霸气天辰
作者: 皓都
字体: 特大
颜色:          

  “我逍遥谷创谷百来年从未争夺过江湖中的任何虚名,同样,这次我出面不准备与尔等争夺这无双城第一大帮之名,各位别对我有什么敌意,我逍遥谷中立,你青云帮和骷髅帮争夺即可,我等只是凑个热闹。”秦逍遥一合亮金扇带着众弟子推出一丈,示意不插手此事。

  陈安国与断无情对视一眼,两人又疑惑的看了看秦逍遥,秦逍遥耸了耸肩摊开双手表示无辜。

  “哎,我说你们两个都是堂堂的地帅,和城主吉布廉同等境界,为什么不去抢无双城非来抢夺无双城话事人这下人的活呢?”秦逍遥装模作样的摇了摇头。

  陈安国与断无情两人目光一紧,他们不是没动过无双城的念头,暗地里也出过手,可惜他们都才刚刚踏入地帅境界没多长时间,吉布廉可是地帅巅峰,不是他们两人可以应付的了的,还出过大亏,而且据说吉布廉和霸主城的关系匪浅,现在他们两人还在无双城不受欢迎的名单上呢,这次争取这话事人的身份就是为了向吉布廉示好,两人俱都刻意无视秦逍遥的话。

  “陈帮主,这次的话事人的身份,我骷髅帮志在必得,还望陈帮主能够让步,以免造成不必要的伤亡。”断无情冷着脸道。

  陈安国冲断无情抱了抱拳:“断帮主果然是真君子,处处为手下着想,但是你也应该知道,这次话事人的身份我也不会轻易拱手相让,谁舍谁得,大不了手底下见真章。”话至最后,大有生死决斗的气势。

  “嘿嘿,打吧打吧,你们争个两败俱伤再由别人黄雀在后。”只见阿辰盘腿坐在涧边手支下巴看着好戏呢,“不好意思,一不小心多嘴了。”

  场中正准备互相恶斗的两人愣了一愣,同时把目光重新对准秦逍遥,“秦老弟,你如果能帮我打败断无情,我青云帮可答应你秦逍遥任何一件事,只要不是杀人放火、违背天理的事。”陈安国抢先说道。

  “很巧,我骷髅帮愿意出黄金万两,另加两个条件,不管杀人还是放火。”断无情抛出的筹码是陈安国的几倍。

  看着秦逍遥一脸什么事都好商量的表情,阿辰气得牙痒痒,本想将秦逍遥也拖下水,没想到却便宜了这老小子。

  陈安国也郁闷,话说他也可以再加价,甚至万两黄金另加五件事,可是逍遥谷历来神秘莫测,亦正亦邪,要是他秦逍遥提出的都是杀人放火的坏事,他陈安国担不起这后果,无法向江湖中人交代,不像断无情本就是一个冷血无情的人,干起什么事来都不记后果,承诺再多的事也无所谓。

  秦逍遥皱眉犹豫半天,亮金扇一合走至断无情一边,陈安国眼中闪过一阵失望,但也无话可说毕竟自己的筹码太低。

  “现在怎样,你可还要和我争?”断无情盯着陈安国,只见陈安国微微摇头带着众人退后一步,硬拼的话青云帮必是元气大伤,还是明智点好。

  “劳烦秦兄相助,不费一兵一卒得到这莫大功劳,日后必有重谢,断某答应的事必会办到。”青云帮的退出,这无双城再没什么势力敢和骷髅帮叫板,断无情脚步轻快的向阿辰走过去。

  “等等,断帮主,还请先付个押金吧。”秦逍遥阻止了断无情的前进,“我逍遥谷多年来一直未曾掺入世事,专心修炼,现如今我等所在之处的元气也已日渐淡薄快要负担不起门下众弟子的修炼所需,此次秦某出来就是为了探访元气充盈之地,据说断情崖是个好地方。”

