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和你哥哥第一次见面的时候,是在机场里,那个时候我们刚上小升初的考试结束。”唐皖一想到那个时候,张淼峰的咖啡害得自己的新裙子成了‘毕加索’画风的裙子就想笑。可是一想到接下来发生的事情,唐皖就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的世事难料,而且那么的匪夷所思。

  “皖?!”张淼玲见到唐皖不自觉上扬的嘴角,还有随后紧皱的眉毛,张淼玲总感觉唐皖和自家哥哥的关系没有那么的简单。

  “嗯,怎么了?”唐皖抬起头,正好对上了张淼玲探究的眼神。唐皖突然觉得被张淼玲探究的眼神看的很不舒服,就像在大街上没穿衣服的感觉一样,很别扭。

  “没事啊,哎,你和我哥后来还有见面吗?”张淼玲没有注意到唐皖表情的变化,而是接着问她和自己哥哥见面的情况。“有,你哥哥还给我一张天华美容中心的VIP卡呢。”果然!唐皖在张淼玲的眼神里看到了一丝厌恶和鄙视。刚刚唐皖就在想张淼玲是不是误会什么了,此刻的唐皖很肯定张淼玲误会自己和她哥哥的关系了。

  “那小女孩原来是你啊。”张淼玲突然想到自己之前有次去天华美容中心做SPE的时候,一个美容师无意之间和自己说的一件事情。那就是大概是三年前,自家哥哥带了一个长得很漂亮的小女孩去做过美容,而且和那个小女孩的关系非常的密切,她还以为那个小女孩是自家哥哥的未婚妻不二的人选呢,谁能想到那个小女孩和自家哥哥由此就没了下文呢。张淼玲越想越生气,因为她感觉唐皖接近自己的目的肯定肯定就是为了接近自己哥哥,从而从自家哥哥的身上获取利益。

  “啊?”唐皖很纳闷张淼玲突然冒出来的这句话的意思。“没什么。我们吃披萨吧。”张淼玲拿起块切好的披萨美滋滋的细品着,全然没有了刚刚的深思模样。

  “哦。”唐皖也拿起块披萨,刚想吃。但是眼神却飘向了沈野逸的座位,沈野逸的座位空着,估计他和郑家威出去也不可能这么快的回来,唐皖很好奇沈野逸和郑家威能聊些什么。因为沈野逸一遇上郑家威就有点神叨。

  ********接下来的三天里,唐皖总是想找机会和沈野逸说说话,问问他那天离奇失踪的原因,可是沈野逸总是在她想开口的时候就避开她,唐皖感觉沈野逸貌似有点不对劲,而接下来的一件事情,让唐皖觉得更加的不对劲了。

  周四晚上,大概是午夜的时候,唐皖正睡得很香的时候,她感觉到自己屋子的玻璃窗有细微的推开声音。因为唐皖一直没有间断对黑暗魔法和修仙术的修炼,所以听力比一般人都要灵敏。她下意识的收紧了拳头,如果刚刚的推窗户的声音不是错觉的话,那么家里肯定是进小偷了,看她唐大‘神警’智擒‘小偷’的。她刚想把被子扔出去,转移小偷的注意力,然后顺势将‘小偷’拿下的时候,‘小偷’突然吱声了。“唐皖,我是郑家威。”

  唐皖一听是郑家威的声音就停止了攻击的举动,在黑暗中看那个‘小偷’到底是不是郑家威,在确认无误是郑家威的时候,才彻底停下了攻击的准备。

  “你怎么大半夜跑我家来了?”唐皖从衣柜里拿了件上衣披在了身上,虽然家里有地暖但是唐皖还总是觉得家里冷,睡觉盖得被子都是加厚型的,所以一出被窝就感觉特别的冷。

  “唐皖,最近......首领,不,沈野逸是不是有些奇怪?”郑家威思量了好几天,这才决定来问问和首领(沈野逸)关系最近的唐皖,最近的首领到底是怎么了?郑家威感觉最近的沈野逸就像是换了一个人一样,除了外表和说话的声音没有什么奇怪之处以外,沈野逸居然对联盟里的事情看似一切了如指掌,实则对联盟的事情一问三不知。

  “什么有些奇怪,他最近明明奇怪的要命。咦?你怎么会问起沈野逸啊,还有周一中午的时候你怎么会和沈野逸出现在同一辆私家车里了啊?”唐皖奇怪的问道,但是却忽略了郑家威一开始称呼沈野逸为首领的事情了。

