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冷非鱼的生日宴会,苗佛苓当真如她所言,大肆铺张了一番。

  地点选在君家别墅,提前半个月就命人将别墅花园和后面的湖泊整理出来,按照她的要求重新修葺,宴请的都是道上有头有脸的人物。而这些客人历来知道她对冷非鱼近似于放纵的宠爱,纷纷给足了面子,不仅带上了一家大小,更是在礼物上费尽了心思——想这三大门派偷尽天下奇珍,什么样的宝贝没见过,为了讨好冷非鱼,最后讨好三大门派的大当家,众人煞是费了一番苦心。

  “鱼鱼。”

  君无瑕目光灼灼地看着冷非鱼,她今天穿了一套米白色的抹胸鱼尾晚礼服,长发慵懒地盘在脑后,几缕碎发垂在耳边,粉黛未施的小脸折射着牛奶般半透明的光亮,粉色的娇唇噙着妩媚的微笑,一双漆黑的眸子带着君无瑕从未见过的光彩。

  “你真漂亮。”

  君无瑕走到冷非鱼身边,伸出手指,绕上了她耳边的碎发,顺势打了几个圈,再突然松开。那缠绕在他指间的柔软,让他的心跳都变得小心翼翼的。

  冷非鱼红着脸,冲君无瑕眨了眨眼,“第一次见你穿正装,果然人模人样。”

  “那当然,也不看看你老公是谁。”

  君无瑕侧身,曲起了胳膊。

  冷非鱼顺势挽了上去,两人走到楼外的花园。

  “君二少,二少奶奶。”

  两人才刚走到别墅外通向花园的柏油路,几拨献媚的人就笑着走了过来,殷勤地献上自己的礼物。

  冷非鱼来者不拒,叫花秋一一收下。

  当两人走到花园的时候,苗佛苓上前,拉着冷非鱼看了又看,眼角闪烁着泪光,对冷辰旭说道:“瞧瞧,我家鱼鱼越来越漂亮了。我盼了这么多年,就是想这样给鱼鱼办个生日宴,今年是第一次,明年、后年,以后很多年,妈都给你办生日宴。”

  冷辰旭语气骄傲地说道,“我家鱼鱼长大了。”

  冷非鱼不好意思地垂下了眼眸,眼角扫过莫曹的时候冲他紧了紧眼。

  挽着君无瑕的胳膊,两人在人群里转了一圈,作为“千手佛”和“君子宴”未来的当家,两人的联姻被众人看做是个风向标。纷纷上前示好,试图拉上点关系,为以后的合作垫基础。

  “鱼鱼,是不是累了?”

  君无瑕将冷非鱼带到湖边,按照苗佛苓的要求,湖边建造了几个专门供众人休息的临时休息点,放上了舒适的沙发,还特意弄了个自助餐餐区。

  “嗯,是有点累了。”冷非鱼坐在沙发上,朝自助餐餐区望了一眼,冲花秋仰了仰下颚,后者会意,取了两杯苏打水过来。

  “鱼鱼,二少。”

  申洪珊聒噪的声音让冷非鱼和君无瑕同时皱起了眉头,看着申洪珊缓缓朝自己走来的身影,冷非鱼轻轻拉了拉君无瑕的衣袖,“无瑕,爸不是说今天要介绍一些朋友给你认识吗,还不快过去。”

  “那你呢?一起过去吧。”君无瑕小心眼地瞅了一眼扭着腰身,就快走到面前的申洪珊。

  “可不可以对我有点信心,你觉得和她在一起,我一定会吃亏吗?”冷非鱼不满地噘起了嘴。

  君无瑕无奈地笑了,亲昵地刮了刮她的鼻子,又嘱咐了花秋和莫曹,才一步三回头地离开。

  “鱼鱼,二少对你可真好。”

  申洪珊习惯性地坐在冷非鱼身边,随手将手里的餐盘递了过去,“你最喜欢的抹茶蛋糕。”

  见冷非鱼接了过去,申洪珊小小松了口气,直到她吃了几口后,申洪珊才状似不经意地问道:“对了,‘双子门’的大当家最近有没有到君家来……看看你?”

  “百里伯伯?”冷非鱼奇怪地看着她,“他来做什么?”

  申洪珊不自然地眨了眨眼,“百里大当家与大当家熟络,又最疼你,我以为他会来看看你。”

  冷非鱼眼神复杂地瞟了她一眼,等着她的后话。

  果然申洪珊继续问道:“鱼鱼,你知不知道‘刺’是什么?”

  冷非鱼心里一凛,瞪着眼睛无辜地看着她。

  申洪珊尴尬地笑了笑,解释道:“也没什么,我就是奇怪,以前也没见过‘刺’,十三突然就冒了出来,好奇罢了。”

  冷非鱼眯了眯眼,居高临下地看着扭捏的申洪珊,这是她第一次见其这副模样,申洪珊本来就妩媚的面容因为扭捏,竟然有了小女人般的羞涩。转了转眼珠,她对申洪珊说道,“喏,百里伯伯他们在那里,我去帮你问问。”

  “鱼、鱼鱼,不用了,真的不……”

  申洪珊的话还没说完,冷非鱼已经领着花秋冲到了百里锁的面前,乖巧地问好之后,她“诧异”地看着十三。

  以她对大当家的了解,大当家身边从来不带外人,只有个长年在他身边服侍的“秘书”,帮着他处理门派里的事,他喜欢清静,更喜欢独来独往,人一多就烦,更别说带个“刺”。如果先前在淮源岛带上十三是为了保护自己的安危,可为什么回来这么久了,百里锁还把十三带在身边,是为了防备谁,还是因为别的目的?

  “鱼鱼?”百里锁玩味地看着冷非鱼,调侃道,“你这么专心地看着十三,当心你家无瑕吃醋。”

  冷非鱼尴尬地笑了笑,最后扫了一眼从头到尾一直垂着眼帘,连个正眼也没给自己的十三,回头对百里锁说道:“百里伯伯,无瑕和爸在那边。”

  百里锁点了点头,领着十三朝君无瑕等人的方向走去。

  冷非鱼看了一眼身边的姜羽艳,“我有点累,先回卧室休息下,花花陪着我就行了,如果我母亲问起,你就告诉她我等会再下来。”

  她领着花秋和莫曹绕到别墅后面,三人沿着墙角走了段路,瞅准时机后翻了出去。

  冷非鱼郁闷地提着裙角小跑着跟在莫曹身后,吃味地说道:“还是你们最轻松,早知道我就先换了衣服再出来,这裙子太碍事。”

  “换了衣服要是被人撞上,我看你怎么解释。”

  花秋幸灾乐祸地笑了笑,却还是放慢了脚步,帮着冷非鱼提着裙角。

  “哎,还是你们在身边最好了,莫曹熟悉别墅各个地方巡逻的时间和监视器的运行规律,有他带着我们,翻出来也容易些。还有花花,我可是把你当姐妹,你一定要罩着我。”

  冷非鱼边说边将高跟鞋脱下,递到了花秋手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