  断无情满脸黑线,话说打人不打脸,可这秦逍遥偏偏就往断无情的脸面上招呼,要人家总部,这话亏他能说的出来。

  “这断情谷杀戮太重,煞气冲天,怕是会影响到逍遥谷弟子的心性吧?”陈安国本应窃笑不已,但是自标正派的他也不希望到时候逍遥谷也走到与自己对立的阵营。

  本来这对断无情来说也没什么,没了地方还可以再找或者去抢更好的,可是前任帮主断无涯对自己有恩,还是这辈子都忘不了的恩情,从小收养孤儿的自己,悉心栽培,还把自己当成亲生儿子看待,记得前任帮主传位自己时,那笃定的眼神,相信自己必能将骷髅帮发扬光大,要是自己让出老帮主几十年来一手打下的基地,日后有何脸面下去见老帮主,这不是要了自己的命嘛,断无情听了陈安国的话,仿佛抓住了救命稻草,看向陈安国的眼中满是感激之情。

  “这个不劳各位担心,这抵御煞气入心,我逍遥谷有秘法,这事如果让断帮主很为难的话,我逍遥谷不介意取消你刚才答应的另外所有承诺。如何?”秦逍遥不急不慢的说。

  “哼!”断无情一声冷哼,心想:断情谷让不让是我说了算,先答应你倒时候我是城主府的话事人,不让与你又如何,谁敢拿我怎么样。

  “好。”犹豫了半天的断无情下定决心,骷髅帮帮众一阵骚动。

  “爽快,我这就过去帮你把那小屁孩抓过来!”秦逍遥说完便向阿辰走过去。

  一阵元力波动,一个邋遢的身影出现在了阿辰的面前。

  “放肆!”一声怒斥,秦逍遥身子完全不受控制直接向后方退去,脚掌贴着地面一直滑出近十丈,噔噔噔又退后三步,“噗”一口心血吐出。

  “天境!”所有人都在那一刻屏住了呼吸,在这无双城别说天境,就是地皇都很难看到一个,有的人一辈子都没见过天境之人,但是大家都知道,隔空虚渡只有达到天境者才能领悟的神通,再说能一声震退地帅的也不可能是无能之辈。

  地皇在无双城就是天,天境在无双城那就是神,神要你死你不得不死。

  “乞丐爷爷,是你吗,你怎么怎么厉害了啊,快去救救卓老大吧?”阿辰欣喜若狂。

  “卓儿没事,你别担心,辰儿,快看看有没有哪受伤了,要是少跟汗毛我就让这群人陪葬。”说到最后,老乞丐身上一阵怒气直向周围众人冲去,吓得众人不由自主的后退一大步。

  “这少了一根,这……这……还有这,都少了很多根了,咯咯!”阿辰撒着娇,看着周围吓得白脸的众人,咯咯乱笑。

  老乞丐黑着脸:“你们想怎么个死法?”

  “前辈,是我等如莽了,还望前辈饶恕,这事都因城主吉布廉而起,这里只是一些受了蛊惑的庸人而已,您大人有大量,放过我们吧!”陈安国抱拳颤抖着说道,他这是在赌博,以替他人求情之际把众人都绑到一条船上也算是给自己取得一线生机,只要老乞丐不是嗜杀成性之人,必定不会杀掉这里所有的人。

  “你是在赌老夫是不是一个狠心之人,可以说你赢了也可以说你想错了。”老乞丐玩味的看着陈安国,右手一挥只见一道元气凭空出现,砸在了人群之间,硬是把人群分成两拨,“左边这拨自断左臂,右边这拨自断右臂,老夫就当什么都没发生!”

  天境以上者可以天之元气重组人身,但是这群人都是地境有可能一辈子要独臂终老,自觉没希望冲破天境之人全都一屁股坐到地上,独自后悔不该过来趟这趟浑水,更有甚者不断叫屈说什么自己只是过来看热闹的,更本就没有抓人的想法。

  “阁下是欺我无双城没人吗?”一道黑衣人从天而降,左侧树林走出一群城卫军衣饰的人,带头之人正是吉布廉。

  “吉小辈,你终于出现了,我正准备去一趟你的城主府呢。”老乞丐看了一眼吉布廉。

  吉布廉眼中寒光一闪,得罪天境可不是闹着玩的,希望暗影大人能解决他。

  “我在你身上感觉到了一股很熟悉的味道,你是谁?”黑衣人对着老乞丐说道。

  “暗影,没想到你也在这里,那么天辰令肯定也在无双城范围内了。”老乞丐眼内冒出精光。

  “原来是你,找了你快十年了,原来你一直在我的眼皮底下,三弟,你该回来了。”另一种沉稳而威严的声音从暗影的口中传出,“看你体内上下波动的天之元力,你一定是封印了自己的功力,怪不得我找不到你,要不是你刚刚解封,我真认不出来你。”

  暗影看了一眼阿辰继续说道:“这个小孩应该就是天之子吧?”

