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天辰
作者: 皓都
字体: 特大
颜色:          

  在仙识都无法穿透的坠云涧底,有一件足以改变历史的大事正在发生着。

  杜辰被绞碎肉体的同时,藏在怀内的龙凤袋也同样被绞碎,原来龙凤袋是一个空间袋,怪不得看上去那么的灵气充裕,也怪不得吉布廉下了那么大的狠心想要夺回此物,不管其内有什么奇珍异宝在这一刻全部被强大的元气湍流绞的粉碎,不过却有一物竟然抵挡住了这元气喘流的疯狂挤压拉扯,那就是一枚刻着“天辰”两字的半圆形令牌,老乞丐和赤衣人看到的话一定会认出来,它就是天辰令,据说此物极为神秘,历代天之子的信物,具体有什么用只有天之子明白!

  此时,天辰令正发着阵阵金光,令牌之上被浇了一层鲜血,那是杜辰刚开始吐出的一口心血,正是因为这口天之子的心血喷在了令牌之上,机缘巧合之下天辰令竟然被激活了,俗话说无巧不成书,杜辰的一缕残魂同时被天辰令吸入令牌之内。

  涧边。

  “我会回去的,不过这里还有事情要先完成。”老乞丐看了看吉布廉,吓得吉布廉冷汗直冒,求助的眼神盯着赤衣人。

  赤衣人面无表情的说:“你指的是这些蝼蚁吗?二哥现在就可以帮你杀光他们!”

  “不,他们罪不至死,按照我先前的说法去做,我饶你们不死!吉布廉才是罪魁祸首!”老乞丐对着面前的这群蝼蚁说道,确实这些最多地帅境界的人在他们俩面前就是蝼蚁。

  赤衣人皱了皱眉,别人他不管,可是这吉布廉和暗影之间有着很深的交情。虽说赤衣和暗影是两具各自独立的分身,可他们有共同的主体,所以有些思想还是互相交集互相影响的,这样也可以避免两具分身会杀错对自己有利的人。

  赤衣衣袖一挥,两股强劲的风自一左一右两个方向吹向众人,当左起的怪风刮过左边一群人的时候,这群人的左臂全部爆裂,当右起的怪风越过右边一群人的时候,这群人的右臂全部爆裂,两阵怪风带着血腥之气在众人之间碰撞,吉布廉正在两风之间,此时的吉布廉根本无法动弹,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两条胳膊同时爆裂。

  “三弟,你看这样可好?”赤衣指着倒在血泊中的吉布廉问道。

  “既然二哥都帮我出手教训了他,我再要他的命,难免被别人说成小人心性、恃强凌弱……”老乞丐叹了口气,“罢了,吉布廉,回去撤销对黑龙帮的一切打击,给他们一条生路。”

  “你们都走吧,我要静一静。”老乞丐背对众人轻声说道,赤衣对暗影点了点头,示意暗影带着众人离开。

  待众人走后,赤衣走至老乞丐背后:“三弟,回来吧,我们真的需要你。”

  “是不是出什么事了?”老乞丐问道。

  “等你解开仙之封印,你就会什么都明白了,再说这个原因还是因你而起,你必须得面对,这个分身我得收回去了,抓紧时间回来吧,三弟。”赤衣说完便施展隔空虚渡消失了。

  老乞丐皱了皱眉,继续盯着元气湍流的坠云涧。

  “辰儿,是我对不起你,没能保护好你!”老乞丐平息了一下心情,“之前不是我不让你修炼元力而是你根本就不能修炼元气,当年我们为了存活放手和那人一战,你被余波涉及,毁了灵基,至此,你和平常普通人一样体内根本就不能聚集元气,我也曾在你睡后给你强行灌输元气可是同样都会分散排出你的体外,那一战,最终那个人败了但是却没死而是被废了修为封印了起来,冥冥之中你却死在这里,这可能是上天的安排吧。”

  一阵沉默。

  “黑羽冠,收!”老乞丐右手平伸,一阵波动,只见一顶黑色的羽冠出现在老乞丐的掌上,而地处城南的破庙却轰然而倒。

  黑羽冠,仙宝,可以自成空间,不仅是件难得的空间类法宝还是一件罕见的岁月法宝,黑羽空间内的时间是现实中的十倍。

  “当年我用黑羽划出两个空间,一个给你练习各种逃生技巧,一个给卓儿修炼元力,你们两人各自待在里面将近三十年,虽说你们的身体还是按现实的时间进行生长,但至少你们的心性成长已经不是同年人都能齐平的,你们都拥有三十多岁的心理年龄,在加上卓儿地帅的身份,应该没人伤害得到你们,可是没想到别人还是被你们身体所迷惑而痛下杀手。”

  一阵仙识波动自老乞丐身体扩散而去,虽说老乞丐自我封印了元力,但是仙识却没有限制,不然他也不能再第一时间发现杜辰的危险情况。

  极远处,阿卓正在吐纳吸收元气,突然睁开眼睛:“师尊、阿辰,我会去找你们的!”

