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听到骆方突然这么一叫,妙沛儿大吃一惊,忙转身向后看去,而尼赫鲁也慌忙看向妙沛儿身后。

  趁着这一刻,骆方突然全力使出大力者和疾风者技能,一个转身以一股巧劲把正挽住的骆祥云和冯春然向小区门口甩了过去,而自己却在同一时刻回过身来猛的撞向尼赫鲁,几个动作连贯迅速,让人来不及反应。

  骆祥云二人如腾云驾雾,飞出去三十多米,落地后一个踉跄差点跌倒,小区门口已在眼前,这还是骆方不敢使出猛力怕二人被摔伤的结果,不然飞得更远,两人落地后什么也来不及说,手挽手急忙冲向小区大门,但冯春然的眼泪却已经掉落了下来。

  而这时,那尼赫鲁发现妙沛儿身后空无一人,刚刚收回眼神,骆方已向他拦腰撞来,可见骆方变身疾风者后速度之快。

  “嘭!”

  骆方猛地一下撞到尼赫鲁下腰处,又认准方位疯狂抵着尼赫鲁撞向了妙沛儿,而此时妙沛儿才刚刚转过头来,见状已来不及躲开,又不敢出拳击打正挡在前面的尼赫鲁,只得伸手一档,也被撞的后退开去。

  “嗡……”一道似有似无的声音在耳旁响起,一股大力笼罩了骆方,骆方突然感到寸步难移,再也不能推动尼赫鲁分毫。

  “你个小王八蛋,当真以为我尼赫鲁惜才,不敢杀你不成!”尼赫鲁终于动了真怒,双手成环抱状,形成了一个浅黄色的球形气场,瞬间就把骆方困在了里面寸步难行。

  尼赫鲁依旧咬牙切齿道:“我就让你知道劲武者不是这么好戏弄的!”

  一说完,尼赫鲁环抱着的双手往中间猛的一挤压,“嘭”的一声那气场突然炸开,竟然形成了气爆,而气场中的骆方正处于气爆中间,被四周的大力猛一挤压又突然扩散激荡开,正反两股力道一冲,顿时血气上涌仰天喷出一口血雾,身体一歪倒在地上。

  “哈哈哈哈……”尼赫鲁一阵怪笑,似是出了一口恶气,忽又举起右手,一记手刀对着骆方胸前猛的劈了下去……

  骆方此时意识早已模糊,只是朦朦胧胧中,一道危险信号忽然降临,虽然鼻中什么也闻不到了,但却心中大骇,暗道:“完了!今天死定了!”心中虽想,但他仍是鼓起全身仅有的一点力气,往后挪了挪身子。

  “噗!”

  一道寒光闪起,刀光从骆方胸前划过,一闪即逝,而骆方本已破烂的衣服终于掉落,胸前出现一道淡淡的血丝,只是一会儿,那道血丝突然一震,“嘭”的一下蹦裂开来,像是一个张开血盆大口的妖怪正在咧嘴大笑,而鲜红的血不要本钱的涌了出来。

  “果然是变形者的身体,嗯,够硬!我一记手刀也只是劈开一道血口!怎么,现在不反抗了?”

  尼赫鲁满意的点点头,又嘲笑了一番已快要奄奄一息的骆方,这才转过头对妙沛儿道:“沛儿,去给他止住血,不要让他死了,得到他可是让我们立了一记大功!”

  妙沛儿发出一阵媚笑,扭腰摆臀的走到骆方身前蹲下,从短皮裤里掏出一个装有金色粉末的小瓶,打开瓶盖把粉末洒在了骆方的胸前伤口上,金色粉末一接触到血液后瞬间就溶解覆盖了伤口,血立即就被止住。

  “怎么样,把尼赫鲁惹毛,够你受的了吧!不知死活的小东西!”妙沛儿一阵嘲笑后,这才起身回到尼赫鲁身边。

  但此刻的骆方全身虚弱无力,脑袋里“嗡嗡”作响,却没有听见妙沛儿的嘲笑声,而是痛苦地睁开眼睛,缓缓昂起脑袋,嘶哑着声音道:“约瑟夫……救我!”

  尼赫鲁和妙沛儿闻言一怔,接着反应过来,顿时笑骂:“臭小子,又来这招。你不知道……”

  “嘭!”

  话声未落,妙沛儿突然一声惨叫向前飞扑出去,从骆方上空越过,重重的摔在地上不再动弹,而尼赫鲁反应迅速,转身就与身后一人斗在了一起。

  另一道身影从另外一边也突然出现,快速靠近骆方把他扶了起来,坐到了一旁倒下的衣柜上。

  等坐稳后,骆方才缓缓转头看去,发现扶着自己的人正是堂林。

  “对不起,我们来晚了!”堂林一脸歉意。

  此时的骆方浑身是血,身体紧靠着堂林,嘴里不时还有血液流出,显然内伤不轻,已经说不出话来,只是向堂林微微摆手,又强忍着伤痛缓缓转头看向前方正激斗的两人。

  此刻场中与尼赫鲁打得难分难解的人正是约瑟夫,而刚刚约瑟夫出现的时候,已是做好了算计,先是一掌把只是刚武者的妙沛儿打趴下,除去了一个敌人,这才放手与同级别的尼赫鲁大战,如果他先偷袭尼赫鲁的话,以尼赫鲁的能力完全有可能在最后一刻发现并反击,导致偷袭失败,现在妙沛儿失去了战斗力,而己方又还有两人,赢面大大的提高。