  “天之子?”阿辰疑惑道。

  “住嘴,有些事你不应该在如此场合说出来。”老乞丐警告着暗影。

  “天之子就是天道使者的后人,你们的职责就是护佑天道、造福众生!”暗影大声说道,老乞丐不让他说,他就偏偏要说,“你爹,也就是上一任天道使者,不仅不为天下的众生造福,却要屠戮众生,异想天开的想要重组天道,而我在你的身上竟然没感应到天道的力量,你们这杜氏一族理当丧失这种资格。”

  “住嘴。”老乞丐怒道,夹着愤怒一拳捣向暗影。

  “这个杜氏孽种,不配留在这世上。”暗影双手一紧,调动全身天之元力汇集与双拳之上,毫不退缩的左脚跨步双拳直对老乞丐的拳头。

  三拳相碰,一股足以令地兵都粉身碎骨的能量向四周扩散而去,陈安国、断无情等人立即打开地之盾将身后之人保护在内,可能是能量太大众人都不约而同的退后几步,而身受重伤的秦逍遥竟然从怀中掏出一碗状法宝向空中一扔,碗状法宝倒扣在众人头顶,一道能量幕稳稳将众人保护在内。

  “天机碗!没想到这等法宝都能让逍遥谷等到。”周围人群双眼俱暴出贪婪的目光。

  地将以下而又没人保护的地兵们可就没那么幸运了,俱都被能量波撞击得大口吐血,片刻之后便粉身碎骨留下一滩鲜血。

  老乞丐左手一挥便在阿辰身前竖起一道幕墙,可惜的是老乞丐为了使用隔空虚渡,刚刚解开自身的封印还没来得及稳定,只能发挥天兵左右的实力,而老乞丐是含怒出手,这一击已经达到了天将的境界,暗影全力的一击也差不多天将境界。

  能量波扩散至幕墙时,幕墙只支持了瞬息功夫便“哐”的一身破碎消失,能量波虽说是两个天将的相碰而产生的,但是阿辰立于老乞丐之后也只是余波而已,幕墙将能量波抵触的只剩下一股强力而已,一股强力作用在阿辰瘦小的身躯上,其结果就是正处于恍惚状态的阿辰抛飞了出去。

  “不!”老乞丐一身怒吼,身子一闪就要施展隔空虚渡,因为阿辰的身下是无人能涉足的坠云涧。

  “天元之力,固!”就在老乞丐将要进入虚空之时,一个轻微的声音在所有人的脑海中产生,所有人包括老乞丐都神志一震,老乞丐打开的虚空微动直接凝固将老乞丐的身影直接从虚空中挤抛出来。

  只见阿辰,应该叫杜辰,只见杜辰的身体直接向坠云涧坠落,只是碰到上层湍流,杜辰就被上层气流逼的一口心血脱口而出,紧接着元气湍流中杜辰的身体就被绞得粉碎,一片血雨碎肉散向坠云涧深处。

  “三弟,你该清醒点了,当年那人发疯想要杀了这天下芸芸众生,要杀我还要杀你,他不配你这样忠心于他,跟我回去!”一个赤衣人出现在天空,众人吃惊的是这人和暗影的面容一摸一样。

  “呵呵,没想到你竟然直接出动了最强的赤衣分身,确实对付我这天境只需要这个就够了。”老乞丐苦笑道。

  “三弟,你别执迷不悟了,就算你解开仙之封印,也救不了他了。”赤衣提醒老乞丐道:“你也看到他被元气湍流绞碎,再说这下面什么情况,你比谁的清楚,当年是我们几兄弟一起下的封印,光靠你一人怎能打开。”

  “回来吧,我们在天殿等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