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皖皖,我在这里。”沈野逸站在唐皖家的楼下等了好半天,才等到了唐皖匆匆忙忙的抱着书包跑下楼来。沈野逸低头看了下表,七点十分,这丫头都能磨蹭的。沈野逸无奈的摇了摇头。

  “嗯。”唐皖看着沈野逸推着悍马自行车站在自家楼下的时候,感觉心情特别的舒服,连忙快跑了几步。可是没曾想,她却被自己的手套上绳子给拌摔了。

  “呜呜。”唐皖坐在地上,一脸冤屈的看着自己的手套,真是的,你居然敢欺负我,哼,今晚就把你关小黑屋子里去。哎呦,痛死她了。唐皖吃痛的轻轻吹着自己的手掌。

  “我看看。”沈野逸看唐皖一脸痛的就要哭出来的样子,感觉他自己的心就像被硬的东西生生地撞了下一样,特别的痛。连忙把车扔到一边,扑到了唐皖的面前。

  “还好啦。”唐皖看沈野逸一脸担忧又自责的表情,就连忙装作没有事情的样子说道。

  “什么还好,都出血了。”沈野逸也顾不得唐皖手上的伤口脏不脏,就用嘴巴替唐皖把伤口清理了一下,然后用了个伤口急速愈合术,将唐皖受伤的伤口瞬间愈合了。

  “好了?”唐皖看着自己已经和好如初的手掌很惊讶的问道,要不是自己的身上好有些摔到时候的痛感,她可能真的以为自己刚的摔到事件是个幻觉呢。

  “是啊,以后小心点。上车,我们得飞速行进了。”沈野逸重新扶起了车子,用力地拍了拍车座,把车座上刚刚沾上的尘土,大概都拍掉了之后,就示意唐皖快点上车,自己好飞速行驶了。

  “嗯。”唐皖坐稳了之后,沈野逸就上了车,飞速的行驶在了马路上,那速度堪比悍马轿车的飙车车速,要不是因为车速太快,不然肯定会成为早上上班高峰的一个奇异的风景线。

  七点十六分,沈野逸以着非常人的速度,将悍马自行车骑到了德安中学高中部的校门口了。

  “到了。皖皖,下车吧。”沈野逸先从自行车上下来了,然后扶着自行车让唐皖慢慢的下来。因为刚刚的车速实在是太快了,唐皖的脸都吓白了,腿都哆嗦了,她发誓下次再也不许沈野逸再这么骑车了,实在是太恐怖了。

  “你先去送自行车吧,我帮你拿书包上楼。”唐皖拿下沈野逸肩上的书包,又拿起自己的书包,扶着楼梯的扶手慢慢的往楼上走去。沈野逸看着唐皖上楼的样子,突然觉得自己今天的车速是不是有点快了,把皖皖都吓到了,下次可不能这么快了,沈野逸暗自的说道。

  “快点回座,马上学校查人数了。”班主任站在班级门口,见唐皖一个人拎着两个人的书包吃力的走路的样子,就没有太过严厉的让她快点进班。

  一进到班级,唐皖先把沈野逸的书包放到了他的座位上,然后才回得她自己的座位。回到自己的座位之后,唐皖看着正在写东西的张淼玲,唐皖刚想开口和她说话,可是一想到之前她和白优雯一起欺负自己的事情,她就不想理张淼玲。她整理好课本就准备上课了。

  “皖皖,你感冒好了吗?”下早自习的铃声一响,江妮娜就跑到唐皖的面前,一脸焦急地看着唐皖。

  “我好多了。嘻嘻,谢谢你的关心哦,娜娜,你的身体也好些了吗?”上周江妮娜在上体育课的时候,突然晕倒了,然后去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也没有查清楚她到底是怎么了。昨天江妮娜才离院回到学校上课,可是昨天来班里找唐皖的时候,却得知唐皖感冒了。自己很想去看唐皖,可是江妈担心唐皖会把感冒传染给自家女儿,就没让江妮娜去看唐皖,而江妈自己也是因为公司的事情实在是太多了,就也没有去看唐皖。

  “可能好了吧。”江妮娜一想到自己去医院做了个全身检查,都没有查到自己到底是得了什么病的事情,就沮丧着小脸看着唐皖。

  “额,娜娜,中午一起去吃你最爱的紫玉糕吧,好不?”唐皖看着江妮娜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就想用吃的转移她的注意力。可惜连江妮娜最爱吃的紫玉糕,都没法转移她的注意力,江妮娜还是一脸苦大仇深的样子。

