仙啸镜玄
作者: 墨游仙
字体: 特大
颜色:          

  看着羽墨震撼的表情,镜子里的人好像有些得意。

  “被我老人家的名字吓到了吧,哈哈……”一道有些苍老的笑声从镜子中传出,某人得意的大笑起来。

  听到镜子的笑声,羽墨终于从震惊中缓过神来了,望着因为大笑而微微颤抖的镜子,皱了下眉头,如果他真的仙器的话,干嘛会认自己为主呢?

  “灭天玄火镜,你是仙器?”羽墨试探的问。想知道自己猜测的对不对最好的办法自然就是询问了。听到羽墨的话,镜子突然停止了大笑,它绕着羽墨转了转,最后停了下来:“这一次的主人还真弱呀……”对着羽墨转了几圈后,镜子里便传来了器灵的叹息声。

  镜子仿佛看到了羽墨微皱的眉头,它叹完气后便道:“仙器,我不是”。

  不是仙器,羽墨轻轻叹了口气,这么说来它就只能是灵器了,虽然有灵魂的灵器不多见,但远远的比仙器现实。“我的实力是由主人来决定的,至于你能使用我到什么级别我也不知道”镜子悬停在羽墨的面前,而羽墨正经的对着那悬浮的镜子,这个场景还真的有些怪异。

  羽墨听到镜子的话微微一笑,刚想讲话,那苍老的声音又从镜子里传出来了:“你现在的实力还不足成为的主人,所以你暂时也没有使用我的权力,想让我听从你的指挥的话,就努力的提升自己的实力吧、、、”声音很低沉,不过进入羽墨的耳中就不亚于一颗核弹在脑中爆开般震耳!

  一件已经认主的武器居然会对自己的主人说‘你没有使用我的权力’,武器可以反抗主人吗?羽墨身体一晃,顿时出现在镜子的背后,大手一伸,抓到、、、镜子的残影。一击不成,羽墨顿时警惕了起来,身后有破空声,羽墨身子一转,想借由此躲避攻击,但身后一痛,显然已经晚了,伴随着一声清脆的撞击声,羽墨直接倒飞出去。

  “我说过,你的实力太弱了,想制服我,可能还需要一些时间”镜子在空中荡来荡去的,那一副悠闲的样子让羽墨有些愤怒了!

  就在羽墨想拿出底牌教训下这面镜子的时候,一个有些慵懒的声音传了过来:“羽公子……”

  听到声音的羽墨顿时吓了一跳,他转向了声音的来源,只见冷翎正慵懒的拭擦着睡眼朦胧的大眼睛,或许是因为刚刚起来她的脸蛋上还残留着两朵淡淡的红晕,配上她凹凸有致的身子,可惜此刻的羽墨可没心情欣赏了,现在必须趁她没注意把镜子收起来才行。

  回过头,羽墨微愣了下,此刻房中哪里还有镜子的影子。

  “羽公子,你在看什么呢?”冷翎慵懒的伸了伸腰,把自己傲人的曲线完全的暴露了。

  羽墨淡淡一笑,回过头:“没什么,干嘛不多睡会呢”

  冷翎向羽墨翻了个白眼,犹如玉葱般的手指指了指窗外:“现在太阳的阳光都照到人家了,你还要人家睡呀”

  阳光?!羽墨望向窗外,果然此刻的阳光已经出现在地平线上了,心里一叹遭了。没想到炼丹炼了这么久!

  随即羽墨向刚刚起床的冷翎打了个招呼便快速的向微凌殿奔去了。此刻在一个布满光芒的大殿中,有一座擂台似的平台,虽然这个比赛是在主殿里面秘密举办的,但平台的周围还是围满了人,看四周的人的实力,每一个都是在凝剑期以上的高手,显然这些人是在那四个长老的徒弟,或者是门派里的种子学生才来这里围观学习的。在一处视野较为广阔的地方,掌门人、四大长老和门派的师叔伯们都坐在那里。

  擂台上站着一个人,此人跟长着清秀的脸,腰间带着一把火红色的长剑,身上的长袍无风自动,显得格外的飘逸。

  “羽墨那垃圾到底来不来,时间都快要过了”

  “是呀,我看那个垃圾可能已经吓的不敢来了”

  “呵呵,这也没错,一个小小的剑初期剑修,怎么敢和孔师兄过招呢”

  “嗯,我看那垃圾是不会来了”

  “哼,浪费我们时间”

  ...

  在擂台上,孔炎的嘴角带着淡淡的微笑,眼睛微闭着,心里道:“羽墨,原来你当初的话只不过是吓唬人罢了,下次见到你我一定会好好的‘问候’你的”突然间孔炎的淡笑变得有些阴森了。

  随着一句的愤愤之音,大殿里的人都开始乱开了,纷纷要求宣判结果,不想在无聊的等下去了。

  台上负责裁判的人转头向羽怒的方向对望一眼,羽怒望着擂台下的众人,他拳头我得紧紧的,虽然他没有去打架,但泪水却已经将他的脸布满了。

  大长老见到掌门人没什么回答,他淡淡一笑对裁判点了点头。

  见到这种情况,本以为会有好戏看的裁判也只能叹惜的摇了摇头,手缓缓的举起,然后落下……。

  突然一阵大风挂起,一道白色的影子从天而降,落在了擂台上,影子的下方的砖块顿时出现了蜘蛛网般的裂痕:“孔炎,羽墨赶到了!”

  听到这话的孔炎微微皱了下眉头,心道:你还是来了。

  当大风散尽时,人们终于看到了来物,只见一位身穿同时白色长袍的青年人静静的站在孔炎的对面,俊秀的面孔带着淡淡的微笑,长袍在刚刚的大风的吹动下,飘飘而起,仿佛袍子就是风一般,那张飘逸的脸孔配上风一般的袍子,把青年人承托的更加飘渺了。

  四周围观的女修真们在那一瞬间,眼睛都差不多冒出了小星星了。

  而在大殿上的围观的灵心也在那时呆住了,大大的眼睛中有略微的着迷,摇了摇头,让自己重新清醒,灵心心里有些吃惊,我居然会对一个比我小十几岁的小男孩有感觉,这不可能,灵心心乱了。

  相对于灵心的心乱,羽怒更多的是惊喜!这小子出场就出场干嘛弄的我心惊胆战的,在这一霎间间,羽怒紧皱着的眉头终于散开了。在擂台上,裁判擦了擦额头上的细汗,眼睛瞥向羽墨道:“你的确有点晚,不过,现在、、、”说着裁判微微一笑,本来已经抬起想在落下后说出结束的裁判顿时改口,手一落:“我宣布!比赛开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