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林群侠传之风云再起
字体: 特大
颜色:          

  “什么人?!……”一座阴森而诡异的宫殿内,一名守门弟子的咆哮声加上回音,仿佛是一位内功高手在怒吼。一位褐袍中年人,以及一位亭亭玉立的姑娘,静静地站着,没有多说什么。他们身后还有一批身穿血色衣服的人。四面八方的宫殿弟子闻声而来,顿时宫殿大门前聚首上百。为首的褐袍中年人正要说话,另一方的一领头人说道:“你……就是古清仞?!……”古清仞睁开惺忪的双眼,说道:“你就是冷护法吧!呵呵,没想到十年了,还有人认得我。我答应你,只要你现在弃械投降,我可以饶你们一命。”古清仞自信的口吻中夹带着一份思念之情,是庆幸还有人记得他吧。“啊?!是古教主吗?!……”宫殿内的弟子们顿时乱了起来。“什……什么?!哼,没想到你还没有死啊!弟兄们,杀了他们!退后一步者死!……”那位冷护法战战兢兢地说道。“哎。没想到你如此执迷不悟……”古清仞惆怅地叹息了一下,然后惺忪的双眼顿时目露凶光。

  一瞬,只是一瞬,一道血光扬了起来,溅在宫殿的墙壁上。尽管宫殿内光线黯淡,但是依旧能够看到那墙壁上鲜艳的泼墨画。“教主!我们要追随教主!”顿时宫殿内的弟子们更加乱起来——只见那冷护法在一瞬间死去,众弟子们也在一瞬间坚持自己依旧效忠古清仞的念头。有不服的顿时被众弟子剁成肉泥。

  “不好了!教主!那古清仞回来了!……”大殿内,一名逃离宫殿大门的弟子跑到大殿内向宫殿的主人汇报道。“噢?那家伙还没死啊。呵呵,当日竟然没弄死他,今日就留不得他了……”“孟扬威,我就知道当日是你将我出卖给天王他们。到今日,你觉得还能作威作福下去吗?如果你肯现在投降,我姑且能够留你一个全尸……”转瞬间,古清仞从门外飘进来,怒喝道。“哼!得古清仞首级者,赏千金!”孟扬威鼓舞着士气。古清仞见孟扬威背后的弟子们都异常亢奋,没有半点动摇,摇头叹息,挥了挥褐色长袖,意示着背后的弟子们冲杀。

  呆在古清仞身后身穿血色衣服的弟子们见到古清仞的手势后,一拥而上。站在他身旁的那位亭亭玉立的姑娘也拧起秀眉,挥起手中血色的长鞭攻向孟扬威。孟扬威抽住那姑娘的血色长鞭,怒骂到:“古清仞,你这个老不死的,当年没弄死你,如今绝对不会让你活着离开!……”孟扬威的语气有些嘶声力竭。古清仞听罢,大怒:“那当日我救你全家,你却反咬我一口,如今我也绝对不会让你活命!”说罢,古清仞怒气腾腾地朝孟扬威冲来。孟扬威顿时卸过那姑娘的长鞭,和古清仞交战起来,用掌劲迎之。

  一股强劲的内力磁场扬起,方圆数丈的弟子顿时被弹开。不一会,孟扬威感到非常不妥:体内的内劲被贪婪地抽走。“吸功大法?!……”孟扬威大惊道。只见古清仞听到孟扬威的话后,嘴角扬起诡异的笑容。“不!不可能!吸功大法早已经在十年前失传了……”孟扬威知道十年前柳泽一郎的死伴随着吸功大法的失传。“难道是幽冥神功?!”孟扬威惊诧道。只是孟扬威想挣脱古清仞的幽冥神功,却是徒劳。“哼,你方才既然不肯乖乖地束手就擒,我如今不能留你一个全尸……”

  孟扬威的脸色越来越难看,是体内内劲一点点被抽走的缘故。古清仞说到做到——只见孟扬威颓废地瘫软在古清仞面前,古清仞怒目一瞪,右手凝聚着强大的内劲,高傲地看着眼前的仇人,徒手削掉了孟扬威的首级!

