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唐皖随手打开了客厅的灯,然后一边往沈野逸的卧室走,一边在喊着沈野逸的名字。当唐皖推开了沈野逸的房门的时候,床旁边的桌子上放着杯咖啡,看起来是刚泡没多久的,因为还冒着浓郁的香气。唐皖往屋里走了几步,就感觉脚好像踩到看了什么硬东西,一低头她才发现自己踩得是沈野逸掉在地上的手机。她弯下腰,捡起地上的摔得四分五裂的手机的时候,阙心满意足的看见了唐皖一脸惊慌失措焦虑担忧的样子了。

  “沈野逸,你在家不?不要闹了,快出来。”唐皖一直对着空荡荡的屋子,喊着沈野逸的名字。可是她喊了好久,直到喉咙喊得干涩不堪的时候,唐皖才一脸不可置信的瘫坐在地上,豆大的泪水一滴一滴的顺着唐皖的脸颊,不住地落下。阙在一旁看着唐皖落泪的样子,突然感觉到了心痛,这是阙自有意识以来第一次心痛,他不可置信的用手捂着自己的胸口。他很惊讶自己居然会心痛了!!当他再次看着唐皖落泪的样子的时候,心又痛了下。这时,阙突然想明白了,原来那不是自己的心在痛,而是沈野逸的心在痛。他自嘲的笑了下,把沈野逸的肉体放在了沈野逸卧室里的床上,然后对着唐皖施加了一个视觉空间圈制术,把唐皖视觉圈制在了卧室的一小块地上,使唐皖看不到沈野逸躺在床上。而此时的唐皖并没有感觉到空气中有黑暗魔法的流动,因为此时的她整个人的心都是痛的,没有什么精力去注意黑暗魔法气味的问题了。

  ************

  唐皖在知道那天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之后,看着阙的眼神都是恶狠狠的。都是这货害的自己那天哭的稀里哗啦的。哼,可恶死了。当唐皖看到阙一脸似笑非笑的表情的时候,恨不得冲上去踢阙一顿,但是却又有点感谢阙,要不是阙,自己可能永远都不能那么清楚的知晓了,自己对沈野逸的感觉到底是深到了何种程度,深到自己的世界里不可以没有他的存在。

  “咳咳,亲爱的的唐皖,你干嘛一直盯着我,人家会不好意思的。”阙见唐皖一直盯着自己看,而且貌似没有转开目光的念头,并且眼神很恶狠狠的时候,他突然开始想要逗逗这个可爱的丫头了。

  “额。”唐皖无语了,这货真的是另一个沈野逸吗?怎么这么的和沈野逸不像。该不会是假的吧?

  “阙,乱叫什么。唐皖是我的。”沈野逸听着阙的那句‘亲爱的的唐皖’,感觉特别的无可奈何,这货怎么能乱称呼唐皖。而唐皖在听到沈野逸说‘唐皖是我的’的时候,感觉特别的幸福。所以也就不太计较阙的那句‘亲爱的的唐皖’了。

  “哎呦喂,我这也没说唐皖是我的啊。我说的是亲爱的,的唐皖。你这语文理解能力咋退步了啊。”阙斜靠着墙壁,一脸调侃地说道。

  “你!”沈野逸被无赖的阙弄得再次无可奈何了。

  “呵呵。”唐皖实在是没有忍住笑,看着沈野逸吃瘪的样子,她感觉这实在是太有趣了。

  “这是在说什么呢?唐皖,你咋乐成这样了?”郑家威原本是想来沈野逸家看看有什么蛛丝马迹,可以让他查到沈野逸的下落的。但是他一靠近沈野逸家防盗门的时候,他通过他的敏锐的听力的听到了,沈野逸家里貌似有人在笑,而且那个笑声貌似是唐皖的,这到底是怎么回事?郑家威急忙的就走进了沈野逸的家里。(注:沈野逸家存在门的,可是再高深的门锁在此时的郑家威的眼里,不过是个摆设,他很轻而易举的就打开了沈野逸家的防盗门。)

  当他一进到客厅的时候,就见到了双眸里满是神采的沈野逸,他激动地拽着沈野逸的肩膀,激动地不知道该说什么了。沈野逸,他的首领终于回来了。可是当他看到客厅里的这个身着米色风衣,白色裤子,黑色休闲鞋的男子的时候,他纳闷了这是谁?沈野逸的朋友?还是唐皖的朋友?为什么自己从来也没有见到过他呢?而且他的身上还有一股魔法在流动。

