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天辰
作者: 皓都
字体: 特大
颜色:          

  重生的杜辰,活动了一下双臂,适应着自己的新身体,目前来看杜辰只是地兵境界,但是他的身体却是由元气实变而形成的,并且总有一种十分舒适的感觉存在,那是因为他无时无刻的在吸收天地元气。

  “很奇怪,为什么这坠云涧下面总有一种很熟悉的感觉一直召唤着我?”杜辰十分疑惑,这个感觉自灵魂重塑后就一直存在。

  借着自己元气之体的特性,杜辰小心翼翼的向着坠云涧深处潜了下去,越潜越深,越下元气越暴躁而已杜辰的压力也越大,都快超出杜辰这具元气之体的承受范围了。

  当杜辰的身体就快要被元气压力压爆的时候,杜辰的双脚就像接触到了实地一样,“明明还没到底,为什么我感觉到已经踩在了地上?”杜辰跺了一下脚,脚下顿时显出一片符文,原来此地被人给封印了,也不知道这地下到底封印了什么东西,以杜辰现在的力量根本就无法打开这个封印,只是仗着自己身体的特性才能下潜这么深,要是别人刚接触到元气湍流估计就得粉身碎骨。

  “看来我目前还是不能解开这个迷了?不停召唤我的东西,你等着,我会回来的!”杜辰屈膝弹跳直向上方冲去。

  夜黑风高,一道身影从天元国第一险地坠云涧内跳出,要是有人看到的话绝对会觉得不可思议,多少年来,根本就没人能够不伤分毫的进出坠云涧。

  “无双城,我来了。”

  十年前,无双城内大部分有头有脸的人物在同一天不是失去了左臂就是失去了右臂。

  无双城内同时流传着几个版本的说法,有人说当年黑龙帮叛变投靠其他势力,结果引起整个无双城的围剿,在驱逐黑龙帮的同时,所有存活下来的勇士都被黑龙帮的临死前的反扑伤了一臂;有人说当年黑龙帮帮主铁威自城主府偷出一件宝物,引起各路枭雄的窥见,结果各方人马挣的头破血流,无双城城主更是被眼红的多方人马围攻,吉布廉还被伤了双条胳臂;还有一个说法就是比较贴近事实,说无双城各路人马欺负一个小孩,没想到竟然引起那小孩背后势力的怒火,结果被人家削去一臂算是惩罚,而引起事端的吉布廉却被削去双臂,自那天起受伤的吉布廉闭了死关冲击天境,只要突破天境就能重塑双臂。

  因此,无双城的实力大大下滑,引起不少外来势力的窥视,好在暗影出现在世人的面前坐镇无双城,以血腥之法恶惩那些想要颠覆吉家统治无双城的其他势力,吓住周围其他城府势力的野心,保住了吉布廉的地盘,并开始重点训练二世祖吉优华,以防吉布廉有什么不测发生,也好有个顶梁柱,短短十年硬是把吉优华的实力提升至地将巅峰境界。

  十年后的杜辰,已经没有人能够认出,就算当初被赤衣斩去一臂的人站在面前估计也不会把杜辰联想到十年前的一个小孩身上,经过十年的时间,他们也不会认为当初被坠云涧元气湍流绞碎的小屁孩还会重新站在他们面前,对于突然出现在无双城内的一个地兵修士根本就没人关注,所以在无双城,对杜辰来说很安全。

  夜深,无双城内一些宵小之辈也出来行动了,一时半会儿,在一些大宅屋顶上就可以发现一些淡淡的身影窜上窜下,忙个不停。

  天亮后,重新走在长安大街上杜辰,穿着一身漂亮的行头,估计昨晚又去重操旧业了。

  看着眼前的无双城,杜辰回忆着十年前在这发生的一切,回忆着自己的卓老大,回忆着胖墩吉优华,回忆着黑龙帮铁威,回忆着无双城执事吉冬……

  杜辰的思绪已经完全打开,要是当初我和卓老大没去偷那个胖墩的钱袋,那又会是什么样的情况,也许乞丐爷爷还会像以前一样带着两个捣蛋鬼四处游历,自己和卓老大两人还在干那劫富救自己的事情呢吧,可是现在卓老大不知道在那,乞丐爷爷也消失了,这个世界只剩下自己了。

  来到当初和卓老大一起戏耍的长安大街,看着和当年有些出入的陈年物景,杜辰回想着这里的一幕幕,嘴角及其自然的浮出一抹微笑,杜辰计划先找到当初的上官静儿与卓老大汇合,再一起去找乞丐爷爷。

