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什么?!天魔解体大法?!……”伊贺听罢,大惊失色,顿时对一众包围的蒙古兵高声疾呼命令道:“撤退!……”紧接着,伊贺立即挡在图鲁博罗特身前,一把抱着他扑到在地上。“喝!”只见被围在中心的古清仞大喝一声,展开双臂,全身内劲从身体迸发出来。刹那间,以古清仞为中心的爆炸扬起,古清仞卸去全身内劲施展出天魔解体大法势要与伊贺等人同归于尽。

  “啊!……”也只是一瞬,蒙古士兵的惨叫声不绝于耳,连伊贺也痛苦地叫道。他的右臂因天魔解体大法而被震断,身体也受到重大的内劲冲击而口吐鲜血。由于图鲁博罗特受到伊贺的保护,只是受到了一点点轻伤。

  “哈……”古清仞倒在血泊之中,四肢瘫软在地上,眼神呆滞地望着湛蓝的天空。“嗯嗯,天空已经变蓝了……”古清仞微笑道,这是他临终前的最后一句话。也不知道几时,天空从昏暗的烟火弥漫,变得如此清澈的蓝。是从他的最后一击,冲散了阴霾吗?……

  “……”

  图鲁博罗特推开压倒在自己身上的伊贺,站起来观望四周,阳关内一片狼藉,蒙古兵的尸体横七竖八地倒在阳关内的每一个角落。古清仞的最后一击,更是让方圆几百尺的地方都寸草不生,毫无生气。“罢了罢了!……”图鲁博罗特摇摇头,叹息道。不一会,关中其余零星的蒙古兵前来,见到图鲁博罗特如此惆怅,自己也是一言不发。

  良久,图鲁博罗特愤恨地指着地上的伊贺怒斥道:“你引狼入室,以致如今我蒙古大军伤亡惨重,本是罪无可恕!”“……”伊贺气若游丝地仰望着图鲁博罗特,一言不发。“但是念在方才你舍命相救,我蒙古人重情重义,你我恩怨一笔勾销!以后不要再让我看到你!……”图鲁博罗特说完,挥手招着背后的蒙古兵,离开了阳关。

  “咳咳!……”伊贺依旧四肢无力倒在地上,双眸迸射着一股寒光死死地盯着倒在一旁的古清仞。除了死瞪着古清仞,伊贺已经做不出别的举动来。伊贺的手臂还濯濯地留着血,很快伊贺就因为失血过多,休克了过去。

  “啊……这里是哪里?……”伊贺昏迷中醒来,一眼望去自己是在一所普通农家里。“啊,你终于醒了啊……”伊贺睁开眼睛,只见一位清丽脱俗的农家少女替他抹去脸上的灰尘和血迹,并料理着他右手断开的伤口。“啊……”伊贺痛苦地按着印堂穴,问道:“你是?这里是哪?啊!我又是谁?!……”伊贺一脸迷惘。“啊,你忘记了自己的事了吗?”那水灵的姑娘一脸诧异,然后回答道:“唔,那我就更加不清楚了。前几天我们父女经过阳关,那里尸骸枕籍。但是见到你还有一丝气息,便立刻带回来救援了。”“呃,谢谢了啊。”伊贺客气地答谢道。“这里是哪里?”“这里是阳关城以南十里的程家村,我叫程琳。虽然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受伤,但是你在这里会很安全的,放心在这里休养吧!……”说罢,程琳还露出一个甜美地笑容。“嗯……”伊贺见到程琳的笑容感觉很温暖,这种感觉是他从不曾拥有的。失忆的他,心也从冰冷被暖化了。

  另一方面,血煞教阳关大战蒙古军的事情很快地传到了中原。中原各个门派听到血煞教死战蒙古军的事情不禁由衷敬佩。由于蒙古军受到血煞教重创,元气大伤,已经没有能力驻守阳关,皆北归去了。阳关顿时变成一座空城,然后又很快被朝廷军队所占领。东瀛忍者们对此最关心的只是伊贺的行踪,自从这一战之后,伊贺下落不明。至于东方烨等人听后,心中无尽悲伤,祝婉儿数次哭晕过去。东方烨缄口不言,眺望着北方,泪从眼角滑落。自己和生父相见不多时,如今便已经阴阳相隔。纵使东方烨是一个如何铁铮铮的硬汉,如今的情绪已经无法掩盖。

  “伊贺老大,你到底在哪?……”藤武在原天龙教遗址内长叹。原天龙教遗址已经被东瀛忍者们重建成他们势力范围。很快三个月已经过去,藤武率领着东瀛忍者们已经攻陷了许多中原的宵小门派,通过噬心丸控制中原许多武林势力,已经足以和四大家族抗衡了。

