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上一个呆子
作者: 苏茜芯
字体: 特大
颜色:          

  赵雅萱突然大叫:“糟了。我睡多久了?春桃,你干吗不早点叫醒我啊?干娘一定生气了,我换个衣服用了那么多时间啊。”

  春桃却很淡定的说:“小姐,不是我不叫你啊,实在是你睡得太沉了,我叫了几次都叫不醒你,所以就只能无奈的在一旁听你唱歌了。”

  “嗯,你听了我的歌在什么感觉?”

  “呃,小姐,你是要听真话还是假话?”

  “当然要听真话了。”

  “我说真话,你可不能责怪你哦。”

  “放心,我是很仁慈的,你尽管说真话就是了。”

  “说好了,你听了一定不能生气啊。”

  得到赵雅萱肯定的点头之后,春桃才鼓起勇气,说出了她听对方唱歌的感觉。

  “其实,小姐你的歌声并没有像周妙音小姐说得那么难听啦,只是五音的准度还不够,尾间拖得太长,声音也太过大了一点。我想听习惯了,会喜欢上的。”

  “不会吧,我在梦里听到自己的歌声可是很棒的,你会不会产生错觉了。”

  “不会错的,小姐,你就自己再唱一遍,就知道我说的是不是真的了。”

  于是,赵雅萱想着梦中那唱出的歌词和旋律,放声高歌,“汉皇重色思倾国……”

  她对面的春桃早就做好了准备,她一开口,就捂住自己的双耳,而隔壁却传出了刚才到此一游的周妙音那把尖锐的喊声:“啊……可恶。别再唱了。”

  赵雅萱这才知道梦想和现实之间的距离。也明白自己何以会惹得周妙音上门来兴师问罪了。

  她立刻停止了自己的独唱,吐了吐舌头,把春桃的手掰了下来,对她说:“唉,我也没有想到刚才自己的歌声会是这样,我自己都觉得难听,真是对不起了,让你忍受了那么久。”赵雅萱是一脸的愧疚。

  “没事的,小姐,只要你以后在学会怎么唱出好听歌曲之前少开尊口就好了。”春桃见她这样子也开起了玩笑来。

  “好了,我们快回去食堂吧,干爹干娘一定等的很急了。”

  “小姐,你不用去了。”

  “为什么啊?”

  “你睡了将近一个时辰,宴会早就结束了。寨主夫人亲自过来看过你为什么那么久都没有回到食堂去,见你这么困,就没有叫醒你,她离开之后还命人为你做了一份点心送了过来,说让你醒了以后好吃。那点心就摆在那里。”春桃指了指在房间里的一张小桌子。

  赵雅萱此时肚子也响起了咕咕声,她在宴会上根本就没有吃饱。于是她很快就向那份点心发起了进攻。

  赵雅萱吃了一半,就有寨主夫人的贴身丫环来传话。她说,寨主夫人请赵雅萱吃完点心后,立即到议事厅里去。

  赵雅萱打发走那个丫环之后,加快吃点心的速度。在吃完了之后,和春桃一起,迅速走向议事厅。

  此时天已经全黑了,漫天的星斗,一弯弦月在众星的相伴之下冉冉上升。不过相比那过道处一鼎鼎熊熊燃烧的火焰来,却明显失色了许多。

  此时议事厅里是灯火通明,每个角落都被火光照亮。所有的交椅上都坐满了人,另外一些人则只能站着。面向门口的两把交椅上就坐着山寨[寨主和他的夫人秦玉莲。豆腐西施也有一个座位,就设在秦玉莲的侧面。毕竟她是寨主夫人的妹妹。

  寨主夫妻二人以下,左右各坐着一道一僧,道人是和善之老道,僧人是凶狠之和尚,皆在三十开外,正当壮年.两人之下,就是段天鹏、李必胜。牛大力则和另外一个赵雅萱不认识的坐在对面。那也是一个小青年,蓄有两撇小胡子。眼中精光闪烁,似乎可以看透世间的一切。坐在第九,第十的交椅上的两人是一对孪生姐妹。长得一模一样。年龄大约只有二十岁左右。

  在这个见证寨主收义女的重要时刻,山寨的所有头领都到齐了。

  见到赵雅萱进来,寨主高森和夫人秦玉莲脸上都露出了笑意,更别说和赵雅萱相处最长时间的豆腐西施秦香莲了。

  在这么多人的围观下,赵雅萱也显得有点局促不安。

  好在,赵雅萱进来不久,寨主就用眼色通知了在他身边站着的一个精干的喽啰,同时向大家摆了摆手,让所有人都停止了说话,整个议事厅顿时变得异常的安静,连大家的呼吸声也能轻易捕捉到。那精干的喽啰就在寨主身边朗声说道:“各位,宴会上寨主已经宣布,要收这位赵雅萱小姐为义女。现在,我代表寨主和寨主夫人宣布,认女仪式开始。”

  当下即有一个婢女拿出一个蒲团放在两个主位前方的中间。

  “请赵雅萱小姐叩拜义父义母。”

  赵雅萱双膝跪在了蒲团之上。

  那司仪喽啰继续说道:

  “一叩首。”

  “二叩首。”

  “三叩首。”

  赵雅萱一一照做。

  “礼成,给义父义母奉茶。”

  又有婢女捧过托盘,上面放着两盖碗刚沏好的茶。赵雅萱站了起来,双手捧茶碗,先递一碗给义父高森:“干爹,请喝茶。”

  高森,接过茶,喝了一小口后,微笑着摸了摸赵雅萱的头,然后在袖子里拿出一条项链来,那是用足赤的黄金镶着数十颗上等翡翠。一看就知价值不菲。他就这样亲手为赵雅萱戴上脖子。引来许多贪羡的目光。

  赵雅萱也没有想到自己认个义父会收到如此贵重的物品。当下嘴巴甜甜的对义父说:“多谢干爹。”

  接着她又递了另外一碗茶给义母秦玉莲,她喝过之后,在赵雅萱充满期待的目光中,拿出一本残旧的书来给她。

  赵雅萱疑惑地接过来,不知道这书有什么用。她却没有发现在围观的人群中正有一道嫉妒的目光死死的盯住她手中所持的这本书。

  秦玉莲对赵雅萱说道:“萱儿,你可不要小看这本破书,它是你干娘我费了十年时间才完成的,这个世界上就只此一本,它是我对音乐研究的成果。如果你想尽快成为一个很好的歌唱者,那就要好好去看。”

  赵雅萱听了,也是回答了一声:“多谢干娘。”

  只是这一句就没有她得到项链时所说时的那种激动了。

  秦玉莲当然也听了出来,但是她却不以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