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雷魂
作者: 壶山石
字体: 特大
颜色:          

  三叔前五步击出的声势一浪高于一浪,越来越骇人,越来越凶悍,最后一下完整的做出动作时,略略缓了一缓;却如同浪遏飞舟,一收一放间,更见凶悍威猛势不可挡,众人相顾骇然。

  三叔收了架子,摇摇头,嘴里嘀咕着:“存了意思,不一定要动作过程……,存……意,忘了……”皱着眉头思考,众人也是默然自省。

  “啪!”一根柱子上绑着的火把突然亮了一下,发出一声爆鸣声。

  三叔暮然惊醒过来,散开眉头,看见众人均沉默的样子,笑笑说道:“小毅,今天你说的这些很有道理,三叔好像想到了一些什么,不过好像隔着层东西还想不透,心里痒痒的,难受的不行。这样,你继续说,把你能想到的都说出来,三叔觉得好像要发生点什么似的。”

  赵毅就想到了他当初破障寻元时的感受,将破而未破,察觉到却看不到,这种似是而非的感觉,确实是难受的紧;难道三叔也有什么障碍需要突破?

  当下赵毅说道:“其实,还是这招黑虎掏心,我们看到的是这样子击出去,但是,如果我们这样呢?还是这个架势。这样、这样……”赵毅在场上前进掏心,后退掏心,斜跨掏心,垫布掏心,快速掏心,慢慢掏心……,自始至终都演示的一个黑虎掏心,最离奇的是他居然演示了一个过背摔的转身黑虎掏心。

  众人看的如痴如醉,从来都没想过,一个简简单单的黑虎掏心,在赵毅的身上居然能演练出如此多的花样来。

  三叔的眼睛看的是越来越亮。

  “所谓招式是死的,人是活的,当我们把架子盘熟练之后,我们就可以尝试在对战中把一个招式拆开来,也可以随机将不同的招式组合在一起,这就是所谓的:得其意而忘其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赵毅用一句经典结束了演示。

  三叔哈哈大笑道:“好一个得其意而忘其形,运用之妙存乎一心,今天小毅倒是给咱们上了一课啊。”看看四叔,对四叔说道:“小毅讲的这些,我得好好想想,如果能相通了,我想明年的府试把握就大了很多,说不定能进前三呢。”

  四叔点点头,说道:“我也学了不少呢。”

  三叔又对赵毅说道:“我们练架子的时候,总是求快求猛,以迅捷凶猛为上,看你慢慢悠悠的黑虎掏心,还真是开了眼了呢。嗯?慢慢悠悠……”一语未必,忽然呆若木鸡,张着嘴,瞪大了眼睛,眼珠子直勾勾的盯着赵毅。

  赵毅被三叔盯的发毛,赶紧在自己脸上摸了一把,没什么啊?眼睛鼻子耳朵都在呢;又看了看自己身上,棉袍棉裤都穿着呢,也没露点啊?

  赵毅拿手在三叔眼睛前晃了晃,三叔不耐烦的一巴掌拍开,继续发愣;愣了一会儿,突然站起身来,背着手在场地上团团乱转,一边转,嘴里还一边嘟嘟囔囔的念叨着什么。

  赵毅听的清楚,三叔念叨的是“迅捷凶猛?慢慢悠悠,慢慢悠悠?敛力入骨,得意忘形?……”再看看四叔,四叔也是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

  三叔转了一阵,突然停下脚步,瞪着赵毅吼道:“怎么把力气使到骨头里?”

  赵毅目瞪口呆,心道:“你都不知道,我怎么知道。”嘴里却大喊道:“你想着把力气使到骨头里不就使进去了?”

  三叔听见赵毅的话,抬头望着天花板,好一阵发呆。

  场地中间熊熊燃烧的篝火忽然旺了旺,然后暗了下来,三叔目光便落在了篝火之上;烧了一天,这堆篝火已经快要熄灭了;只见篝火中晃动的火焰在渐渐的缩小,架在其间的柴火却通红发亮晃眼炫目,看着就觉得炽热难言。

  三叔看了一会,忽然一蹲身,四平大马;双臂一展,开始一招一式的盘起架子来,第一式连着盘了五遍,越盘越慢;看上去不甚使劲,但是却拧的很紧,看架势倒好像是拧着跟自己过不去一般。

  第一式盘到第五遍的时候,三叔的身子里传出轻微的隆隆声,模模糊糊,仿佛从很远的地方传过来的雷声,尽管很轻微,但是在这安静的几乎连呼吸声都能听见的场所,这隆隆声显得很是清楚。赵毅旁边的四叔一听见这声音,呼吸立马粗重起来,赵毅斜眼一看,只见四叔胸膛起伏如同拉动的风箱,眼睛死死的盯着在场地上盘架子的三叔,双拳紧紧地握着,整个人都在微微的颤抖。