  “报……”东瀛忍者从西域回来,藤武急忙问道:“怎样?有伊贺老大的消息吗?”那东瀛忍者叹息一声,摇摇头。“你们这群废物!……”藤武大骂道。那名东瀛忍者听罢,先是一愣,然后惭愧地把头埋得更低。“……”藤武话刚骂完,顿时就感到后悔,赶忙扶起他道:“川崎,很抱歉,是我太过冲动了……”“藤武大哥,别这么说……”川崎依旧感到惭愧。“川崎,接下来我要亲自去西域一趟,找回伊贺老大,这里的事务无论大小,皆且交由你去办!”说罢,藤武交给川崎一枚令牌。“藤武大哥,我何德何能……”“我说你行就行,不用质疑我的决定。”说罢,藤武转身离去,川崎捧着令牌,只是默默地看着他那消逝的背影。

  话说另一方面,洛阳刀剑门,已经落寞了很多。自从数年前掌门李凌峰的病逝,刀剑门一直在没落,在江湖中已经少有名气。像这种小门小派,很轻易地落入东瀛忍者的手中,被他们所控制。

  “刀剑门,哎……”刀剑门外,有三名年轻那男女在外慨叹,正是东方烨三人。“来者何人?!”此时刀剑门内走出一位年约三十几岁,身材中庸的男子质问道。“你就是现任刀剑门门主黄铭了对吧……”“本人正是。”“在下东方烨……”东方烨向黄铭作揖,称道。“你就是东方烨?!”说罢,黄铭还震惊得退后几步,抽出剑鞘中的长剑,颤颤巍巍地指着东方烨等人。紧接着一旁的刀剑门弟子也抽出刀剑,做警戒状。“黄门主,各位,今日在下前来并无恶意,只希望刀剑门能够不屈服于东瀛忍者的摆布,重振当年刀剑门的声威!……”刀剑门各位听罢,垂下武器叹息。黄铭苦笑道:“呵呵,我刀剑门凭什么重振当年的威风?曾经佛剑魔刀尚能称雄一时,李掌门所在时凭他的武艺尚能割据一方。而如今,我们这一代武艺不济,资质愚鲁,还受到东瀛浪人所控!……”黄铭言语中带着气愤,但是怒火燃烧没多久就立刻呈悲叹状。“……”东方烨等人见到他们如此状态也不知道说什么。换做是别的门派中人,一见到东方烨不论三七二十一就是亮兵器与之兵戎相见。然而如今刀剑门士气之低落,是他们万万不能想象的。

  “你们为什么要听从东瀛忍者的摆布呢?”东方烨就是为此问题而来。“哎,若不是受对方的毒药所控制……”“什么毒药如此厉害,能够控制他人?”“……”黄铭沉默,然后又回答道:“不能说药物控制,只能说药物很霸道,如果没有解药真的是生不如死。所以不仅是我刀剑门,还有许多门派都被如此剧毒所屈服。”“逍遥谷谷主之父东方未明先生乃当世神医,如果有此毒药,凭他的医术或者就能炼制解药啊……”“啊!……”黄铭和一众刀剑门弟子听罢,顿时感到生命中绽放曙光:“嗯啊!如果东方先生真的能研制出解药,那么对武林是多么大的贡献!……”一瞬间,本是灰沉沉的刀剑门顿时勃然生机。“对了,说起来过几天东瀛忍者就会派发噬心丸的解药。这种毒药每隔三个月就会复发一次。如果届时不服食解药,体内则犹如千虫万蚁在咬噬自己的身体,那种痛楚是生不死的!……”黄铭向东方烨三人讲述道。“东方少侠,解救刀剑门,中原武林就看你们的了。研制噬心丸的解药必须牺牲一份解药,那样的话,就由我去牺牲吧!……”说罢,黄铭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运足内劲于掌心,一掌劈向自己的天灵盖。“黄门主!……”“门主!……”东方烨和刀剑门弟子见到黄铭的举动顿时大惊,东方烨立马捧住黄铭。“东方少侠……”黄铭紧抓着东方烨的手,寄予无限期望。很快地,他的手无力地卸去劲道,倒了下去。黄铭是微笑地离开人世,他人生的最后一刻,是为了夺取尊严而逝世。

  几天后,有两名东瀛忍者踏上刀剑门。正如黄铭所述,东瀛忍者们发放解药给刀剑门弟子。“你们门主呢?!”那两名东瀛忍者质问道。“……”刀剑门弟子默不作声,皆低下头。“你们受死吧!……”忽然间,一道凌厉的声音破空而出,紧接着一道凌厉的掌劲击向两名东瀛忍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