罗水泮
作者: 九雪
字体: 特大
颜色:          

  出了宫门,沐宛初不知该去何方,甚至没有费神考虑这一问题,只就这般漫无目的地游荡着,从冷冷清清的皇城边走进熙熙攘攘的街市间。“哎哟——”沐宛初惊叫未余,一屁股拍到冰冷的青石街板上。此刻的她不惊不怒,反而嘿嘿轻笑,“今儿个终于尝到什么是命途多舛了!”她一副惫懒模样,抬头打量着这个将她撞倒的落魄孩子。不过十岁的稚嫩面容,眼神专注不起波澜,可是,衣衫褴褛裹着的小小的身躯明显在轻颤!

  “小子,拉我起来!”说着素手轻扬在空中,嘴角弯出一抹明媚的笑。

  男孩犹犹豫豫,低着头,终于伸出黑乎乎的小手,放在沐宛初的手掌之上,没有握。

  沐宛初笑容盎然,顺势紧握住男孩的手站起身,“我现在饿的紧,可又不想一个人吃,你得陪我!”男孩低垂头颅不作声。“谁叫你撞了我,你总得负责!”男孩握握小拳头,点点头。

  小的本就衣衫破旧不堪,大的也极蓬头垢面,两个人并排缓缓而行,手中各捧几个白花花热腾腾的包子啃得分外香甜,说是落魄街头的姐弟任谁也不会怀疑。

  夕阳余晖,云出山岫,倦鸟知还。沐宛初望望男孩。男孩摇摇头。沐宛初低低一叹亦摇摇头。“你知司徒沐府走么走?”男孩点点头。

  在大街上七转八转走进安静开阔地带,在转过一个路角,远远地便可以看见一处亮堂的宅门前稀落落杵站三四个小厮,而门额上“沐府”二字在阳光中闪着光晕。沐宛初心中有丝丝不安,一鼓作气跑到跟前,提步便迈,却被一旁的小厮拦住。“小姐!”

  “不是司徒沐家?”

  “是司徒府不错。可,可老爷严令,绝不,不许小姐在踏进沐府半步!”

  “为什么!”

  几人见状再不言语,只是稳稳挡住前去的路。

  沐宛初不管,撕扯着只想进去,至少弄个明白;或许只不肯相信,血浓于水,哪能说割舍便割舍?而看门的小厮虽不敢造次对她做什么,也是死死不肯让步,任凭她推搡!

  “够了!”一位身着藏青长跑年逾不惑的男子冷冷喝止。他面容抽搐,牢牢盯住惊惧、憔悴的沐宛初,有慈爱,有怜惜,有心痛,有怨气。

  “你们几个全把我的话当耳旁风了?找管家领一顿板子!”说完再不看瑟缩的小厮们,提步走进院门。“关门!”

  一声大喝顿如五雷轰顶,随着大门“嘎吱”合上,沐宛初不禁身子一震,软软滑到地面上,双眼死死盯着那扇毫不留情紧闭的大门,喃喃道:“他竟连见都不愿见我!他不愿见我……”

  太阳一寸寸隐入群山,一点点增加血色,光晕变得红润而柔和,晚霞如火。黑色一抹抹绕丝柔绫,鲸吞蚕食着白昼。“姐姐……”男孩怯怯拽拽沐宛初的衣衫。

  寒夜寂寂,城西两三间残破不堪的茅草屋在阴冷的月光中。门窗失修已久,空气里满是尘土味儿,至少可以遮风避雨……沐宛初任由男孩牵引着,直到进入屋中,男孩才放开手。“姐姐……”“嗯……”她含含糊糊答,甫一躺下,顿觉浑身气力抽去,意识渐渐不清晰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