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清风袭来,在遥远的昆仑人脉上,有一座很隐秘的洞穴,洞穴四周被无数的树木遮挡着,偶尔能看到有一个巨大的蓝色水幕覆盖在这个洞穴周围,突然天空中有架直升机飞过,飞机里有人,身负武装,不过当他们望向蓝色水幕的时候却只是扫了一眼,仿佛水幕完全不存在似的。

  水幕里面的洞穴里有两个人,其中有一位是个俊秀的男子,他身着白色长袍,洞里有没有什么风,但他的长袍却无风自动,本来就很俊秀,现在一衬托更是有些仙风道骨了,男子的旁边还坐着一个老头,那个老头跟男子相反,他纹丝不动的坐在一边,如同磐石一般,老头的眼皮动了动,目光偶尔的瞥向男子。

  男子名叫罗羽,无父无母,自小由他的师尊抚养成人,到现在已经18年了,18年里师尊教了他很多东西,罗羽也学会了很多。

  老头望着罗羽,然后慢慢的站起了身,人站起身的时候总会带动些什么东西的,但老头没有,他站起来时什么都没有碰到,是那么的自然和谐,仿佛他就是周围的环境似的,能做到这一点就代表着老头有不弱于渡劫的实力了,其实老头早就可以渡劫了,不过他一定没有告诉眼前的这个小家伙,因为他一直有个愿望,一个背了一辈子的愿望。

  “罗羽,你来到这里有多少年了?”老头在说话,但他的嘴却没动,声音仿佛从鼻孔发出来的一样。

  冥想到一半的罗羽被他师尊的声音唤醒,刚睁开眼睛,他的眼神出现了迷茫,不过迷茫稍现即逝,罗羽也慢慢的站了身,眼睛望向老头:“师尊,徒儿来到此处到现在已经18年了。”

  18年了,老头用手摸了摸自己的苍白的胡须,他终于开口了:“是时候该下去历练了。”

  听到这句话的罗羽愣了,历练?莫非要自己下山,要知道现在他才金丹期呀,山下有什么他都不清楚,如果贸然下去的话,他都不知道自己能不能生存下去!

  其实金丹期的修真者现在的现实中足以横扫世界了,由于老头和罗羽常年呆在山洞中,根本没出去外界一步,他们自然不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变化和自己的真正的实力。

  老头捏了捏手指,抬头:“我已经在洞中待了1万年了,也不在世俗的世界变化如何了,你此刻出去外边帮我打听些消失回来权当是历练一下吧”。

  这个老头的确已经有一万多年未接触外界了,他在修为刚到达融合期时就被他师尊留在这里,并且被叮嘱不能出去,老头遵守他的师尊的遗命而修炼,他在洞中闭关了将近一万,在18年前出关的,就因为那一次的出关,他偶然中遇到了罗羽,那次出关只是因为修补下四周的结界而已,或许是上天故意安排的,在他修补结界的时候遇到了罗羽,那时的雪下的很大,罗羽被弃在一边。

  那时老头感觉自己和他有缘便收留了他,罗羽在婴儿时期就被老头强行筑基,要知道,筑基的时候就算是一个成年人也得昏迷三天三夜,而以婴儿这样脆弱的身体的话,可能筑基完就直接见阎王了,这也要怪老头经验不足,还好罗羽不同于寻常人,他筑基后居然没事,而且他就在当天就恢复了过来,之所以罗羽能不吃东西活到现在并且有这等成就,他自己所拥有的天赋绝对是功不可没的,要知道一个修真者从筑基到金丹最少也得要几百年的时间啊!

  罗羽看着老头的眼睛,他在那双深邃的眼睛中看到了坚决!罗羽知道师尊不会再改变主意了他也只能点了点头:“遵命!”

  老头面无表情的望着罗羽,在的眼中看不出是开心还是伤感:“等等,在你离开前,我先告诉你我们的门派的事。”

  听到老头的话,刚想去收拾行李的罗羽愣住了,在他的印象中师尊是从来不谈自己门派的事的,但现在他却要告诉他了,这是什么原因呢?罗羽想不通,但他也没来得及想了。罗羽在老头的意示下坐了下来,而老头却进入了内阁。

  不知道老头要干嘛的罗羽也就静静的等待了,他可是很激动呀,能知道自己所属何派对修真者来说是多么重要呀,曾经罗羽询问过老头,但老头一直不说,他还以为自己没有门派呢,现在看来果然有,知道这个消息,这让罗羽怎能不激动呢?在修真界里,通常修真者相互遇到的话第一句话就是问对方的门派,要知道门派地位低意味什么!意味着被人瞧不起!这个罗羽在老头的书上看过,虽然罗羽没出过山洞,可他对修真界还是有一定的了解的。

  过了一会,老头鬼魅般的飘出来,走也不着地,罗羽看到他,但他的表情也没什么露出一丝变化,显然对这些事已经习以为常了,凌空飞行,这是只有元婴才能使出的招,高手一到了分神便随时使用这种方法走路……或许应该叫贴地飞行比较贴切,这可样有两个好处,一个好处就是可以随时离开地面防范攻击,二是可以随时随地的锻炼自己对飞行的控制技巧。

  老头递给了罗羽一个戒指,罗羽微微一愣,他下意识的接过了戒指,当他回过神时戒指已经在手上了,罗羽疑惑的抬头。

  只见老头慢慢的坐下了,表情没什么变化:“我现在就告诉你,关于我们门派的事...”

