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听那威名赫赫的盟主已经到来,骆方慌忙站起来,嘴里直叫:“安叔,来了来了,我们这就走!”披了件外套,骆方跟父母打了声招呼就和安宇一起离开。

  一路上,安宇都是急步前行,脚步迅速,而骆方则是紧紧跟在后面,只是一会儿就与安宇拉开了距离,骆方急忙又是一阵小跑跟上。

  心里感受到了安宇的紧张心情,骆方也跟着紧张起来,这位还没见面的盟主已经给骆方心里造成了不小的压力。

  两人沿着道路左弯右拐,快步出了小镇,又上了一辆停在门口的越野电动车,安宇亲自驾驶,急速向自己的庄园别墅方向飞驰而去。

  “嗡……”只是一会儿,电动车就已停在了别墅门口,安宇首先跳下车,骆方也紧跟着跳了下来。

  “你进屋后,上到二楼,进我的那间图书室里,进去后往左转,在第二层图书架上找到名为《飞雨》的一本书,用手指按住那个‘飞’字,把它使劲推进去,就可以见到盟主了。”

  安宇说完,眼睛直直盯着骆方,示意他是否明白。

  骆方一愣:“这么复杂!”但随即还是点点头,表明已经听懂。

  “好,快上去吧!”安宇催道。

  骆方大步走进了别墅,轻车熟路的上了二楼又进了图书室,然后开始在左边书架上寻找那本叫《飞雨》的书。

  “第二层!”骆方一边回想刚刚安宇交待的话,一边绕着第二层书籍边走边看。

  “嗯,在这!”

  一本有些岁月的古董书呈现在了骆方眼前,连封面都已泛黄,那书脊上龙飞凤舞的用繁体字印着“飞雨”两个字。

  骆方伸出右手食指,轻轻触碰在那个“飞”字上,没有反应,紧接着骆方又用力一按,那“飞”字竟然直接被按进了书脊里面。

  “啪!”

  一道清脆的声音不知从何处响起,接着,电磁门打开的声音传了出来,骆方赶紧后退,四处张望,只见书架的墙角处已经出现了一个暗洞,只可供一人进出,洞口处一排楼梯一直向下延伸,不知到底有多深。

  骆方也不管,直接顺着楼梯走了下去,越走越黑,只是一会儿便已看不到楼梯,但凭着感觉,这条路应该是通往地下室。

  “从二楼才能到地下室,一楼反而看不见地下室的入口,这安叔也真想得出来!”骆方也不禁暗叹。

  过了一会儿,骆方感觉已踩到了底,忽地眼前一亮,一道接着一道的迷蒙紫色光亮传来,顺着紫色光亮看去,骆方看到一张同样也是紫色的轻纱垂落在墙的一端,轻纱的前方摆放着一张檀木桌,而檀木桌上的紫金香炉内,正燃烧着一盘檀香,升起的袅袅紫烟围绕着紫色轻纱飞舞,这室内似是有微风吹进,那轻纱也不断轻轻摆动,看着这一幕场景,又闻到那迷人心扉的清香,骆方犹如陷入梦境,产生了一种恍如隔世的错觉。

  骆方不由自主的向轻纱走去,到了那檀木桌前停了下来,直到现在骆方才看清,轻纱后面竟坐有一个人。

  骆方一怔,反应过来,忙弯腰鞠躬道:“晚辈骆方,见过盟主!”

  “骆方,你来了!”

  一道浑厚有力的声音从轻纱内传出,围绕着骆方双耳盘旋缭绕。骆方只感觉这道声音已经沁入了自己灵魂,听了后非常舒服受用,竟然有种想要为眼前此人甘愿赴汤蹈火的冲动。

  “是的,盟主!”骆方强压下冲动,恭敬答应着。

  “我终于找到你了!”盟主的声音再次传来。

  “啊!”骆方心中不解,脸上也是惊讶表情,毫不知觉的张大着嘴巴瞪着轻纱后面的人影,他万万没想到,盟主见到他后第一句话就让他丈二和尚摸不着头。

  过了两秒后,骆方察觉到自己失态,忙定了定心神,轻声问道:“盟主,我不知道你说的什么意思,还请盟主明说。”

  但盟主并没有回答他的话,而是一开口又给他来了一记重磅炸弹:“你是不是能闻到死亡的气息?”

  至此,骆方再也震惊的说不出话来,他感觉到自己在眼前这道朦胧的身影面前,已经毫无秘密可言,对方一个眼神,就可以看穿他的五脏六腑,一开口,就让他感到自己的灵魂在颤抖。

  “你……你怎么知道?”过了半响,骆方才结结巴巴开口询问。

  “我猜到的,骆方,可以把你的印记给我瞧瞧吗?”盟主要求道,声音依旧是那么让人陶醉。

  “怎么盟主这么浑厚的声音,说起话来却像个女人样?”

