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大家鼓励鼓励吧,最近郁闷了。。)

  盯着满身的鸡皮疙瘩,筱白无可奈何的装出副比哭还难看的笑脸,“古茶哥哥”。

  古茶裂开大嘴哈哈大笑,酒气朝着筱白喷涌而来,筱白赶紧拿手帕捂嘴,“就是,就是,叫哥哥多亲切啊。干嘛捂嘴啊,来,跟哥哥喝一杯。”

  见筱白没有举杯的意思,古茶也不顾周遭一片异样的眼光,拎起筱白的杯子,倒上自己酒壶里的白酒,举到她面前。

  筱白有些窘迫,这厮明显在耍酒疯,她还得小心伺候着。望向康熙的方向,他与查鲁正相谈甚欢,你自己聊没关系,怎么还拉着自己的大救星查鲁王子呢,那这不是没人管得了这位古茶王爷了吗,难道姐就要白白给他陪酒、赔笑吗?

  已经下定结论,今晚必须做一次“二陪”的筱白,收起笑容,反正这家伙喝醉了,明天才不会记得今晚自己做了什么呢。

  接过酒杯,左手拿着手帕托着酒杯,“古茶哥哥先请吧。”

  古茶大笑,仰头喝干了酒。

  趁着他仰头的功夫,筱白立刻将酒倒进了手帕里,然后装作被呛的咳嗽起来,“筱白不胜酒力,不能陪古茶哥哥多喝了。”

  看到筱白被呛的模样古茶大悦,竟又上前了一步,两人之间只剩一张窄窄的木桌,筱白想退,无奈后面是笨重的凳子,只能忍着酒气硬扛。

  一直大手搭到了筱白肩上,筱白只觉得大了个激灵,然后就是浑身的不自在。

  “筱白妹妹,有没有合适的人选啊,没有的话就回,回蒙古,哥哥帐里,还,还有很多空地方呢。”古茶的语言已经开始粗秽不堪,手也有继续往下的趋势,筱白本来觉得大庭广众之下古茶不会做出什么出格的举动,直到这时才慌了神,连求救都忘了该怎么做似的。

  胤禛盯着古茶看了很久,之前迫于他是蒙古王爷,又是筱白的堂兄,只是过来喝杯酒这理由再正常不过,不能因为喝多了就把他推回去,可现在不同了,性质完全变了。

  筱白就这么僵在了那儿,不知道该怎么办,更害怕那只脏手继续往下的趋势,突然,那只手被人攥住了,看似飘飘的拿开,但古茶的脸色很古怪,仿佛很疼的感觉。

  当那只手松开古茶的手腕时,五道清晰的指痕遗留在了他手腕上,怪不得会那副死人的表情。

  “古茶王爷,筱白早已心有所属,无需担心了。”仍旧是嘴角含笑,目光却如刀。

  “八阿哥,你这是何意?”古茶冷眼回问,右手扔掉酒杯,握住了刀柄。

  看到此处,十阿哥也是走了过来,怒目而视,十四阿哥远远的望着这边,也握刀在手,只要这边一动手,侍卫们马上就能过去。

  “古茶王爷,胤禩并无他意。”笑里藏刀被胤禩演绎的淋漓尽致,筱白第一次体验到他的气场,那古茶王爷闪烁的眼神,只是借着酒胆在硬撑。

  胤禩的话隐含着蔑视的意味,古茶也是被酒气冲昏了头脑,竟然拔刀对着胤禩的肩膀砍了下去。

  都没有想到这个古茶会因为一言不合抽刀就砍,没有反应。

  胤禩侧身避开,顺便把筱白挡在了身后。碍于身高不够,被胤禩这么挡着筱白看不到古茶的情况,但听到了刀落地的声音,想必是十阿哥出手了。

  “你找死!”

  古茶的声音里充斥着暴怒,看来那丝仅有的理智已经消失殆尽。看到古茶不顾一切的冲着自己砸来,胤禩本能的想向后退,可想到筱白就在身后,收住了后退的脚步,就那么硬生生的挨上了古茶的拳头。

  一声闷哼,胤禩并未后退半步,“古茶王爷,你这是何意呢?”

  筱白绕到侧面,看到胤禩的嘴角流出丝丝鲜血,心疼的不行,“你还有伤呢。”说着就要掏手帕,才想起自己的手帕已经被酒浸了,正着急的时候,青梦把手帕递了过来,一个安慰的眼神让筱白安心不少。

  古茶已经被十阿哥死死的困住,胤誐眼里跳跃着火焰,要不是胤禩喝斥,他早就直接将古茶揍到地上爬不起来了。

  胤祯没想到事情会发展成这样,等他带人赶过来胤禩嘴角的鲜血已经越聚越多,筱白用手帕给他擦掉,不一会儿又会渗出来一些。

  胤祯看到胤禩嘴角的血,也是怒不可遏,但他没有动手,让手下替换了胤誐,冷眼看着古茶,看的后者一阵哆嗦,如果说八阿哥像是个猎手的话,那十四阿哥绝对是他手下最好的猎狗,不冲动、不急躁,心思缜密,想必出手也必定狠辣了。

