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沈星三人来到另一边任务厅,看着宽大的公布栏。上面写满了各个级别的任务与悬赏,就连通过一些试练之地也有丰厚的勋章奖励。

  任务栏上是各个导师或是长老公布的任务,有着各个阶位的限制,也有一些属于危险的任务,完成之后会得到丰厚的奖励。

  悬赏大部分是院中弟子发布,主要是发布不违反武院院规的任务,完成后由发布之人提供星晶或功勋等奖励。这些一般不会有什么危险,但有时也会造成重伤出现。

  旁边还有些一些试练通关奖励,那些都是一些高难度的试练之地,通过后有着非常多的勋章值。

  “在星锤峰上帮助落央导师铸炼一个月,听从落央导师的安排,不得有误,否则奖励减半。奖励是五十个勋章。”阿牛念出一条任务的信息,随后嗤笑出声道:“去那里给导师当奴隶受虐待才给那么一点啊,而且不高兴还减半,靠!这导师变态呀。”

  “这里我们不用去评论了,这都是你情我愿的时候才会触发任务。你看悬赏的这条,求知新招弟子莫如月居所,赏百枚勋章,告知她兴趣爱好等再加五十勋章,时限三天之内。真是无奇不有啊,你说这个莫如月是不是我们住的对面的那位呢。”左相延笑着说道。

  “有可能,她如此的秀丽,肯定吸引不少盲目追求者。”阿牛点着头道。

  “就是你这种了。”左相延指着阿牛笑道。

  “不是的,左大哥,我只是有目的地赞美而已,我不是……”阿牛听到后在一边无停地辩护着。

  “好了,我知道了,你小子得瑟的。”左相延有点无语。

  这时沈星也快将上面的内容看了个完全,对着两人道:“上面这些任务值得我们现在做的只有两条。

  “第一个是帮长青峰的于敏导师寻得五羚草,这种草药分布在试练之地无风谷之中,而无风谷终年迷雾,又非常难以发现五羚草,但是危险相对比较低,里面少有强大的妖兽。奖励是五百枚勋章。”

  “还有另一条则是帮无常峰的卢洪发导师抓捕风鹿,而无风谷中也可能会出现这种风鹿,风鹿速度非常之快,可比拟星台高手。而且警惕性非常高,是一种相当内功九重的走兽,奖励是三百枚勋章。”

  “除了这两条任务,适合我们现在的还有通关奖励,九十九重星宫,登天梯,天道之门等。通过这些试练之地会有着非常丰厚的奖励,就说这登天梯,在我们这个功力阶段通过之后会得到十万功勋值,相当于一百块上品星晶。当然这应该不是那么好通过的。”

  “十万?十万!老大,我们现在就去闯闯,发财了哈哈。”阿牛只听见十万便兴奋起来,有这么多便可以兑换到他那把流光棒。

  沈星走到任务柜台边,向工作人员拿来试练之地通关等相关信息,几人马上凑了上来查看。

  不久之后,阿牛看着书页上的信息,道:“登天梯有这么难吗?怎么自始至今才那么几位通过,而且这些人个个都是当世霸主。还有那什么天道之门,九十九星宫个个都这么变态吗?都没有几个人可以成功的,我过两天就去通了它们!”

  “我们突破到星台级也有两千奖励,踏足星宿有两万呢,大家都努力吧。”左相延指着另一个奖励之处说道。

  “我们先壮大己身,强化自己,以后再一一将这些试练之地踏平。”沈星打气道。

  “老大说得对,我们首先是筑得星台,踏足修界。”阿牛壮志凌云说道。

  随后三人走出兑换大厅,这时天色已晚,便往院落方向走了回去。

  回到住所,三人又齐聚在前院石桌上,这一天他们基本探知周围的一些重要场所。

  左相延想了想,道:“如今我们不用买其他东西先,过两天招收弟子考验全部进来后会有挑选一次珍品装备的机会,到时我们把握一下先。还有考验的结果也会有奖励,我们应该都能有一些勋章奖励,到时再看看勋章多少去兑换装备。”

  沈星觉得有理,道:“那么我们明天就与祥鹤交流,看能不能让它对我们信服。如果能得到祥鹤之助,一些险境也可以避免开来。”

  “对,那么威风的祥鹤我们怎么能放着不用呢。”阿牛道。

  “来到武院里,我们就可以去演武场做一些体能训练了,如果有时间的话大家都到那边训练一下,效果也是挺好的。”左相延痴长两岁知道的还是多一些,提醒两人道。

  沈星也深有体会,道“我也觉得两人对决进步非常之快,而且可以增加打斗经验,看来我们得多多到那边训练一下了。”