  骆方虽感到疑惑,但仍旧一老一实的靠进轻纱,站定后,又把额头向着轻纱慢慢伸了过去……

  “可以了。”盟主道。

  骆方马上保持这个姿势一动不动,就像是任人宰割一般伸长着脖子,连大气也不敢出。

  一只手从轻纱后面伸了出来,缓缓靠近骆方额头,骆方心中一阵好奇,再也遏制不住,眼神上眺一看,心中又是一惊,只见那只手十指尖尖,竟然是一只纤纤素手。

  “怎么这手也像女人的手,不,绝对是只女人的手!”骆方肯定,虽然心中疑惑,但仍是不敢胡乱动。

  骆方浓密的头发本来遮盖着印记,可那手指一靠近额头,头发却像是被一股无形的力量给分开来,自动显现出了额头上的闪电印记,盟主的手指触及到骆方额头皮肤,骆方顿时感到额头处传来一阵温暖,那种暖意带着一阵舒适感,瞬间传遍全身,一股酸麻的感觉席卷而来,骆方舒服的差点叫出声来,一时再也不忍那只手指离开。

  “这不光是只女人手,而且是来自一个非常漂亮有魅力的女人!”

  骆方心里肯定,这种感觉只是在他以前和萧语心接触的时候才有,但刚刚却在盟主的手指触摸到自己的一刹那也产生了同样感觉,这是一种异性之间肌肤触碰的奇妙感觉,一种只能意会不可言传的感觉。

  正在骆方暗自揣摩的时候,那只如玉一般的素手又缩回了轻纱内,盟主的声音再次传来,似乎有些激动:“果然是闪电印记,真正的闪电印记!”

  骆方诧异,忙问道:“盟主,这闪电印记很特别么?”

  “特别!当然特别!在这世间再也找不到了!”盟主道。

  见盟主并没有正面回答他的问题,骆方也是一时无语,而那盟主也没有再说话。就这么,两人保持着沉默,在这地下室内弥漫开一股静谧的气氛。

  过了好一会儿,轻纱后的盟主像是下定了决心似的,忽然清了清喉咙,发出了一串悦耳动听的女子声音,缓缓对骆方道:“其实,从我伸手摸到你印记的那一刻起,我已经不想再隐瞒你。嗯!我找到了,终于找到你了——全能者!”

  这句话犹如晴天霹雳,化作一道闪电,直击向骆方心窝,骆方突然变成了一根木桩,伫立当场,脑袋里只是不断回旋着“全能者、全能者……”三个字,根本就没考虑为什么那盟主说话已经变成了女声。

  傻子也知道“全能者”这三个字代表了什么,光是“全能”两个字就足以说明一切。

  过了半响骆方才清醒过来,也不管礼不礼貌了,仍旧不死心的直接问道:“不是说我是超级异能者吗?盟主却说我是什么‘全能者’,这到底是……”

  “两者不一样……”盟主依旧发出银铃般的声音,回答道,“两者区别很大,超级异能者只是身兼几种异能,可能两种,也可能是三种,但最多也只有三种,而你……而你却是身兼所有异能,嗯,所有……”

  “我真的身兼所有异能?那我怎么一直没有察觉?”骆方仍就不相信。

  “你只是没有真正觉醒过来,还缺乏引导,一旦你所有异能苏醒,你将是异能者世界中的唯一,唯一的全能者!”盟主不急不慢的解释。

  “唯一?全世界我这样的全能者只有一个?”

  “对,只有一个!”盟主肯定答道:“因为这闪电形状的印记就是最好的证明,有闪电印记就代表是全能者,而目前全世界的异能者里,根本没有一个有黑色的闪电印记的异能者,除了你!”

  “这,难道约瑟夫和安宇叔他们都不知道这印记?”骆方更觉得疑惑。

  “是的,这世上除了少数几个高等级的异能者外,其他知道这印记含义的人还真不多,但是……”盟主忽然话锋一转,“你也一定不能暴露你的印记,就一直带着帽子或用你的头发遮盖住。不到关键时刻,别让人看见你的印记,因为还是有少数懂行的人会瞧出端倪,如果是那样你就危险了!”

  骆方错愕,道:“怎么?这印记还会给我带来危险?”

  盟主平静道:“那是当然。首先,我们的对头发现了你的特殊,他会强制邀你加入他们,如果你不从,你就会变成他们的眼中钉、肉中刺,他们会不惜一切代价杀掉你,不会再让你成长下去,不然等你成长起来,你将会是他们最可怕的敌人。”

  “哦!原来是这样!”骆方点头表示明白,“那我们联盟的对头又有谁呢?”骆方想心里有个底,以后也好防范一些。

  “我们五洋联盟的对头只有一个,就是‘歃血联盟’。”盟主道,“他们的成员里有两个人你认识,一个是二级的劲武者,控物者尼赫鲁,另一个是一级的刚武者,发现者妙沛儿。”

  “啊!原来是他们!”骆方顿时吃惊不小,他现在被逼得住在这儿不敢回家,不敢与朋友联络,可以说就是与这“歃血联盟”有关,而那尼赫鲁当初抓住骆方的父母威胁骆方,害得父母特别是母亲冯春然受了那么大的痛苦,已经与骆方已经结下了很深的仇怨。

  “当初我就知道他们不像什么好人!”骆方一阵咬牙切齿。

  盟主却道:“现在你的身份不能让他们知道,那尼赫鲁和妙沛儿回去只是汇报你是一个超级异能者,并不知你是全能者,而超级异能者在歃血联盟里也不止一个,所以你的价值暂时并不值得他们来抢夺或除掉你。你现在表面上就以超级异能者自称,尽量确保自己的安全,等实力提高了再做打算。”

  “是!”骆方点头,心道:“还是盟主想得周全,我现在最要紧的就是尽快提高自己实力,能保护自己再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