火箭升职
作者: 方隆浩
字体: 特大
颜色:          

  一进卧室,发现楚柔还没有睡下,一脸的期盼,一看到他,就关心地说:“回来啦,今天很辛苦吧,浴室里已放好了热水,饭菜热着呢,你先吃?还是先洗澡?”

  看到妻子脸上洋溢着幸福,听到暖心的话,林白啸灰冷的心里涌上一股暖流,他抑制住心里的不安笑了笑说:“今天是有很多事,耽误了回家,让你等久了,来,我的小乖乖,我抱一抱,想苦我呢!”

  他说完就抱着楚柔温情的亲吻起来!楚柔脸上刹那间就爬上了红晕,恩爱地拍了拍林白啸的背,娇柔地说:“白啸,你别闹了,你先吃饭吧,我先去给你准备好!”说完,她就甜蜜蜜地去准备了!

  看着妻子忙碌的身影,林白啸极力掩饰着内心的忧虑,笑眯眯的盯着楚柔!可是必尽有心事,没有瞒过楚柔。楚柔在一旁幸福地看着林白啸吃完饭后,就劝慰地说道:“白啸,你今天好像有很重的心事,是不是工作压力很大啊?”

  “没事,没事!你不要担心。”

  “啸,现在我们已经结婚了,有什么事可以跟我说,我是你妻子,有事压在心里,不是很健康,我虽说是个女人,帮不上什么忙,但我可以分担你心里的压力呀!”

  “没事就没事,你怎么问过没完?”

  林白啸忽的烦躁起来,声音大了不少。楚柔收餐具的手顿时停住了,委屈和不解地看着自己的丈夫,眼里很快就噙着泪了!看到妻子如此,林白啸意识到自己失态,缓和了口气,说:“楚柔,只是工作上,我刚刚接手,有点不适应,没什么事,你别担心啊!”

  楚柔委屈地憋了憋嘴,想说又不敢说,最终她倔强地又说道:“我们现在的日子比以前好过多了,没必要为了不相干的事影响我们的幸福,你现在是意达董事,又不缺钱,说句难听的话,就是意达没了,我们过日子的钱现在足够了,何苦为了些不相干的事苦了自己!”

  林白啸听了楚柔的话没有做声,她的观念是可以理解的,她一直就想着和自己心爱的人踏踏实实过一辈子,其它的在她眼里都不重要!不过,楚柔有三个字说的很重,“不相干”仿若话里有话,难道楚柔知道他的事?这张耀武是个恶魔,他拖张怀强下水,威胁魏工,引自己进套,他是不是也对楚柔…….不,不可能,这太可怕了。

  林白啸不愿去想,但是大脑已仿若不受自己控制:认识楚柔时,是那样的巧合,还有张耀武扮时间老人时对自己的事,甚至心里的想法都了如指掌,还有楚柔有几次都跟他说过做了对不起他的事…….!楚柔是张耀武安排自己身边的卧底!

  这,这,太可怕呢!不,不,要有证据,证据!林白啸逃避着,为自己找了无数借口否定这种猜测是不成立的!但是理智又不得不要他想办法找证据!看到楚柔收拾的差不多了,林白啸就说:“楚柔,我想冲过凉,我想穿我们一起买的那套情侣睡衣,你也换上吧,你穿上很好看的!”

  “好的,白啸你喜欢我就去换!”楚柔高高兴兴的去了!

  林白啸不声不响地跟在后面,楚柔上里间换衣时,他找到了她的手机,查看起来。这种不信任的做法,林白啸心里很难受,他们相恋到结婚,他从没有窥探过她的私人事情,可这次他做了。楚柔一向做事大大咧咧,如果张耀武与她有联系,她不一定会删掉信息。很快,林白啸发现了一个熟悉的电话号码,就是时间老人张耀武的!

  再次的打击,林白啸心里一阵绞痛,他跌跌撞撞地倒了下去!楚柔在里间听到响声,跑了出来,看见林白啸倒在地上,她急忙去扶!林白啸很快就清醒了,他一把把楚柔推开,厉声说道:“我不需要你假惺惺!”

  “你这是怎么啦!刚刚还好好的,怎么就…..”

  “你还想装是不是?好!我问你,你认识张耀武吗?你说!”

  楚柔没想到林白啸会问她这个问题,嗫着嘴:“我,我……”

  她发现了林白啸手里拿着她的电话,她明白了。她长长地出了口气,痛苦地说道:“白啸,你不要为我生这么大的气,不值得,你既然已经知道了,那也好,这件事一直压着我的胸口,我夜夜失眠啊!我多希望你能带我离开这个地方啊!白啸,不管你信不信,我是真得爱你的!不错,我是张耀武派来的,目的就是要掌握你的一举一动,向他汇报!”

  “你,你,你跟他到底是什么关系,他给你多少钱,你说!你说!”林白啸歇斯底里地吼道!