  就在沈星三人讨论之时,雷霆城中,一行人护送着一个重伤之人快速奔向城主府。

  重伤之人呜咽之声无时传了出来:“我要让你不得好死,沈星,你给我等着……”这个重伤的人正是被沈星打昏迷了的雷霆城主的二公子邵中衍。在沈星等人走了,几位导师拼力抢救邵中衍,将他伤势止住,并叫人送回雷霆城。

  雷霆城街道之中,葛伤听到邵中衍的惨呼之声,低笑出声,道:“看来你是不会安份的主啊,这么好的机会我怎么不利用一下呢。”

  随后葛伤跟随着一些行人步向城主府,欲想借助城主府的力量杀死沈星。

  葛伤跟着邵中衍来到城主府门前,此时一道华光闪烁,邵中衍身前便站着一人,看着重伤的邵中衍,怒道:“是谁干的?”

  邵中衍见到来人后,马上哭了起来,喊道:“爹,帮我报仇,那个小子差点把我杀了。”

  “是谁把你伤得如此重的,你给我把事件始末讲给我听。”城主邵振霆混身煞气,旁人都不自觉地倒退出一定的范围之外。

  随后邵中衍把事件始末道了出来,当然还添油加醋了一般。听到最后之时邵振霆又气又怒,他气的是这个儿子真是不知天高地厚。

  “我不是跟你说过了吗,在武院里就给我安份一点,那不是你的后花园,竟然招惹了武痴那狂徒。”邵振霆气着对邵中衍道:“究南山中的长老个个法力通天,你没死就已经是大幸了。”

  “爹,他将那几个人直接收入武院,我也只是出来指责一下,我可是有理的。”

  “混帐,什么时候你也学会讲理了,如果你处在武痴的位置你会放过指责你的人吗?”邵中衍指着邵中衍鼻子道:“不过话说回来,打了我的儿子,休想好过,找个机会把他杀了。”

  “爹你亲自出手,去把他抓回来,我要一刀刀把他折磨到死。”邵中衍恨恨地道。

  邵振霆看着这个不成器的儿子,摇了摇头,道:“整个武院的力量非常之强,不是我一城之力便可抗衡,武院中每个长老都有着不俗的力量。不过我们不是要对付武院,对付一个小小武院弟子,派出几名高阶的武院弟子出手便可。”

  邵振霆悠悠一叹:“这件事情要妥善处理,不能让武院方有任何的证据啊。看来之前的一些人也不是很称职啊,哼!”

  “城主大人,葛伤求见。”这时远处传来葛伤的声音。

  邵振霆看向葛伤,喝道:“你是什么东西?”

  “恕在下无礼,在下葛伤,与沈星等人有着不共戴天之仇,他曾经灭过我葛家满门,只有我逃了出来。所以欲杀之而后快。”葛伤对着邵振霆施礼道。

  “你觉得你有什么资格与我说这话?我不需要你的力量,滚吧。”邵振霆冷道。

  葛伤仰天悲愤,大声喊道:“我凭的是我满门之恨,而且,我对他们了解的比你们多,我可助你们击杀此人。”

  邵振霆为之动容,道:“你且与我入府再细说。”随后带着他们一起进了府坻。

  来到城主府之内,葛伤对着邵振霆问道:“城主大人,请问您与武痴相比如何?”

  城主傲然道:“放手一搏,他不敌于我。不过此事万不能将他牵扯进来,你是在挑唆我去与武院长老对抗?”说完冷漠地看着葛伤。

  葛伤混身激灵,他知道城主想杀他不用动手便能将他杀死千万次。随后笑着道:“城主大人误会了,我只是想让您将武痴约出来说清此事,不必动手。武痴不在学院之时,沈星等人便失去援助,这便是将他孤立起来,这是第一步。到时候便将他引诱出山,我们便合力将他杀死。”

  “你且详细说说,如何诱敌出山。”邵振霆道。

  “在学院中找一两个亲信故意将一条信息传到沈星等人之口,大概之意便是他们将城主之子打伤,城主一怒将城中与他们一起来的一老一少抓住,正在哪里审刑。”葛伤慢慢道来。

  “当然,如果城主大人将这信息变成真实那是最好不过,那整件计划便完美无缺了。”此时葛伤突然说了一句,看向城主,希望能得到想要的。

  (给点支持吧,兄弟姐妹们。让我找到忘掉的灵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