  “咳咳,亲爱的小逸逸,你啥时找了这么好基友啊。”阙看着郑家威那么激动地拽着沈野逸的肩膀的时候,就忍不住的调侃了一下,结果却引来了沈野逸和唐皖的一致白眼。

  “什么是好基友?”郑家威一副好奇宝宝勤学好问的样子问道。

  “咳咳,这个吧。好基友就是特别好的好哥们是不?”阙一脸坏笑的说道。

  “阙,你给我闭嘴。”沈野逸大声地吼道,经过唐皖这多年的各种词汇的恶补,沈野逸很清楚的知道什么是好基友。

  “好好好,我闭嘴。”阙这次出奇的乖乖地闭上了嘴巴。

  “沈野逸。”郑家威貌似突然想到了什么,先是低头看了眼手表,然后就一脸焦急地叫了下沈野逸的名字。沈野逸见郑家威一脸焦急的样子,起初还有点纳闷,但是他突然想起来了,今天是二零一零年十二月二十七日,银河系联盟第三届大阅兵的日子,自己作为银河系联盟的首领,要不是阙捣乱,自己应该去观看阅兵的才对。

  “时间还来得及,我们去联盟。”沈野逸低头看了眼手表。现在是晚上六点多,应该还来得及看最后几支队伍的阅兵礼,因为银河系联盟里的人数实在是太庞大了,一般阅兵的时候,都能从上午的十点阅到晚上的八点。

  “那好吧。”郑家威再说那好吧的时候,眼睛一直在看着阙,因为他不不知道阙的身份,所以他不确定阙会不会给联盟带来什么威胁,所以对阙很是提防。

  沈野逸打开他家的衣柜的时候,唐皖觉得很纳闷,这货不是着急去联盟的吗?怎么还打开衣柜了?难不成临出门他还要换身衣服不成?可是当她看到沈野逸在打开衣柜的夹层的时候,她的纳闷还是没有消失,接着往下看的时候,她看见沈野逸用手指在夹层的一个圆形的凹陷处摁了下,然后夹层就变成了一个门,沈野逸一拉开那个门的时候,一道道刺眼的白光就直射到了沈野逸、阙、唐皖还有郑家威的眼睛里了。

  当唐皖恢复意识的时候,她已经身处一个装潢非常现代化的休息室里了。唐皖从躺着的沙发上做起来的时候,感觉到很奇妙,因为她刚刚躺着的是一个圆形的躺椅,当她躺在躺椅上的时候,躺椅的形状正好是她身体睡者的身形,并且自己的调节出了身体几处需要支撑的地方的按摩支撑点。可以让唐皖在睡着的情况下,使睡眠呈现最大化的价值。

  唐皖又四处细细地品味了下这间休息室的装潢,这间休息室的装潢可谓是装修的比科幻电影的还科幻。唐皖看到办公桌上有一排的虚拟按钮,她很好奇那是干什么用的,就摁了其中一个红色的虚拟按钮。然后办公桌的正上方就出现了一个虚拟的屏幕,屏幕上显示的字幕是‘银河系联盟准用办公电脑’她很惊讶的看着电脑。然后当电脑显示一个蓝色对话框的时候,唐皖撇嘴嘴巴有摁了下红色的虚拟按钮。因为蓝色的对话框显示要求输入准用办公电脑的账号还有密码。

  她关了电脑之后,就往挂着洁白的窗帘的落地窗那边走去了。当她刚想去掀开窗帘的时候,窗帘居然自动的掀开了。此时的唐皖感觉这间休息室真有意思,连窗帘都这么的有意思。当她站在落地窗外那个下看的时候,她震惊了,这到底是什么地方?怎么还有会飞的船?悬浮的楼房呢?这到底是怎么弄的呢?唐皖迷茫了。

  “唐皖小姐,首领让我带您去观看第A七十三炮兵旅的阅兵礼。”一个金色长发碧眼的穿着白色紧身短裙的虚拟女子幻影,不知道什么时候突然出现在了唐皖的身后,吓得唐皖差点大声叫出来。

  “啊,哦。”唐皖跟着突然冒出来的虚拟女子幻影走出了休息室。走廊里的装潢让唐皖的小心脏有感觉到了震撼和惊奇。因为走廊里的墙壁并不是平时我们常见的那种墙壁,而是用一种银色的纳米材质的东西制作而成,并且这种墙壁可以随时的便于穿越,也就是说这里不存在门,而是只要有这种墙壁的地方就有门。

  接着往前走是就出口了,踩在透明的地砖下,唐皖感觉特别的心慌,她很害怕自己下一秒踩得地方就是没有地砖的。可是又没有到阅兵的地方,不能停在那里站着不动的。虚拟女子幻影貌似知道自己害怕走透明的地砖的事情之后,带着唐皖走的地方都是橘黄色的透明地砖,当唐皖跟着虚拟女子幻影走到一个交叉路口的时候,虚拟女子幻影停了下了,唐皖也跟着停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