摘星灭世
作者: 风里歌
字体: 特大
颜色:          

  “你们小心点,我会没事的,我从来没有打没把握的仗。”

  沈星冷淡地看着风狼王,他拥有着紫金双珠之秘,精气神随时能够补充到溢满,所以是这世上最不怕精血流失的人。

  他将精血逼了出来,拳刺得到沈星精血喂养,紫霞环绕其间,妖异艳丽,展现着霸世的锋芒。

  沈星也在这时掌控了拳刺之威,他感到自己拥有着一股神秘之力,流连在拳刺之上。

  沈星这时将攻击对象转到风狼王身上,一拳一拳地打向风狼王。风狼王四处躲闪,但沈星现在拥有着超越它的力量,而且脚踏斗转星移,使它难以躲闪。

  风狼王开始以四肢阻挡沈星的攻击,沈星双拳打了风狼王四肢之上,就是它四肢粗厚也在拳刺无双威能下崩溃。风狼王瘫倒在地上,它肢脚被拳刺击个粉碎。

  沈星没有多余动作,风狼王已经被废掉,他将目标转移下一个,没有几招便将风狼击毙拳刺之下。

  阿牛与左相延的危机也在这一时脱离了开来,两人也遭受了风狼几次袭击,受了不轻的内伤。

  剩余的风狼沈星运起无双身法,将两只风狼拳拳打爆,倒在地上,最后沈星走到风狼王那里,一拳扎在它的脑袋之上,止住了它的呜咽之声。

  三人再次坐在一起,看着对方。

  阿牛紧张地问着沈星道:“老大,你感觉如何?流失精血可是我们未筑星台的人的大忌啊!”

  “没事,我是不会放弃修道的,你知道!所以我办事自有把握,这只是一丝的精血,我立刻便能恢复。”沈星笑道,将拳刺再次收了起来。

  沈星在逼出精血不久后,紫金双珠就释放紫金神光,将体内精气神补满了,所以沈星不会担心精血不足而导致筑星台不成功,而且,他每天都在筑星台,每天都在失败。

  “人之精血及是根本,就算是高阶修士也难以恢复啊!”左相延以为沈星在安慰他们。

  “你们所见到我的身躯是常人能比的吗?我有着如此坚厚的身躯,一样也有着无比旺盛的精血,即便是耗费三升,也比常人浓厚百倍。你们放心吧,我不会拿自己的前程开玩笑的。”沈星淡雅如水,为了他们相信,把原因绑在身躯之上。

  阿牛与左相延不再追问,靠在对方身上,享受这战斗之后的平静。同时也有各自查看自己的伤势,尽力恢复,丛林之中无边的危险,说不定下一秒便降临己身。

  同时在这平静之中,几人在脑海之中演练刚才战斗的全过程,吸取经验。

  看着无风谷漫天迷雾,沈星眼前尽是迷离,目不可远视,远不可测,也许不远之处有着大危险,等着他主动往里面跳。

  沈星有了一丝的恍惚,这个处境何其的相似,与他的内心世界一般无二。一样充满未知,一样迷雾漫天,他需要绝世的力量才能透彻全部,就像之前神光透体而出,展现着无敌的神采,将无风谷通明彻望。

  “到底我穿越了多久续上了我的征程,我还要多久才能寻回我的前世。”沈星在心中怒吼。

  沈星紧握双拳,他需要绝世的力量,他要不断地去变强。他所追寻的,在那遥不可及之处,正承受无边的痛。地球、兄弟和至爱等着他去拯救,身世和记忆需要他去揭晓。

  也许伴他而来的紫金双珠知道秘密,但他对这双珠也是无所了解,根本控制不了这双珠。

  许久,阿牛与左相延伤势好转,处理完自身后站了起来。

  阿牛看着四周散落的物品,还有丢在远处的风鹿和火狐,笑道:“我去把东西拿回来,这些都是功勋呀。”说完跑去收拾着。

  “这些风狼可是星台之境的野兽,也都有了兽晶,我去取出来,这也可以换取不少星晶吧。”左相延拿出飞云剑,走向风狼身边。

  切开风狼之身,左相延在风狼身上取出了一颗灰白的的圆珠,正是风狼兽晶。兽晶里面蕴含着丝丝星力,散发着迷人的光彩。

  阿牛也将几只野兽提了上来,笑呵呵地道:“老大,行李似乎有点多了哦。”

  “我们此行的目的已经达到了,大家都有了不同程度的提高,是时回去了。”左相延道。

  “我们现在就起程回去,我们已经进来四天了,大家回去要小心点,之前有人袭击未果,有可能还有第二批袭杀。”沈星拿起行李,和两人一起往回赶。

  “无风谷这地势险峻,再加上迷雾缠绕,最适合埋伏暗杀,估计回去的路不会那么顺畅。”左相延环顾左右道。

  “刺他个窟窿!”阿牛提着流光棒喝道。

  三人历经两天,已经来到离无风谷外围不远之处,在一个必经之地前停了下来。

  左相延看着前方幽深险地之前,道:“这里太过安静了,静得让人心闷,如果是我,我会选在此地埋伏。”

