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唉,原以为我们走的急,原来你们也这么急啊!”仙子吃惊道。

  “是啊!”幽紫回头看了一眼旅馆楼下那二三十号人道:“不走不行了,我一会儿就收拾行李。”

  “那我和淑灵也该收拾一下了,再见。”

  “幽姐姐,不知要多久才能和你再相会。”淑灵道。

  “明天,或后天。”幽紫认真道。

  “真的?”淑灵感到惊奇无比道。

  “你信吗?”幽紫调皮的眨了一下眼。

  “啊!”

  三人哈哈大笑。

  深吸一口气,终究还是要分手的,互作告别,各自回房了。

  ……

  在华云都见到第一丝阳光的时候。

  华云都唯一的一间旅馆的后门。

  已经站了五个人了。

  “没想到这么快就又要分开了。”理树玄女有一丝伤心。

  仙子打起圆场道:“其实是我和淑灵想走,师父可以留下来的。”

  元老头瞟了他一眼:“小子,你是话中有话啊!”

  淑灵和幽紫都乐了。幽紫忽然走向一边道:“仙子,你过来一下,我有话想对你说。”“哦。”仙子过去了,留下一脸好奇的淑灵。走道远处,幽紫低声问道:“你还没告诉我你为什么在赛场上让我呢?不是说好要全力以赴的吗?”仙子摇摇头道:“幽紫,我并没有让你。是你强烈的战意感染了我,让我感到要打赢你的话绝对无比辛苦,所以直接一招定胜负,然后我就被打下台了。你明白了吗?”“明白什么啊?真是让人火大的理由。”幽紫皱起了眉头,但随即又舒展开来,开心笑道:“但又是这么让我觉得你人真好的原因。”赤道火·仙子与幽紫相视一笑。两人走了回来。

  “那么我们就起程了。”元道。

  理树应了一声:“我会顺路先去一趟‘三卫’那儿,接着回‘真心合气馆’。”

  “替我向卫家三兄弟问好。”

  “好的。”

  ——“那么,再见。”虽然伤感,但这已经是最好的结局了吧。

  “——再见。”

  “好了,该说的昨天都说了,我走了。”元转身离去,仙子和淑灵挥一挥手,跟着离开,元很坚决。

  必定,自己离幽太近,总会有人怀疑的。

  ……

  绿树成荫,鸟能语,花飘香。

  “又回到我们的生活中了。”仙子深吸了一口气。

  “是啊!还是山里的空气比较好。”淑灵道。

  “淑灵,你知道华云都永远比不上大山的原因吗?”仙子问。

  “是什么?”

  “华云都没有自由的味道,偶尔住一下还好,,久了会成为精神上的囚徒的。”

  “我怎么没察觉到。”

  “因为你反应迟钝。”当。

  “好痛啊”仙子使劲揉着头,忽然发现了什么道:“嗯?”元天真人到现在一直沉默不语。

  “其实,师父的心很温柔的。”淑灵也察到什么。

  “……。”仙子想了想,淡淡道:“或许吧!”

  轻风阵阵抚摸过三人的面颊。

  ……

  “再过这座山就到了。”仙子道。

  “是啊!不知七道馆变了没有。”淑灵道。

  仙子听了哈哈大笑:“有了我和师父在,才会大变啊!”

  想起师徒俩的过火比试,淑灵也笑了。

  一只符鸟——打断了他们的欢乐。

  远处飞来一只符鸟,最后落在元肩头上。

  “哦,准么大本事会使用符鸟啊?”仙子一问。

  元往符鸟身上一点,符鸟还原为一封信。

  元打开了信,他看了一眼,接着是认真读了一遍,接着两遍、三遍、四遍……最后呆立在那,说不出话来。——那是命运女神传来的戏弄。

  仙子抢过信。元天:

  幽紫被捕,速回旅馆。

  落款:理树

  当三人一口气跑回旅馆,已是中午了,理树坐在大厅,卫家三兄弟也来了。

  元冲身进门道:“阿树,究竟是怎么一回事啊!”

