”接下来史灵茵回避在门外,一直担心着唐枫的伤势。大约一个时辰之后,丁晨大汗淋漓地踏出房门,对史灵茵说道:“史姑娘不必担心,大师兄体内的毒素已经逼出来了,接下来好好静养几天就没事了。”史灵茵紧皱的眉头才稍稍舒展开来,冲进房门,见到唐枫依旧昏迷,担心道:“唐大哥怎么还没醒?”“大师兄体内还有些许残余的毒素影响着,过阵子他就会醒来了吧……”

  “史姑娘,用膳了。”“丁大哥,我不饿。”史灵茵依旧紧握着唐枫的手,凝视着唐枫。

  入夜,房间内的一盏油灯在微风中战栗,火焰渐渐变得微弱。“唔……”昏迷已久的唐枫终于醒来,微微动了下左手,惊醒了坐在他旁边的史灵茵。

  “啊,唐大哥终于醒了啊!……”史灵茵的言语中充满着兴奋。“……”唐枫没有说话,他的手被史灵茵紧握着,显得格外羞涩。史灵茵也感到了尴尬,立刻松开那紧握的双手。唐枫顿了顿,反扣住史灵茵的双手,说道:“史姑娘……我知道你的心意……”“唐大哥,多谢你三番四次的救我……”史灵茵打断了唐枫的话,说道:“我一直把你当做是好大哥,多谢你多次对我的照顾……”“……”史灵茵此话一说,唐枫顿时沉默,转口道:“唔,现在也夜深了,史姑娘还是回房休息吧。”“嗯……”

  “婉儿,你去哪里了?”阴森的血煞教大殿内,古清仞紧锣密鼓地准备着某些事情,见到祝婉儿回来,关切地问道。“唐枫,丁晨,史灵茵三人潜入了西域,看来是要调查我教的事情。对了,义父你们在忙些什么?”“婉儿啊,收到消息,中原武林组织了一支队伍要进军西域,目标就是我们血煞教。”古清仞解答道。“他们知道我教的方位么?”“唔,不知道,不过要防范于未然。”“那就正好了,现在我知道唐枫等人的藏匿地点。今女儿回来,就是要带一批人过去杀鸡儆猴。”祝婉儿的言语中透露着点点杀气。“唔……”古清仞有些迟疑,他怜惜唐枫是一个人才。“义父,一将功成万骨枯。”祝婉儿知道古清仞的想法,说道。“唔,破浪,你跟随婉儿去捉拿唐枫等人。记住,尽量活捉,这次逮捕行动主要是给中原武林们来一个下马威!”“是,教主!……”

  “这一队人要前往哪里?鬼鬼祟祟的样子……”一座小镇外,东方烨见到有一队神情诡异的人群在步入小镇中。“如果说他们是镖师,那么镖物呢?如果说镖物是很小件的物品,又何以劳师动众?”东方烨在远处盯着那群人,人数约十数人,人群中还有一娇俏女子。东方烨定睛一看,正是当日天山脚下,救走古清仞的女子!“也就是说,这些人是血煞教的人?!”东方烨分析道。东方烨见此,便跟随在他们后面,看看这群血煞教的人有和作为。

  只见祝婉儿和破浪带着十数名弟子踏入小镇,正是唐枫三人所滞留的小镇。丁晨和史灵茵坐在客栈二楼露台上望着楼下街道百姓们安居乐业的景色,忽然间百姓们都诚惶诚恐地躲回门户之中,原来有一群人杀气腾腾地朝客栈方向而来。丁晨和史灵茵认出为首的正是祝婉儿,当机立断跳到大街之上与之对持:“魔教妖女,此番前来,意欲何为?”史灵茵问道。“我教念你等是人才,劝你等就归顺血煞教,以免兵戈相向。”祝婉儿规劝道。“呸!汝等魔教,我等与之势不两立!”“好吧,那就休怪我无情了!”

  双方之战正一触即发,忽然双方之中响起一阵巨响,正是唐枫拄霸王枪于地的声响。此一震含有唐枫的内劲于枪杆上,砸于地上时留有强大的破坏力,数丈之内地板都有些摇摇晃晃。唐枫拄着霸王枪,依旧威风凛凛地挡在史灵茵前面。史灵茵看着唐枫健硕的背影,心中泛起一股暖流。

  “杀!”祝婉儿高举长鞭,挥向唐枫三人道。紧接着破浪和身后的十数名弟子一拥而上。

  “啊!……”唐枫举起霸王枪正要迎战,忽然间一道血光扑向他的面颊。唐枫循声望去,正是还没照面的血煞教弟子死于一道剑光之中。“当!……”剑光掠去,一把色泽光亮的巨剑垂直地插在客栈门梁之上。“寒赤剑?!……”唐枫一愣。紧接着一道凌厉的声音破空而下:“雄狮劲?火云盖顶!……”祝婉儿等血煞教弟子正为那血煞教弟子的惨叫声而愣了愣,对于头顶上的攻击是猝不及防,只是持着兵器运起内劲往头顶一挡。

  所幸祝婉儿和破浪武功颇为高强,挡在十数名血煞教弟子前头,对于方才那铺天盖地的攻击,除了祝婉儿和破浪虎口破裂,双臂发麻之外,其他人并无大碍。

  “东方兄?!……”唐枫见到东方烨的背影,大惊。史灵茵和祝婉儿等人也是惊颤了一下。祝婉儿见东方烨气势如虹,那十数名血煞教弟子士气涣散,无心恋战,于是便挥手意示撤退。东方烨见势,必然乘胜追击,在横梁中拔下寒赤剑追上去。

  “砰……”忽然间,东方烨背后响起霸王枪倒地再在地板上的声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