  康熙终于注意到了这边的情况,李德全与他附耳一阵。康熙的脸色没有多少变化,只是将笑容收敛了一阵。

  “查鲁王子,古茶王爷这等做法有失体统吧,何况筱白是你的亲妹妹,这事你看该怎么处置呢?”名义上是询问查鲁对古茶的处置,可大家都看得出查鲁如果不给出个合理的处罚,康熙也不会轻易善罢甘休。

  “皇上,可否容我了解下情况。”见康熙点头,查鲁忙招呼身旁的侍卫过来与他细说,听了一会儿他脸上的和煦就一扫而光,最后拍案而起,“把古茶给我带过来!”

  被晚风一吹,古茶的酒也醒了一些,知道自己闯了祸,还是天大的祸,不仅康熙怒他,就是查鲁也不会保他的。

  筱白、胤禩、胤誐等人也一起跟了过去,古茶灰白的脸没有血色,众人心里各自有着心思。

  “古茶,你真是把草原的脸都丢尽了!”查鲁站在那里,宛如一尊战神,棱角分明的脸上怒气缠绕,浑厚的声音重重的将古茶的精神压弯。

  扑通跪地,古茶痛哭流涕,高喊着以后不敢了,不住的给康熙磕头,然后喊求皇上饶命。

  康熙不语,木然的看着他,就像看着一个演戏的小丑。查鲁走过去,一脚踢翻古茶,古茶却顺势爬起来抱住了查鲁的腿,“查鲁兄弟,你我是亲堂兄弟啊,求你给皇上求个情吧,我以后再也不敢了,是我喝多了,以后保证滴酒不沾……”

  听着古茶口不择言的求饶,查鲁冷笑一声,“古茶,这事就算皇上不怪罪我也不会轻饶你,你忘了吗?筱白是我亲妹妹,我做哥哥的怎会放过你呢。”

  听到这里,古茶呆住了,这事今天终不会善了了,干脆放开查鲁,静静的跪在那里,听候发落。

  “皇上,这古茶算是父汗钦赐的爵位,是伯父战死后袭来的,我无权削了他的爵。您看,可否将他先押回草原,定让父汗削了他的爵。”查鲁的语气不卑不亢,依惯例,查鲁毕竟没做出什么实质性的事情,以他的身份,杀头是不可能的。

  康熙的表情依然冷冰冰的,但还是给了查鲁面子,“此事交给大汗处置,朕还有什么不放心的呢。”转了头,看着筱白,关心的问,“可曾有事?”

  “回皇阿玛,多亏八哥他们即使制止了古茶王爷,筱白并无大碍。”再看一眼胤禩,嘴角的血迹已经干涸,“只是八哥本就有伤,古茶王爷的那一拳也着实不轻。”

  不用筱白说下去了,就算再不喜欢那也是自己儿子,被人打成这样康熙心里也心疼,更何况现在的胤禩算是得宠的一个。

  康熙冷冷的盯着古茶看了一会儿,吓得他跪在地上不敢抬头,生怕一抬头小命就没了,“老八先回去休息吧,传太医仔细看看,筱白也回去吧。”

  由青梦陪着回到营帐,筱白魂不守舍的样子让间儿担心的不行,怕是那古茶把筱白的魂儿吓没了,执意招呼文红要给筱白招魂。

  “不用了,我知道格格的魂儿在哪儿呢。”青梦轻轻拦下间儿,“别想了,现在不能去,那里人多着呢,你还是学医的呢,你看就那点伤不会死人的。”

  筱白勉强笑笑,草草洗漱完就上床睡了,想着睡着了就不想了。

  【八阿哥营帐】

  看着太医查看了伤情说没事,只要休息几天就可痊愈后,十四阿哥直接把太医打发走了,生气的看着胤禩。

  胤誐看胤祯生气,以为是他觉得对古茶的处罚太轻,“那古茶是个什么东西,要我说直接砍了最好。”

  “十哥,你又不是不知道,那古茶身份摆在那里,削爵已经是重罚了。”

  见胤祯这么说,胤誐有些摸不着头脑了,如果不是恼那古茶,为何胤祯会生八哥的气呢,挠挠头,想了一会儿实在不明白,胤誐沉不住气了,“你俩能说句话吗?今晚到底是怎么回事啊?八哥,你什么时候喜欢上的筱白?”

  本来胤禩自顾自的闭目休息,没理会胤祯,但胤誐的这句话让他逃不了开口的命运了。

  “别想了,还不知道筱白怎么想的呢,她的脾气跟谁都对付,难保不是八哥自作多情了。”胤祯一屁股坐到椅子上,怨气比天大。

  胤禩笑笑,不置可否。

  “我去问问筱白去,你俩坐这生闷气能有什么用。”说完不顾胤禩喊他,径自出了门,那速度绝对不是有伤在身的胤禩赶得上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