血殇情
作者: 主公爵
字体: 特大
颜色:          

  跟着管家走进一座假山,当看到假山中一处内壁发出昏暗的烛光时,血鸢脚步一顿,因为她想起了上次寻乾图进的那个洞,心下生出几丝恍惚之感。

  那管家还以为血鸢临时反悔,想要逃走,正欲放出信号,却见血鸢神色如常地跟了上来,就像刚才的停顿未曾发生过一样。

  松出一口气,管家指了指那洞口,不带一丝感情地道:“两位姑娘请自行进去罢,在下告退。”说完自顾自地转身离开了。

  木儿看着那洞口,有些犹豫,进洞容易出洞就难了啊。

  血鸢提脚便进,轻飘飘地甩给木儿一句话:“如果是想杀我们的话用不着这么麻烦,想必他们还有其他目的,所以你暂时不用担心你会突然性命不保。”

  木儿闻言,一想,是哦!照血鸢的说法,他们要是想杀她们的话,随时都能动手,既然这么百费周折地把她们弄下去,肯定是有其他目的罢?

  想清楚了的木儿大步走进洞,再说了,洪水来了血鸢还在前面挡着呢,见不对了她再跑就好!

  洞并不长,一下就走到了头。

  出来后便是一个宽阔的大厅,烛光将这大厅照得如同白昼,模糊间可以看到远处有一把巨大的椅子,旁边床榻俱全,一人正坐在榻上,背对着她们,看不到面貌,但那紫色长袍明显地表明了他的身份。

  听到动静,那紫色身影并没有马上转过身来,微笑着开口道:“两位,请上座。先前如有得罪,舜景在这里给你们赔罪了。”说完这话,他才慢慢转身,脸上的笑意如春风般和煦。

  飘身上前的木儿被舜景那醉人的声音挑起了极大的兴趣,期待地等他转身。

  当舜景的脸一寸寸地露出来时,木儿心跳的频率也一点点地加快。在看到舜景那宛如天神般的容颜时,她只觉得天地都消失了,她自己也消失了,世上只剩下面前这一人,眉目含春,笑颜胜花。见君乃知余白活十余载!

  血鸢也有些惊艳于这男子的相貌,比之莲花阁主更胜几分,多出的是那股高贵与魅惑混杂的气质,有若天神和妖魔的结合体。

  舜景对眼神一片清明的血鸢生出浓厚的兴趣。无视已经呆若木鸡的木儿,径直走近血鸢,伸出手缓缓靠近她的面纱。

  血鸢出剑轻易抵住他的咽喉,冷冷道:“再近一分便死罢。”

  舜景看了看那反射着自己倒影的软剑,轻笑着后退,往榻上斜斜一坐,指了指对面,开口道:“请。”

  血鸢一巴掌将木儿拍醒,将她甩到榻上,自己才端正地坐下。

  木儿一醒,擦了擦嘴边留下的口水,不好意思地摸了摸头,正欲抬头看他们之间的交流,突然想到对面坐着那个长得像天神、气质却似妖魔般摄人的男子,忙把视线对准血鸢,还伸出手挡在右眼边免得余光扫到那男子。

  舜景动作优美地倒了三杯刚泡好的茶,拿了两杯放到血鸢和木儿面前,看到木儿那副深怕看到自己的样子,笑了笑,拿起剩下的那杯茶,一饮而尽。

  血鸢感觉不出舜景的实力,不敢妄动,见他迟迟不开口,也不着急,看着他行云流水般倒茶、饮尽,再倒、再饮。

  终于到第十杯茶时,舜景才缓缓开口:“我是谁你们想必也清楚罢,但是你们一定很好奇我的身份,或者说派你们来的人很好奇我的身份。”说到这,他轻笑,“怎么会有人让如此如花似玉的姑娘来做这般危险的事情呢?我都看不下去了,不如,二位加入我的麾下?或者······加入我的后院?”桃花眼中眼波流转,有意无意地看向血鸢。

  光是听着舜景的声音木儿眼神都变得有些迷离了,在他说道“后院”的时候更是心中一震,但是这一震倒不是因为被说得有些心动,而是······

  什么“后院”?!美男你才应该加入我木儿的后院罢?!后院后院地说得那么流畅,不知道已经靠这一招勾引了多少无知少女?!当我木儿蠢的吗?你堂堂军师大名不会是靠美色得来的罢?!啊!你后院不会还有男人罢?!花心大萝卜!我木儿才看不上!

  想完这一连串,木儿愤愤地转头瞪了舜景一眼,但又被他那绝色容颜闪花了眼,心中一乱,忙又转头只看血鸢。

  血鸢拿起茶杯将嘴唇沾湿,却并未喝下,淡淡地开口道:“若是我两样都不答应怎么办?”

  舜景脸上的笑容转瞬即逝,有些愁苦地道:“那可就有点麻烦了呢······”

  话音刚落,两剑相碰,发出火石碰撞之声。

  “呵呵,我们的武器都一样呢,我也喜欢用软剑,只是不知这软剑,是你用得好?还是我用得好?”舜景邪邪一笑,倾国倾城。

  血鸢微微皱了皱眉,通过刚才的碰撞她知道,面前的男子明显处于上风。

  这时木儿也反应过来,忙加入战斗。

  三人的身影缠斗在一处,肉眼根本看不出他们出了几招,只能发现以一敌二的舜景竟然还稳稳处于上风。

  木儿和血鸢心中俱是震惊不已,她们的武功在世上绝对是数一数二的,但是联手后都打不过这男子?!

  还好血鸢心志比较坚定,没有受到杂念的影响,出手反而变得越来越快了。

  木儿就没有她的这般心志了,当她意识到眼前这人比她和血鸢加起来还强时心境便出现了一丝破裂,出手乱了一分。

  高手过招,一丝破绽便能决定胜负。察觉到木儿出现的失误,舜景绕至木儿身侧,血鸢的剑救不及,只好伸出手劈向舜景。

  舜景早就料到她会出这招,不但没避,反而迎上前伸出右手接下了她这一掌,那边的左手也没有停下,抖开软剑缠住木儿握剑的手,一紧一松间便将木儿的手震得一抖,剑不受控制地飞向一边。

  血鸢只觉得自己这一掌就像打在了棉花上,空空无所着落,正感不适想将手收回,手上却突然传来一股巨大的力量,将她震飞了出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