  原来,罗羽他果然属于一个门派的,不过这个门派的名字有点,嗯……有点激动人心,对~!就是激动人心,不过激动的是男的,女的就不是那么激动了。双修门!听到这个名字的瞬间,罗羽愣住了,居然会有名字如此之霸气的门派,不过为什么他在书上没见到呢?

  双修门里的功法如其名,都是一些靠男女双修增强实力的功法,这种功法算是比较逆天的,要知道普通的修真者从融合道金丹如果说需要500多年的时间,那么用了双修门的功法后就只需要300多年,这其中的差距更是让咋舌,在一万多年前双修门也还是个大门派,进入双修门学习的修真者也很多,双修门也因此实力扩展的越来越快,不过由于这个原因才给双修门惹来了杀生之祸。

  那时与双修门并列的还有三个门派,那三个门派分别为峨眉,左坤,昆仑,当时他们恐惧双修门越来越大的势力,怕会影响他们的存在,所以他们便联合在一起来抵御双修门,就因为这样,双修门从修真界中消失了,不过为此那三个门派也付出了巨大的代价,首先是昆仑遭到双修门的强烈反击,最终导致灭门,而左坤的人数削减成原来的二分之一,唯一一个特殊的是峨眉,或许因为峨眉的人都是女性,所以峨眉的损伤最少,只消耗了派里的十分之一的人,在双修门消失后,那剩余的两大门派的人还是没有放过任何的双修门的人,最终跳离追杀的只有老头和师祖了,师祖临死前千叮嘱万嘱咐,让师傅不能踏出这里一步,怕师傅遭仇人追杀,断了最后的一丝双修门血脉,这就是老头的师尊叮嘱老头不要出山洞的主要原因。

  为什么师祖会把自己徒孙的藏身于自己的敌人的阵地昆仑山呢?罗羽脑中一转便有了计较,昆仑山是敌方的阵地,所以敌方才会比较放松,再加上昆仑派已经灭亡,于是就自然没有什么人关注昆仑山了,这样一来昆仑山就是一个最好的避难点,比世界上的任何一个地方都要好!

  罗羽的身体在微微的颤抖,显然他还不知道自己的门派居然还有这么光辉的时代,想到下山后会被两个大门派追杀,罗羽有的不是恐惧,而是兴奋!

  “师尊!我想,我知道该做什么了!”罗羽猛的站了起来。

  老头望着罗羽,突然他笑了:“你不必想着报仇的事,修真之人最怕的就是仇恨了,有了仇恨你就很难进步,我不需要你为门派报仇也不希望你做一些为门派的大事,我只要你在下山后,把双修门重新发扬光大,这就够了!”说着老头的身体也轻轻的颤抖,他也在激动!因为他感觉自己的愿望就可以实现了!

  罗羽听到老头话,顿时愣了,的确修真之人最忌讳的就是仇恨,修真之人都有一道关卡,那就是劫!罗羽所知的有三种劫!一个融合期到金丹期的心劫!罗羽是在几个月前渡过的,对这个劫他可以记忆犹新呀,第二个劫是金丹期升元婴期的浴劫!

  浴劫还有另一个称呼,那就是欲劫!这个劫据说主要是考验人的欲望的,在渡劫时他会看到许多的幻境,如果被幻境吸引的话那么他就是十死无生了!不过他们称它为浴劫也是有一定的道理的,因为当升到元婴后,人们都可以重新塑身,这样修真者都可以把自己身体不喜欢的东西去掉,跟洗一回澡一样,唯一不同的是洗澡只能去掉原本就不属于自身的东西,而浴劫则是去掉原来就存在的东西,所以称之为浴劫也不是不对,至于最后的仙劫!罗羽想都不敢想!浴劫他都不知道自己过得了不,谁还敢想太远呀!

  谈过话后,罗羽终于告别了自己的故乡!居住了18年的洞穴!出了洞穴后,罗羽第一次见到阳光,他皱了下眉头有些不适应的闭上了眼睛,过了一会罗羽渐渐的适应了,他慢慢的睁开了,走到了那蓝色的水幕下,罗羽的手快速的变化,接连打出了几个法诀!开!水幕瞬间出现了一个开口,罗羽也不犹豫直接冲了出去,刚一出去开口又重新合上,罗羽再次望了望里边,不过他却什么都看不到了,这个水幕是一个结界,用于迷惑人的眼睛的,这应该就是祖师爷临死所创的幻阵了!这个幻阵是他的师祖在一万年前布置下来,想想就恐怖,居然能坚持一万年!要是他师傅就不大可能了,他师傅最多只能使一个同样大小的结界支持上一百年不灭就不错了,可想而知,那时的师祖是多么厉害的一个人物,或许已经是个仙人也说不定。

  罗羽此刻可没什么时间想师祖的身份了,他要去历练一下,想着,罗羽也不犹豫,立即取出了飞剑踏了上去,御剑飞行,飞离了昆仑山,去寻找自己的天空!

  山洞里的老头望着飞离的罗羽欣慰一笑道:“这下我的心愿也算了了!”感觉天空渐渐暗下来,老头心道:压制了这么久的天劫,总算到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