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又走了小半日,赵毅纳闷的问道:“胖师傅啊,我们到底去哪里啊?”

  胖子嘿嘿一笑,说道:“我们要穿过界雾,往俗世中而去。我跟你说过的,在修真界内是练不成灵觉经的;这功法必须于俗世中修练,方能有成。”

  “那我们是不是往大周朝去啊?”赵毅问道。心下想着,如果能到大周朝,说不定还能见到爹娘呢。

  胖子笑着摇头道:“不是往大周朝去,而是去另一个世俗世界,那是我的家乡。”摸摸赵毅的头,说道:“毅儿,我知道你的想法,但是不行;因为你那边我不熟,何况到了你那边,你不得更记挂着要去见家人?

  你若是想见你的爹娘,便更得狠下心努力修炼,只要你五年之内能够成胎,你还怕没有机会见你爹娘啊?至于你爹娘的安全,根本无需操心,你既入宗门,宗门便一定会照拂你的家人,你越是出类拔萃,宗门对你的家人保护越是周全。”

  赵毅点点头道:“嗯,徒儿知道了。以后我修为有成,也可以驾云回去看爹和娘呢。”想了想又问道:“我们离您要去的俗世远不远啊?”

  胖子想了片刻,说道:“和你来时差不多的路吧。”

  记挂着爹娘,神思不属的赵毅下意识的问了一个非常傻×的问题:“师傅,我记得来时穿过界雾之后,好像只要片刻时间便到宗门了啊;我们这都飞了大半天了,怎么连界雾都没看见啊?”

  胖子眼前一黑,险些栽倒在地,怒吼道:“当时带你赶路的是师尊,是师尊!他是什么修为?金丹五转,金丹五转啊!!”

  赵毅痛苦的用双手掩着耳朵,觉得耳膜都被已经被震裂了,张着个嘴:“……”

  ……

  又走了许久,胖子停住云牛,口中念念有词,手上印诀连动,顿时空间中便出现了一道门,门后便是灰濛濛的雾。

  听着胖子口中念念有词,手中连番动作,想起真人来时开这空间之门的样子,赵毅不敢说话,心下却是想着:“这金丹五转和腾云期,差别还是巨大的啊。”

  进了界雾,胖子御云降落地上,云牛范围之内,一层淡淡的白光闪现,隔绝着雾气,笼罩着师徒二人。

  有这么一层光幕隔着,赵毅还是感觉到压力巨大。记得和真人过这个界雾的时候,几乎没有什么感觉,金光微闪,几个呼吸之间便过了。

  这回跟着胖子进了界雾,压力怎么会这么大呢?更别说胖子还不飞,居然慢条斯理地走,难道是自己那个问题惹恼了胖子,胖子要让自己吃点苦头?

  心里这么想着,赵毅忍不住回过头来小心地看了看胖子。

  胖子哪里会不知道赵毅的想法?

  “啪”的一声,胖子在赵毅的后脑勺上轻轻拍了一掌,笑着骂道:“你个小鬼头,别拿你那小心眼看你师傅,老子不飞,拿来走是为了你好。”

  赵毅很奇怪,又问了个令胖子苦笑不得的问题:“师傅,原来您在界雾之中也能飞啊?”

  胖子顿时呼吸急促,胖脸涨的通红,直欲滴出血来。举起手来又想抽赵毅的后脑勺;但是看了看眼前的赵毅几乎把整个头都要缩进脖腔的模样,又忍不住好笑,举起的手掌又放了下来。

  好一会儿胖子才把呼吸调整过来,哀叹道:“毅儿,你是不是想气死师傅啊?”

  赵毅讨好的说道:“胖师傅,弟子不懂嘛,那弟子不问,您跟弟子说说吧。”

  “嗯。”胖子点点头,对赵毅识时务的态度还是相当满意的;清了清嗓子,说道:“这个界雾呢,是修真界和俗世通道的特殊产物,几千年都未曾消失过,几乎俱是些腌臢之物,内中即便含了些灵气,也全是狂虐暴躁的东西,对修真者几乎无用。

  但是这些雾气非常之重,若是没有护罩护体,俗世之人进了这雾,几乎无法行走,越到中心压力越大,说能把人压扁了也不为过。这压力呢,飞的越高,便越小;越接近地面,便越大;所以没有修士愿意在地上走。

  但是你不同,因为你修炼灵觉经后,需从俗世之中,步行而入修真界,若是对地形不熟,只怕会出意外。这次我们出山,师傅带你先走上一遭,让你熟悉熟悉。”

  赵毅:“师傅啊,……”

  胖子:“嗯,啊!这个……你个兔崽子!”

