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就在陈梦鸥一家子感叹着赵雅萱离开的时候,后者现在就坐在武安镇上的武安商队的一辆马车之内,她也正在回想着这些天来在陈梦鸥家中过日子的点点滴滴,如果不是陈梦鸥病倒了,自己也不会这样子一个人出来,托着商队带着自己去京城了。

  这一次,她可是将身上的唯一财富——那条项链当给了商队的负责人,得到的两百两银票,用了四分之一作为那个保护费。

  赵雅萱这个时候当然不再是穿着那一套女装,已经穿着向陈梦鸥“借”来的男装了,现在她的样子,乍看之下,怎么也不会觉得是一个女孩子,而会觉得她是一个翩翩佳公子。例如现在和她坐在同一辆马车内的也是为了赶考而来的举子,就看不出赵雅萱是一个女的。

  这名举子来自武安镇的另一个村——李家村,是那边村子里的翘楚,这次也是怀着很大的信心,想在会考中考一个进士的功名的。

  这一支武安商队就是在乡下地方,采购了一些在城里不常见的土特产,到城里去卖,从而获得一些较大的利润,但是在这过程中也会担一些风险的,如有时候会碰上一些劫匪,就有可能会一无所获,所有的钱财被劫,还有可能威胁到商队里面一些人的生命。所以,如果不是特殊的情况,商队是一般不带非商队人员启程的。这样才能不至于拖了商队的后腿。在商队里,能够获得一个商队成员的称号是经过严格的选拔的,如果不是有几个把式,那就不可能被留在商队里作为保护货物的人员。

  每年春天,商队都会在护送货物到京城的同时,护送一些进京赶考的读书人,但并不是免费的,他们在做这样的生意时,也是要担一些风险的,这些读书人个个都是手无缚鸡之力,很可能就在途中遇到劫匪时,成为商队的累赘。所以,他们开出的条件很是吓人,一次就要收取五十两的银子作为保护费,无形中就让很多想在他们这里寻求安全感的读书人知难而退,不会找他们了。但还是有一些比较有钱的家族为了后辈的安全考虑,不在乎这么一个花费,让自己家族的要到京城去参加会考的子弟送到这里托付给商队,这样就可以让族人放下一点心。至少商队没事的话,自家的子弟也就能够安全到达京城去。虽然从武安镇到汴梁去的路比从别处去的要近,但是这条路中也是经常发生抢劫事件,让很多单身行走的人提心吊胆的。生怕成为那些劫匪的目标。

  赵雅萱是自己出来的,在此之前她就仔细向陈梦鸥他们了解了这个商队的启程时间,到了商队所在的地方,商队正要启程,毕竟她是一个女流之辈,赶路的时间用得比较长那是正常的事,当她向商队的领队说明自己要去京城参加会考,想让商队带着她一同去的时候,很明显的看到领队的不耐烦,可能是看不起像她那样的朴素的穿着吧。

  当时就向她说道要有五十两银子作为保护费才能够带着她一起去。赵雅萱听了,也是一阵吃惊,这个商队还真是黑心,带一趟人到京城去就要收这么多钱,但是这次她确实是非去京城不可了,也就不能不被敲诈了。不过当她拿出那条镶着上等翡翠的黄金项链时,那个领队还有其他的商队队员都是眼前一亮,一眼就能够看出这条项链的价值不菲了。

  当赵雅萱说出要将这条项链抵押给商队,如果到时她能够考得功名,就回来赎回去时,商队的领队却不同意,他对赵雅萱说他们这里的规矩是银货两讫的,如果她想用这条项链来换钱的话,就只能将它卖给商队,得到银子之后,那条项链也就不再属于她的了。

  赵雅萱当时也就只有这条项链可以让她得到去京城的盘缠,所以,只能咬咬牙,让这条她与失忆前有所联系的项链换回远比市场上价格低上许多的老二百两银子。但是这些分子也不能全部放进腰包,一到手就只剩下一张一百两和一张五十两银子的银票了。只是她本来就对钱财没有什么概念,只要能够安全到达京城,她也不在乎花这个钱。看到赵雅萱在自己提出的价钱面前居然没有还价,那个商队领队也是充满了好奇,不知这个公子哥儿是哪个家族出来的败家子,只是对方的穿着实在不像是大家族出来的,他也只是询问了一下她的名字后,将她安排到一辆马车上去,就不再理会她了,当到了吃饭时间,就会命人送来饭菜,给赵雅萱吃,伙食费就已经包括在那个保护费当中了,所以并不另外收费。

