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徒儿。”沈野逸装作夜勋的样子,面无表情的叫了下唐皖。当他看到唐皖的反应先是一怔,然后欢喜的表情之后,沈野逸确定了一件事,这么多年以来,他认为的另一个自己其实并不是自己,而是一个叫做夜勋的修真者,而且那个有关夜勋和魔法男对决的事情,是真实存在的。那个叫夜勋的修真者,貌似在与魔法男的对决中,和魔法男还有一个叫灵儿的女的(和唐皖长得十分相像的女的)一起玉石俱焚了吧。当他确定了这件事情了以后,他突然觉得这一切都特别的荒诞,而自己就是荒诞的男主角的时候,他很想仰天大笑,但是此时此刻的他却笑不出来。

  “夜勋?真的是你吗?”唐皖兴奋地看着沈野逸,她以为她再也见不到夜勋了,其实自从沈野逸变得开朗以来,自己觉得越来越依赖着开朗版的沈野逸了,但是总会不自觉地想起夜勋来。唐皖说不清对开朗版的沈野逸和夜勋的感情到底是怎样的,但是就是会不自觉的把他俩混为一谈,而且心里总是会冒出期待,迷茫,欢喜等等让唐皖说不清理不透的一切。

  “我是沈野逸。”唐皖看着沈野逸清冷的眸子,突然发觉此时的沈野逸与夜勋看似相似,实则却在眼神里会流露出不同的感情,夜勋版的沈野逸的眼神是和他的表情一样的面无表情,而开朗版的沈野逸则是忧郁,哀伤的,带着一丝丝让人心生哀怜的感觉。

  “对,对不起。”唐皖看着沈野逸的眸子,不自觉地觉得自己刚刚误认沈野逸是夜勋的事情,真的是件特别过分的事情。

  “呵,没必要说对不起,其实我之前也一直以为夜勋是另一个我呢。”沈野逸苦笑了下,看得唐皖很心疼。

  “想听我这么多年的故事吗?”沈野逸看着唐皖为自己心疼的眼神,他不知道是该喜还是该忧。

  “想。”唐皖点了下头,靠着沈野逸的边上坐了下来。

  “那是我很小的时候,曾经有一天晚上,我自己走在一个小巷子里,我当时小嘛,也不知道害怕,就走啊,走,走啊,走,当走到巷子的交汇处的时候,我突然听到一个声音在和自己说话。那个声音和我说,你愿意和我共享肉体吗?我当时也不知道怎么的,就‘嗯’了一声,然后自那天晚上开始,我就会做出一些莫名其妙的不受自己控制的事情来,刚开始我还以为自己是不是得了什么奇怪的病,要死了呢!可是后来,那个声音他告诉我说他叫夜勋,而且有的时候,他会和我说话,教我一些我听不太懂的东西,因为那些东西我没有在办法在别人的面前展示出来,所以我一直以为自己都是处于一种精神分裂的状态,呵~但是自从那次,和魔法男的对决事件以后,我感觉到夜勋的灵魂里有什么东西被解封了,然后自己就一下子晕了过去,什么也不知道了,当我醒来的时候,我第一次可以不受夜勋的控制和你说话了。然后我慢慢觉得那时自己就像是一场荒诞的剧目的男主角,一个人自导自演的一切......”沈野逸对着唐皖说完这一切的时候,突然觉得自己的心,不再向之前那样被塞得满满当当,没一丝的空隙,弄得自己都快喘不过气来了。

  “沈野逸,对不起,我刚不是,我不是.......”唐皖看着沈野逸的样子,心里很焦急,但是越焦急就越说不清自己想说的是什么。她很想告诉他无论他是沈野逸还是夜勋,自己都会是他的最好的朋友,刚刚的事情不是故意的。唐皖急于把事情的责任归咎在了自己的身上,却忘记了刚开始叫她徒儿的人是沈野逸了。

  “我知道,你很希望我就是夜勋对吗?我知道你和夜勋在一起的时候,真的特别的开心。但是无论我怎么去模仿夜勋,都没有办法让你真正的开心起来。唐皖我不喜欢看你忧郁的样子,你懂吗?”沈野逸激动地摇晃着唐皖的肩膀,唐皖看着情绪无比激动的沈野逸,她突然觉得沈野逸也好,还是夜勋也好,他们虽然共用着同一个身体,但是最重要的是自己,自己对他们共存的看法。她从来没想过,沈野逸会那么的在意自己的欢喜,更没有想过夜勋不等于沈野逸。