  一边回想着在这的点点滴滴一边踱着步子缓缓走着,杜辰不知不觉得又来到了聚仙缘前。

  聚仙缘拥有和无双城同样年龄的老字号,依然矗立在长安大街最繁华的地段,这一点都不奇怪。

  看着门口不停吆喝的小二哥,杜辰却想起了那个势利眼二狗子,不知道这十年他在这混的这么样了,按理说他的马屁拍的那么好,应该不会混得很差吧。

  “爷,里面请。”小二哥招呼着杜辰。

  杜辰对着小二笑了笑,如果自己没有穿着这一身富丽堂皇的衣服或者是破破烂烂的乞丐服的话,估计小二叫的就不是爷,而是滚了。

  杜辰抬腿走进聚仙缘,一楼都是些莽汉走卒,低等消费,整个大厅吵吵闹闹,杜辰喜欢这种场合,因为这种场合最容易爆出一些秘密出来,可是看看一身衣服笑着摇摇头走向二楼,有这一身衣服可以上得二楼,在二楼出来的流言可有百分之八十的可信度。

  进入二楼,看着三三两两的富贵之人吃吃喝喝,小吵小闹和一楼比起来却是清净的多。

  杜辰本想直接上三楼,看着楼梯口站在着的两保镖,打消了上三楼的念头,估计没些威望是上不去的,还是安稳点吧,想要潜伏就不能搞出太大的动静来。

  随便找了张靠窗的桌子坐了下来,一个跑堂的小二搭着毛巾跑来过来,“爷,来点什么?”

  “随便来点好吃的好喝的。”

  “好咧,好酒好菜马上来。”

  小二走后,杜辰便透着窗子看着外面人来人往的大街,这窗户对着的正是十年前铁威和吉冬打斗之处,当初的杜辰在三楼今天得杜辰在二楼,被打烂的路面也早就焕然一新。

  看着看着,杜辰的思绪又回到了十年前,那时卓老大还和无双城的城主吉布廉打了一架,那时候的卓老大就到了地帅的境界,不知道现在的卓老大过得这么样。

  “爷,您的菜来了。”小二的一声吆喝打断了杜辰的思绪,自己笑了笑自己,卓老大跟着上官家族必定不会差到哪去,只要到时候找到上官家族就能找到卓老大。

  “哎,小二哥,跟你打听个事?”杜辰叫住小二,“你知道哪有姓氏上官的大家族吗?”

  “姓氏上官?其他地方我不知道,但是无双城里就有一个,不过不是什么大家族,只是一个文弱书生而已。”小二疑惑的回道。

  “说来听听,当然这是我给你的差钱。”杜辰拿了些碎银子放在小二手中。

  “谢谢爷。”小二喜笑眉开的说道:“长安大街最西头有个书摊,听说摊主就姓上官。”

  “哦,谢谢。”杜辰谢了小二便让他走了。

  喝着小二送来的酒吃着些许小菜,杜辰的心又开始天马星空了,或许他在想着什么时候能找到卓老大,什么时候能找到乞丐爷爷。

  日升城,城主府后院。

  正在练剑的上官卓冷不丁的打了个喷嚏,一旁看剑的女子则关心道:“卓哥哥,别练了,天凉了叫你多穿点衣服你不听,冻着了吧。”

  “静儿,你见过哪个地帅境界的人会冷的啊?”上官卓刮了此女一个鼻子,此女正是杜辰苦苦相寻的上官静儿,上官卓望着远处的天空喃喃道:“或许是谁在念叨我吧,阿辰是你吗,我不相信你死了,吉布廉,我会回来找你的!”

  “卓哥哥,我怕你这样的表情。”上官静儿看着上官卓恐怖的表情怯怯的说。

  上官卓一惊,这已经不是第一次在静儿面前露出这种想噬人鲜血的表情了:“静儿别怕,卓哥哥这辈子都不会伤害你的,只是又想到阿辰的仇还没报,我就恨自己没用。”

  当初阿卓被杜辰委托上官静儿和秦耀送往破庙,哪知上官静儿和秦耀在破庙等了一天一夜都没等到任何一个人,便带着昏迷的阿卓来到了日升城。

  待阿卓醒来本来是要回无双城救阿辰,可是秦耀将事后打听到的不幸消息告诉了阿卓,这对阿卓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便一蹶不振,这可愁煞了小公主上官静儿。

  阿卓的资质可以说是百年难遇,连日升城城主也就是上官静儿的父亲上官云都动了惜才之心,发誓不管怎么样都要把这个小家伙的斗志重新唤醒,阿卓本就是一个聪明、倔强、不服输的人,大概五六天左右便自行想通,与其在这苦苦煎熬不如重新振作,好好修炼,待得日后找上无双城为阿辰报仇。

  阿卓本是一个孤儿,后被老乞丐收养,只知师尊为自己取名阿卓,具体姓氏不祥,上官云见阿卓的身世如此凄凉,怀着爱才之心还收了他为义子,取名上官卓,他将是日升城重点培养对象。

  结果,上官卓也没有让任何人失望,短短十年便从刚刚踏入地帅一直飙升到地帅巅峰,隐隐有压过上官云的趋势,连上官云都连称奇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