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刀光如电,横斩赵耀武的腰腹。

  这一下突袭,时机把握极其精准,且既快又狠,深谙“刀走黑”的要诀;所用的招数,也不是容易引起注意的由上而下的劈砍,却是拦腰平斩,相当阴险难防。

  若是得手,便是一刀两断,地面将流满赵耀武的鲜血和肠子;而他王豹,将站在赵耀武的鲜血之上,踩着赵耀武的人头放声而笑。

  可赵耀武好歹也是一步便入先天之人,哪里是这么容易便被斩成两段的?

  虽然出乎预料,但是王豹刚刚发动,赵耀武心中警兆已生,下意识的便提起了刀;刀光刚刚入眼,手臂上的肌肉已经绷紧;王豹的速度再快,又如何快得过肌肉一松一紧的速度?所以,虽然应对仓促,却堪堪地挡住了这拦腰一刀。

  横斩被挡,王豹手中之刀借着反弹之力,双臂一缩一伸;钢刀如剑,向赵耀武的脸部直捅而来。

  赵耀武手腕一翻一沉,手中刀瞬间立了起来,“铛”的一声,用刀背磕开了直捅而至的钢刀,吐气开声,一步前跨,一刀匹练般的劈了出去。

  王豹刀在门户之外,见对方的刀直劈自己的脑门,连忙后退一步,横刀便挡。

  一刀被挡,赵耀武一声暴喝,又是一步跨出,依然直劈一刀。

  这一声暴喝,如同惊雷炸响,似乎便是一腔愤懑炸胸而出,震的场边的人们耳朵嗡嗡直响。刀身上,挟着淡淡的白芒,带着风雷之声直劈而下。

  这白芒,赵毅曾经见过。

  王豹勉强双手持刀过顶,期望能再挡一刀。

  可是带着白芒的砍山刀砍在王豹的钢刀之上,便如同切豆腐一般;“唰”的一声,砍山刀砍断了钢刀直劈而下。

  “啊!”一声惨叫,王豹的右手带肩膀,被赵耀武一刀劈了下来,顿时鲜血如喷泉般激射而出。

  场地边的人看到这一幕,很多人回转头去,不忍再看。

  王豹倒在地上,左手按着右肩,不停的翻滚呼号;要不是刚才勉强地横移了下身子,这会儿便应该是一刀中分了。

  赵耀武地看着地上翻滚呼号的王豹,毫不动容,冷冷地说道:“当年我视你如兄长一般,尊你敬你;可是你暗算于我在先,害我毅儿在后;我与你当面对质,你居然死不悔改,叫我如何容你?”

  停了停,又说道:“我曾对天发誓,出了天沟,便要用当年你暗算于我的这把刀送你归西。……你,下辈子做个好人吧!”

  深吸一口气,一咬牙,砍山刀高高举起,对准王豹的脑袋便要直劈下去。

  “不要啊!”一声凄厉的呼号在场地边响起,一个身影飞快的冲进场内,扑在了王豹身上。

  赵耀武手腕一紧,在刀刃即将砍入来人头顶之时,堪堪的收住了砍山刀;刀锋之下,几缕断发凌空飞舞。

  赵耀武定睛一看,只见满脸泪痕扑在王豹身上的,正是王豹的妻子周氏。

  周氏紧紧地抱着已经痛晕过去的王豹,不停的以头叩地,嘴里哀求道:“赵家叔叔,赵家叔叔,饶命啊!饶命啊!”

  赵耀武收住刀,恨恨地说道:“他王豹当日害我,之后又害我儿,今日居然请了仙人意欲加害于我。他做这些事的时候,可曾有想到要饶过我?饶过我儿?”越说越气,喝道:“你这妇人,不干你事,你且闪开!”

