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白衣天云看似走的很慢,但每前进一步就会带起白色残影,瞬移一样的往前数十丈,不过数秒,他的白色身形就再也看不见了。“噗噗噗!”又过了数息,才有最先最前的的数位有些上位者气势的男人胸前喷血软软倒地,这似乎成了一个信号,接着的一排一排眼带恐惧的打手在同样一个地方喷泉一样飙起血来,然后倒地,在长长的街道上,密密麻麻紧挨着的整整数千人化成的血池喷泉壮观无比。在短短时间内居然集起了数千青壮,这在这座不过二十多万人口的城池中确实可以说是一手遮天,也怪不得官府不敢管,之前弱小的时候不想管,懒的管,到察觉到危险的时候已经是尾大甩不掉,只能任其发展,最后发展成庞大到连自己都害怕的势力,这就是这个奇迹一般的势力崛起。这次的损失足以让这个奇迹般的组织分崩离析,姗姗来迟的官府带走了几乎被吓傻的老板与他的妻子,小伙计看似一样呆傻,其实是在努力回忆与记住天云走之前的传音,虽然是个孩子,但他也明白这应该就是高人给他的武功秘籍了!就算不是武功秘籍,恩人的话也应该牢牢记住!抱着这样想法的小伙子不知道,虽然只是内功,但那也是绝顶的神功,数十年后只怕他又是一个武林神话!对于官府来说,这件事可谓是喜上加愁,喜的是城里少了一个压在头上的势力,愁的是这件事着实大发了,整整数千男丁,准确来说是两千一百三十二名男子,他们虽然是黑。社会,但也是人,谁没妻儿,谁没家人?这次一次性全死了真是能让这座城池化为白色哀鸣之城了,那些家属闹起事来的话,仅凭数百衙役顶什么用?还有那匪夷所思的神魔一样的人物,杀了那么多人,通缉他?官员们还没这个胆子,可不通缉的话又怎么向那些家属交代?不提江州城头痛的官府,就说已经飞速到了下一人类聚集地的项天云,在这点时间就赶路数百里其实并不算什么,这还是天云一路‘慢悠悠’的结果,对于功力上,实力上几乎就是可比四阶高端基因锁的高手来说,走遍全球也用不了多久。刚刚发生的血案对于

  项天云来说,其实只能算是一桩小意思的余兴罢了,什么奇迹组织,什么土霸王,到了他如今的实力,就算是天下之主

  项天云都能毫不在意的瞬杀之。看问题的角度不同,自然想法也不同,

  项天云是某种程度上来说高高在上,也就是高位面的人。

  项天云会不懂就算是这些人也都会有家人吗?会不明白这些人的命也是生命吗?他当然明白,就是因为明白,所以才走得那么快!理智上明白自己杀得这些人大部分都是死有余辜,但真的留下来面对他的家人仇恨的眼神,

  项天云还是有点不能接受。杀人是轻松潇洒的事情,接下来的事情才真正是不好面对的事情,就算是手上人命无数

  项天云也没一次性杀过那么多条性命,进入主神空间后都是面对高绝的对手,这种踩死蚂蚁一样杀那么多人确实是第一次。不管怎么说,这次总算一展武侠梦,最后那一家人也安排好了,天云心中畅快非常,又隐隐觉得自己有些视普通人类为蝼蚁的想法,“呵!”驱走这个可笑的想法,

  项天云嗤笑一声,就是因为有实力,却又犹豫的人那么多,才会有各种看似荒谬的悲剧,就像刚才那种情况,犹豫的话自己倒是没关系,但无辜的三人会被放过吗?那种不管什么理由,踏上那条路的人自然应该有死的觉悟才对,没有觉悟,只自己去摧残他人不会觉得有任何不对,轮到自己被虐杀的时候又不敢置信的,平时他们就没有作威作福吗?

  项天云相信,这是不可能的,不说这个帮派本身性质就不好,就看那帮派在这江州城里的威风,他就第一个不相信帮会成员会不去作威作福,鱼肉百姓!一路思考,又到了一座城镇,入口城门牌匾上书:七侠镇。往里走了一段路程,官道满地都是青石板,房屋也是一概砖瓦房,行人不多,天云只看了一眼就知道这是一个并不繁荣的小镇。找了半天,总算问到了这座小镇唯一的一家客栈,绕过几个胡同口,站在这家客栈门前的赵凌空惊愕的张大嘴巴,娃娃脸在这个脸上肌肉的动作下显得有些可爱,比较像动漫里的人物,说到动漫,如果不是现实中不可能的话,

  项天云一定会是动漫人物那样眼珠突出框框,只钓着一根筋的惊呆了。……‘同福客栈’看到这个名字,赵凌空心中吐槽:‘主神真会恶搞,,但凭着同类型还能勉强还能说得通,风云高武和武林外传这种搞笑剧居然也会有关系?……武林外传背景在明朝,风云现在完全是架空历史,我又这么巧遇到这里,怎么看都不是巧合啊!完全搞不懂主神什么意思了!’大门敞开着,凌空站着不动许久了,里屋的白展堂自然看见了这个不同反响的侠客装扮的少年,眼珠一转,把抹布一放肩上,笑着迎了上来:“客官,打尖儿还是住店呢?”听到这声音,凌空回过神来,到底连动漫合并现实都见过了,一会就接受了这个现实,不管主神什么意思,现在只能走一步算一步了,他看向白展堂,淡淡的学着电视剧里说道:“给我来一间上房。”白展堂松了口气,这个少年侠客着实太怪异了,还好不是冲着他们客栈里的人来的,当年的盗圣,如今的小跑堂的点头哈腰道:“有,有,客官里边请。”

  项天云暗暗打量客栈,目前的其余几人,包括掌柜的佟湘玉都不在,就只有一个白展堂就招呼着客人,也不知道其余几人又去演出什么搞笑的戏码去了。一路无话的随盗圣上了楼,到了一间小的可怜,但还算干净的房间,天云点头淡然道:“就这间吧!”没等白展堂告辞,又拿出了一锭白银扔给他,“除了今夜的房费,剩余的,就与了你吧。”白展堂连忙伸手一接,展现出了敏捷的身手,听了这话,正咬着白银的展堂大喜,“多谢客官,多谢客官!”看着曾经的盗圣为了这么一点银子居然喜不自胜,

  项天云暗自好笑,挥手让他退了下去。展堂又道了好久的谢,这才退下。等展堂退下,

  项天云一个盘膝坐在船上,眼睛一闭,白影森森,现出的元神吐出了一颗红丹丹,里面深红热流时不时滚动,灵气十足的小圆球,凌空拿在手里,又准备的调息了一会,毫不犹豫的瞬间张口服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