  原来:理树与幽同三人分别以后,就直径去了卫家三兄弟那,就在出城门不久,拉玛阿就带着手下二十员精兵赶来,开始说话还很客气,并说是来传长老的礼物吧,幽紫伸出右手。

  拉忽然掏出精铁锁链,锁住幽双手,我去阻止。拉坚持不回答,强行带走了幽,我通知三卫和你后赶到长老面前寻问,长老落数我不该在华云都埋下一颗炸弹,如果不是有人告诉他,他还不知道幽的身世……

  说着,理树已涌出眼泪,淑灵连忙把手帕递过去。

  元叹了一口气:“难不成是天意,千算万算,幽紫的身份还是被暴露了。是谁告的密呢?”理树摇头。

  淑灵轻声问:“师父,幽姐姐的身份是?”

  卫空向淑灵招招手,淑灵走过去,卫空一五一十的把幽的事告诉了淑灵。

  听着,听着,淑灵也泪如雨下。

  “幽——会怎样?”仙子出问了。

  “按照惯例,应该是——终生监禁。”卫地道。

  “劫狱吗?我们三个帮你。”卫界说出了一个疯狂的提案。

  元拱手:“让你们做这事太为难了,好意心领了,各位请回吧!”

  “好兄弟就不要计较这些。”

  “为长老办事,劫长老的狱,太让你们难做了——况且,我不会劫狱的。”

  “师父,难道……。”仙子急了。

  啪,一个耳光打来。元天呵斥道:“这都你的错,马上给我出去。”

  “师父。”淑灵想求情。

  仙子抬起一只手示意不必了:“师父说的没错,这都是我的错,我……。”仙子说不下去了,举步出门。

  理树一皱眉:“阿元,这件事不关仙子的事啊!我们一开始就叫仙子做这做那已经很不对了,况且……”

  “理树姐。”卫界打断了理树的话:“其实师兄是为了仙子才这样做的,不伤了那小子的心,以他的脾气一定会闹上‘神脏’的。”

  淑灵一愣:原来师父是为了仙子好。

  卫空重回话题:“真的不打算劫狱吗?”

  “我……不能砸了‘七神队’的名声。”

  “阿元。”卫界有些生气了:“‘七神队’的名字早就被人忘了,你不要被一个名声压得喘不过气。”

  “名声,不是我一个人打出来的,‘七神队’三个字,我没忘。”

  众人沉默了。

  ……

  像是脚带着人走一样,仙子来到了“华云赛场”,华云赛场已在做最后的清理,很快就会启动飞行装置,回到神域三号的下方。

  “这就是我与幽的记忆吗?”一行泪从仙子眼涌出:“注定是一瞬间的存在,一瞬间的绽放。”

  仙子觉得,石人们清理赛场,如同在清理自己对幽的记忆一样,最终,无剩。

  ……

  不知过多久,仙子睡着了,睡在哪?——忘了。

  ……几天后。

  卫界得到消息,幽紫会在月缺之夜转送到一块专门为关压犯人所造的浮石上。

  元去送行,理树当然去,三卫也去,淑灵也去了,但元不坚决让仙子去。

  凭着三卫的地位,大家和幽见了一面。

  回来后淑灵告诉仙子,幽紫说她什么都知道了,不必担心她以后的生活,没事的,另外希望仙子像以前那样开心,其实——自己最开心的事就是能认识仙子了。

  仙子又有了大哭一场的冲动。

  ……几日后,大家收拾心情,准备离开。

  卫界慌慌张张的跑来,一见众人在收拾行李,大吃一惊:“你们现在才收拾啊!拉马上来了。”

  元问他怎么回事。

  卫一肚子气撒了出来:“你也太不把我们三个当兄弟了,这种事单干不行,而且你们做的太露骨,拉马上就来抓你了。”

  元又问了他一遍,什么事。

  卫界一愣:“劫走幽紫的不是你们。”————什么?

