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回到宴会的庭院里,阿哥们正在一起说笑,筱白想着她也插不上什么话,挪步走向别处,另一侧,福晋们也是欢声笑语,虽不知这笑声下掩藏的怎样地心机,你来我往的话语里暗含了多少勾心斗角,可筱白只能选择她们,她,也终于明白宿命的滋味。

  怪不得若曦那么抗拒命运的摆布,身不由己对于现代人来说,的确不可接受。

  看到筱白过来,四福晋也是赶紧拉着进了自己的小圈儿,这里已经没有大福晋了,十三阿哥的福晋虽在一起,可年龄毕竟相隔太多,倒是八阿哥的嫡福晋与四福晋更能说上话儿。

  这就是大名鼎鼎的郭络罗氏吗?筱白小心翼翼的观察着这个在小说和电视剧里都并不讨好的女人,她真的那样刻苦铭心的爱着胤禩吗?

  眼前的郭络罗氏四处散发着贵族气质,千金之体举止中也是娇贵万分,没有想象中的妖娆,姿色一般,按着年龄也该三十岁了,皮肤保养的不错,紧绷水灵,说话间分寸拿捏的极好,与四福晋表面上聊得热火朝天,可什么实质性的东西都没有。

  看着这两位嫡福晋十秒钟就开怀大笑一次的频率,再想想她们聊得比天气还要无聊的话题,筱白霎时觉得做个古人好无累,要不是还没找到蔄青梦,她的性格马上转头找个省劲轻松的死法直接穿回现代才正常。

  “妹妹,你们家八爷还真是疼你啊,到现在都没有侧福晋呢。”不知哪个不开眼的一句话就说到了郭络罗氏的死穴上。

  “这皇家子孙满堂算万福,连皇上都说你这有悖祖德啊。”虽都是皇家家眷,可皇上的妃子气势果然不同凡响,本来还对刚刚那不开眼之人欲语反击,这后语一来,八福晋的脸色立马变得山雨欲来风满楼。

  四福晋本来就是中规中矩的一个人,虽然知道自家四爷与八爷不对付,可历来不惹八福晋她们的事,正是看中了她这低调的性子,四阿哥府里的嫡福晋她才当的稳稳的。

  “惠妃娘娘吉祥。”一个礼,退后静立。

  看到四福晋无意搀和此事,八福晋暗暗一笑,她历来不受无故之气,这次虽然是惠妃带着儿媳妇来找茬,身份上大她一级,可她的性子还是忍不了这口气。

  “娘娘,您,不也就大阿哥一个吗,子不在多,在精。”八福晋这绝对是个重磅炸弹,惠妃虽然贵为皇妃,可与她争男人的女人海了去了,哪比得上就那么一位嫡福晋的八阿哥呢。

  那拉氏的脸色变了一变,然后在她的努力下恢复常态,这里的形势恐怕不妙。

  惠妃果然被八福晋气的够呛,可碍着脸面也不好继续说些难听的话,给旁边的大福晋使了眼色,自己踱到一边,佯装品茶。

  “妹妹,话儿可不能这么说。这阿哥们可是子凭母贵,咱们这些就是母凭子贵了。”

  轰~

  筱白看向大福晋的眼神瞬间变得有些崇拜,这女人寥寥几个字就把八阿哥一家都打击的体无完肤。八阿哥之所以举步维艰就是因为其母地位低下,最后还被康熙以此为借口剥夺了即位资格,而郭络罗氏无子,这在皇家也是大忌。

  八福晋的脸色阴沉了许多,身子也略微发抖,看来这真的是她的死穴。

  四福晋也有些呆不住了,可她性子本就不是出头鸟的性格,这会儿也只能干着急。

  筱白看了一圈儿人,后边那些侧福晋们根本没人敢说话,不说地位怎么样,她们的家庭背景可不许她们出一点儿错,否则砍头都是轻罪。

  心里琢磨着要不要说句话,筱白毕竟还是对八阿哥有些好感,她喜欢胤禩就因为他不靠出身靠做人才起势的,能力,永远是男人的极度魅力。

  当惠妃到来之后胤禛就一直注意她的动向,这位娘娘素来不喜欢除了大福晋以外的任何人,也最爱逞嘴上痛快,她走向四福晋与八福晋的地方本来就已大事不妙,此时却见本来处在外围的筱白在往内圈走。

  “这丫头是不知道惠妃的厉害啊,还敢逞强。”十三阿哥也一直注视着女眷这边的情况,看到筱白的动作紧皱眉头。

  “筱白,最近听赵师傅说你功课有些退步啊。”

  打得如火如荼的女眷们不得不停下纷争,纷纷给四阿哥行礼。

  给惠妃行过礼,不着痕迹的把筱白拉出战圈,来到阿哥们的阵营边,四阿哥的脸色沉了下来,“以后不要接近惠妃,更不要试图顶撞她。”

  “可是她们说的太难听了,那大福晋说”筱白的怒气也是刚上来,想想大福晋的话就要出口。

  “我不管她说什么,你给我记住,没学会在这后、宫的生存之道就不要到处树敌!”四阿哥罕见的微怒,声音也比往日大了几分,惹得几个阿哥也往这边看来。

  十阿哥一看是筱白挨了训,反而没有往日般幸灾乐祸,皱着眉头不知在想什么,十三阿哥与十四阿哥这几个与筱白熟络的阿哥脸上倒是见了几分这样的笑。

  筱白已是把胤禛当了哥哥,何况她也知道他完全是为自己好,如果刚才一时没控制住,把话说了出来,恐怕以后在**的日子也不会好过到哪里去了。

  可这世间偏偏有一种人喜欢发脾气,这脾气没发到惠妃与大福晋身上,面对四阿哥也不敢发,一偏头对上一道探究的目光,条件反射般的瞪了回去,蕴含着愠怒。

  听到四阿哥训斥的声音,八阿哥同其他人一样看向前者,果然是筱白格格,四阿哥对她宠而不娇,这会儿估计又是这丫头闯了什么祸了吧?还没想完就迎上了筱白怒气满溢的一道目光,八阿哥只觉得身子都是一僵,赶忙收回目光。

  再细想,这丫头被训的不清啊,连迁怒都这般凌厉,八阿哥不禁哑然失笑。

  开始筱白还没注意到那目光的主人是谁,待到发觉是八阿哥时顿时有些心虚,可转念一想,她也是为了给他保住尊严而被四哥训斥,也就抵充了那心虚,再看他,竟然在低头笑她,火又冒了三丈,当着四阿哥的面丢了八阿哥一记白眼。

  “今儿个坐到我旁边去,如果还敢这般,看我不罚你到除夕。”四阿哥也是被筱白给气的没办法了,只能放身边看着。

  “四哥,你那桌不是年氏侧福晋也来了嘛,位子不够了,八哥女眷少,我们这边位子多,把临着格格们那边挪个座儿还是方便些。”十四阿哥本来不想出来驳四阿哥的面子,耐不住十阿哥百般央求,这才起身求情,眉宇间却也少不了几分尴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