穷途未路
作者: 王中一
字体: 特大
颜色:          

  第三章妖魔

  宋泉蓉父母已双亡,娘家有老屋,于是就把房子全部留给丈夫,与丈夫协议

  离婚,带着女儿回娘家。

  宋泉蓉与女儿相依为命,生活有了起色,也逐渐积聚了一笔钱。2002年,

  宋泉蓉单位不景气,她下岗了。那时下岗工人多如牛毛,踢脚板倒,一时难以找

  工作,宋泉蓉在家闲得闷得发慌。人们习惯用搓麻将来消闲除闷,社会上搓麻将

  成风。一吃过中饭,楼下总有人喊:“搓麻将了。”也有人应,“来了,给我空张

  位置。”成群结队的人涌向棋牌室。宋泉蓉听惯了这种叫喊声,她从不搭理,从

  不去凑热闹。一天,她吃过饭后正在看电视解闲。老式房子没有门铃,当当当,

  传来敲门声,她忙去开门,是三个年龄比她稍大一些的妇女。来人直说:“我们

  搓麻将三缺一,你去凑个数吧。”宋前蓉直截了当说:“因为丈夫嗜赌我曾想一了

  百了,永不见这污泥浊水;因为丈夫嗜赌我才用跳楼逼他戒睹;因为丈夫嗜赌我

  才与他离了婚,我明知明犯,再去赌博步丈夫后尘,误入歧途我还是人吗?要被

  人戳断脊梁骨,成何体统?我决不去。”来人哈哈笑着说:“你前夫是大来大去叫

  赌博,我们是小来小去,叫休闲娱乐。”宋泉蓉争辩:“俗话说,做贼偷葱拔菜起,

  赌钱丁丁起,小麻将上了瘾也可怕。”来人继续劝:“你不活动闷在家中闷出病来

  也可怕,搓麻将既动脑子还动手,能修身养心,兴奋神经,愉悦身心,锻练身体。”

  宋泉蓉说:“我输不起。”来人还劝:“输输嬴赢,来来去去,没有多大来起,再

  说你也有赢的可能。”

  宋泉蓉固执己见:“不去就是不去。”来人求:“今天去一次,输了算我们的,

  赢了算你的。”说罢三人架起她就走。话说到这份上,宋泉蓉也不好意思推辞,明知明犯,锁好门,跟着他们就走。

  赌神菩萨收徒弟,第一天出征宋泉蓉就赢了三十多元,傍晚回到家她顿觉浑

  身轻松,心旷神怡。她想,搓麻将确有神奇功效。第二天饭后她听到有人喊,搓麻将了,她马上开窗探出头去应:“等等我。”一来二去,她也从搓麻将,小来来,输输赢赢中逐渐染上了赌瘾,一天不进棋牌室手会发痒,鼻涕眼泪一大把,浑身难过,一进棋牌室就眼目清亮,浑身来劲。

  搓了一年小麻将,输输赢赢到也无伤大体,无关大局,是胸前挂钥匙,开心。一天,她在街上碰到了一个一起下岗的同事,她客气礼貌邀请同事到家中作客。那同事毫不客气跟着她进了家,她好吃好喝招待了同事。喝足吃饱后二人攀谈,同事问:“你现在做啥?”宋泉蓉毫不隐瞒说出难找工作靠搓麻将解闲消遣的实情。接着她问同事:“你在做啥?”同事吹嘘:“我跟着别人进出赌场,瞅准时机,看到烂下庄,就押,这样一天搞个几十元,一个月搞个一千多元,二个手指头捏田螺,稳拿稳。”宋泉蓉听了蠢蠢欲动,问:“真的。”同事笑答:“哪还有假,耳听为虚,眼见为实,要不我今天带你去试试。”宋泉蓉跟着同事就走。同事把她带入了一个大赌场。确是刺激过瘾,她跟着同事,看到烂下庄就押上十元钱,顺势而上,朝落就收,到也真灵,半天就赢了伍拾元。同事告诉她,不能贪心,休手。宋泉蓉心想,确行得通,每天赢个伍拾元,一月就是一仟伍佰元,是上班的三倍工资了,于是俩人就在一旁看,一直到收局没下手。第二天,宋泉蓉不约而去。这天手气没有那么顺,出师不利,五盘连吃掉,输了伍拾元。同事拉了她说,换换手气,咱们休息一会。于是二人坐到一旁养精蓄锐,一个小时后见回风阵,她们又去,二十元一押,真神,手气转了,三局就扳回来六十元,反嬴了十元。同事见潮落又喝令:停。休息一会后他们又十元一押,输输嬴嬴,赢满伍拾元后他们就歇了手。天天如此,碰到好心大方的庄家,赢了钱还花露水洒洒,给在场人员发“发财钱”。宋泉蓉赌热了心,当然也有输的时候,一输宋泉蓉就冒火,十元筹码变二十元筹码,再输就转四十元筹码,再输就变八十元筹码……只要赢一局就把前面输的全搬回来了,够刺激。当然也有接连吃掉不翻身的日子。赢了再想赢,输了想翻本,她也就从一个良家妇女演变成一个职业赌徒。她送走了积蓄及家中的一切财物及人格。人们叫她——“送钱用”。渐渐地真名也被人遗忘。

  女儿放晚学后见母亲经常不回家,只得含着泪自己烧晚饭,一次,竟发觉家中已揭不开锅,总不能饿着肚子吧,女儿灵机一动,跑到爷爷奶奶家去吃晚饭。爷爷奶奶都是退休工人,生活安稳舒适,并为她设有一只房间,她寒暑假常去住一阵。这次,她一去就不想回。二天后,送钱用半夜找了去。女儿顶撞,“你不要女儿,你明知明犯,有了钱也送给别人用,我不跟你回去挨饿受冻,艰难度日。”

  送钱用急了,忙向女儿求饶:“好女儿,妈再也不去赌了,快跟妈回去吧。”女儿说:“跟你回去也可以,咱俩得签下协议,你明知明犯下次再赌,我就住在爷爷奶奶家永不回去,与你断绝母女关系。反正爷爷奶奶养得起我。”送钱用自知对不过去女儿,自己也发誓要戒赌,马上与女儿签下了协议。女儿跟着送钱用回了家。

  好景不长,二个月后,送钱用明知明犯又去赌,天天赌,家中又揭不开锅,

  女儿一走就再也拉不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