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风云之雄霸天下
作者: 项天云
字体: 特大
颜色:          

  当晚的篝火晚会可真是热闹非凡,众人载歌载舞,庆祝他们的三位新上任的堂主。聂风坐在角落,捧着酒壶喝得不亦乐乎。火光映得他氲氤的眼水光潋滟,红唇殷红得仿佛能滴出水来,本就喝酒喝得红润的脸更显娇艳。于是,他坐的地方怎么也不会成为角落的,其热闹程度不亚于中央孔慈的舞蹈。“风……风少爷,这样喝酒容易醉的。”围众甲被大伙推出来,战战兢兢地说。聂风对他嫣然一笑:“没事,我酒量很好的。”大伙一看这笑容,激动得都跟打了鸡血似的。围众甲小心走近了些,正打算再接再厉的时候,后背突然传来一阵寒意。不止围众甲,大伙分明都觉得冰冰亮透心凉,回头一看,皆倒抽一口冷气啊。步惊云背着火光站在那里,神色掩在黑暗中,看不分明,但看向围众人群的目光却仿佛带着实质,冰冷肃杀,整个人站在那里跟站着一个死神差不了多少。步惊云上前一步,众人就退一步。步惊云走近聂风,众人就退退退。等到步惊云占有性地把手搭到聂风肩上,朝四周示威性地扫视一遍,众人就退得渣都不剩了。步惊云低头看着嘴唇红红脸红红耳朵红红的聂风,柔声道:“风师弟,你喝醉了,我扶你回房吧。”大凡喝醉的人都说自己没喝醉,没喝醉的人也都说自己没喝醉,这么看,聂风就只有一个回答了:“我没醉!”聂风边说边捧着着酒壶摇摇晃晃地站起来,聂风的确是喝多了,脚边堆了不少空的酒壶。酒醉后的聂风,比平时少了几分温雅自持,多了几分稚气可爱,那眼神清澈又迷离,看得步惊云心口一跳。聂风的眼睛很漂亮,大大的丹凤眼,眼线长长的,弯弯的,在眼尾处斜斜上翘,那黑水晶一样的眼珠少有地又黑又亮。笑起来的时候,大大的眼睛如一弯半月,盈满了水光,怕是没人抵得了这样的一笑。步惊云抿着嘴,双手紧紧的攥住聂风的手臂,眼里翻腾着不知名的情绪。聂风困惑地看着紧紧抓住自己手臂的手,有些难受地挣了挣,嘴里喊道:“我没醉,我没醉,我还能舞剑的!”说完就真的大力挣脱了步惊云的钳制,摇摇晃晃地找了把剑,在空地上舞起剑来。如果不看他的脚步虚浮,那聂风舞起来还是有板有眼的。长长的乌发散开,月牙白的衣袂翻飞,长虹贯日,翩若惊鸿。“樽中月,笑里刀”——回身一个剑花“莫问恩仇,且把酒浇”——跃步上挑。“浮沉虽难事,欢歌趁今朝”——歇步下劈。“名和利,尽言笑”——提膝直刺。“英雄多情,美人多娇”——回身后撩。“千古多少事,潇洒一声笑……”——白鹤亮翅。白衣少年清亮的声线低低吟唱,混杂着天真和睿智,英气勃勃和貌美无双,叫所有人的目光不能移开。这一幕就这样镌刻在众人的心中,难以忘怀。如果不是最后一个收势酒醉的聂风没控制好,他还是呈现了相当不错的剑舞的。眼看着就要着地了,可聂风的脑子还是相当混沌的。还好,步惊云身形一动,上前把快脸着地的聂风揽入怀中,免了这一出洋相。这时,传来身后传来掌声,雄霸缓步而出,身后跟着摇着扇子的文丑丑。众人向雄霸行礼,除了醉了的聂风。“好,好,风儿的剑舞真是不同凡响。”雄霸纯粹睁眼说瞎话,聂风的剑舞花俏有余,攻击不足,不该是一个打手所为。聂风混混沌沌听到了雄霸的声音,从步惊云怀里摇晃地站起。迷离的眼神似乎在寻找什么,下一个瞬间就扑到了雄霸的怀里,呜咽道:“师父!”不止雄霸,所有人都被这一幕唬了一跳。向雄霸撒娇,估计也只有聂风做得出来了,这是需要多大的勇气和毅力啊!==!其实,聂风真的是醉得不轻了。雄霸看到聂风小动物一样向自己拱了拱,好心情地问道:“怎么了,风儿?”聂风继续呜咽:“我想向师父求一件事!”“哦,什么事呢,说来听听。”雄霸眯着眼问道。聂风抬起了头,迷茫地眼睛似乎看着雄霸又似乎不是,他困惑地重复了一遍:“什么事呢?”众人皆==!雄霸哈哈大笑。“好了,只要不是太出格的事,为师都允了你。”雄霸正想再说什么,步惊云突然道:“师父,风师弟醉了,我还是扶他回房吧。”