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看着十三阿哥愣愣的姿势、傻傻的样子,明筱白眼里的笑意渐浓,慢慢的,满溢出来。

  “哈哈哈~~~”

  就连文红、间儿这些宫女太监们也忍不住的抿嘴掩笑,筱白笑的更是肆无忌惮。她早就打听到了这个筱白格格的泼辣作风,仗着父亲是蒙古大汗,又有德妃和皇上的宠爱,最喜欢干的就是整人的活儿,宫里的阿哥、格格们没少被整,只有四阿哥会时不时训斥几句,可收敛不几天,老毛病就会再犯。

  十三阿哥瞥了瞥嘴,“我当大名鼎鼎的筱白格格失忆之后从良了呢,还真是“江山易改本性难移”啊,古人诚不欺我也。”随便找了张椅子坐,接过宫女奉上的茶,自顾自的喝起来,看来气的不轻。

  四阿哥有些无奈的看着十三阿哥,他和八阿哥这些年长的阿哥们对筱白到没什么感觉,只觉得有些古灵精怪,活泼可爱的一个小妹妹,可平日里也没少听到老十、十二、十三、十四他们几个的抱怨。

  “筱白,这病还没好怎么就拿十三哥好玩儿呢!小心我罚你。”略微严肃的眼神被明筱白一眼看穿,假的嘛,吓唬十五岁的行,吓唬二十三的就显得道行稍浅了。

  看着明筱白微皱的眉头,还有眼中的疑惑,四阿哥也感觉到了什么,上前两步,直接开始检查明筱白的脑袋有没有伤痕。

  “看来所传不假,白儿的确有些事情记不起来了。”混着叹息与心疼的声音,四阿哥回头命带来的小太监把一些补药交给筱白宫的宫女,“晚上将这些东西交给御膳房,熬了粥嘱咐格格趁热吃。”

  “我看是故意的吧,四哥,你想啊,一见面就给我个下马威,怎么偏偏不记得你是怎么罚的她收敛秉性的,上次要不是德妃娘娘,恐怕她以后就再也不敢欺负我们了。”十三阿哥一脸的不服气,看到四阿哥眼神微变才收口。

  十三阿哥老大一人,怎么偏偏喜欢跟我这,呃,十五岁的小孩子一般计较,明筱白在心里赏了十三阿哥一记明氏白眼。

  “上次四哥是罚的过了,多亏额娘及时制止。”四阿哥看明筱白眼珠子转了好几圈,忙补上句,“可以后你要再调皮还是要罚的,保证你会不舒服就是了。”

  明筱白是独生子女,没有哥哥姐姐的疼爱,听四阿哥这两句掺了蜜的训斥,心里已经感叹了好几次“有个哥哥真好”,眼里不禁流露出“我好可怜”的神情,弄得四阿哥竟有些招架不住。

  “你也不用这样,再捣乱,肯定罚。”把眼神转向别处,四阿哥还是给明筱白吃了一颗“定心丸”。

  “知道了。”老实,老实,不能顺杆爬,要不很可能直接摔死,明筱白见好就收。

  “四哥,还真是你能镇住这尊凶神,皇阿玛让她去上书房也不知道都学了什么,唉。”十三阿哥叹口气,颇有些哀其不争的意味。

  完了,还要去上书房,听说那里可没有周末和假期可以休息啊,这个筱白格格到底惹了多大的麻烦才被赶去了上书房啊,明筱白哀叹自己的命苦,穿越就穿越吧,没找着蔄青梦不说,还把自个儿赔进了上书房。

  “你不用去吗?”看十三阿哥也不是很大的样子,大约也就二十多点吧,这个年龄放在现代很有可能还在读书啊,康熙这么注重学问的一人,不可能放任阿哥们撒野吧。

  “我跟四哥办差呢,再说了就算没事也是去点个卯。”十三阿哥的笑容虽然很好看,但明筱白就是有翻白眼的冲动。

  “十三弟,进宫都有一会儿了,还没去给额娘请安呢。筱白也要休息,等过几日再来看她也不迟。”四阿哥起身,又嘱咐了明筱白一遍,好好休息后才抬步向外走去。

  正望着四阿哥那优雅从容的背影发呆,一张放大的脸突然出现在眼前,吓得筱白后仰时碰到了头。

  “哈哈,礼尚往来。作为哥哥,附送你个礼物——这几日十阿哥因为皇阿玛考察时对不上句子,被罚回了上书房。”说完,也是迈步离去。

  虽然都是贵族气质,但十三阿哥的步幅偏大,脸上洋溢的气息也不曾抹去,一副不羁的神情,豪情虽未达万丈,但仗义却是事实。

  待到两位阿哥走后,明筱白估计了一下自己的伤势,并无大碍,最多一周就可进行越野跑等高强度运动了。

  “格格,太子爷派人送来了燕窝,今晚您是吃哪样呢?”间儿面露微笑,一股子主子得宠她骄傲的架势。

  “先吃四哥送来的吧”,明筱白说完低头下床。

  等等,太子爷!想想今年是何时来着,貌似是康熙五十年,努力搅着脑子里的浆糊,明筱白模糊的记着太子被废是康熙四十七年左右,一年后复立。

  十三阿哥是被太子事件牵累的,若这么说来,他应该被囚禁了才对啊,至少应该情绪低沉才对,可看他刚才的样子实在不像,难道百度错了?

  明筱白在看《步步惊心》时也百度查过资料,只是现在都比较模糊了,时间都只能记个大概,毕竟理科生,以前没考过试就是不一样。

  为这事恼了一天的明筱白到晚上还是愁眉不展,一屋子奴才被她这幅面容吓得都退避三舍,想着以前筱白格格可不是个好惹的主,这样子八成是在想点子整那些阿哥、格格们。

  “格格,这事四阿哥送来的食材,适才送去御膳房熬了粥,您趁热喝了吧。”间儿也是硬着头皮来送粥的。

  心不在焉的接过碗,精致的官窑瓷碗也顾不得欣赏一番,“间儿,能给我讲讲太子爷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