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缕的仙三生活
作者: 卿圆
字体: 特大
颜色:          

  “重楼,你凭什么不让本太子见繁缕,本太子真心真意地爱她,要娶她为太子妃”,重楼这些日子也明白了嫁娶之意,一听九太子要娶繁缕,手下的招式愈发凌厉,“哼,凭你,繁缕不会看上你的”只是心里却并不确定,“哼,你不爱她就不要禁锢她,本太子会给她幸福的”,“谁说本座不爱?”问出这句话,重楼也愣了,当下不再纠缠,闪身回到魔殿,看见繁缕如同第一次一样在那里安静地泡茶,却有种近乡情怯的感觉。繁缕早就感觉到重楼回来了,等了半天也不见重楼说话,转身就看到重楼纠结地看着她,“你怎么了?难道今天输给九太子了?”,“哼,本座会输给他,可笑”,“那你在纠结什么?喝杯茶吧”繁缕看着重楼文雅地品茶,暗叹自己的教育成功,重楼放下茶杯,直盯着繁缕“繁缕,爱是什么感觉?”“啊?”繁缕看着重楼疑惑复杂的眼神,心想这是开窍了,“你怎么问这个?”,“今天九太子说他真心真意地爱着你,要娶你为太子妃,可是我心里说不出是什么感觉”,“那你愿意我嫁给他吗?”,“不行”,“为什么?”重楼意气风发地说“他打不过我”,繁缕当下气得倒仰,压下怒气,平静地说“重楼,本宫要向你挑战”,“好”看着重楼兴奋地摩拳擦掌,繁缕气得劲装也没换,欺身上前给了重楼一掌,接着不给重楼喘气的机会招招攻向要害,最近由于重楼的指点,繁缕领悟了心法的第六层速度法则,如今的招式并不比重楼慢,两人你来我往打得昏天黑地,最后重楼险胜繁缕半招,“你赢了,这是通往元界的令牌,想好了事情就来找我,我答应过的”说完不理重楼,疲惫地运起空间法则,闪身回了元宸宫。

  泡在灵泉池里,繁缕没入水中,只留凝紫色的发丝浮在池中,惑人心神的胴体包裹在凝紫色的光芒中,繁缕闭着双眼陷入冥想中,从现代在孤儿院的挣扎,在学校里的争强,在社会上的虚与委蛇,再到天龙八部里的四处偷师,辛苦练武,最后身死少林,如今自己拥有了保护自己不受欺负的力量,甚至是随意欺负六界生灵的力量,为什么还要去迁就一个根本不懂感情的魔,就算是自己最喜欢的又能怎样,令他懂得情爱的注定是紫萱吗?那自己又算什么?又算什么?

  繁缕离开后,重楼就想去追,却被魔皇拉回魔殿,“重楼你个死小子,繁缕那么爱你,你怎么就不开窍,啊?本皇都白教导你了,啊?承认爱她就这么难吗?”,“魔皇,我是爱她吗?”重楼疑惑地问道,蚩尤气了个倒仰,“好好好,你不爱她,本皇现在就去告诉她你不爱她,让她赶紧嫁给九太子当太子妃”,“不行,她不能嫁给九太子”,“为什么?别告诉本皇因为他打不过你”,“不是,因为我爱繁缕,对,是我爱繁缕,我要娶繁缕”说着就闪身消失,魔皇看了又是一阵膈应天帝的狂笑。只是重楼没想到自己进来的时候看到这幅场景,繁缕明显不对劲,自己进来这么长时间,她都没反应,依然沉在水下,重楼神识一探查,吓了一跳,繁缕的灵力怎么这么稀薄,当下也顾不得溪风说的什么男女大防,一手捞出赤身的繁缕,压抑着体内灼热的感觉,用披风包裹住,想用魔气探查繁缕的身体状况,却发现魔气注入后如石沉大海,一点反应都没有,而繁缕体内的灵气又不同于一般的灵气,重楼闪身把繁缕带到蚩尤的禁地,路上用法力给繁缕换了那身白色流仙裙,“魔皇,看看繁缕怎么了?”蚩尤也探出了繁缕微若游丝的气息,二话不说,注入魔气探查,“咦,她竟然有……”“有什么?”“重楼,你赶紧去取三滴女娲后人的精血,本皇带繁缕到神界找天帝,赶紧去,晚了就来不及了”,重楼也知道问题的严重性,深深的看了繁缕一眼,闪身消失。

  魔皇蚩尤带着繁缕到达天池的时候,天帝伏羲已经候在那里,没想到世间还有盘古父神的血脉,“伏羲,快把你的护心金莲拿出来,万一这孩子走火入魔,堕入邪道,那就是六界的浩劫啊!”,天帝将护心金莲投入天池,二人合力将繁缕罩入金莲,护住繁缕的元神心脉,现在只等重楼拿回女娲后人的精血了。

  重楼出现在南诏国女娲庙时,圣姑和紫萱察觉到强大的魔气,抱紧青儿就出来查探,“女娲后人,本座要你三滴精血”这精血是心头的血,除非自愿,强取拿不到,不然,重楼也不会在这儿啰嗦,“你是魔尊?”圣姑抱紧青儿,心下大惊,这魔尊要紫萱的精血作何用,这失了精血没有一百年养不回来啊,而且紫萱才刚生了青儿,身体元气还没恢复,如何经得起折腾,“不行,紫萱元气大伤,经不得这般”,重楼瞪着眼,直接对紫萱说“你可以提要求,三滴精血本座非要不可”,而紫萱也在最初的大惊之下回过神来思考魔尊的话,自己刚生下青儿,而业平已经转世,伴随着青儿的长大,自己也会迅速老去,还如何与业平再续前缘,虽然水灵珠可以封住青儿的成长,自己的灵力得以延续,可青春无法常保啊,早就听说魔尊重楼有一颗不死不灭的心,可常保青春,虽然他很有可能不给,但也说不准啊,“好,精血可以给你,但我要你的心”,“紫萱,你疯了,魔尊怎么可能把心给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