  “@#……%&…………*¥%……”郑家威开始一通的解释唐皖想要知道的事情。其实周一的中午,郑家威接到沈野逸的电话,感到特别的纳闷。因为之前沈野逸和他联系的时候,总是利用银河系联盟独有的晶片进行联系的,从来都没有利用过电话,但是谁让电话是首领打得呢,他还是开着车去接他了,不是郑家威故意招摇开了劳斯莱斯幻影出来,而是停在沈野逸家的车只有这辆了。车在开上高速公路的时候,郑家威就把车开进了一辆早就准备好的载有大集装箱的卡车上了。卡车开的速度很快,不一会儿,车就开到了银河系联盟在郊区的临时聚集点。但是下了车的沈野逸就开始表现出很奇怪的举动了,不知道会议室在哪儿,不知道成员的名字等等。

  “啊,哦,额。”唐皖听着郑家威有关于银河系联盟的讲述,感觉到非常的科幻,她很佩服夜勋,但是也佩服夜勋在接管银河系联盟之后,联盟里并没有出现任何的问题,而是变得越来越强大了。银河系联盟是以沈野逸为首脑人物的秘密联盟组织,组织里还有三个核心人物,都是拥有异能的人士,两男一女。那两个男一个叫梧桐,一个叫新宿。梧桐擅长道术,而且计算机方面特别的强悍。而新宿则擅长利用星星的力量来启用魔法。唯一一个女的是窦唯,是个擅长用优美的舞姿诱使敌人降低警惕,从而秒杀敌人的妖媚女子。联盟主要吸收具有异能的人士,或者是天资聪敏的人,经过后天的培训,将他们一个个都培养成不是特种兵,不是特工,但是却比两者更为彪悍的人士。平时联盟的主要资金来源就是负责暗杀所得的赏金,以及联盟自营公司的盈利,而且联盟自营公司遍布全球,每天的净盈利可以达到一千七百亿。一千七百个亿,唐皖顿时迷茫了这得是多少的钱啊。沈野逸这货这么有钱一天天的干嘛还骑自行车啊,此时的唐皖已经忘记了沈野逸的那辆定制版的悍马自行车在普通人眼里的已经是多么的价值不菲了。

  “你是在怀疑?”唐皖再说到关键的地方停顿了下,她不敢说出她此时内心所想的,如果说沈野逸不是沈野逸的话,沈野逸的不正常的举动就可以解释的通了。

  “你是在怀疑此时的沈野逸,并不是沈野逸,真的沈野逸可能已经被绑架了。是吗?”唐皖见郑家威貌似没有听懂她说的话,就直接说了她心中的设想。

  “你也这么怀疑的?”郑家威惊讶的看着唐皖说道。其实不止唐皖和郑家威是这么想的,梧桐、新宿、窦唯都觉得现在的沈野逸不像沈野逸,但是都只是在心里想而已,并没有说出来。

  “是啊,我记得在沈野逸变得奇怪的前一天的晚上。他正在和我打电话,打着打着,突然电话挂断了,等我赶到沈野逸的家里的时候,沈野逸家里只剩下他的手机残骸了,而他人却不知所踪了。”唐皖越想越肯定了自己刚刚的设想,此时的沈野逸不是沈野逸,而是由他人假扮的,如果她猜得没错的话,沈野逸的失踪事件应该和黑暗魔法有关系,因为最近只要有沈野逸出现的地方,就会出现黑暗魔法的气味,虽然那个味道很淡,但是唐皖还是很灵敏的捕捉到了。

  “你是说,他人不知所踪了?糟了。”郑家威咬着嘴唇说了‘糟了’之后,就忽然消失在唐皖的卧室里了,唐皖看着此时空荡荡的屋子,有种刚刚在做梦的感觉,但是被推开的窗户,却提醒着唐皖刚刚不是梦,郑家威刚刚出现在自己的屋子里过,而且此时的沈野逸很有可能并不是沈野逸,并且此时的沈野逸应该是由他人假扮,混入银河系联盟肯定是为了什么不可告人的目的。

  “沈野逸你现在还好吗?你到底在哪里?”唐皖坐在床上摸着沈野逸手机的残骸,很想从手机残骸上感受到沈野逸曾经的温度,可是却一手冰冷。这么多天唐皖都暗示自己,沈野逸之所以没有搭理自己,是因为气自己和他表白了,破坏了这么多年的友谊。可是此时的事实不断的指出,沈野逸是被绑架了,并且此时的沈野逸并不是沈野逸。她好害怕,好担心沈野逸会出什么事情,她宁愿此时的沈野逸就是真的沈野逸,沈野逸只不过是在生自己的气,等他气消了,就好了。沈野逸才不会出事的,他会好好的,好好的。唐皖一直在心里默念着沈野逸会好好的,会好好的,她在默念中不知不觉的睡着了。

  此时的天还是黑黑的,夜幕有月,有星,但是却让人感受到从心里往外的凄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