繁缕的仙三生活
作者: 卿圆
字体: 特大
颜色:          

  “紫萱不得无礼”转身看向繁缕,“不知元宸宫主有何事?”,“本宫要换回重楼的心”,话刚出紫萱就飞身攻向繁缕,却撞上凝紫色的结界,倒地吐血,圣姑飞身过去扶起紫萱,“紫萱你怎么样?元宸宫主何必伤人?”,繁缕无辜地眨着凝紫色的眼眸,看着两人,“本宫可没动手啊”,“哼!想要心,休想”青春对紫萱的意义何等重要,关系到她的三世情缘。“当初重楼用他的心跟你交换了三滴精血,那是为了救本宫,念在你对本宫有恩的份上,本宫不会伤你,重楼的心无非就是可以保持你的青春,这三颗天香豆蔻,分三个月服下,便可起到同样的作用,这样总可以了吧”,“谁能保证你说得是真的”,来到这里还从未有人敢质疑繁缕,当下一个弹指,女娲庙的外围全部湮灭,圣姑顾不上紫萱飞身抱出青儿,“元宸宫主身为一界至尊何故出手如此重,更何况紫萱还曾对你有恩”,“哼,不识好歹,是重楼对本宫有恩,少在那里攀扯,本宫一界至尊,说话一言九鼎,重楼的心可不需要自愿,你以为能防得住本宫吗?”当下运起抽丝剥茧,紫萱惨叫一声,身上飞出一道红光落入繁缕体内,然后把三颗天香豆蔻合力打入紫萱体内,以法力湮灭了三月的时间,瞬间,原本外貌25岁的紫萱,此刻看上去只有十八九岁,圣姑惊奇地看着紫萱,“紫萱,你变年轻了,如今看着也就十八岁”,紫萱摸摸脸,幻化出一面铜镜,“真的,我真的变年轻了”,突然一阵强大的魔气压近,瞬间重楼出现在繁缕身边,看都没看另外两人,旁若无人地把繁缕揽入怀中,皱眉责备道“不是让你好好休息吗?身体可还有不适”,繁缕娇笑着环着重楼,“我都休息了快三个月了,父皇和帝父都说我没问题了,就你还啰嗦”,然后随性吻上重楼,重楼被这突如其来的感觉震住了,圣姑和紫萱看着旁若无人的两位,不好意思地退回庙里。一丝被凝紫色的光芒包裹着的红光由繁缕渡向重楼,一吻之后,繁缕看着重楼柔情蜜意地看着自己,心里甜蜜不已。重楼被魔皇教导了那么久,心知这种欲火焚身的感觉,当下抱着繁缕闪身出现在魔殿寝宫。

  蚩尤笑嘻嘻地准备去找伏羲提亲,走到半路又想起,这繁缕也是自己的女儿,应该是重楼向本皇提亲才对,闪身出现在魔殿寝宫,大喊,“重楼,你得向本皇提亲,不许欺负本皇的女儿”,吻得迷迷糊糊地繁缕一下子惊醒过来,推开抱着自己的重楼就迎上蚩尤,“父皇,他欺负不了女儿”,蚩尤上下打量,发现繁缕除了脸蛋儿红点儿,一切无事,也放下心来,拉着繁缕嘱咐道“娃娃,你可不能便宜这小子,多问他要彩礼……”被打断好事的重楼阴沉着脸出来,看见蚩尤虽然不爽,但也只是皱皱眉,没有多说什么,毕竟当初挑战魔皇的时候,虽然在招式上不输,但蚩尤身上强大的魔气自己比不上,比武就是旗鼓相当才有意思,蚩尤不跟他打,老是用魔气和阵法纠缠他,打起来憋屈。

  结果商议到最后,繁缕不要彩礼却要嫁妆,气的伏羲和蚩尤直呼女生外向,白白便宜了重楼,两人一想到女儿和嫁妆,惺惺相惜,抱头痛哭啊!繁缕看看老父亲给的嫁妆,笑得花枝乱颤,抬手收入空间。摸摸发间衔珠而垂的亮白色双凤簪,这凤簪是伏羲和蚩尤送给她的法器,或者是神魔器,用元灵珠催动便可化为缠绕红紫双凤的龙骨鞭,而这龙凤却是真正的龙凤魂,经过天池的至净,再加上繁缕精血的淬炼,成为媲美镇妖剑的利器,繁缕给它起名为佞,当时听到这个名字的伏羲和蚩尤脸色那叫一个好看,繁缕还恶趣味地解释说,一龙双凤,一夫二女,可不就是个佞字吗?

  元宸宫,尊者白薇、竹茹给繁缕梳妆打扮,看着玻璃镜中美的惊心动魄的繁缕,赞道“宫主真是倾国倾城”,繁缕轻笑“就你嘴甜”望着镜中一身金红嫁衣的自己,凝紫色的头发盘成飞仙髻,口衔东珠的金凤展翅欲飞,水盈盈的紫眸风情万种,心中亦是感慨万千,这就嫁了,想想真是不可思议,自己居然嫁给一位魔尊。

  乘着十六位神将和十六位魔将抬的紫水晶凤鸾轿,先去凌霄殿拜见了天帝伏羲,伏羲虽有十个儿子,但都不是如人间通过周公之礼孕育的,如同唐雪见的诞生是神树果实融合天帝的血脉诞生的,所以对于繁缕这个有他精血的唯一的女儿却是疼爱万千,不然也不会同意这三十二抬凤鸾轿由十六位神将抬着。“恭贺元宸公主大喜”,神界众神对这位半路出现的公主丝毫不敢怠慢,不说天帝的疼宠,单单这元界至尊的身份就让他们不敢有异议,而且早闻这元宸公主性子亦正亦邪,一身本事不亚于当年的神将飞蓬,惹不起啊,而众神中只有一道凌厉的眼神让繁缕感觉不爽,神识微探,居然是九天玄女,这么充满敌意,难道是情敌,重楼的桃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