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皖皖,还没去食堂呢?一起吃饭去吧,我都快饿死了。”上午最后一节课下课铃响的的时候,江妮娜独自在向食堂迈进的同学大军里游荡着,在走路过高一(1)班的时候,她惊讶的发现唐皖还在教室里,她兴致冲冲的走进了(1)班,正想撒娇拽着唐皖陪自己一起吃饭的时候,却看见坐在一旁照镜子的张淼玲了。江妮娜此时此刻想要和唐皖撒娇的想法,顿时被她自己扔到太平洋彼岸去了。江妮娜不喜欢张淼玲,很不喜欢,江妮娜对张淼玲的不喜欢,是一见到张淼玲就开始的,没有理由,就是天生的和她不对盘,自从江妮娜知道张淼玲拥有了自己奢望的父爱之后,她就更加不喜欢甚至是膈应张淼玲了。并且最近唐皖和张淼玲关系越来越近,这更加的让江妮娜觉得张淼玲天生就是要和自己抢夺一切的仇人。

  “江妮娜,很抱歉哦,唐皖和我早就订了披萨了,估计现在都快到了。你还是自己去食堂吧,省的去晚了,你又得哭着鼻子和唐皖抱怨了。”张淼玲放下手中的镜子,低头看了下手腕上的(古驰)Gucci手表,然后似笑非笑的看着江妮娜说道。因为上次,同样是在午休的时候,江妮娜来到(1)班,想要唐皖陪自己去食堂吃饭,可惜当时唐皖和张淼玲订的披萨已经送到了她俩的面前了,所以磨了唐皖半天的江妮娜最后还是自己一个人去的食堂吃饭的,结果到了食堂,食堂人数爆满。江妮娜站在食堂门口好半天等了好半天,也没有等到位置,后来江妮娜自己一个人回到了教室,可怜兮兮的饿了一下午。好不容易挨到放学了,江妮娜和唐皖哭诉中午的遭遇的时候,正好被张淼玲撞见了,那时的张淼玲的嘴角就是扬着同样的似笑非笑的弧度,看得江妮娜后牙床直痒痒。

  “皖皖......”江妮娜撇着嘴巴对唐皖说道,她就不信了,把把自己都这么倒霉,回回都赶不上她俩订午餐之前给唐皖约走?!其实之前江妮娜也尝试过和同班的女生一起去吃饭,可是吃到半道不是那女生的男友杀出来了,俩人甜甜蜜蜜的约会去了;就是和那个女生聊着聊着聊崩了;再不就是江妮娜根本就受不了那个女生的吃相,直接撂盘子走人了。

  “不好意思,娜娜,我真的和张淼玲定了披萨,要不你也订点吃的吧。”唐皖看着撇嘴的江妮娜,其实是很想陪她去食堂的,因为唐皖很清楚,以江妮娜现在的娇蛮的大小姐脾气是很难在新班级里交到知心朋友的,所以基本上午休吃饭的时候,自己都是陪江妮娜吃饭的,但是今天唐皖因为生理痛,所以就和张淼玲提前订了披萨,就不用来回从食堂、教室的折腾了。

  “那好吧。”江妮娜垂着头,离开了(1)班。她看了眼手表,才11:45,自己要怎么挨到晚上放学啊。因为江妮娜不喜欢自己单独吃饭,所以在唐皖不陪她吃饭的时候,基本上她都是饿肚子的状态。

  “你好,是唐小姐吗?您订的披萨。”送披萨的服务生准时把披萨送到了唐皖和张淼玲的面前,虽然披萨的纸壳盒盖还没有打开,但是唐皖都已经可以幻想得到让自己垂涎欲滴的披萨是如何的美味诱人的了。

  “嗯,谢谢。”唐皖把事前准备好的钱,递给了服务生。服务生在接过唐皖手中的钱的时候,愣了一下,随即又盯着唐皖看了好几眼,然后特别兴奋地和唐皖说道,“你是不是演柳卿音的那个小女孩???叫,唐什么来着的那个?”服务生看着唐皖的那张自己非常熟悉的脸,就是想不起唐皖的真实的姓名。

  唐皖很无奈的笑了,这是自那部电视剧《话说爱情》在央视开播以来,自己第57次被观众认出来了,虽然这种被认出来很让唐皖感觉到深深地成就感。因为只有一个演员成功地把一个角色诠释的好了,诠释的真实了,感人了,才能让观众记住那个角色,继而记住那个演员。而且唐皖很高兴自己这个门外汉,也可以和那些科班出身的演员一同演戏,并且演的那么的成功吧。但是忧的是,感觉自己像是在大街上游行中的小猴子,总是被人盯着看,很不习惯。