  周氏死不松手,嘴里只是哀求道:“赵家叔叔,赵家叔叔,我两个孩子可都还小,这要是没了爹,叫我们母子如何过活啊?……”

  说着,周氏突然放开王豹,双膝跪在赵耀武面前,磕头如捣蒜,一边磕头一边说道:“赵家叔叔,赵家叔叔,王豹他没了右手,已经是废人一个了;可是孩子还小,孩子还小啊;他们不能没有爹啊……赵家叔叔,如果你还不解恨,那你杀了我吧,让我替孩子他爹去死吧,求求你了,求求你了……”

  忽然又回过头来,对站在场外的两个儿子嘶声大喊道:“家俊,家豪,你们快点过来,快点过来啊!快点过来给赵家叔叔下跪,求他饶了你爹啊,快点啊!……”喊道最后,已经浑身发颤,歇斯底里而近乎疯狂。

  听见母亲叫唤,正在惶急不安的王家俊拉了一把王家豪,便要跑过去,一拉之下,居然没拉动。顿时急了,扯着王家豪的手硬是拽了过去。

  到了赵耀武面前,王家俊扑通一声跪倒在地,泪流满面的说道:“赵家叔叔,求您饶了我爹吧。”

  说着话,“嘭嘭嘭”连磕三个响头,直起腰来,一看边上的王家豪居然还没有跪下。又拉了拉王家豪的手,示意他跪下来为父亲求情,却没有反应。

  仰头一看,只见王家豪的眼中没有半滴泪水,有的只有羞耻和怨恨。

  这一下,王家俊恼了,抡起胳膊“嗵”的一声砸在王家豪的膝弯处。

  王家豪膝弯被砸,站不住了,膝盖一曲便跪了下来,低着头一声不吭,屈辱的泪水一滴滴落下。

  这时,王老太爷颤颤巍巍的站了起来,走到赵老太爷跟前,低声央求道:“老兄弟,千般不是,都是老哥哥的不是;求你原谅老哥哥我,跟你家耀武说说,让他饶了王豹吧。好不好?”

  赵老太爷脖子一梗,别过头去不看他。

  王老太爷见状,深吸一口气,大声道:“老兄弟,老哥哥给你赔不是,给你跪下啦,你就饶过王豹这一回吧。”双膝一曲,便要向赵老太爷跪下去。

  赵老太爷见状,耸然动容,一把搀住王老太爷,不让他跪下;望向场中的孙子,张了张嘴,却说不出话来。

  赵耀武看到了王老太爷的举动,也看到了爷爷的为难;再低头看看还在不停磕头,额头已经青紫一片的周氏;又看看跪在面前伏地不敢抬头的王豹的两个儿子;将目光转向晕倒在地的王豹,只见王豹的伤口还在不停的渗血;看情形,估计再等一会儿,王豹就要血尽而亡了。

  抬起头来看向自己的妻子,看到柳氏双眼通红,已经泪流满面。

  赵耀武咬了咬牙,长叹一声道:“罢了!罢了!”

  手一挥,砍山刀激射入地,直没至柄,转身便走;柳氏和赵毅赶忙跟上。

  一看到赵耀武放过了王豹,周氏大喜,向着赵耀武的背影又磕了三个响头,爬到王豹身边,大声叫道:“救命啊,大家快点救命啊。”

  王家的人顿时一拥而上,给王豹敷上止血的药,扎紧伤口;又有人搬了门板来,要将王豹抬回家去。

  王老太爷看着赵耀武大步而去,回头看着赵老太爷,不禁老泪纵横,双手握着赵老太爷哭着说道:“老兄弟,谢谢你啦,谢谢你啊;是老哥哥错啦,是老哥哥错啦。”

  ……

  一片混乱之中,王家豪努力的站起身来,满怀怨恨的瞪了眼躺在门板上昏迷不醒的父亲;一转身,便向圈外走去;走出圈外,更是大步跑进了黑暗之中。

  从池塘边向天边望去,越过树梢刚好能看到天上那半圆的上弦月;树梢上的几根枝条映衬在上弦月内,微微晃动宛若其中的桂花树,此景何其之美。

  树梢微微一晃,倒挂在树梢上的小蝙蝠翅膀一展,滑翔而下,无声无息地便跟了上去。

  ……

  “爹,您走慢点,等等我们啊。我和娘都追不上您了!”赵毅对着走在远处的赵耀武大声叫道。

  听见赵毅的呼唤,赵耀武停步转身,看着由远及近的赵毅母子,紧绷着的脸上露出笑容来。

  很快,赵毅母子来到了赵耀武的身旁,随着赵耀武慢慢走去,一边走一边笑着说些家常。

  “爹,我们这是去哪里啊?”赵毅发觉这条路不是往老太爷家去的,也不是往自己家去的,反倒是往道观方向去的,不由的有些奇怪,便开口问道。

  赵耀武揉揉赵毅的脑袋,微带责备地说道:“你这孩子,你当爹傻啊?你早就知道上次在天屏山是道长师兄妹救了爹的,是吧?居然还敢瞒着爹。真是的,待会儿回家看我怎么收拾你。”说到后来,已经全是宠溺的口气了。

