清宫一梦
作者: 明笑白
字体: 特大
颜色:          

  (亲,看着顺眼就收了吧,再顺便做做调查,呵呵!)

  胤禛犹豫着,筱白跟着自己几乎必然会碰到太子,可跟着胤禩,也不是他希望的结果。

  “四哥,我保证围猎结束会还给你一个健康、活泼的筱白。”八阿哥郑重的向四阿哥保证,然后似有期待的看着后者。

  “四哥,求你了。”筱白看看太子的背影,央求着胤禛。

  经不住筱白的央求,也觉得让她碰到太子确实不妥,胤禛勉强的点了点头,“八弟,看好她”。

  在转头看着筱白,警告她“不许胡闹”。

  看着四哥驾马远去的背影,筱白小小的欢呼了一下。

  “得意了?走吧。”八阿哥无奈的看着还在欢呼的筱白。

  十四阿哥看着筱白,“这样更方便打赌了啊,你见过野猪吗?哦,你见过猪吗?等会儿可别打错了,打个兔子就不好了。”还煞有介事的做严肃状。

  “你找死!”筱白挥手扬鞭,紧追已然出逃的十四阿哥。

  “等等我,说好一起赌的啊。”十阿哥也是跟着追了出去。

  八阿哥与九阿哥对看一眼,笑的有些无奈,可眼中洋溢的快乐已是久违。这兄弟间勾心斗角的战争开始以来,数年间何曾见过如此开心的追逐嬉戏,亲情流露。八阿哥看向筱白的眼中,宠溺的味道越来越浓。

  九阿哥觉察出八阿哥的异常,脸上的笑容渐渐收敛,眉头轻皱。

  追着追着就进了树林,十阿哥停下马,等着筱白过来,“好了,不闹了。这林子里野兽多,可不是玩闹的地方,咱们等着八哥他们过来,等会儿让侍卫们分散开往中间驱赶那些野兽便是。”

  “皇阿玛还在里面呢,要是都驱赶到皇阿玛周围那可怎好?”筱白觉得这康熙不是自己跑进包围圈里去了吗?

  “哈哈,皇阿玛哪能跟你一样笨呢,他们会停在一个地方等着包围圈形成,然后再择机射猎,一直在那圈子外面的,况且这林子里也安排了一些猎手注意着狗熊和老虎这些大的野兽。”

  啧啧,康熙果然阔气,这都属于国家保护动物的狗熊和东北虎都可以打,还随便打,光这一点就让后世的猎手们羡慕不已,归真堂的人估计听了都能激动的气晕过去。

  看着胤禩安排人手有条不紊的向树林深处走去,步兵比骑兵多了几倍的人,筱白骑马来回的查看,一句句的问拿着麻网的士兵有没有看到野猪。

  “格格,那边好像有野猪的声音。”辜负不负有心人,筱白百无聊赖之时,有个士兵跑过来跟她讨好。

  “带路。”眼放金光,催促那小兵前头带路。

  “筱白,干嘛去?”看到筱白骑马跟在一个步兵后面朝树林深处跑去,八阿哥一下拦在了她身前。

  “那边有野猪。”

  “禀贝勒爷,奴才祖上是猎手,适才听到那边似有野猪的声音。”那士兵赶紧跪下讲明缘由。

  这围猎的圈子还没有成型,他也分不开身,再看筱白身后的马全也是紧紧跟随,“去看看就可,要是真是野猪,不可让格格独自捕猎,让周围的士兵一起围住。”

  见八阿哥放行,筱白兴奋的小脸涨得红红的,紧随那士兵一溜儿跑了。

  吱~

  筱白下马,躲在一颗大树后,注视着远处不断抖动的那簇草丛。

  “禀格格,确实是野猪。”周围的十来个士兵早就被筱白擅自征用了,此刻也是从各个方向包围了那野猪,就等它一现身,让筱白逮个正着。

  “过来了!”那带筱白过来的士兵叫古尔泰,他确实是个猎手,那围猎的士兵也大部分是他安排的,此刻已经成功的把野猪驱赶着跑向这边。

  筱白从没想到野猪也算一种猛兽,跑起来也是震天的响声,强压着恐惧,开弓,连射了几箭都是没有射中,只有一支箭擦伤了野猪的后背,反而令它更加狂躁了。

  从自己身旁擦身而过,筱白一狠心,“追。”

  “格格,贝勒爷说”古尔泰还不等把话说完,筱白早就上马追了过去。

  马全话不多,只是埋头跟在筱白身后,由于刚才围猎的都是步兵,跑了一段后已经不见他们的身影,筱白身后只有马全与几个雍亲王府的侍卫而已。

  “格格!算了!野猪多得是,回头再找便是。”纵使话不多,可眼看着跑出了围猎的范围,也不是好事,马全只能开口相劝。

  听到马全的话,再看看周围陌生的寂静,显然已经不是康熙围猎的地方了,还是回去的好,筱白打马回跑。

  吱吱~

  刚跑没几步,那野猪竟然往回跑了起来,瞬间就超过了筱白等人。

  在筱白纳闷之时,听到马全大声说“不好,快护着格格往回跑!”

  吼~

  如果开始还听不懂马全的意思的话,顺着这野性十足的吼声看去,一只棕熊正人里在他们身后不远处。

  这里可不是野生动物园,那棕熊站起来都有她骑得马那么高,筱白吓得脸色惨白,拼命狠拍躁动不安的马,那马却不如往日般听话,乱跑起来。

  马全他们分成两队,三人断后,防止棕熊冲过来伤人,另外三人由马全带着急追着任由烈马疾驰的筱白而去。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跑了多远,天色发灰的时候,马儿跑得筋疲力尽,终于听到了一处。身后早已没有了马全他们的身影,草丛中偶尔的悸动也不会令筱白兴奋了,反而会随着四周的吼叫或草动心脏骤然加快,然后骤停。

  很明显,自己遇到了最糟的情况——迷路。在树林里迷路,天色已晚,树林里又是参天大树,遮住了阳光,已经慢慢的进入黑夜。

  慌神的筱白强迫自己冷静下来,把马儿拴在一颗树上,然后对着视野之内最粗的那颗树爬了上去。

  筱白爬的异常艰难,从小生长在一个小城市,虽然在奶奶家见过弟弟们爬树,可终究只是见过,此刻用了半个多小时才爬到了一个棕熊够不到的位置。可仍然不够,万一那熊急了,网上爬两步,或者跳两下,八成就会葬身熊腹了。

  忍着恐惧与饥饿,筱白又努力往上爬了几米,直到树的半腰位置才找了根粗壮的树干坐下来喘息。

  天已经完全黑了,四周都是黑色的树影幢幢,野兽的吼声也渐渐有此起彼伏的意思。筱白的后背已经完全湿透,又冷又饿的缩在树干上。

  吼~

  筱白又一次打了个哆嗦,这叫声离着越来越近了,就算没有熊,狼也是不可小觑的。哆嗦着拿出从马鞍山扯下来的粗布包,抽出马靴里藏得匕首,砍下就近的一节树枝,裹上棉布,再浇上油,看着仅有的打火石,颤巍巍的撞击着。

  噗~

  火苗升起,然后紧接着熄灭。再升起,再熄灭……反反复复好几次,终于在筱白的手抖的几乎拿不住石头的时候点燃了火把,狠狠的攥着火把,另一只手里紧握匕首,筱白瑟缩在树上,期待着有人会来求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