  “快上课吧,咱班怎么还有不相干的人在呢?”张淼玲见江妮娜和唐皖亲密的样子,就觉得心里特别的别扭。

  “你说谁不相干呢。”可惜结果是张淼玲想说的人,没有反应。而是在一班里坐着的钱萨安的女友,(钱萨安的女友是三班的。)拍着桌子而起。

  “说你了吗。话掉地上怕砸到你啊,非得舔着脸捡起来啊。”张淼玲本就心里不痛快,看着钱萨安的女友气势汹汹的样子,就一下子火大了。

  “靠,给你脸了吧。”钱萨安的女友推开钱萨安的课桌,就要上前去打张淼玲,可是却被钱萨安给拉住了。

  “张淼玲,我钱萨安自认没有和你有什么冲突过,也不想和你有什么冲突。今儿,你要是当着我女友的面,认个错,我就不和你计较今天的事情了,不然,你就等着钱氏集团从伊尔国际商贸的投资案上撤资吧。”注:伊尔集团就是近日更名的原伊莎国际商贸,而钱氏集团则是伊尔国际商贸的主要合作伙伴之一,也是这次伊尔国际商贸更名后第一次的投资案。而钱萨安正是钱氏集团董事长的宝贝孙子。张淼玲要是在这个节骨眼上(外界一直都很好奇更名后的伊莎国际商贸会不会一绝不起呢),替自家哥哥惹下这个大麻烦,可是不小的愁事。

  “对不起。”张淼玲想了很久之后,还是决定向钱萨安的女友道歉。自己的面子可是小事,自己家族的企业可是大事,要是没有了伊尔国际商贸,自己的一切都会没有的。

  “哎呦,张大小姐刚刚说什么了?我怎么没有听到呢?”钱萨安的女友故意刁难道。其实钱萨安的女友早就看张淼玲不顺眼了,只是一直没有找到机会,这次可让她逮到机会了,她可不能这么轻松的就放过张淼玲。

  “你。”张淼玲看着钱萨安的女友一脸小人得志的样子,别提多火大了。气的恨不得挠花她的脸,可是碍于投资案的事情,她得忍耐。

  “张淼玲刚刚已经道过歉了,你还想怎样,都是一个年部的,抬头不见低头见的,不要做得太过分。”唐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就替张淼玲说了句公道话。

  “我过分?安,你说我过分吗?”钱萨安的女友没有想到张淼玲的人缘那么差,居然还有人替她说话,气得她不知道该怎么办了,只好向钱萨安求助。

  “不过分,我家宝宝最不过分了。”钱萨安一脸宠溺的看着自己的女友,可是谁都没有发现此时钱萨安的眼里并没有一丝的宠溺,有的只是虚情假意。

  “张淼玲,既然我家宝宝没听清你说的是什么,你就再说一遍吧。”钱萨安一脸戏谑的说道。

  “不可能,歉我已经倒了,听没听到你们自己心里比谁都清楚。”这时的张淼玲已经缓解好情绪了,看着一脸戏谑的钱萨安她总是感觉有点不对劲。

  “你确定你不再说一遍?”钱萨安加深了语气,眼睛意味深长地看着张淼玲。

  “我确定.......”张淼玲还想继续说什么,可是第一节课的任政治科目的老师宋老师,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班级门口了,张淼玲就闭上了嘴巴,狠狠地瞪了钱萨安的女友一眼,然后坐在位置上等待上课了。

  “皖皖,我先回班了。”江妮娜这时也看见了宋老师站在了一班的班级门口,一脸不悦的看着自己。因为宋老师正是江妮娜她们班的班主任,见到江妮娜上课时间本应该在自己班级的,却出现在了一班的事情,她表示非常的不悦。然后江妮娜就灰溜溜的跑出了一班了。尾随在江妮娜身后的还有钱萨安的女友。

  “上课了,同学们都回到座位上去。这节课的课前,我们按例抽考下,上节课的学习内容。”宋老师见江妮娜还有一名别的班的女生已经离开了一班,就拿着教案走进了一班。站在讲台上,宋老师立刻整理好了情绪,准备开始了她这一节课讲课内容。

  这节政治课上,特别的安静。整个教室里只能听到宋老师的讲课声音,还有同学们翻书记笔记的声音。唐皖百无聊赖的趴在课桌上,不想听课,也不想睡觉,就是静静地趴着。而唐皖旁边的张淼玲虽然表面上在假装认真听课,但是实际上却在心想着刚刚的那件让她非常丢脸的道歉事件。她越想越生气,越生气她就越用力的握着圆珠笔。最后下课的时候,张淼玲手中的圆珠笔都快被她给握坏了。

  “张淼玲?张淼玲?我想出去,你起来,让我出去下呗。”唐皖一下课就特别的想去厕所,可是无奈于这个星期她坐在靠墙的那一排,张淼玲坐在外侧,她想要离开座位必须得让张淼玲起来,可是张淼玲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貌似并没有听到唐皖再和她说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