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王沁悦傻傻的站在钱**的身边,仔细回想着钱**对她说过的每一句话,他说过他最喜欢的人就是自己了。还有他曾经说过要一直疼爱自己......哄得自己心甘情愿的把自己最珍贵的一切都给了他的谦,到底去哪儿了?还有,曾经的他不止一次的说过,自己是他的心肝宝贝的啊。他怎么舍得这么对待自己啊。他,是不是在和自己开玩笑?!王沁悦很想笑,为什么自己在这个时候还在自欺欺人。看钱**的样子,明明恨不得离自己很远很远,就像自己的身上有什么会传染的病毒一样。

  “我这是在做什么,靠,你个白痴,老子实在受不了你了,我玩够你了,这点钱是你的报酬懂不?”钱**最后的看了眼自己的第一个女人,不可否认的是他对王沁悦是有那么一点感觉的,并且他早就发现了这个小丫头总是在偷看自己。但是像王沁悦这种没有性格,有些柔柔诺诺的女生,对他来说根本都没有多少吸引力。要不是因为俞晴的那句话,他可能也不会想和这么个完全都不符合自己风格的女生交往这么久的。因为之前钱**的恋爱期从来都不会超过1个星期的,而且有时也是和好几个女生同时交往。至于今天打了王沁悦一巴掌的米雪,也是他曾经交往过的女生,并且是家室上唯一可以配得上他的女生,而且她的二手床技够好,所以钱**就算和米雪分手了,但是偶尔还是会和米雪见个面,吃个饭,上个床的。所以米雪每当以他女朋友的名义自居的时候,他从来也没有澄清过,久而久之的,米雪就习惯了把钱**化为她的领属男人,不允许别的女生靠近钱**,要不是光棍节前夕,米雪得了急性胃穿孔,在医院歇息了一周多的时间,王沁悦根本就没有接近钱**的机会,跟别提什么和钱**交往了。

  王沁悦没有说话,而是继续傻傻的看着钱**离开的身影。渐渐地,她觉得自己的头特别的晕,突然眼前一黑,她就顺势倒在了地上。

  当王沁悦睁开眼睛的时候,她看见了趴在自己病床边正在打瞌睡的唐皖,她下意识的摸了下自己的脸,想确定下之前的事情是不是一场梦,她很希望刚刚的一切都是梦,因为如果是梦的话,梦醒了的时候,钱**肯定还是那个对自己温柔体贴的谦。可是事实往往都是很残酷的,当王沁悦摸到自己的脸的时候,她感觉到了火辣辣的疼痛,她用力地咬着嘴唇,倒吸了一口冷气。

  “嘀嗒,嘀嗒......”王沁悦不知不知的开始掉下了眼泪,她感觉自己的心快要在寒风中被撕裂了一样,好冷好痛。她坐了起来,双手抱着膝盖,把头埋在了腿上,用尽全身力气的哭泣,她很想不哭,但是眼泪就是止不住,她好恨自己,为什么那么的糊涂,那么的轻易的就爱上了一个自己不了解的人,并且把自己这辈子最珍贵的东西都一股脑的交给了那个人。

  “呃?王沁悦你醒了啊?”唐皖迷迷糊糊的睁开了眼睛,看见正在大声哭泣的王沁悦。她很纳闷那会她不是很开心的和钱**在走廊里秀恩爱的吗?怎么这么一会的功夫就自己晕倒在走廊里了,而且她的脸上还有一个明显的巴掌印,那个印子到底是谁打的?钱**吗?要不是她和张淼玲吃完披萨去扔餐后垃圾,估计短时间里也不会有人发现王沁悦晕倒在走廊了,因为高中午休的时候,有封闭教学楼不让学生随意的出入教学楼的规定,所以一般午休的时候,很少有学生会呆在教学楼里,一般都会去附近的公园溜达溜达,或者去周边的超市饰品店网吧什么的地方,消磨时间的。

  “嗯。”王沁悦发现唐皖醒了之后,立刻止住了眼泪,因为她不想让任何人知道,自己和钱**分手的时候,因为要是被其他人知道了,肯定会笑话自己的,之前自己和钱**那么高调的秀恩爱,有很多人都明里暗里的嫉妒讨厌自己了,要不是有钱**护着自己,估计自己早被打了无数次了。而且在那么短时间里就分手了,别的人会不会以为自己水性杨花啊?一个个稀奇古怪的想法都从王沁悦的脑子里蹦了出来,搅得王沁悦头好痛。但是她有一点没有想到的是,世界上没有不透风的墙,她被钱**甩了的事情,在她晕倒之后,迅速的在德安中学高中部就传开了。

