死息天劫
作者: 七月辰
字体: 特大
颜色:          

  衡远市城南,同心路。

  “爸,我知道了,你现在脱不开身,我来吧!没事,老妈不会操作,我马上就把这个月的钱存进去,好了,就这样。”骆方挂了手机。

  “怎么?又要还这个月房贷了?”张羽花问道。

  “嗯。”

  “唉,我们家上个月倒是还完了,可这日子还是过的不怎样!”张羽花垂头丧气的摇头。

  骆方也无奈一笑,朝路口的自助银行走去,张羽花连屁颠屁颠的跟在后面。靠近银行自助服务机后,骆方伸出大拇指按在指纹扫描处。一阵绿光扫过,“滴~”机器发出没有情感的标准合成女声:“通过,骆祥云户口,您非本人,转账权限不能超出一万元。请操作……”

  骆方在触摸屏上输入8000元,再输入转账号码,接着重新输入一遍后按下了“确认”键。机器内传来音乐声,过了一会儿:“操作成功,您已转账8000元至……”

  “好了吗?”张羽花站在外面等着。

  “好了,走吧。”骆方抬头道,“你不是说,语心让我们来叫她一起去学校吗?”

  “是‘你’,不是‘我们’。”张羽花更正道,“我只不过死皮赖脸跟着来了。怎么,不欢迎?那我走了。”说完,张羽花转身做出要走状,见骆方一直往前走并没搭理他,随又悠然自得转过身来跟了上去。

  两人穿过车水马龙的街道,走过几栋商业楼,转进了一个居民区内,最后在一幢居民楼前停了下来。

  “是这儿吗?”骆方问道。

  张羽花左右看了看,也在疑惑:“应该是吧!我上次和建明一起来是晚上,这里的楼怎么都一个样,晚上没注意,这下不好找了。”

  骆方正准备询问其他人,“萧……语……心!”一道尖锐的嗓音从张羽花的喉咙里忽然窜了出来,响彻云霄,贯穿天际。

  骆方冷不丁吓了一跳,开口骂道:“死胖子,小点声,想吓死人啊!”

  周围几幢居民楼里都探出了身影,寻找这催命声的来源。这时,左边一幢居民楼的五楼探出了萧语心的身影,“怎么是他!”萧语心心跳加快,脸上也开始泛红,转过身来到门边,迅速换好一双休闲鞋,跑下了楼。

  “你怎么来了?”一下楼萧语心就满心欢喜的问骆方。

  骆方看着一身休闲服的萧语心,心里不禁一阵荡漾,正准备说话,张羽花却一把抓住骆方的袖子,抢着问道:“咦,你哥建明呢,不在吗?”

  “没有,哥中午没回来。”萧语心虽然与张羽花说着话,但眼睛却是看着骆方。

  “胖子!”骆方反应过来,“你个死胖子,你不是说……”

  “怎么了?”萧语心疑惑道。

  “没什么。”张羽花露出了招牌的嬉皮笑脸,打断了骆方,“哦,我们上这边来办点事,顺道来叫你上学。”

  “对,顺道……。”骆方点点头,表情略显尴尬,随后下定决心似的,“马上到时间上学了,可以走了吗?”此时,骆方老脸也豁出去了,被胖子摆了一道,心里正想着待会儿怎么给他来个“满清十大酷刑”。

  萧语心感到心花怒放,暗想:“这傻子也有脑袋开窍的时候。”但是,脸上却是依然故作正定,“哦,好,你们等等,我去拿书。”说完,萧语心转身便跑上了楼,脸上洋溢着幸福表情。

  此时,张羽花得意了,对着萧语心的背影狂喊:“快点啊!我们只是顺道过来叫你的啊!我们家骆方得了400米第一,冲过终点的姿势又那么帅,有很多女同学都对他芳心暗许了啊!哎呦!痛!投降!哎呀!饶命!”

  “满清十大酷刑”提前开始了。

  衡远市第一中学。

  骆方、萧语心和张羽花三人缓步来到学校门口,一路上,张羽花一直叽里呱啦胡乱吹着,充当着“电灯泡”的完美角色,让骆方和萧语心二人有很多话都是憋在心里,没敢讲出口。不过二人却也喜欢这种静静地,呆在一起的感觉。

  “我先送你到第十教学楼,好不好?”骆方看着萧语心。

  第十教学楼在骆方所在第四教学楼的对面,中间隔了一个长宽100多米的露天读书花园。

  “嗯。”萧语心点头。

  “哇,那是骆方!你看!400米跑了第一,把那林辉当场就气晕在赛道上了。”

  “是,就是他,真帅!”