  “我跟他没有任何关系,我当时刚大学毕业,找了份工作,工资很低,我母亲一直身体不好,急需要钱,这时张耀武出现了,他给了我一笔钱,还给我找了些难买的药,我母亲的病才好点.,我就当他是我的恩人,当然我也知道天下没有免费的午餐,后来他就安排我巧妙的与你相遇,要我靠近你,但我跟你相恋是我自愿的,我后来拒绝他要我做的事,他就威胁我,要我还钱,他也知道我爱上了你,他说如果我不把你的情况跟他汇报,他就当你的面揭穿我,我……我真的害怕失去你,跟雷鸿故意走近也是他威胁的,我真的不愿意,我就是怕失去你。张耀武这个魔鬼,他看穿我的心思,一步步逼我做对不起你的事,而后他又录了音,如果我下次拒绝他,他就威胁我要把录音给你听,我没办法啊!我怕失去你啊!我承认我自私,我没想到为了我你竟把雷鸿……!如果我要知道这后果,我宁愿失去你,也不会答应张耀武这个魔鬼。我对不起你,白啸!我自己做的这些事,我自己担,我能跟你成了夫妻,过了这段日子,我也知足了。白啸你说吧,你要我走,我马上就走,你要离婚,我也答应你,我只希望你要多注意身体,不要太恨我,我不值得你恨!”楚柔说完就坐在一旁等着林白啸的决定。

  她看到林白啸沉默不语,慢慢地抽泣起来,声音不大,但发自肺腑,声声如刀绞割着林白啸。此时他听完楚柔的解释,他努力要自己理智些,不要冲动偏激,这是父亲的教诲,他细想楚柔的话能相信吗?

  想想楚柔对自己的爱,从平时的生活中体会应该是真的,那种感觉是装不出来的,她应该是被张耀武利用了,想想自己也不是一步步跳进了他的陷阱,这个老狐狸最擅长地就是控制人的弱点,母亲不就是他威逼哄骗下背井离乡的吗?

  父亲在宝庆时不是一直被他胁迫着,还有魏工不是好赌被他利用了吗?这样理性的分析,张耀武先是利用楚柔的家境来控制她,而后用她对自己的爱来胁迫她!这个判断是正确的,要冷静,不能失去楚柔,大家应该联手来对付他。

  想到这,林白啸走到楚柔身旁抱住了她,说:“楚柔我相信你,你对我的爱是装不出来的,你放心,你曾经问过我:如果你做了对不起我的事,我会怎么办,我现在告诉你,只要你心里还有我,还需要我,我绝不放弃!”

  楚柔听完林白啸的话,紧紧抱住他,像小孩般嚎啕大哭起来!一直压着她心里的石头终于可以放下了!哭了好一阵,楚柔说道:“张耀武今天打电话来要我好好劝劝你,他说他手里有你谋杀雷鸿的证据,如果你不配合他,他就要去告你,他说的是不是真的?你真的谋杀了雷鸿吗?”

  林白啸听了楚柔的话,想着这个张耀武真是个卑鄙之徒,为了目的不择手段!林白啸看着楚柔,艰难地点点头,说道:“我那时一时糊涂,做了错事,现在我也不知如处理这件事,如果跟他合作,父亲多年的心血真的要毁于一旦,不跟他合作,我就得进监狱!”

  “这件事,我也有责任。如果当初不去搭理雷鸿,你也不会上张耀武的当!我想这件事我们应该跟父亲和姐姐商量着办!要不这次答应了他,下次还不知道他要我们做什么事!”

  “是啊!这个老狐狸做事是一步一步来的,到最后你都没了回头路,都会被他害了!难怪父亲要举家迁到海晨来,就是为了躲开他呀!你说的没错,我应该跟父亲和姐姐商量,这样我现在就去找姐姐!以后张耀武打电话给你,要你做什么事,你通知我一声!我们不能再让他左右呢!就是进监狱,我也心甘情愿,雷鸿这件事,我内心一直很痛苦,虽说是张耀武诱骗我谋杀,但是毕竟我亲手做了,我甘愿受罚!”林白啸毅然做出了决定!

  “好!我支持你,白啸,如果你进了监狱,我一定等你!”楚柔紧紧抓住林白啸的手,坚定地说道!

  林白啸悄悄地到了林姗住的西院,见到了姐姐,他艰难的把整个事情说了出来!林姗听完弟弟的话,心里大惊!看来这张耀武不但要夺走父亲的家产,还要林家家破人亡啊!

  不过她心里很快就有了疑惑,如果说是林白啸割断雷鸿的刹车钢线而导致雷鸿发生事故身亡,警方应该会怀疑,会立案调查的,因为这种谋杀伎俩太低级了,很容易引起怀疑!但是警方只是例行公事的来问过,最后定性为意外事故!这里面应该是有蹊跷的!

  如果,张耀武拿这件事来威胁小弟,今天可能只是要他投反对票,一旦父亲去世,小弟继承了父亲在意达30%股份,那张耀武就会要挟小弟来对付我了。不行,绝不能让张耀武任意妄为,他可能怎么也没想到小弟会冒着坐监的风险把事情说出来!这样事情还有解决的办法!

  想到这,林姗说道:“弟弟,你能把事情说出来是对的,也说明你信任我,父亲说的对,我们是一家人,就应该互助互爱!还有张耀武诱骗你谋杀雷鸿这件事,我觉的另有蹊跷,雷鸿很有可能不是因为你割断了刹车钢线而出意外的!”

  “真的!这有可能吗?姐!你是不是安慰我!”林白啸听到这句话,心里感觉到了希望!

  “当然这只是我的推测,并没有真凭实据。以目前来说,最重要的是明天的董事会怎么办?我想我们应该把这件事告诉父亲,毕竟意达是他一生的心血,张耀武该如何对付,父亲会有办法的!”

  “这…他的身体?!”林白啸担心老人听到这些事会加重他的病情!林姗听到弟弟的话,笑了笑,轻松地说:“这个你放心,父亲一生经历过不知多少大风大浪,这点事算不了什么!他不会有事的!”姐弟俩商量好后,趁夜,悄悄地驾车直奔医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