  约瑟夫和尼赫鲁两人旗鼓相当,纷纷使出看家本领,把二级劲武者的威力发挥的淋漓尽致,只见一股股凝聚的浅黄色气息,或是拳劲,或是掌劲,犹如子弹“飕飕飕”的射向对方,气劲四处激射,只要周围有物体一被气劲射中,立刻洞穿,而射往骆方方向的气劲则被堂林挥舞着手中一块奇异金属板全挡了下来。

  只是一会儿,附近一层的房屋已被这些气劲洞穿了几十道细小窟窿,屋里的住户不停发出尖叫声,却又不敢跑出来,只是趴在屋里的地上一动不动。

  约瑟夫和尼赫鲁两人斗了片刻,依旧难分难解,尼赫鲁瞄了一眼趴在地上的妙沛儿,不知是死是活,心里急了起来。

  “不行,妙沛儿应该是重伤了,我现在一个人收拾不下这约瑟夫,况且旁边还有个刚武者堂林,这骆方小子今天是得不到了,该死!早知道的话应该动作快点,现在得想法子带着妙沛儿离开,不然骆方没得到,反而死了一个妙沛儿在这儿就不好交待了!”

  尼赫鲁心中念头不停闪过,打定主意后,忽然眼中的幽蓝色光芒开始不停闪烁起来,周围一件件物体全部凌空飞起,碎石、砖头、断木棍,甚至是垃圾箱都凌空悬浮。

  “那尼赫鲁是控物者。”堂林看着表情惊讶的骆方解释道。

  骆方此时才明白,刚才在家里的时候,为何那智能恒温器会突然飞起来砸向自己,原来是尼赫鲁搞的鬼。

  “嗖嗖嗖……”

  一件件物体对着约瑟夫直射而去,而尼赫鲁手脚却不停,仍是一拳一脚发出凝聚的气劲往约瑟夫身上招呼,约瑟夫却展开疾风者技能,脚上一动,人倏忽一下就不见踪影,下一秒出现在了尼赫鲁背后,一拳往尼赫鲁背心击去,尼赫鲁心中一动,一个垃圾桶快速飞起挡在后背……

  “嘣!”

  清脆的碰撞声响起,约瑟夫的拳头击在垃圾桶上,劲气贯穿,“嘭”的一声,一道肉眼可见类似拳头的无形气劲印在了尼赫鲁背心,尼赫鲁似乎早有防备,拼着受伤,一个踉跄突然加速向妙沛儿冲去,同时,从鞋上悬空飞出三十多支银针,成包围之势齐刷刷射向约瑟夫,而骆方和堂林身旁却浮起了几根断木,对着两人激射过来。

  约瑟夫见状脚底一震,人却冲天而起,“嗖嗖嗖……”,银针全部射空,而这边堂林却仍是挥动那块奇异金属板把射来的断木击得粉碎。

  待三人避过御空之物缓过劲来时,尼赫鲁已抱着妙沛儿飞射出老远,一纵身跃出了小区。

  “算了,不用追了!”约瑟夫止住了正想要追去的堂林,道,“我和他实力相当,斗下去只有两败俱伤,要不是刚刚我先伤了妙沛儿,我们俩和他们俩硬碰硬,说不定现在会是个什么惨状,对大家都没好处。”

  堂林闻言点点头,又看向一脸惨白的骆方,道:“你父母没有走远,刚才在外面被我们看见,一问才知道你们已经打起来了,所以我把他们安排在了门口的一家……”说着,堂林指了指左方,却看见骆祥云和冯春然已经快速向这边跑了回来,二人担心儿子骆方的安危,一副焦急模样,显然隔了老远就已经看到了骆方的满脸鲜血。

  此时,远处的人群和旁边那些一直藏着偷看的邻居纷纷走了出来,又开始渐渐向骆方等人围拢。

  约瑟夫见状,低声道:“这里人太多,我们先到你家里再说,堂林扶你上去,我接你父母一道上来。”

  骆方点点头,看向堂林,堂林却二话不说拉着骆方,也不管旁边众人看没看见,纵身一跃,上了三楼那早已敞开的卧室,直接扶着骆方钻了进去。

  众人鸦雀无声,显然是刚才已经看到过这辈子想也不敢想的惊人打斗场面,此刻已经视觉疲劳,开始麻木了。

  “嚯!”约瑟夫左右两手拉住骆祥云和冯春然也是双腿一蹬,跃上了三楼卧室,不见踪影……

  “嘘!”

  围观群众看见这些怪人都已散去,纷纷出了一口长气,一阵惊叹声、议论声传开来,顿时开始嘈杂起来。

  不一会,救护车最先赶到现场,开始抢救那几个被砸伤的倒霉路人,而警车到后,则开始封锁现场,询问围观群众。

  “医生,你们救护车先别走,那上面还有伤者!”一名围观的人道,说着指了指三楼。

  “闹事的人还在楼上吗?”一名警察问道。

  “不是,那两个坏人已经跑了,而另外还有两个高人刚刚又把骆祥云他们一家接上楼去了,现在都没下来。”

  “你们几个,跟我来!”

  一队警察已经向楼梯跑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