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却说赵雅萱正沉浸在自己那悦耳动听的歌声里,似乎感觉非三日绕梁不绝不可。却被一阵“啪啪啪”的拍门声给惊醒过来。张开双眼一看,自己还是在房间当中的浴桶当中,何曾有表演的舞台啊。而且现在的水也变得很凉了。自己居然洗了很久了。她赶紧跳了起来。连声责怪婢女不早点叫醒自己。那婢女的嘴动了动,想说什么,最后却没有说出声来。

  服侍赵雅萱的婢女为她披上一件浴袍之后才前去开门,只见一个怒气冲冲的俏佳人就在门开了一线之后,迅速冲了进来。

  赵雅萱迎面一看,只见此女大约有二十五六岁,显然是刚刚睡醒的模样,这时是蓬头黄面,不过也掩盖不了她的天生丽质。一头乌黑的长发将已及臀,随着她的走动微微上下摆动,如果是一个男人站在她的面前,肯定会生出把玩一番的想法来,因为赵雅萱自己也快忍不住,想手握其发,慢慢的把玩了。再看这长发的主人,长得是那个俊啊,赵雅萱也暗地里羡慕起来。

  身材比起一般成年的女人来显得高了一点,但是给人的感觉却是那么的协调,修长的双腿就包裹在一条淡紫色的罗裙里面,上身着同色的绸缎紧身褂子,将她那匀称丰满的身材毫无保留的凸显出来。简单的衣着,并没有一点特别的图案放在上面,给人一种清爽自然,没有矫作的感觉,因为这样已经将她那精致的面孔衬托到最完美的地步了。

  这张面孔,是赵雅萱看到过的所有真人或者图画中最为美丽的了。那眉毛如两弯倒悬的残月,粗一分也好,细一分也罢,都没有像现在这般恰到好处;双眼如同那幽深的水潭,灵动而又令人看不到底,忍不住就会深陷其中。鼻如悬胆,口若樱桃。这钟天地灵秀于一身的面孔,就算是女人也会被迷住。

  “周小姐,请问您要干什么?”侍候赵雅萱的婢女边追着进门来的这位女子边问道。

  “春桃,这不关你的事,你给我闪一边去。”虽说那说话的音色让人了耳朵无比舒服,不过她所说的内容还是粗暴的让人受不了,恐怕谁都无法想象一个如此俏丽的美女会说出这样的话来吧。

  “不行,夫人叫我服侍赵小姐,我就要尽到我自己的责任。你不说清楚的话,我是不会让你过去的。”春桃一闪身,快步就越过那位周小姐,挡在赵雅萱和她的中间。赵雅萱看到的只是春桃的后背,不过想也知道,此时的春桃必定是一种视死如归的样子。

  周小姐被拦住,面露怒容,双手叉腰:“好啊,你这贱婢,当初你服侍我的时候都没有这么忠心,你快给我闪开,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面对周小姐的恐吓,春桃一点也没有退让的意思,她不卑不亢的说:“周小姐,今时不同往日了,赵小姐和你不同。”

  “什么?她和我不同?她有我唱歌那么好听吗?她能像我一样,为山寨赚来那么多钱吗?”

  春桃刚要开口,就被她身后的赵雅萱拉了开来。

  “你干吗说话那么凶啊,我好像没有得罪过你吧?”赵雅萱昂起了头,面对着比她还高上不少的来客沉下脸说道。

  “哼,你还好意思说,我在你的隔壁,本来睡得好好的,却被你刚才了那鬼哭狼嚎给吵醒了,歌唱的不好不是你的错,但是你还要如此大声唱出来,影响别人的耳朵清净就是大错了。”那个周小姐毫不留情地对赵雅萱如此斥道。

  什么,我刚才所唱的歌那么动听,她竟然说是鬼哭狼嚎。她会不会欣赏啊。赵雅萱心中是一阵腹诽。

  她当然不会不舍得反驳对方了,当下开口说道:“这位小姐,我唱歌关你什么事啊,如果不好听,你就捂上你的耳朵,没人强迫你必需听下去啊。”赵雅萱对对方那副出众的外表的一丝好感也因为对方的话语面荡然无存。

  不等对方开口,赵雅萱又说道,“哼,这个时间还在睡觉,你是不是猪啊,看你还人模人样的。”

  春桃也没有想到赵雅萱会这样针锋相对的说话,她感觉这样下去就不好收场了。她想挺身阻挡在两人中间,阻止她们的继续说下去。刚一有所动作,却给两同时扬起的手拨开了。只得苦笑一声,呆立一旁,看这事态的发展。

  那个周小姐听到赵雅萱如此讽刺,一时也找不到话来反驳,脸上浮出一丝怒色,她高举自己的右手,似乎一忍不住就要刮赵雅萱几个耳光。

  春桃一见这架势,赶紧劝道:“周小姐,你可不能打赵小姐,她的身份可是不同寻常的。”

  周小姐立即放下她的手来,向春桃问道:“你快说,她是谁,我怎么从没有见过她,居然如此没有家教,嘴巴这么臭。”

  春桃刚要回答,却又听到赵雅萱向自己发问:“春桃,她又是谁,这么凶,像个母夜叉似的。”

  春桃大感倒霉,先向赵雅萱说道:“赵小姐,这位是……”

  “好你个春桃,我先问的话,你竟然不先回答我的,你就不怕我以后给你点颜色吗?”周小姐盛气凌人的说。

  “春桃,别给她吓住,以后我罩着你,看谁敢欺负你。”说完,赵雅萱还挑衅看了一眼那脸色变得很差的周小姐。

  “你……”

  “你什么你,不爽啊,我这房间不欢迎你,春桃,你先帮我送送客,然后再和我详细地谈谈。”

  春桃应了一声,之后,就不理会那周小姐愤怒得快要喷火的双眼,请她出了这个房间的门口。

  回到房间里,春桃向赵雅萱竖起了拇指。

  “小姐,你太强了。把她弄到气成这样。我真是佩服你啊。”

  “别佩服了,你还没有告诉我她是谁呢。快点告诉我。”

  “她啊,就是我们山寨中艺部的台柱周妙音,今年二十五岁了,她的眼光很高,再加上与山寨有契约,现在还没有嫁人,听说她还是很洁身自好的,没有和任何一个男人有苟且之事。因为歌唱得好,在山寨里的地位很高,受到特殊待遇,平时是盛气凌人惯了的,这次在小姐这里吃了这么大的憋屈,一定会向寨主夫人告状的。小姐,你可要做好准备啊。”

  “哦,原来是她,难怪能够成为台柱。哈哈,看来未来的日子不会那么单调了。”

  赵雅萱眯起了双眼,嘴角咧开一丝诡异的弧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