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月光皎洁,路边只透着微弱的灯光,前方被夜色毫无声息的隐没,让人每一步向前都感到说不出的惊恐。

  月光下,只见四个人,正急速往前赶,一身警服的一高一矮两人正分别挽着另外两个人,另一边手里还对提着一把怪异长枪。

  “嘭嘭嘭……”,一阵急促的枪响从远处传来,紧接着,“啵啵……”的声音又响起,响声过后,第二教学楼方向亮起了几阵蓝光,在这个阴冷的夜晚里,显得极其耀眼。

  随着一声狂吼,“轰”一道更加幽深的蓝光亮起,随即蓝光泛变成白光,刺得四人睁不开眼睛,刚适应过来,就看见一道肉眼可见的冲击波在第二教学楼操场处往外激荡开,整个学校瞬间陷入黑暗,更远处的教师宿舍和学生宿舍则传来吵闹声。

  随后,备用电源启动,“嗡嗡”的响声在各处响起,学校又重新恢复光明。但因为第二教学楼附近的灯全部被冲击波毁损,所以那边还是陷入在黑暗中。

  “已经打起来了。”

  骆方几人更加着急,加快脚步往操场处飞奔,只有卫小侯托着的林耀什么也没说,只是一脸惨白的盯着前方。

  骆方只受轻伤,并无大碍,只是刚刚过于惊吓,现在才缓过神来,他平生从没有哪次像这一次离死亡这么近过,所以现在想想依然还心有余悸。

  刚刚林耀被抓住后,大喊骆方是怪物,现场自然没有人相信,贺长平和卫小侯只当他是被抓后,胡言乱语想开脱责任,但也觉得尖刀从中断裂不可思议,只是时间太紧,根本不容细查。而骆方却对那突然涌出来的奇异力量更加好奇,他现在也发现,好像是在关键时刻,自己被逼的毫无办法的时候,那股奇异力量就会产生,在危急时刻发挥作用。所以他决定,等这事儿过后,一定要好好查找一下原因,现在暂时不让任何人知道。

  第二教学楼操场前。

  骆方四人赶到后不禁全呆住了,只是怔怔地看着前方。

  现场一片狼藉,操场周围的路灯有的从中断裂,有的轰然倒下,“吱吱”的不时冒出火花,四个篮球架也歪倒在一旁。

  操场正中则是一片惨烈景象,地上几只断手、断脚,一只手掌的中指还在反射性的抽动着,显是刚断不久,到处都是血迹,穿着警服的尸体随处可见,有的尸体喉咙处断开,正往外汩汩的冒着鲜血,每具尸体都是缺胳膊少腿,只有一具是完整的,但警服下面也是血肉模糊,裹成一团。

  “是小海的次声波武器!”卫小侯不禁潸然道,“怎么会射到我们自己人?”

  贺长平摇摇头,没说话,只是借着月光能看到眼睛早已湿润。

  骆方和林耀则是茫然看着眼前二人,不知他们说什么。骆方在赶来的途中一直没有说,因为他闻到那股死亡气息一直没有散,反而越来越浓烈,连他也不相信到底发生了什么事,只想赶到现场看个究竟。

  这时,远处又赶来了两支巡逻队,到了操场后,也是同样的表情看着地上的尸体。

  “你们15小队其他人呢?”一个队长模样的人向卫小侯和贺长平问道,“怎么只有你们两个?

  卫小侯摇头,而贺长平则是看了看地上的尸体,又抬头看了看那名队长。

  那队长顿时心中惊恐,已经猜到了一些,正要说话……

  “轰!”

  前方黑漆漆的教学楼二楼的一间教室内,靠着操场的一道墙壁突然炸开,紧接着一道身影飞落下来,“咚”的一声落到操场上。

  众人大惊,那两支刚到的巡逻队马上散开,按照各自队形形成攻击状态,紧盯着前方,而贺长平和卫小侯则是一把将骆方和林耀拉到身后。

  灰尘散去,一道人影显现出来,正是司马狂徒。司马狂徒此刻一身的血迹,不知是他自己的,还是别人的,枪也不知到哪儿去了,一只手拿着一把飞刀,另一只手则按着大腿处的另外几把飞刀,额头上青筋暴露,大嘴咧着“呼呼”的喘着气,显然是又惊又怒,看也没看其他人,一双铜目死死的盯着教学楼二楼——他钻出来的那个破洞。

  “队长!”