“嗯,也好,夜深露寒,你们也早点休息吧。”步惊云搀着聂风回去后,众人也跟着散了,主角走了两个也没多大意思了。聂风的酒品还是可以的,不吵不闹,乖乖地让人伺候,让抬手就抬手,让抬脚就抬脚。步惊云给他洗漱完了,看到他乖顺地坐在床沿上,困倦地眨巴着大眼睛,可爱得不行,不觉心念一动,坐在聂风身边环住他,呢喃道:“风儿……”聂风感觉到耳边的热气,脑袋不自觉地一缩,小小地打了个哈欠。步惊云却更深地环住他,让他靠在自己身上。步惊云不傻,在感情方面虽然生涩,却不至于连自己的意中人是谁都分不清。他只是不愿相信,他对自己的师弟竟然抱有这样的心思。要怎么办,要拿你怎么办?看着聂风无知无觉的睡颜,步惊云自暴自弃般附了上去,吻上了他水润的唇。舔舐、啃咬、深入,吻中的甜美,叫人无师自通。于是在聂风不知道的时候,他就失去了这一世的初吻,悲催得啊!第二天,都日上三竿了,聂风才捂着宿醉后头痛不已的脑袋,从床上爬起,边还纳闷道:“奇怪,喝醉了怎么连嘴巴也这么痛啊?”从孔慈嘴里听到昨日的壮举时,聂风连死的心都有了。他的一世英名啊,他营造多年潇洒的风姿啊,全毁了全毁了!!倒是误打误撞得到雄霸的一个不算承诺的承诺。聂风思量良久,还是打算找雄霸试试运气。天下第一楼内,此时只有两人,一个坐着,一个站着。雄霸看着站在书案前低着头的少年,沉吟道:“你要去乐山祭拜亡父?”聂风点了点头。“你希望断浪也一道前去?”聂风再点了点头。雄霸的声音听不出喜怒,他慢慢度步到聂风跟前,伸出两指抬起了少年的下巴。他看到少年惊惶的眼,勾了勾嘴角,慢悠悠地说道:“你可知断浪为何活到现在?”聂风摇摇头。雄霸继续笑道:“这可都是风儿你的功劳啊。但是——”“我不会容忍他太久,如果有天断浪背叛天下会,我要你亲手杀了他。”“如果你答应将来为为师完成一件事,为师就应允你们。”聂风冷汗津津地从天下第一楼内出来。雄霸根本不是个好相与的主,跟他打感情牌根本就不可能。他心事重重地往回走,迎面却看到步惊云急速的身影。看到他,身影顿下,停在聂风面前。“云师兄,你去哪里?”聂风问道。看到聂风略微红肿的嘴唇,步惊云还是心虚地别过了头,佯装平静地说:“师父找我。”“哦,那云师兄快去吧。”聂风继续若有所思地往回走。步惊云看着聂风的身影消失在拐角,才以更快的身形向前掠去,过道上只留一道残影。聂风先去找了断浪,告诉他这个好消息。断浪喜道:“真的吗,聂风?太好了,我这就去准备一下行李!我们什么时候出发?”聂风微笑道:“明天吧,我在城门口等你。”聂风又去秦霜和孔慈那里告别,乐山离天山相距甚远,一个来回怎么也要花上个把月的时间。最后聂风回屋准备行李,也只准备了一些衣服、盘缠和干粮。等到第二天,等在城门口的人数,多得有点出乎聂风意料。除了城门内还有一批可以忽略的大众以外,还有几个不能忽略的人物。秦霜来送行,聂风可以理解;孔慈来送他最爱吃的卤味,他也能接受;断浪跟他一起去,当然必须要在了。可是步惊云怎么回事,骑在一匹通体乌黑的马上,背上一个包袱,一副也要随行的样子。“聂风,怎么他也要去吗?我才不要跟他一起。”断浪向来不待见步惊云,脚下一踢马肚,率先驾马而去。步惊云连一个眼神都没给予断浪,显然是一点也没把他放在眼里,丝毫不在乎。他看在眼里放在心里,真正在乎的人,自始至终只有一个。聂风带着疑惑看向步惊云。步惊云解释道:“师父让我随行保护你们。”说是保护,恐怕更是监视吧。步惊云和聂风都心知肚明,也不点破,雄霸的,命令他们只能遵守。聂风不置可否,利落地上马,对着秦霜、孔慈道:“那我们走了。”“保重。”秦霜道。“早点回来,风少爷!”孔慈恋恋不舍。聂风点了点头,驾马绝尘而去,步惊云也随后而去。这是我的机会出去可以让我们风云真正的成长,,为什么步惊云是那种冷酷无情的人因为他是那种对敌人冷酷对己的人只要是自己认可的朋友就会生死一兄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