  几个女生从骆方身边擦过,都是眼睛一亮,低声讨论着,时不时又把眼神投向骆方,崇拜、爱慕之情溢于言表,被骆方三人尽收眼里。

  张羽花转头看向萧语心,调侃道:“怎么样,感受到威胁没有。我们骆超人就是金子,金子到哪儿都会发光的。”

  萧语心却问向骆方:“那天你突然发力冲到了第一名,现在找到原因了吗?”

  骆方摇头:“没有,我也不知道怎么回事。而且现在再也感觉不到那股力量了。”

  三人一边说着,一边走进了校园。

  刚进校园,骆方神色一变,随即伸长了脑袋认真嗅了嗅。一看见骆方这个招牌动作,张羽花也郑重起来。

  “怎么,谁要死了?”张羽花神色紧张,东张西望,“还来不来得及救?在哪个方向?一起去。”

  萧语心也紧张的看着骆方:“我和你们一起去。”

  “不用救了,这是死亡气息残留的余味,人已经死了。”骆方摇头道:“是从医务室方向传来的,走,过去瞧瞧。”

  “什么?已经死了。嗯,过去看看是谁。”张羽花兴奋的搓着手。

  随后,三人往医务室方向快步赶去,一路走近,人逐渐多了起来,纷纷议论着医务室里的死人。在离医务室还有100余米时就已经挤不进去了,只能看见里面停着几辆警车,警灯不停闪烁着。医务室周围拉着黄色警戒线。

  骆方三人也跟着站在人群中。

  “谁死了?”张羽花问旁边一个矮小男生。

  “我也没看见,但听他们说是林辉。”矮小男生回答。

  “林辉,林辉死了吗?昨天看到他不是已好了大半了吗?只是脸上还包着药。是怎么死的?”骆方疑惑问道。

  矮小男生也同样疑惑的摇摇头。

  这时,旁边另一个短发女孩接过了话:“听说连血都没有了,好像被抽干了,又或是被吸干了。”说着,短发女孩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寒颤,把衣服领口往里拉了拉。

  “这么可怕!”萧语心也不自觉的向骆方靠了过去,一只手紧紧拉住了骆方的衣角。

  张羽花一听,不但不害怕,反而兴奋起来:“不会是吸血鬼干的吧?或者,是僵尸?嘿嘿,这得查探清楚。”

  骆方看了看一脸害怕的萧语心,对张羽花道:“走吧,警察都来了,不关我们什么事了。”

  “好,走吧!”萧语心忙道。

  意犹未尽的张羽花正使劲踮着脚往里面瞅:“你们先走吧,我再看看,看看再回去!”

  骆方无奈,只得先送萧语心离开。

  “方子,听说你们学校今天发生了血案,真的假的?”父亲骆云祥夹了一口菜放进嘴里,砸吧着道。

  “嗯,真的。”

  “谁死了?被谁杀的?凶手抓到了吗?”母亲冯春然关心问道。

  “叫林辉,不知是谁杀的,警察效率没那么高,才一天,还抓不到凶手。”骆方喝了口汤,抬头笑道。

  妹妹方情像是想到了什么:“林辉,是那个和你比赛的时候争第一,结果输了,当场气晕过去的那个吗?”

  “对,就是他。”

  冯春然显得有点忧虑:“方子,你自己也要注意点啊!别在外惹到什么人,有什么困难要先跟父母商量,别擅做主张啊!”

  骆祥云放下碗筷,咂着嘴道:“对,在外面千万不能自作主张,不要和人结仇,你那怪异的能力也得谨防被人知道。记住,凡事让着点就行了,自己吃点亏没什么,小命要丢了可就损失大了,呵呵!”

  冯春然白了丈夫一眼:“尽在那儿瞎说!”

  “嗯,知道了。我吃饱了,先回屋了。”骆方逃也似的进了自己的卧室关上门。有时候,父母的关心也着实让他有点吃不消。

  “这孩子……”冯春然微笑着摇摇头,和骆情一起收拾起了碗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