  “这里确实是袭杀我们的好地方,不用进无风谷中漫无目的地寻找,直接在这必经之路上等着我们回来。这五六天时间已经够他们将此地设成天罗地网了,冒然上去我们肯定会承受到他们猛烈的暗袭。”沈星面色凝重地道。

  沈星可以看到千米之远,没有发现任何异样,但心中不宁,有丝丝杀机弥漫不去,感觉这里一定有蹊跷。

  “我们要不要等其他弟子归来时一起过去。”阿牛不再嘻哈,建议道。

  “无风谷因为地形与迷雾,很少有弟子到里面历练,不知何时才有弟子经过。”左相延摇头道。

  沈星也是看着阿牛,严肃道:“阿牛,记住,不要轻信别人。这里因为特殊环境,就里时常发生弟子相残,而且事后都是无从查起。平时嘻哈共饮,也许到这里为了利,会刀剑相对。”

  “嗯,我明白了,我们手上有这么多的东西,肯定有人会眼红的了。就算他们没有歹心,也要防备我们是吧。”阿牛点头道。

  “我们要过去就得让他们认不出我们,而且我们要分开走,我们三个人一起过去肯定还是会受到怀疑的。”左相延沉呤着。

  “我们不用分开!”沈星想到了一计,笑道:“我们先乔装成他样,然后假装为了火狐在火拼。”

  “具体细节那是怎么样?老大。”阿牛问道。

  沈星凑近两人,低头对他们说着具体过程,从开始到结束都详细说明每一点。

  两人听完后,阿牛问道:“老大,那样你没事吧?”

  “要不你现在试试,放心好了,你们又不是没看过!”沈星笑道。

  “此计不错,我们这就开始吧。”左相延点头道。

  “要记得,他们可能很快就看出破绽,你们脱身后马上跑出无风谷,把祥鹤召唤出来,我速度比你们快,会很快追过来的。”沈星叮嘱着。

  不久之后,一处隐蔽丛林边,三个青年看着前方,一个瘦小个子道:“头,有人过来了,不过不像他们。”

  “我看到了,仔细查看,防止他们混过去。”一个魁梧青年道。

  险地前面,两个汉子跑了过来,一个青面束发,一脸阴笑,抓着一头风鹿前进。另一个是满脸胡须,跟在青面汉子后方,嘻笑地看着后方。

  “两两……两只火……狐,赚大……大了,我要送……送给……给我小月月。”胡须汉子笑道。

  “嘿嘿,抢了后面那小子真爽,今天爷高兴没杀他,算他好运了。”青面汉子阴笑道。

  这时,后方跌跌撞撞跑来一个散发男子,一脸是血,全身衣服破烂不堪,也是布满了鲜血。

  散发男子向前方两人怒吼道:“还我火狐,混蛋,我要杀了你们,混蛋。”

  “来……来啊。”胡须汉子挑衅地道。

  “看来你真是不怕死啊,再给你补上一剑吧。”前面那个青面汉子阴沉道。

  青面汉子顿步,一剑划向后面步伐零乱的散发男子,所用力道近万,显然是在全力施展,要把对方击残,毫无留情面。

  后方散发男了受到一剑后倒退半跪在地上,受到这一击后面色更加苍白,仇恨双眼盯着前面两人。

  这时那个胡须汉子挥着长棒也打到,击在散发男子前胸。

  轰然一声,散发男子跌落在风尘之中,卧在地上,再难起身。他只是仰头看着前方两人,估计前胸已经被打烂,没得救了。

  “我砸!”胡须汉子拿着棒子,冷漠无情。

  之后两人再也不顾地上男子,快速跑出谷外。

  散发男子许久之后也艰难起身,步伐蹒跚向谷外不徐不缓走去。

  不远处瘦小个子看着这一幕,低声道:“这两个小子真狠,比我还要狠啊,同门弟子杀人抢宝,刚才我还真想下去抢了那两个小子。”

  “找死不成,我们目标是沈星三人,搞砸了小心你全家不保。”另一个高个子怒视着瘦小的青年道。

  “真是憋闷,藏在这五天了,动也不能动一下。要不是大人授意,我真想宰了那小子。”瘦小青年低声嘀咕着。

  带头的魁梧汉子满脸疑惑,看着向外面走去的散发男子,不再犹豫,他不能错过机会。

  “抓住这个男子。”他突然向着身后两人喝道,起身扑向散发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