  “沈野逸,你冷静一下。我之前并不知道夜勋不是你,我以为你只是夜勋的一个真实的化身,所以我刚刚才会因为你的一句话,弄混你和夜勋。其实,有的时候,开朗的你,和我在一起的时候,我真的很开心,真的。我甚至都可以分得清在我的记忆里,到底什么时候是你的。”唐皖看着情绪又开始起伏的沈野逸,她急忙说出了自己这么就以来,内心一直隐藏的秘密,为什么有的时候的沈野逸,那么的萌,但是有的时候却又那么的面无表情,就像一个千年冰块一样,让靠近的人不自觉地胆颤,畏惧。

  “真的吗?你可以分的清楚?”其实这么多年的和夜勋共用同一个身体,有的时候自己都感觉夜勋就像另一个自己一样,无论是在处理夜勋旗下的公司的事宜,还是在夜勋思考问题时候,自己的性格和处事风格都在向他慢慢的靠近。弄得他现在也分不清到底什么事情是按照自己的主观意愿去做的。

  “当然啦。就是......”唐皖刚想说很久之前第一次对沈野逸说卖萌可耻的时候,唐皖就很纳闷加惊奇,一向面无表情的沈野逸居然有一天也会卖萌啊。可是现在想想或许那个时候,才是真正的沈野逸吧。但是,她还没来得及说这些的时候,从不远处打来的强光,刺得眼睛很痛。

  “找到少爷了,找到少爷了。”打着强光手电筒的中年男子,高声的喊道。

  随着中年男子的一声声高呼,突然有很多穿着黑色西服的打着强光手电的男人,一下子出现在了唐皖和沈野逸的面前。然后,唐皖就看见在不远处,穿着雨衣的沈奶奶慢慢的往自己这边走来,而沈奶奶的身后也跟了不少穿黑色西服打着强光手电的人。

  “臭小子,英雄救美也不想好退路,要是奶奶没好奇看了眼你的电脑,不知道你可能要去做什么,看你现在咋当英雄,瞅瞅,都快成狗熊了。”沈奶奶用手指轻轻的戳了沈野逸的额头,其实她看见沈野逸这么狼狈的样子,既心疼,又来气。要不是昨天晚上,她看见沈野逸屋的电脑没关,自己都不知道自己唯一的宝贝孙子,居然会一个人单枪匹马的跑到了这么个荒山野岭的来救小唐皖。不过,沈奶奶扫了一眼唐皖和沈野逸,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宝贝孙子,居然在自己的不知不觉的长的这么大了,而且也知道什么叫做英雄就美了。看来自己和陈太太还真有缘,从好姐妹还能成好亲家,哎呀,这样以后唠知心话就更方便了,再说小唐皖差不多也是自己看着长大的,知根知底不错。

  “沈,沈奶奶?”唐皖看着越来越奇怪的沈奶奶,突然觉得自己后背一凉,貌似被算计了。

  “嗯,咋了?小皖皖啊,是不是饿啊。走,奶奶带你吃好吃的去。”唐皖被沈奶奶热情的搂着肩膀,往山下走去,唐皖临走之前看了眼,被沈奶奶故意遗忘在角落的沈野逸,哎,可怜的娃啊。沈野逸可怜巴巴的自己从地上站了起来,跟在沈奶奶和唐皖的后面下了山。

  当沈野逸一行人走到了山脚下的时候,天色已经亮了起来,晴朗的天空携着旭日带着白色的软云一同为沈野逸和唐皖庆祝脱险。当唐皖看见山脚下停着的各种车的时候,她惊叹了,这是在拍台湾偶像剧吗?哪儿整的这么多的好车啊,虽然唐皖说不清眼前这些车到底值多少钱,但是看着就觉得好贵,哎没办法,唐皖是个汽车白痴,不过,她唯一认识的只有辆比较常见的宝马,可是这宝马数量是不是太多了啊,她初略的算了下,大概得有10多辆,而且这黑衣服的山寨版的沈野逸也太多了吧,一个个面无表情的,唐皖看的直恶寒。

  “小皖皖,快上车啊。”沈奶奶看着已经被自己弄来的车队,弄得震惊的小唐皖,很想笑,这小丫头,和自己住对门邻居这么多年,居然都不知道沈家到底是什么样子的人家啊。沈奶奶邪恶的笑了,她突然觉得自己的宝贝孙子就是聪明,知道从这么小就培养不爱权财的媳妇了。其实,沈家在红霞小区的这套房子当初买下来,是挺有趣的,当时红霞小区的开发商就是沈家,而让沈奶奶决定从老宅搬出来,搬到红霞小区一住就是十年的原因就是因为陈老太太,也就是唐皖的姥姥,唐皖的姥姥青年的时候,和沈奶奶就是好朋友,没想到失散了这么多年,居然还能相见。所以两人一见面就找回了当时的年少时的友谊,而且那种友谊一直持续到了现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