  师徒二人边走边聊,在雾中走了整整两天,终于走出了界雾,来到了胖子所说的目的地。

  ……

  当赵毅师徒进入界雾的那个上午,一个白衣少年来到了春江府府城的城外。

  这少年也不进城,却沿着城边的一条小路往一坐偏远的小山而去;正午时分,便来到了这座小山的山后;山后是一片小小的树林,一眼便能望到头。

  树林之中根本没有道路,但是这少年在树林外看了一阵,便一脚踏了进去,左踏右踩了几步,眼前豁然一亮,眼前出现了一座小道观。

  少年看也不看道观紧闭的大门,直接翻墙而进。

  好似料定这座道观内必定无人一般,少年大摇大摆的直接进了后院。

  白衣少年推开后院的一间厢房门,走了进去,在里面翻箱倒柜半晌之后,在一个玉匣子内找到一些手札,少年将这些手札摊在桌上,一张一张的仔细翻看。

  良久,这少年大笑一声,说道:“真是天助我也。”

  这少年正是夺了王家豪身躯的周离邪。

  周离邪摊开一张纸,拿起桌上的毛笔,依着手札上的笔迹,仔仔细细的写了半天,写完晾干后,将手札叠好放回玉匣。

  将玉匣依原样放好,周离邪走出房门找了一个火把,用火石点燃,便开始在道观内放起火来。

  看着火势已起,周离邪将火把丢入大火之中,翻墙而出,头也不回的往府城而去。

  道观的火势很快就不可收拾,烧到后来,房子纷纷倒塌;只见后院一间厢房倒塌之际,那屋顶的大梁猛砸下来,砸在地上一个画着五行图案的石台之上,那石台上的五行符号猛地一亮,随即噼里啪啦一阵响,便再无声息。

  此时,周离邪已经来到府城。进城之后问了问路。依着路人的指点,周离邪来到一处围着砖墙的宅子,敲了敲门,朗声叫道:“有人在家吗?”

  宅子内院一个略显娇媚的声音响起:“谁啊?”

  少顷,院门“吱呀”一声轻响,一个二十五六的少妇探出头来,看见是一个十岁左右的小孩儿,便笑着说道:“小哥,你找谁啊?”

  周离邪恭敬地说道:“我是道长刚收的弟子小离,是师父叫我来的。您是师母吧?”

  那少妇哦了一声,娇声道:“你师父怎么自己不来?”

  周离邪说道:“昨天宗门内来人,师父和师叔们陪着他们说话呢。”

  那少妇点点头,问道:“你师父叫你来找我有什么事啊?”

  周离邪道:“师父得了个好东西,他出来不方便,便让我给师娘送过来了。”说着,从怀里掏出一个小布包来,双手捧着递了过去。

  “什么东西啊,这么轻?”那妇人接过小布包,掂了掂,嘴里嘀咕着,便要打开来。

  周离邪连忙说道:“师娘,先别打开。师父交代过,这东西不能见光,得在房间里打开才好;而且师父特别交代,让您和小公子一起打开它。”

  妇人狐疑地说道:“什么东西这么神秘,还要我和成儿在一起打开?”

  周离邪摇摇头,说道:“这我就不知道了,只是师父是这么吩咐的。”

  “哦,那你进来吧,先喝口茶,等我看看这东西你再回去复命。”妇人让开门转身走了进去,周离邪进去之后轻轻地关上了院门。

  妇人走进宅子,上了杯茶,招呼周离邪坐了,叫上她那儿子,自去房内拆布包去了。

  这妇人的儿子身形和身量均与周离邪相仿,大约也是十岁的摸样,相貌清秀,只是一双眼睛的眼角特别的细长,与那颌阳镇外拦劫赵耀武的四个道士中的师兄的眼睛差相仿佛,只是目光转动之间显得有些呆滞,分明是一个智障少年。

  周离邪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放下茶杯,听见房内“扑通,扑通”两声响。周离邪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微微笑了笑,施施然走进房去。

  只见那妇人和孩子都倒在地上,昏迷不醒。

  周离邪蹲下身看了看,轻轻说道:“这蝙蝠毒果然厉害啊。”

  站起身来,抄起桌子上的烛台,双手猛一使劲,烛台的尖端便刺入了那妇女的心口。

  放开烛台,周离邪将那孩子拉到墙边,摆放成半坐的姿势,拿出一把小刀,将自己的双手和那孩子的双手分别割破,四手互握,轻轻闭上了眼睛。

  只见两人手上的血脉隆起并微微颤动着,分明有血液在血脉之内快速的涌动,正是魔门血炼大法中的过血之术。

  半刻钟之后,周离邪睁开双眼,看那孩子,全身俱已发黑,已经无有一丝气息。

  周离邪看了看那孩子,闭上眼睛举起刀,轻轻割开了自己的眼角,却没有一滴鲜血流出。

  当周离邪再次睁开眼睛的时候,那双眼睛的眼角已经变的细细长长,微笑着斜眼一瞥间,分外的妖异魅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