  **************

  “你看吧,我就说钱**肯定会甩了王沁悦的,王沁悦她算个什么东西,能配得上钱**的啊。哎,哎,输的痛快给钱,说好了的,一人50。”齐舒敏叼着根烟站在(1)班的门口眼睛一边瞟着坐在位子上,失魂落魄的王沁悦,一边不忘对身边的人要钱。其实齐舒敏也喜欢钱**,只是因为她的身材实在是丰满到不能在丰满了,她的威力足以使她后面的人,手机始终处于没信号状态。所以鉴于她的身材原因,她一直都没有勇气去和自己相处十多年的好哥们钱**去表白,只有每次在钱**甩了某个女生的时候,恶整那个女生来抒发她心中的愤恨。

  “靠,看着长得挺会勾人的啊,居然害的老娘输了50,我去,**的,跟你说话呢。”其中一个输了钱的一副小太妹打扮的女生裴静,走到王沁悦的座位前,用力地踹了一脚王沁悦的桌子。

  “你这是在做什么?”王沁悦被突然而来的桌子被踹跑偏的事情,弄得差点失去重心摔倒在地上,幸亏坐在一旁的唐皖及时的扶住了王沁悦。此时的唐皖看着存心找茬的裴静很不顺眼,大声的对裴静吼道。而王沁悦此时依旧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她的世界里依旧有温柔体贴的谦,还有幸福的她,一切都如曾经那么的美好,那么的让王沁悦留恋。

  “唐皖,你是要替王沁悦那个贱人出头是不是?”裴静一脸不屑的看着唐皖,裴静是靠家里的关系交了高昂的赞助费,才得以上重点高中德安中学高中部的,她一向认为死读书有什么用,自己家里的钱,够自己逍遥一辈子了,她才不想死读书,考什么重点学校呢。所以她特别看不惯那么凭自己本事考上德安中学高中部的,尤其是那些有德安中学初中部报送了上来的那些学生。

  “我不是要为她出头,而是你这样无理取闹的行为,叨扰我和王沁悦的正常学习。”唐皖一脸正色的回答道,其实唐皖看得很清楚,裴静很看不起他们这些家里没背景的学生,而且总是找机会找自己这些人的麻烦。可是今天的事情,明明就是裴静和齐舒敏她们几个故意演了场戏,来找王沁悦的麻烦的。她可不允许有种事情发生在自己的面前,凭什么没有背景的学生就是爱欺负呢。

  “老娘因为她输了50块,心里不舒坦,用脚稀罕稀罕王沁悦的桌子还行啊?”裴静嘲讽的笑了笑,接着用脚使劲的踢了下王沁悦的课桌。这次貌似用力过猛了,直接把王沁悦的课桌踹翻了。

  “啊,好痛,快松开。”直到王沁悦的课桌被踹翻,王沁悦才从自己的世界里回到了现实世界。当她看见自己的课桌翻倒在地上,课本散落一地的时候,她下意识去捡。但是她的手指却被裴静故意的踩在了脚底下。裴静装作不知道一样,还故意用力地捻了捻。王沁悦被裴静的脚踩得痛苦万分,不断地大声叫着好痛,快松开。

  “裴静你快脚拿开,你踩到王沁悦的手了。”唐皖当王沁悦发出惨痛的叫声的时候,她才发现被书本挡着的地方,裴静正用脚用力地捻着王沁悦的手指。她急忙用力地推开了裴静。裴静因为踩王沁悦踩得正高兴呢,没有防备唐皖会去推自己,所以裴静触不及防的倒向了王沁悦对面的课桌那边。裴静摔倒的同时,站在教室门口放风的齐舒敏才发现情形有些不对头,明明是自己带着裴静这群人来找王沁悦的麻烦的,怎么局势扭转了啊。她急忙过去把摔倒在地上的裴静拉了起来。

  “裴静,你没事吧?怎么让这么根豆芽菜给推倒了啊。”齐舒敏假意天真的对裴静笑着,实际上是很想裴静能替自己收拾王沁悦的。之前齐舒敏收拾钱**曾经摔得女生的时候,她都不会亲自出手,而是看准时机,让别的人去收拾那些女生,而她自己就站在一旁看热闹,看那些女生被欺负的狼狈不堪的样子。

  “草,真鸡巴倒霉......”当她刚想说‘唐皖,有本事你护着王沁悦一辈子’的时候,她看见沈野逸从(1)班门口走到了唐皖的旁边,并且面无表情的看着自己,她突然止住了口,庆幸自己后的一句话没有说出来,让沈野逸听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