  又一道血光扬起,墙上又展现出一道美景……方才还来势汹汹的众弟子顿时傻了眼,手中的武器不禁纷纷掉落在地。“好了,如今孟扬威已死,之前受他蒙蔽的弟子们,只要肯弃暗投明,我便既往不咎!……”古清仞运起强大的内劲吼道,加上宫殿内的回音,宫殿内的众人都如雷贯耳。“拜见教主!……”宫殿内一众弟子拜道。“哈哈哈哈……”古清仞的笑声震慑整座宫殿。

  “恭喜义父!……”待古清仞坐上血煞教教主的宝座之时,方才紧随其后那亭亭玉立的姑娘笑靥如花地祝贺道。“呵呵,婉儿,这些年来,苦了你了。如今义父不会再让你受苦了。”说罢,古清仞运起内劲,洪亮地吼道:“血煞教弟子听令!……”“是!……”数百名血煞教弟子们的应答声和古清仞的声音一般洪亮。“如今本教主封我的义女——祝婉儿为血煞教副教主!……”说罢,古清仞从腰间掏出赤血令给祝婉儿,接着说道:“以后血煞教教主见此令如见本教主,违者杀无赦!……”“弟子拜见祝副教主……”紧接着,血煞教弟子们毕恭毕敬地向祝婉儿参拜。“哈哈哈哈……”古清仞那饱经风霜的面庞经过笑容那泛起的涟漪荡漾,脸上更多褶皱。祝婉儿那清秀的面容也随之淡然一笑,毕恭毕敬地向古清仞致礼。

  十年前,血煞教如日中天。为了一统中原武林,古清仞派遣义女祝婉儿带领血煞教一半势力潜伏中原,图谋一举歼灭中原武林势力,一统中原。然而正当古清仞发散势力之后,恰逢天王带领旧部,打着替天行道的旗号誓要覆灭血煞教。那一役中血煞教伤亡惨重……古清仞正要借此扬言血煞教被覆灭,意欲潜伏着重整旗鼓,待他朝东山再起。然祸起萧墙,孟扬威私通天王,待古清仞孤立无援之时让天王将他一网成擒。古清仞受孟扬威釜底抽薪时大难不死,一直往中原逃窜。天王也随之追杀。孟扬威也趁此把天王在西域的旧部一举歼灭,自己聚集血煞教旧部偏安一隅。孟扬威的调虎离山计甚是毒辣,但也正因为如此,造就了死无全尸的今天。

  话说在一年以前,柳泽一郎事败之后,第二批东瀛忍者潜入中原时,由于武林一片升平,天龙教,弑已经覆灭,柳泽次郎唯有外交远在西域的血煞教,意图壮大势力对抗中原武林。但柳泽次郎听闻西域血煞教早已经覆灭,正意志消沉之时,适逢古清仞。当时古清仞已经杀掉天王等人报仇雪恨,要继续执行一统中原的大任,于是便和柳泽次郎携手合作。柳泽次郎协助古清仞覆灭百晓门,古清仞也成功偷学东方堡的绝学烈阳掌以及牧野山庄的开山拳,授以山藏和藤武以便于挑拨中原武林的关系。

  古清仞和柳泽次郎背地里还有许多不为人知的勾当。不过两人的目标都是一致的:一统武林,排除异己。其中的异己,包括对方……

  古清仞坐在血煞教教主那镀金的长椅上,凝视着远方,心中若有所思。雄霸天下的双眸中凝聚着点点唏嘘。血煞教大殿内,一众血煞教弟子已经四散,唯独古清仞独自一人托着腮在沉思。“义父,你在想些什么呢?……”宛如青玲的声音打断了古清仞的沉思,召回了他的魂魄。“噢,原来是婉儿啊。”古清仞顿顿道。“义父,又在想念义母了吗?……”祝婉儿的眼珠子水灵灵地在打转。“呵呵,婉儿果然是冰雪聪明。”古清仞苦笑了一下。“嗯嗯,虽然我没见过义母的样子,但是他一定是一位贤良淑德,美妙大方的女人。”“呵呵……”古清仞的脸上泛起涟漪:“其实我一直都在想,一统武林之后,又能做什么?你义母,大哥都不在自己身边了。纵使笑傲江湖,却如同独啸长空的苍鹰……”“义父,你还有婉儿啊!况且一统武林,是为了为中原武林造福祉,实现义父心中的大同,这一直是我们的共同目标啊……”古清仞看了看祝婉儿那坚定的双眸,“呵呵”地笑了起来。他的笑容,也是铿锵有力的。

  稍稍平静的武林又开始窸窸窣窣,中原武林的某个角落,一群鼠辈正在窃窃私语:“哼!花间派洛笔生残害我们雷火堂这么多兄弟,也是时候回敬一下他们了!……”森林里窸窣的人群中响起寒风刺骨的话语。春风拂过,那片森林仿佛秋天般萧瑟。嫩绿的树叶被风打下,随风飘落,紧接着被那群杀气腾腾的人踩在脚下碾碎,整片森林寒噤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