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距离林辉的突然死亡已经过去了三天时间,学校里师生之间仍是到处流传着这桩离奇的事件,而校园里还能不时瞧见早已介入调查的警察身影。

  第四教学楼,高三(13)班。

  “同学们,今天的课就到这儿,下课。”班主任李元重重舒了口气,这才开始收拾课本,“哦,对了。骆方,一会儿下课后你先别走,到我办公室来一下。”

  “是,老师。”

  “老师留我干什么?”骆方本来约了张羽花和萧建明一起,此刻听了老师的话,心里不禁开始打鼓,“难道是因为学习赶不走,但学习比我差的多的是啊,怎么不问他们?不会是关于林辉吧!”

  自从林辉死后,骆方也在想,警察会不会找他问话。毕竟林辉是因为和他斗气争第一,气急攻心摔得头破血流才进医务室的,虽然说后来没什么大碍,但却在医务室里非正常死亡,学校也脱不了干系。不管怎样,警察和学校一定会到处寻找该案件的蛛丝马迹。

  张羽花和冯建明也走了过来,围着骆方问这问那了解情况,但问来问去也问不出个所以然。

  砰砰砰~。

  “进来。”

  “老师,我来了。”

  一进门,骆方就看见和班主任李元坐在一起的还有一个穿着制服的警察。

  “我猜得果然没错。”骆方暗忖,“应该只是问情况,不可能胡乱怀疑是我杀林辉吧!”

  李元和那警察一起站了起来:“骆方,这位是城北分局的周警官,周言。他负责林辉非正常死亡案件的调查工作。只是问问情况,你不用紧张。”

  “哦。”骆方看看老师,又看看周警官,随即伸出手,“你好!”

  “你好!”周言也伸出手来握住骆方,“谢谢你的配合。”

  周言四十出头的年纪,时刻保持着亲切和蔼的笑容,冲淡了那一身警服给人带来的严肃感,让人感觉很容易亲近。

  “来,把你知道的有关林辉的事都说给我听,慢慢说,别着急。”说着,周言递给骆方一杯热茶,李元则坐在一旁微笑,没再说话。

  “嗯。林辉是我们学校400米耐力赛的赛将,连续两年获得校运会的冠军。我以前没参加过这种比赛,今年是第一次参加。在年级预赛的时候,我取得了第一,林辉得了第二,只是在我后面慢了一拍,当时我就感觉他没有尽全力。果然,在那天决赛的时候,林辉一直在我前面,我拼命追也追不上。而且我慢他也跟着慢,我快他也跟着快,好像在故意戏弄我。后来我被逼出了潜力,最后十米到终点的时候,奋力超过了他。他可能突然遭受打击,怒极攻心吧!所以晕倒了。”骆方故意隐去了自己忽然获得神秘力量的事实,其它倒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哦,我能知道他为什么故意戏弄你吗?”周言和颜悦色的问。

  “事情是这样……”这时,李元把话接了过去,“林辉的班主任找过我,说他去找林辉谈了心才知道,原来林辉喜欢上了高三(8)班的萧语心。而他知道萧语心经常和骆方在一起,所以准备借这次比赛来打压报复他。”

  骆方也愣住了。现在他才知道林辉为什么要戏弄他。

  “原来是这样,难怪这小子看我不爽。”骆方暗想。不过他不在乎,是自己心爱的就要去争取,就算比赛以前知道林辉喜欢萧语心,他还是会义无反顾的去努力,去争取。

  “哦,是这样。”周言喝了口茶,没再说什么,这些少男少女之间的事他可没心思去管。

  李元却看着骆方道:“骆方,现在是高三最后一个学期,你本来成绩平平,现在更要努力,以后谈恋爱的机会多的是,不要被这些儿女情长的事情耽误了学业啊!

  “是,老师,我知道了。”骆方低下头不敢看两人,抿了一口杯中的茶,鼻中闻着淡淡的茶香,不再说话。

  “那你前段时间又去看林辉了吗?”周言继续问。

  “没有,那次他晕倒后,我就只是在食堂路口碰上他一回。他当时一瘸一拐的,脸上包了块纱布,还恶狠狠地瞪了我一眼,我当时并没有和他说话。”

  骆方始终盯着手里的茶,闻着丝丝茶香,一丝若有若无的刺鼻气息也跟着钻进了鼻子。周言还在继续讲着,而骆方也在认真听,不时点点头。

  忽然,骆方身躯一震,表情僵硬起来,心里瞬间翻起了滔天巨浪,周言讲的什么也听不到了,只是转过头去用力闻了闻。

  “骆方,你干什么?周警官正在问你话。”李元皱眉道。

  “你听到过别的同学有对林辉这人不满吗?”周言毫不在意的问。

  “没有。”骆方转过头来,摇摇头。

  刺鼻的气味越来越浓。骆方如坐针毡,焦急的神情也显露了出来,可又不敢直接告诉眼前这两人,也不可能什么也不管直接起身跑出去,怎么办!

  李老师和周言也发觉骆方有点不对劲,疑惑问道:“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焦急,有急事吗?

  “不能再瞒了,不然那人快死了。我这个秘密比起人命来说,一点都不重要,救人要紧。”想到这,骆方“嚯”的站起来。李元和周言也跟着站了起来,互相看了一眼,脸上的表情更加疑惑。

  骆方也等不及了,加快语速道:“周警官,李老师,我有一个秘密跟你们说,相不相信是你们的事。我可以闻到死亡的气息,是一种刺鼻的气味,病死的人的气息不太刺鼻,意外死和被杀死的气味就有点刺鼻,而后者还异常难闻。”

  李元和周言难以置信的对望了一眼,又上下打量着骆方,一时无话。

  骆方也不管,急道:“而现在,我又闻到那种气息了,非常刺鼻难闻,应该是某人快要被杀死了,现在情况非常紧急!”