  “卓儿也是一个苦命的娃,现如今的情况对他来说,还是跟着上官家比较安稳一点,我就不便去打扰他了。”老乞丐忧伤的自言自语,一天之内两个自己疼爱了近十年的孙子同时离开了自己,对圣人来说也会有点伤感。

  “是时候该回去了,他们肯定有事情发生了。”老乞丐回味着赤衣的话喃喃道。

  “仙之封印,解!”一股天地威压充斥着整个天地,方圆百里之内每一个修炼元气之人都能感觉到这股可以比拟天威的气势,天下间所有暴虐的元气在这一刻全都温顺无比,数百里之内的每一个修元者都感觉到了,个个都带着感激盘膝而坐疯狂吐纳吸收,同时坠云涧下的湍流在这一刻也稍稍平息了一下,就这一小会儿天辰令抓住机会疯狂的吸收着周围的元气,这些进入天辰令内的元气正滋养着杜辰的一丝残魂,杜辰的残魂正在逐渐的壮大。

  一个鞠偻的身体在那一瞬间破碎消散,出现在原地的是一位眉心印有一朵仙云的仙人,衣摆被微风吹得轻轻摆动,他正闭着眼睛安静的站在那,这一刻他的仙识已经完全的散播出去,所有的人和事物都显现在他的识海里,只是没人可有发觉罢了,同时他的眉头渐渐皱起,越皱越紧,突然,他的眼睛突然睁开,眼内一道精光忽闪而出射向坠云涧,稍稍平静的元气顿时又被搅的更乱。

  “怎么会这样,难道是我做错了?”仙人在这一刻迷惘了。

  就在刚才仙人的仙识散出去的那一刻,被赤衣和暗影的主体也就是当初老乞丐的二哥在第一时间捕捉到了,也通过仙识交流将所有的事情都告知了仙人。

  “不行,我得回去,这事是我引起的,不能让其他兄弟代我受过!”一阵波动,仙人的身影凭空消失。

  老乞丐,到底是什么身份,为什么他知道杜辰的身份那么清楚,这几个仙境以上的仙人又到底是什么身份?这一切,目前都是谜!

  两年过去了,坠云涧漂浮的天辰令依然发着阵阵金光疯狂得吸收着周围的元气,自当年开始吸收周围元气以来,天辰令就一直没停止过,而其内杜辰的残魂早已完整,只是一直在沉睡,多余的元气已经无法填充杜辰的灵魂,却被天辰令压缩改造成可以兼容杜辰灵魂的肉体。

  又是八年过去了,天辰令好似永远不满足一样吸收着无穷无尽的天地元气,天辰令内有着一个独立的空间,其内有着一个人,细看之下和当年的杜辰确有几分相像,这具肉体完全是由元气压缩后实变而成,可以说是不坏之身,只要不是被直接打散,再重的伤也能靠元气恢复。

  这一天,天辰令好似累了一样,吸收周围元气的速度竟然缓了缓,紧接着越来越慢而天辰令外的金光却越来越亮,直至最后变成了强力的发光体照耀着整个坠云涧,这一刻有人看到的话,这光可能会把他的眼睛灼伤。

  天辰令好似饱和,已经停止了吸收周围元气的状态,而在这一刻天辰令就像太阳爆炸一样,一股强大的能量向周围无休止的扩散,整个坠云涧沸腾了,本来坠云涧内只是元气湍流而现在却像是波涛汹涌般,连天辰令都有些晃荡。

  处于能量爆发中心,杜辰缓缓睁开眼睛,长吐一口浊气:“啊……”一声长啸吐尽近十年来的憋屈,随着这一声长啸周围的能量不停的收缩回归杜辰体内,同时天辰令也悄悄隐入其中,那一刻杜辰的肉身趋于完美。

  这十年来,从残魂开始,杜辰就一直在接受着这天辰令的传承,这是属于天道使者的传承,怪不得没人知道天辰令的作用,只将其作为天道使者的信物,它却是天道使者的传承之物,不能接受天辰令的传承就不能算是真正的天道使者,天道传承是什么除了杜辰谁也不知道。

  “我,杜辰又活过来了,什么狗屁天道使者,天下之人的死活又与我何干,这个世界本就是弱肉强食,让我去拯救他们,那么谁来拯救我!”重获新生的杜辰,大声的咆哮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