  “老大!”

  贺长平和卫小侯不禁大声呼喊。

  晚风萧萧,忽地在操场上刮起一片灰尘,使司马狂徒整个人显得朦胧起来。

  “全部死了,除了我全都死了。”司马狂徒仍然没有看向众人,他只是知道他的队友们此刻都在注视着他,“那嗜血狂魔现在就在二楼,我们赶到的时候,他就在这操场上,已经把那老师的血喝光了。”

  那两队不知底细的巡逻队队员闻言一脸惊恐,看着周围的惨烈场面,甚至有人心里面已经打起了退堂鼓。

  “太快了!速度太快了!”司马狂徒仍自顾自道,“你们的枪根本伤不了他,还没扣动扳机,他人就已经到了眼前,等你对准他的时候,他已经跑到了你的队友后面,稍出差错就可能杀了自己人。所以,你们马上把次声波那等武器全部卸下,不然一个不准又会全军覆没。”

  “哗哗哗……”巡逻队员已经开始卸下次声波和几门大威力杀伤性武器。

  贺长平和卫小侯却没有动,说明他们两人抬来的那支怪异长枪不是次声波那等武器。

  就在众人拆卸武器时,“嗖”,一道血红身影从教学楼二楼那破洞钻出,轻飘飘落在操场上,连场上的灰尘都没带起半点儿。众人定睛一看,一个身高一米七左右的男子,身披一件血衣,满脸是血,辨不清容貌,手上拿着一把飞刀,跟司马狂徒的飞刀一模一样,正微笑看着众人。说是微笑,其实比惨笑还要可怕,谁看见那人盯着自己笑,都心里直打哆嗦。

  “你终于出来了。”司马狂徒冷眼看着对方,心里却不敢有丝毫大意,因为他知道,这是他这辈子来遇见的最可怕的敌人,“你到底是谁?是人是鬼?”

  “嘎嘎。”那人发出一阵嘶哑的“笑声”,随即又是一声“啸”,好似在清喉咙,“我,当然是人,怎么,难道你还怕人不成?”

  众人哗然,不是怪物,现在这怪物开口说话了,说明他不是怪物,而是一个人。

  只是,这个人却与怪物没有什么区别。

  此时,周言带着其余12支巡逻小队赶到了现场,也是一脸惊恐的看着地上的尸体,然而最让他惊恐的,却是眼前这个血人,这个他们眼中的“嗜血狂魔”。

  惊恐归惊恐,周言仍然反应迅速,当即一声令下,巡逻小队快速分散组成一个队形后,又马上收拢,顿时形成了一个里外三层的包围圈,把那嗜血狂魔团团围住。

  而那血人只是嗤笑看着这一切,一动没动,那带血的眼神则是有意无意的掠过骆方所在位置。

  “全部不要开枪!”提前赶到的两个巡逻队中的其中一个队长高声道,随即噼里啪啦讲明了原因。

  “哗哗哗……”又是一阵卸枪的声音。

  “可以了吗?”血人讥笑道,一双血瞳不断闪烁,看着四周警察,“还没准备好的话,我可要动手了。”

  话音刚落,只见一道血光一闪,那血人站的地方只留下一个残影,“咔嚓”,一名警察喉咙断开,鲜血四溅,哼都没哼一声就栽倒在地。同时,旁边显现出那血人,满嘴鲜血,看着众人。

  原来那警察竟是一刹那就被这血人咬断喉咙,气绝身亡。

  周围其他警察这才反应过来,周言更是骇然,现在他才知道,原来那天这个血人只是喝饱了血,没事在逗他玩,不然要杀他,他只会转眼就玩完。

  司马狂徒显然是已经有了经验,“唰”,抬手就是一柄飞刀向那血人扔去,下一秒飞刀就扑了个空,那血人已不知去向。

  “咔嚓”,“咔嚓”,“咔嚓”,恐怖的声音不断响起,只要血影一闪,就有一个警察倒下,伸手捂住颈部,呼吸困难,双脚乱蹬,喉咙断开兀自流血。转眼,就已倒下十多个警察。

  “哇……”司马狂徒气愤难耐,大吼一声,转身向着血影猛扑过去,同时算准敌人去向,左右两手同时甩出两柄飞刀,阻住血人前后去路,转眼就扑到血人身前,两人瞬间激战在一起。