  周言毕竟姜是老的辣,很快反应过来:“你说,某人快要被杀了?在哪儿?”

  骆方快步走到窗前,遥指西面图书馆:“在那儿!气息是从那儿传过来的!”

  “走,去看看!”周言也不再说什么,而是指示骆方在前引路。

  三人快步走出了办公室,往楼下赶去。

  骆方心里万分焦急,他根据气息判断,那人很可能下一秒就会被杀,现在是分秒必争。而周言和李老师则是半信半疑,因为觉得骆方没必要说谎话骗他们,但所知晓的事实又超出了他们的常理范围。不管怎样,先赶到那儿看看,万一是真的,则救人要紧。如是骆方在骗他们,回头在慢慢查问清楚。

  三人下了办公楼,迅速往图书馆方向跑去。

  图书馆坐落在校园西面,有12层楼,前面是一个小型喷泉,后面靠山。

  “你怎么知道是在图书馆?”李元一边气喘吁吁,一边疑惑问道。

  “只要是我周围600米范围内发生的死亡,我都可以闻到,并轻易辨别出方位,而办公楼到图书馆只有300多米。”骆方边跑边解释。

  “啊……”骆方紧接着又是一声大叫,脸色一变,“坏了,死了,刚刚死了!我现在闻到的只是死息的余味了。”

  周言和李元心里一惊,却什么也没说。三人快速从图书馆大门口冲了进去。

  此时,要到吃晚饭时间,图书馆大厅内一个人也没有,空荡荡的大厅里只站着骆方三人。

  “在哪儿?”周言大声问道。

  “后面。”骆方已经在往里面跑,“后面有间杂物室,是放旧书杂物的。”

  周言看了看李元,李元点点头,两人又迅速跟了上去。

  杂物室门前,防盗门上的一把指纹电子锁把三人挡在门外。这种防盗门中间靠上的位置是镂空的,从外面哪个角度都可以看到里面,但没有指纹密码进不去,只是为了方便管理员巡视的时候不用开锁也可察看室内。此刻室内漆黑一片,什么也看不到,只能隐约听到好像婴儿喝奶似的吮吸声。

  “就在里面。”骆方喘着粗气说道。

  “这,这锁是谁的指纹控制?”周言气喘吁吁,转头看向李元。

  “应该是,管理员和馆长才可以开,现在,可能……可能吃饭去了。”李元摇头喘息道。

  “这个开关控制哪儿?”周言观察仔细,指着防盗门边一个开关道。

  “是电灯开关。对,可以打开杂物室的灯!”李元反应过来,伸手按向了开关。

  “噌!”,杂物室里的电灯被打开了。

  三人慌忙透过防盗门镂空的位置看向室内。杂物室不到30平方米,室内整齐的堆放着一摞摞有近一人高的旧书、报纸,还有一些破桌烂椅靠在墙边。

  这时,众人的注意力都集中在了一堆一人多高的报纸后面。一双脚只看到脚踝以下部分,似乎是一个人平躺在报纸堆的后面,刚好露出了双脚,其余部位却被报纸给挡住了。这双脚上穿着一双运动鞋,紧靠运动鞋的位置,露出了牛仔裤的裤脚,从鞋子的大小判断,应该是一个男子。而此刻,那双脚正不停抽搐着。

  “谁?是谁在里面?”周言一改刚才的和蔼面容,透过防盗门,向杂物室内吼道。

  骆方和李元也异常紧张的看着里面。

  一阵摩挲声传来,随着,那双脚停止了抽动。只见一只带血的手从报纸后面伸了出来,压在那双运动鞋上,接着,一张陌生面孔从报纸后面探了出来,看向防盗门外的三人。

  这是一张血脸,从脖子到额头,一根根血管鼓胀,青筋暴露,瞳孔内布满了血丝,似要滴出血来。光从这张脸根本判断不出是男是女,只是从头发样式可以猜出应该是个男的。

  血人喉咙里正发出“咕~咕~”的响声,低沉而恐怖,嘴角往外淌着鲜红的血,冷冷的看着门外三人。

  李元从来没有看见如此血淋淋的一幕,此刻猛一见着,禁不住吓得大叫。骆方也感到后背冒出一阵冷汗,心里的恐惧使汗毛一根根竖立了起来。

  “站出来,举起手来!”只有周言还算冷静,但也掏出了手枪,“吧嗒”一下子弹上了膛,“听见没有,快站出来!”

  那血人视乎看出有一个是警察,但毫不理会,只是咧开血盆大口阴惨惨一笑,又把头缩回了报纸堆后面。

  周言再也按耐不住,抬起脚对着防盗门就踹了过去。

  “哐当!”

  “请不要毁坏公共财物。”一道电子合成女声从指纹电子锁内传出,同时电子锁表面红光闪烁,响起“嘀嘀……”的报警声。

  “呯!”周言扣动扳机一枪打在电子锁上。

  “请……毁坏……”电子合成女声依旧道,只是已经断断续续,“我们……通知……保安马上就……。”

  这时,里面那血人似乎愤怒了,一声凄厉的嚎叫从杂物室里传出。

  外面三人不禁一怔。

  接着,杂物室内传出来一阵走动的声响。

  “快!”骆方首先回过神来,“周警官,快点,他可能要逃跑!”

  “呯!”周言又是一枪射向电子锁,这一枪使得红光停止了闪烁,电子合成声和警报声也不再发出。

  而杂物室内却传来了脚踩在碎玻璃上的声音。

  周言慌忙又是一脚,“咚”,门终于被踢开。周言和骆方一前一后冲了进去,而李元则是瘫靠着门,连挪动身子的力气都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