  赵雅萱在对商队领队报姓名的时候,报的是和她本来名字同音的赵雅轩。

  她上了这辆明显是因为她的到来才另外准备的马车后,就有另外一名乘客来了,赵雅萱开始当然很是担心,这么长时间的相对而坐,要是被看出来了怎么办呢。却想不到这个自称是李家村的李大有,是一个近视眼,看人看物都是模模糊糊的。这才让她的心放了下来。

  这个李大有很健谈,一上车就开始和赵雅萱联络感情,似乎有点自来熟的样子。

  赵雅萱倒是很喜欢,这一路上有个人陪伴自己聊一聊天,还是很不错的,对方又是近视眼,看不清状况。

  “赵兄弟,请问今年你几岁了?”李大有开口问道。

  “在下今年十六了,请问兄台几岁呢?”赵雅萱学着平时陈梦鸥和别的读书人交往的样子,和李大有说道。

  “哦,你才十六啊,我今年十八了,比你痴长两岁。如果不嫌弃,以后我就称你为贤弟,你就称我为大哥,你看怎么样。”李大有一又近视眼充满了期望。

  赵雅萱并没有想到对方竟然会这么直接,还没有相处过多久就要认兄认弟了,但是她也看出了他是很有诚意了,也是对他那份豪爽很佩服。想了一下,也就点头同意了。

  “有道是出门靠朋友,李大哥,小弟这厢有礼了。”如果不是马车里站不起人来,赵雅萱就要站起来向李大有施礼了。

  “哈哈,好,赵贤弟免礼,以后我们都不要忘记对方啊。我看贤弟相貌,绝非寻常人,以后的成就不可限量啊。”李大有见赵雅萱答应了自己的要求,显得很是开心。

  赵雅萱回答道:“李大哥过奖了,相貌乃父母所赐,由不得自己作主,我看大哥你的样子也是人中之龙,以后功成名就可也不能忘记小弟啊。”

  “哈哈。”

  “哈哈。”

  两人相对而笑。

  马车载着两人随着商队快速的向着目的地——京城驶去,给他们两人赶车的是一个老年人,又聋又哑,并不知道他们在说什么,也不会和他们说什么。这也是商队特地为这些不是商队里的客户准备的,这样才能避免不必要的麻烦。就算赵雅萱和李大有这么大声的在车里笑着,前面的车夫也是无动于衷。

  赵雅萱和李大有聊着聊着也逐渐变得熟络了。可以说得上是无话不谈了,聊着聊着,李大有居然对赵雅萱说道:

  “雅轩贤弟啊,我有一个妹子今年十四岁,长得是花容月貌,不知贤弟可否婚配呢?”

  赵雅萱听到李大有居然向自己介绍他的妹妹,似乎想让自己做他的妹婿啊,她当时就呆住了,一个女的和一个女的谈婚论嫁,那是怎么样的情形啊。她一下子竟然说不出话来。

  李大有以为她是听到自己介绍自己的妹子给她开心的发晕呢,也是在一旁嘿嘿傻笑,不去打扰她的思考。他瞪着那双近视眼,定定地看着赵雅萱,心中还在乐着呢,他现在就在想着,如果带赵雅萱到自己家里去,她看到自己的妹妹会有什么样的反应,会不会和别的人一样看得呆住啊。

  赵雅萱半晌才回过神来,她低下头,回答道:“李大哥,在下因为将心思全部放在读书之上,如今还是孤身一人。并未婚配。不知大哥部在下这个问题是为什么呢?”

  李大有听到赵雅萱说她还没有婚配,当时就咧开嘴笑了。

  “哈哈,如此甚好,我那妹子一心就想嫁一个才学满腹的读书人,这次我们一同到京城去赶考,那也是一种缘分,如果贤弟不嫌弃的话,到时候,为兄就为你和我那妹子搭个线,如果你们真是前生注定有缘的话,我想你们一定能够成为一对郎才女貌的鸳鸯佳偶的。”

  赵雅萱听了,禁不住一阵发晕,这个李大有真是热心过头了,为了给她妹妹找一个夫婿,居然在见自己不久之后就谈到男女的婚配问题上了。而如今她是女扮男装,想要和他说清楚嘛,那可是问题多多。不说,他又不明白自己的苦衷,思前想后,她还是决定暂时敷衍着他算了,这次到京城里去,不知要费多久的时间呢,现在也不用立即去见李大有的妹妹。就让他先抱着这样美好的幻想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