  叹了口气,赵耀武又说道:“要不是道长师兄妹,你爹我今天不死也要变成废人了;我看那一手用冰块冻住飞剑的神通,便想到那天桃树带着绳索上山,救了你我父子的,应该就是道长的那位云瑶师妹吧?”

  赵毅点点头,嘟囔道:“不是我不告诉爹啊,是道长那牛……那个不让我说的啊。您可不能怪我。”

  赵耀武点点头,说道:“爹晓得的,仙人的事情,咱们凡俗之人还是少知道点好啊!看今天他们仙人之间的争斗,再看王豹那边那两个仙人的狼狈样,我怎么就觉着,这修仙的,也不见得便比我们凡人好多少呢。”

  听赵耀武这么说,赵毅那是笑逐颜开,连连点头。这话说的,简直说到赵毅的心坎里去了。

  不一会儿,便来到了道观。

  一个道士看样子已经早早便在道观门口等候了,一见这一家三口,便迎上前来,对赵耀武说道:“观主知道你们来了,请随贫道来。”

  看着赵耀武和柳氏对道长和云瑶大礼参拜,赵毅也只好跟着跪拜,只是看着道长笑呵呵的样子,赵毅忍不住翻翻白眼,心里暗暗地骂:“这牛鼻子,装神弄鬼干什么呢?刚才在池塘边,可把我吓坏了,这会儿还乐,真是岂有此理。”

  拜谢完毕,分宾主落座,道长看了眼赵毅,微笑着说道:“毅儿,我看你好像不太开心嘛?”

  赵毅哼哼道:“道长,我没有啊。”

  道长哈哈一笑,说道:“你这兔崽子,还不承认,我知道你是怪我出手太迟,害你爹受了大委屈,害你们白担心了半天,是不是?”

  赵毅两眼看地,既不承认也不否认,就是不说话。

  道长饶有兴趣的看着赵毅,说道:“嘿嘿,你这小子,居然还生我老道的气,你那是不知道啊,老道我为了寻那个机会,花了多大的力气啊。

  再说了,你问问你爹看,被那修真人的神念压制之后,现在是啥感觉?你以为凭你爹那把平平常常的砍山刀,能这么容易砍断王豹手上的百炼钢刀?”

  赵毅忽然想到了赵耀武挥刀砍断王豹钢刀时,砍山刀上的淡淡白芒;不由疑惑的看向赵耀武。

  赵耀武点点头,说道:“砍断钢刀的刹那,我以为自己已经越过了那道门槛。但是收手之后,发觉还没有;不过现在我已经能清楚的看到那道门,并知道怎么去打开那道门了。”

  道长点点头,说道:“半步,你只差半步了!接下来的半步,需要时间也需要你自己的努力了。若非当时对方已经发动,老道再不出手就不行了,我还真想让他多压制你一会儿呢。”

  赵毅立马接口道:“道长,您和姑姑的修为不是更高吗?你施展手段再压制压制我爹不就成了?”

  这话一出口,赵毅立马知道自己说错了;当时的赵耀武胸中一股愤懑不平之气,生死关头挣扎求生之意,面对强敌宁死不屈的倔强轩朗之志合于一处;在压力忽松之下喷薄而出,方能踏出这半步。

  这样的场面,这样的意境,如何能够复制?

  众皆大笑,只有赵毅讪讪的挠着脑袋不说话。

  这时思雨走到赵毅面前,拉住赵毅的手,一边轻轻摇晃,一边说道:“小毅哥哥,我娘说,过几天我和娘就要走了;我很舍不得你呢,你跟我们一起去好不好?好不好嘛?你不陪雨儿,雨儿会很无聊的呢。”说道最后,思雨便撒起娇来。

  这清脆的童音发起嗲来,真的很无敌啊。

  赵毅大窘,其他人大乐,一时欢声笑语便充满了道长的居室。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