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海族王带着族人去神龙庙乞求神龙保佑了,项天云还是那般近近的吊着,穿过林中,到了一处与村落房屋比起来算是富丽堂皇的板石庙堂,过了大门,又见堂上一石筑镀金龙像,龙像磐着一块金石,龙爪抓着所谓海怪,口吐涌泉,想来这就是这座岛上岛民倾尽全力造就的供奉神明所在了。早就等在这里的老弱岛民一个个上来簇拥着海族王问怎么样了,知道了来人武功高强,可能是冲着神龙来后,又惊恐的问怎么办,海族王仰头望着金黄龙像,坚定道:“除了死守,还是死守!……神龙,是庇佑我们海族的神,无论付出任何代价,也绝不能让他们侵扰到神龙!”说着跪了下来,后面不管是男女老弱,还是勇士伤者,千多人皆是在这不足百平方米的大厅跟着跪了个密密麻麻,跪不下的都在门外跪下,海族王虔诚的双手合什乞求着神明:“请神龙保佑,保护我们杀退强敌!”后面千多人随后磕头念叨:“神龙庇佑,海族平安。”长长不绝于耳。屋檐上的

  项天云忽然有些感动与感慨,这些人对于神龙真是掏心挖肺,自己舍不得吃舍不得穿统统给了神龙盖庙,这会子又要拼了性命保护虚伪飘渺的龙,真合了海族王那句不惜一切代价。可惜人家那头修炼数千上万年的蛟龙脾气可不好,当年碰巧帮了你们先祖杀了所谓的海怪只怕也只是侵入它领地的厉害怪兽罢了,你们再怎么呼天抢地也只是无用功。帝释天为了屠龙必然大开杀戒,这点海族人自己也应该清楚才是,可他们还是义无反顾的选择了死战到底,而不是放弃蛟龙与家园,远遁而去,保全性命……真正可敬可怜可叹可悲!这群信徒足足呼唤了一个时辰,之后又三刻默息,方才散了去,在庙中安顿了下来。到了晚间,天色阴暗下来,帝释天那边一群高手勾心斗角,这边神龙庙前方也行来一人,这人身穿灰袍,身背一刀,行时如风,自然就是那江湖上被称为风中之神的聂风了!四名巡逻的海族勇士见了武林装扮的陌生人,自然以为是白天那群人派人来打探消息来了,立马就包抄了上去。聂风脚步一顿,眼神望侧后一瞥,“霍呀!”四名海族战士蹦跳拿刀砍了下来,只是这几人怎么可能是聂风的对手呢,不过区区数招就尽皆捂着胸倒在地上了。“呼吱~”神龙庙大门无风敞开,水神王一拢被寒风吹动的大袍,愤怒的走了出来,一按艰难站起身的一名水族战士,“退下,让我来!”聂风一摆手,“慢着,请听我说……”可人家已经认定他是敌人,水神王面无表情的看着他,“少废话,白天一战没占什么便宜,现在又派你来探听什么消息,不就是为了打神龙的主意吗?!”“少跟我废话!”话音一落,水神王有些肥胖臃肿的身躯猛地爆发出了极快的速度,几脚踢向聂风下盘,聂风无压力的踩着步伐后退数步。“呼哧哧!”水神王身子一低,趴在地上,双手连动向前,奇异的脚法划破空气,随着气爆声击向聂风,聂风风中之神的称号让人知道他快的像风,具体多么快并没有多少人亲眼所在,此刻只见他随手招架了几下,随后一脚闪电一般击在刚刚踢出一寸的水神王大脚。“哈!……啊!”水神王倒飞后空几翻,双掌连连撑地,总算是在几位海族勇士的扶持下摇晃着站稳脚跟,他也不及多想,身子先行一掌击出了,聂风与他碰的对了一掌,身子纹丝不动,海族水神王却嚎叫一声,口角流血的仰后倒去。几名海族战士连忙搀住水神王,“族长!族长!……你别过来,不要杀我们族长!”聂风方才走前了几步,他们就吓得举起手中紧握刀剑对准对方,增加些勇气。聂风微微一笑,一阵风似的卷过四名勇士,四名勇士只觉眼前一花,手中明晃晃的刀剑已经到了敌人手里,聂风扔掉刀剑,笑道:“你们不用不用担心,我此来并无恶意。”隐在一旁的

  项天云暗道:“速度果然够快,即使功力不及我,那也比我的风神腿快了许多,到底是专修一门数十年!”想着,忽然心中一动,以前都是用武功对怪物,这次碰到武林高手,武侠梦正好圆了!一时间居然感觉心痒起来。他这心中一痒,一不留意,气息就微微露出了些,正与水神王说话的聂风一惊,随即拱手四方,“不是哪位朋友到底?”

  项天云也不答话,踏脚扑向聂风,聂风忽见一道黑影扑来,有了准备的他也不惊讶,伸手也是一掌。“乓!彭!”两掌相对,一蓝一白圆罡上下僵持,中间电光闪烁,气势磅礴!

  项天云脸带浅笑的再加了一分力,聂风腿脚微微一弯,闷哼一声,另一手猛地拍向自己手背,趁着项天云被逼开之际合身飞腿,风神腿第二招,风中劲草已然出手,项天云自空中也是这么摆出这个架势!“砰砰砰!”两腿相互相交数次,骤然分开,聂风脸带惊疑正要开口,项天云根本不给他开口,风神腿第三式暴雨狂风就像它的名字,漫天脚影遮天蔽日!聂风无奈闭上嘴巴,也是同样招式招架上去。两道身影一闪一闪,一会在左院,一会在右院,一会现与空中,每次身影也自是不同,

  项天云白衣飘飘扫堂腿,聂风跨腿成八字跳起,聂风一脚直踢,项天云一腿夹住,聂风一拳,项天云侧头躲开,项天云飘渺寒冷一拳,聂风脸上带霜的架住,项天云带水一掌,聂风或是腿带劲气踢散,或是动身闪开,罡气相撞,少年矮小身影稳稳占着上风!“轰嘭!”海族水神王与四名勇士目瞪口呆看着快到极点,只不时闪现的两道人影,耳中听得空爆音爆声,劲气碰撞砰然声,被实刀一样的刀型余波轰塌的墙壁,房屋,杠子,深深刀子划痕的地面等等,只有到了某名勇士忽觉脸上一痛,摸下血液,惊叫逃命才都回过神来。水神王慌张道:“你们四人快去屋中躲避……我来保护神庙,神水决!”勇士四人逃也似的回了屋中,海族王使出神水决,人头大小水团化为一片水幕护住神庙面墙,余波劲气击上去溅起一**涟漪,这次水却是因为不在海边而少了十之**,威能自然也是没有十一了,好在只是余波勉强还能挡住!水神王心中震撼异常,‘方才那人与我交手时定然手下留情了!……这二人究竟是谁?居然如此厉害!’赵凌空略带兴奋,双个三分归元气脱掌而出!两只孩童头大小无色水球眨眼到了聂风眼前,两指带着五色闪电随之击向聂风!聂风越发惊疑,只是此时不得多想,面对此生死危机,他默念冰心诀,心中一阵空明,不知何时拔在手中的雪饮刀超常发挥,以前入魔才能使出的冰刃冰心带着巨大的蓝色刀罡斩上三分归元气,同时,风神腿最强一招雷厉风行携着狂风应对三分神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