  旁边的警察纷纷让开,只能看着干傻眼,根本不敢开枪,因为两人混战在一起速度太快,众人只感到眼前两道身影模糊难辨,分不清谁是司马狂徒,谁是嗜血狂魔,一不留神就会打到自己人。

  而场中,司马狂徒施展开搏击术,惊人的爆发力展现出来,拳头快速有力,舞的呼呼作响,每一拳都有一击毙命的威能,但那血人脚下生风,根本不站在原地动手,司马狂徒的每一拳他都仗着行动迅速,轻易避了开,化作一道血影围着司马狂徒左右乱蹿,而手中的刀则不停的往司马狂徒身上乱刺。

  只是一会儿,司马狂徒就身中两刀,血往外直冒。他也不管,伸出右手一拳向血人砸去,血人往左急退,司马狂徒左手一翻一勾,一把飞刀出现在手中,直对着血人颈部方向,只等着血人撞上去。谁知,血人一缩,轻飘飘就荡在了司马狂徒身后,抬手又是一刀,扎在司马狂徒后背。

  司马狂徒一阵痛叫,反手一掌,后方已空无一人。突然,血人又出现在右方,伸嘴向司马狂徒颈部咬去,速度之快简直匪夷所思,情急之下,司马狂徒只得伸手抵挡,“咔嚓”,顿时右手小指和无名指脱落。司马狂徒痛的“嗷嗷”直叫,顺势抬腿踢了过去,又踢了个空。

  “不行!老大不是对手!”贺长平和卫小侯急了,虽然只能借着月光看到场中激战的模糊身影,但司马狂徒不时传出吃痛的叫喊声,使在场每个人都心里有数——司马狂徒落在了下风。

  周言见情况不妙,沉思片刻,随即一打手势,三名警察从队伍中跑出,分别占据了一个最佳观察点,架好了狙击枪瞄准激战处。

  刚刚布置妥当,三道劲风从激战处往外射出,“嗖嗖嗖”发出三道破空声,紧接着,“啊,喔”等声音响起,三名狙击手全部中刀身亡,每人头上都钉着一把司马狂徒的专用飞刀,飞刀刀身全部没入额头,只剩刀柄在外,可见力道之猛。

  “他夺我的飞刀!注意警惕!”司马狂徒浑厚的声音传来,此刻他双眼发红,表情狰狞,右手鲜血直流,左腿已然站立不住,只是在硬撑着不倒。

  周言面色铁青,看着场中,却再也不敢布置狙击手,他不敢再拿手下的性命冒险。

  而激战场中却越来越惨烈,司马狂徒身上多处受伤,行动越来越慢,兀自右手成拳不断向血人挥舞,左手抓着飞刀疯狂乱刺,动作凌乱,丝毫没有了先前的章法。

  但那血人的身影却突然加快,手中依然拿着从司马狂徒缠腿的皮带上夺下来的飞刀,化作一团幻影,绕着司马狂徒飞速旋转,手中飞刀不停刺下。

  虐待,彻彻底底的虐待。

  场外众人只听见刀戳进肉体的“噗嗤”身,连绵不绝的响起,忽然,幻影消失,场中司马狂徒的身影显露出来,前边站着血人,那血人正一脸冷漠的看着司马狂徒,微微喘着气。

  “噗……”

  司马狂徒的身体似乎没有一个地方不在冒血,整个人就像是一个“血喷泉”,接着,近一米九的身躯直挺挺的轰然倒地,趴在了地上。

  “轰。”

  听到倒地的声音,众人的心也跟着沉到了谷底。

  那血人心里一阵得意,转过头来,看向众人,正准备说话。突然,已倒在地上的司马狂徒不可思议的伸出双手,一把抓住了血人的右脚,口中凄厉叫道:“小侯!”

  正在伤心的卫小侯,听到叫声,一个激灵,看清了场中情况,顿时反应过来。而贺长平则已跑向前,放下了怪异长枪的枪管支架,卫小侯迅速摆正方向,把枪口对准了血人。

  血人忽然感到脚被抓住,正低头看去,就听到司马狂徒的凄厉狂叫,心中忽然慌乱,又忙抬头看向前方,眼睛里顿时出现了一个黑洞洞的枪口,正对着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