偷龙盗凤
作者: 金镶鱼
字体: 特大
颜色:          

  “鱼鱼!”君无瑕的声音里带上了一丝愠怒。

  冷非鱼歪着脑袋无辜地看着他。

  君无瑕小心眼地将她拉到一边,愤恨地说道:“最近你和他走得很近!”

  自打从淮源岛回来后,冷非鱼经常和莫曹还有花秋偷偷躲在一旁商议事情,这让本来就小心眼的君无瑕更加吃味,觉得她有事瞒着自己。这种被排斥在外的感觉让他很不爽,虽然他一直都知道冷非鱼心里藏着秘密,也打定了主意等她愿意向自己敞开心扉后全力帮助她。可眼下的情况与他的设想相差太多,一时之间,君无瑕无法接受。

  “你又怎么了?”冷非鱼一脸无辜地看着君无瑕,“我和他们说说话怎么了,就像花秋跟着我一起长大一样,莫曹跟在你身边,我把他们当朋友一样聊聊也不行吗,你犯得着这么大惊小怪吗?”

  “朋友比得上老公吗?有什么事不能同我说,非得和他们聊。”

  “你……”冷非鱼皱起了眉头,她不想在外人面前与君无瑕吵架,更何况这里是“君子宴”的总部,在下人面前损了他的面子,对谁都不好,影响他在众人面前的威严。

  动了动唇,她愤恨地瞪了君无瑕一眼,领着花秋朝电梯走去。

  “鱼鱼……”

  君无瑕从未见过冷非鱼这般模样,当下心里也慌乱了,连忙跟了两步,略略弯腰,手腕一勾,将冷非鱼的小手拽在手里,讨好地捏了两下。

  冷非鱼郁闷地叹了口气,放慢脚步与君无瑕站在了电梯前。

  “无瑕,鱼鱼。”君无厌笑眯眯地走了过来,对两人说道,“是不是觉得很无聊,门里的事是这样的,习惯就好,我带你们到储藏室去看看。”

  冷非鱼闻言双眼发亮,“君子宴”的储藏室藏着许多稀世珍宝和不记名债券,这些都是准备从货行脱手的赃物,只是因为数目实在太多,所以才堆在了储藏室里。

  三人重新回到走廊上,君无厌带着他们到了走廊最靠里的房间,与其余的房间不同,这个房间的大门由厚重的青铜制造,除了门上一把复杂的大锁外,门外的墙上还有一个闪烁着红色光亮的装置。冷非鱼知道这是生物锁,只是不知道是扫描虹膜的,还是扫描指纹的。

  却不想君无厌将脑袋凑了上去,对着装置突然咧嘴笑了,一道若有似无的光亮扫过他的牙齿,青铜门上的锁扣打开,露出锁孔。

  切,居然是牙龈!

  冷非鱼哭笑不得。

  君无厌掏出钥匙插、进锁孔后,用拇指按下锁扣旁边的按钮,随着“哒”的一声,青铜门中间靠右的地方打开,出现一个暗格。

  三重密码?

  冷非鱼轻笑,君不诈果然谨慎。

  在按下一串数字之后,君无厌才转动钥匙,将青铜门打开。

  冷非鱼跟在君无瑕身边走进了房间,房间不大,只有六十多平米,各种各样的东西一直从墙角累到屋顶,除了可以猜到的各种名画、古董,甚至皇室成员持有的绝世珍品外,还有各种债券——多以战争时期各个国家发放的不记名债券为主。此外还有各种别墅、汽车、船只的产权证,甚至还有两座煤矿的所有权。

  反正只有你想不到,没有他们骗不到的东西。

  “我很奇怪,”冷非鱼终于没忍住,向君无厌问出了心里的疑问,“这些东西的原主,他们不会找上门吗?”

  君无厌轻笑,“这些东西经过律师、证券交易所等等正规途径,辗转了好多次才到我们手上,做地很干净,就算专业人员来查也查不到我们头上。”

  冷非鱼吃味地撇了撇嘴,骗子就是骗子,光嘴上功夫耍地厉害,哪有“双子门”好,那一招一式全是硬把式,不花十几年,练不出来。

  “技术部已经把你们俩的资料输入进去了,喏,这是钥匙,”君无厌边说边把手里的钥匙递到君无瑕面前,补充道,“密码是无瑕的生日,里面的东西喜欢什么随便拿。”

  君不诈果然还是偏袒自己的小儿子。

  三人又磨蹭了一会才离开大厦。

  坐在轿车后排,君无瑕瞅了冷非鱼几眼,才纠结地说道:“鱼鱼,对不起,今天是我不对,我不应该乱发脾气,我……我只是有点嫉妒。”

  “嫉妒?你嫉妒什么?”冷非鱼好笑地看着他。

  “我以为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是最快乐的,可昨天看到你和莫曹在一起时的笑容,才知道原来不是我想的那样。我嫉妒莫曹可以让你笑地那么开心,可我却做不到。”

  冷非鱼心里一柔,她张了张嘴想说点什么宽慰君无瑕,却不想他继续说道:“不过我想通了,只要我努力,一样可以让你开心。”

  听着君无瑕近似于表白的话,冷非鱼嘴唇抽了两下,将目光转向窗外。

  回到别墅君无瑕将她送回房间后就去了书房,君不诈还有很多细节上的东西要交代,即使他很看中自己的小儿子,门派里的事还是得从头教起,那些老狐狸一个比一个奸诈,就算是他都要使出浑身解数才能勉强与他们持衡,更何况是君无瑕。虽然这些年他教了君无瑕不少东西,可都是理论上的,没有实际操作过,就当是临时抱佛脚吧,他准备把自己所有的技能往君无瑕脑袋里硬塞。

  冷非鱼坐在窗边的软椅上,慢悠悠地看完手里的节目表,递给了花秋。

  “有没有需要改动的地方,这是你两辈子第一个生日宴会,一定要好好筹备。”

  看着花秋羡慕的模样,冷非鱼亲昵地勾着她的脖子说道:“我生日也就是你生日,别忘了我们是同一天重生的,到时把莫曹也叫上,我们三人一起庆祝。”

  花秋兴奋地点了点头,正色问道:“鱼鱼,要是赵拓真的参与了十三年前那件事……”

  “暂时留着他的性命,我还要从他嘴里撬出更多的资料,不过,”说到这里,冷非鱼贼呵呵地转了转眼珠,从床下抽出一叠厚厚的文件,“这些是莫曹刚才给我的关于赵拓的资料,包括他的喜好、习惯和平时的日程,你先收着,晚上找个时间放到公寓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