  “你好,我叫唐皖。谢谢你记得我演的角色。”唐皖微笑的回答着。但是当她看见那个服务生递给她一个小本子的时候,她破功了,她开始紧张了起来,她递给自己本子和笔,是要让自己给她签名留念吗?!唐皖这还是第一次接到影迷递过来的本子,她的手开始颤抖了,大脑开始空白,一下子都记不清自己名字要怎么下笔写了。

  “请收好您的小票,并且在这里签下字,一共是76.9元,收您80,找您3.1元,收好。谢谢。”唐皖拉长着脸,看着拎着保温箱的服务生离开的样子,唐皖此时此刻的心很闹挺。白激动了,还以为有人想找自己签名留念呢,结果是签字表示收到披萨了。哎~

  “恭喜啊,唐大影后,又被影迷认出来了,我记得上次把你认出来的那个人,貌似是个卖冷饮的吧。哎呀,啥时能有个星探把你认出来呢,也好让本小姐沾沾光啊。”张淼玲用勺子盛了一口香草味的冰激凌,然后打趣的对唐皖说道。

  “切,姑奶奶我可不稀罕当什么明星,姑奶奶我追求的是闲云野鹤的生活,哎~像你这么庸俗的人,是不会懂人家这么崇高的境界的。”唐皖一脸高深的看着张淼玲说道,但是看着张淼玲一副快要被自己恶心疯了的样子,她又气又恼的抓起桌子上的笔袋,去打张淼玲。

  “啊,别打,别打。啊,披萨要掉了。”张淼玲笑着去躲唐皖打过来的笔袋,然后一边躲着唐皖手里笔袋的象征意义的打,一边还不忘和唐皖做鬼脸,全然没有刚刚的那幅大家闺秀的端庄样子了。

  “哎,你说,咱班王沁悦啥时和钱**勾搭到一起的?”张淼玲用勺子指了指走廊里正在接吻的王沁悦(唐皖的同桌。)和钱**(德安中学高中部高二的一名富二代,因为他姓钱,并且人还有点**范,所以大家都叫他钱**,而从来都不叫他的真实姓名钱子谦。)。

  唐皖看到此时走廊里正在上演校园禁止的行为的时候,突然很想感叹道,原来爱情有这么大的魔力啊!可以使一个害羞内向的女生变得如此的豪放啊。她清晰地记得,王沁悦会和钱**表白,还是自己去鼓励的呢。因为之前王沁悦一上大课间的时候,就总是用眼神瞟着钱**,弄得做一套广播体操就没有对的动作,而且总是打到站在旁边做操的自己,久而久之,唐皖也就发现了只要有钱**在的地方,王沁悦就会精神出窍。不过也是,魂儿都被钱**勾走了,还能剩精神吗?

  唐皖在上周的一次自习课上,和王沁悦闲聊的时候,无意之间的提到了钱**。唐皖发现只要一提到钱**,王沁悦的黯淡的双眸里就会放出美丽的光芒,唐皖不知道该把那个光芒定义为什么,但是据王沁悦说,那是喜欢,并且是最高级别的喜欢,爱。然后唐皖就说道,‘没想到我们班的含蓄派小美女居然春心萌动啦。’王沁悦听道这句话之后,脸一下子红了,然后急忙用手去捂唐皖的嘴,贴到唐皖的耳边小声的说道,‘皖皖,不许告诉别人我喜欢谦,这是我们之间的小秘密好不?’唐皖点了点头,看到唐皖点头的王沁悦回头四处看了看,没有发现别的同学特意的看她和唐皖,她就松开了捂着唐皖的手。‘那你干嘛不去和钱**表白啊?’唐皖一被松开了嘴上的束缚之后,就小声好奇的问道。‘我,我怕谦不喜欢我。’王沁悦说着说着眼圈就开始红了起来,这时的唐皖并没有注意到,而是接着说道,‘傻瓜,你要是试都不试下,你咋知道钱**不喜欢你呢?万一钱**和你一样都不敢表白呢?’王沁悦听着唐皖说的话之后,就趴在桌子上不再说话了。事情过去几天之后,也就是大前天的早上,王沁悦蹦蹦跳跳的跑到了唐皖的面前,兴奋地拉着唐皖的手,来回的转圈,唐皖看到如此兴奋地王沁悦很是纳闷,而且其他正在上自习的同学也在纳闷,这含蓄派的小美女啥时转型了啊?!但是转着转着,当唐皖看到班级后门玻璃位置站着的钱**之后,她立刻知道了王沁悦为什么这么兴奋了,肯定事情就像自己预想的那样,钱**也喜欢王沁悦。所以王沁悦一去表白俩人一拍就合了。唐皖突然觉得此时的王沁悦和钱**的情况,是不是就是古文里说的有情人终成眷属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