  第二式盘了两遍,便出现了这样的隆隆声。第三式、第四式只盘了一遍便出现了声音。

  盘了五式,三叔突然停下架子,站起身来,略作调息;便从第一式开始盘起,屋子里的篝火渐渐开始暗淡下来,绑在柱子上的火把也是快要熄灭,房内的光线开始时明时暗。

  火焰明灭中,三叔或起或伏,或慢或快,或紧或松,进退快慢刚柔起伏充满了韵律感,边上的少年们看的心醉不已。

  赵毅分明看见,三叔已经闭上了眼睛,全凭感觉在盘架子了。

  隆隆的声音随着三叔一式一式的架子一声一声的响着,充满了节奏感,当盘到第三十五式——白虎啸月的时候,随着三叔突然张开的眼睛,从伏地而身渐起到抬头望天张嘴而作无声之啸的吐气;隆隆的雷声突然连结成一片,连绵不绝,愈响越高,在整个房屋之内轰然回荡,红红的炭火映照着三叔的身姿,凶厉绝伦;仿佛便真的是一只斑斓大虎对月长啸,凶威滔天,不可一世。

  三叔后退三步——猛虎归巢,收势立正双掌下压,微阖双目轻吐浊气,雷声重归于无。整个场地内一片静谧。

  看到三叔收势,四叔激动不可自制,冲上去一把抱住三叔,嘴里喃喃的说道:“虎豹雷音,虎豹雷音!终于练出虎豹雷音了。”说着,竟呜呜的哭出声来。

  三叔也是紧紧地抱住了四叔,拍着四叔的背说道:“终于练出来了,终于练出来了。”

  旁边的少年也是感动不已。

  正感动间,门口传来大力拍门的声音,外面传来三婶大声的叫骂声:“死鬼,也不看看什么时辰,你要不要吃饭的啊?你不吃饭那也别把虎子和小毅带着一块挨饿啊!”

  屋内众人一听骂声,顿时相顾愕然。

  少顷,却爆发出一阵欢笑,便有那动作快的跑出去开了门,三婶进了门,看见一干人望着他呵呵而笑,不禁有些赫然。

  四叔大笑着说道:“走,我们去爷爷那里,把这好消息告诉他,让他老人家也乐呵乐呵。”

  三叔笑着点头。

  三婶纳闷的问道:“什么事情这么高兴?这时辰了还要跑老太爷那里去?”

  四叔说道:“三哥的族武突破啦!咱赵家从来没有人练成过的虎豹雷音叫三哥给练成啦!三嫂,你说说,这是不是个好事情,值不值得让爷爷也高兴高兴?”

  四叔的话里充满了兴奋和开怀,赵氏前途堪忧的情形整个颌阳赵氏几乎都知道,族人普遍对前途感到无望;而这几年被王家压着打,更是让族人对族武感到灰心和失望。

  更多知道内情的族人相信,所谓的虎豹雷音和四方神拳只是一个美丽的传说。它始终未曾出现并且无法触摸,甚至连看到它达到它的路都没有。

  这样的传说,因为无法企及没有希望,它的美丽便只能让人心生绝望。

  但是以老太爷为首的一干人坚定的相信这个传说,是真实是可以实现的,所以一直坚守而从未放弃,当时作为年轻一代的佼佼者,赵毅的爹曾经找到了方向,看到了目标,但是……

  三婶很清楚丈夫的突破意味着什么,这意味着赵氏家族的传承和希望,这意味着将会有更多赵氏一族的人才涌现出来,这意味着颌阳赵氏一族以后不必再低王氏一头……

  所以三婶也很开心,用充满柔情和鼓励的目光看着憨憨傻笑的丈夫。她也很理解大家的心情,不过还是说道:“这时辰实在太晚了,说不得太爷都已经睡下了,你们跑去一说,太爷今晚估计就不能安睡了。”

  “啊!?”众人大吃一惊。

  跑出去一看,飞雪已停,月在中天,乃是夜半时分。

  ……

  冬季的颌阳镇难得放晴,但是人们早晨起来的时候,发现雪停了,并且看见了天边的朝霞,那显示着今天能出太阳。

  赵老族长正在用早餐,老太爷虽然八十多岁,但是一直身体清健,精力充沛,胃口挺好;不过毕竟年纪大了,早餐不太爱吃饭,喜欢吃点稀的。

  一顿早餐,两碗稀饭,三个馒头刚好八分饱;八分饱,挺符合养生之道的。

  老太爷特别喜欢享受每天的早餐,用他老人家的话说,那就是:能吃上早餐,说明我老头子又能活一天了。所以,早餐的时候,老人总是细嚼慢咽,心情愉悦。

  但是今天老太爷这顿早餐吃的有点不爽,脸拉了老长。喝一口粥,嚼两下馒头,便抬头瞪瞪破坏心情的罪魁祸首——坐在一旁嘿嘿傻笑的三孙子赵岳武。

  这不能怪老太爷,这事整的,换谁谁都不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