  话刚落。拉已带了大队人马冲进旅馆。

  拉呵道:“好你个卫界,身为巡逻队长竟为要犯通风报信。”

  “说清楚,什么要犯?什么通风报信?”元天真人终于把这些天的火气爆发了出来。

  “你们劫走幽证据确切,他和你们在一起不是通风报信是什么?”

  “你不是现在也和我们在一起吗?而且现在出了什么事情我们都不知道,你的证据不会是嘴巴编的吧!”淑灵反驳道。

  “少耍嘴皮子,拿下。”

  轰——呼——

  仙子、理树同时出手,地上立即倒了六个,卫界也想出手,被元快速的拦住了。

  “你们胆敢反抗。”拉玛阿呼的抽出军刀。

  “不是反抗,是自卫,阁下不说清楚,我们是不会束手就擒的。”元上前一步道。

  “你——。”拉气得牙发抖,不过同时对付他们五个,的确很棘手。

  一个机灵的小队长站了出来道:是这样的……

  原来幽被押送到监禁浮石,正要进监狱。突然杀出四个黑衣人,二个大人,二个小孩。片刻不到就重伤了押送的十四名官兵,留守监狱的看管人听到动静过来看,正好看见四人将幽抬走,于是有人断定,是元他们做的。怎么会这样?

  元一脸狐疑,随即点点头道:“那我跟你们走一趟吧!”

  拉玛阿一摆手道:“做客呢?四个全部带走。”随行官兵立即动手,元伸手拦住道:“将军,这事疑点太多,带我一个也就够了。”

  仙子心里点点头,他已听出四处疑点。

  “什么疑点?”看来拉玛阿的智商也不高。

  “1、四个黑衣人,还有两身材矮小的小孩,这样一眼就能想到是我们,不是太明显了吗?2、十四名正规官兵一个不剩,实力相对更低的看管反而无事,不是有故意嫁祸的味道吗?3、我们去劫走幽的话,还用得着抬吗?幽自然会跟她师父走。4、发生了这种事情,是我们做的话还能留在这吗?5、——我会做有辱‘七神队’的事吗?”

  拉身后的士兵连连点头,拉回头瞪了一眼,全体立刻站直。

  拉玛阿道:“你说自然有理,但我不是长老,在下是遵从长老们的旨意,各位还是跟我走一趟吧!”

  淑灵听了一肚子火,上前两步,指着拉的鼻子道:“你脑子有问题啊!说了这么多,你一句也没听进去,难不成你是木头……啊。”

  拉伸手捉住淑灵手腕,一扭,淑灵便动弹不得了。

  元天真人一呵:“干什么?”伸手来救淑。

  拉顺手一挥刀,元缩手躲开。

  理树一急,弹指攻向拉,拉回刀来挡。元却同时出脚轰其跨下,仙子也同时出手了。

  轰,一层气流震起,随行士兵都感到受不了。

  再看局势,拉提腿挡下元一脚,腰间却被理树制住,仙子的指剑离他喉头不过一寸,拉的军刀却架在了淑灵的脖子上,成了僵局。

  仙子一怒,喝道:“拿小女孩做人质,算什么英雄。”

  “三个打一个,也不是好汉。”拉回敬。

  “三个打一个?我们的大将军,你怎么没把你的手下算进去,是二三十个打四个吧!”理树道,故意没把卫界算进去。

  卫界见僵了局,连忙上前打圆场,说了不少好话,拉与三人才松了手。

  “不管怎么说,人我是一定要带走的。”拉对卫界直了言。

  “你……。”理树向前,决定再给拉一点苦头吃。

  “怎么?当年的‘七神队’今日要公开与神域为敌吗?”拉点了元天真人的死穴。

  ————————————

  元深吸了一口气,看看天,伸出了双手。

  一副枷锁锁上。

  仙子、淑灵、理树、玄女也一一上了枷锁。

  卫界有职务在身,而且没人看见他动手,得以幸免。

  那一刻,仙子低着头,长发遮住了他的眼睛,这些天来长久的压抑,已经让他——————————开始失控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