皖皖娇女励志记
作者: 赖筱懒
字体: 特大
颜色:          

  “再爱好学习,下次也要注意下时间问题哦。这次老师就不和你计较了。”班主任拍了拍沈野逸的肩膀。

  正好此时校长站在主席台上宣布,“开学典礼到此结束,所有班级都准备退场。”偌大的操场显得特别的安静,沈野逸也就没有再说什么了。

  “哎,沈野逸,那会你跑去哪儿了?”原本站在A班队伍中间的唐皖,穿到了队伍的最后面,一脸八卦地捅了捅沈野逸的胳膊问道。

  “为师去释放内存去了啊,怎么徒儿对为师的迷恋程度已经到了一秒不见,如隔三秋吗?”沈野逸臭不要脸的说道,但是下一秒钟他就开始神经紧张了起来,因为越靠近教学楼的位置,黑暗魔法气息就更浓重了,难道张淼峰还没有走?只是藏在教学楼的某个地方了?沈野逸很纳闷。

  “去你的臭不要脸的,人家好心好意问问你,你可好胡扯一通。”唐皖想踢沈野逸一脚,可惜却被沈野逸给躲了过去。

  “各位同学,都注意了,咱班来了名新同学,大家欢迎。”一进到班级,大家就自觉得坐好了,因为在军训的时候,变态小麦色军装男在介绍部队要求,和一些他个人的变态到极致的苛刻要求的时候已经排过位置了,因为唐皖和沈野逸的海拔实在是太悬殊了,这次他们没有坐在一起,和唐皖同桌的是个叫王静婷的女生,对谁都是标准化的微笑,和和气气的,让唐皖觉得很不自在。而沈野逸就比较命好了,他的同桌是个阳光型的男孩,名字居然和他的类型一样,叫杨光。

  “我是张淼玲。”张淼玲用一贯娇蛮的口气说完自己的名字之后,就朝班主任早就给她预定好的第3排中间坐的位置(也就是唐皖的前桌的位置)走去。原本唐皖还纳闷为什么老师在分配座位的时候,干嘛留出一个位置,没想到是为张淼玲留的,可是她不是应该在第二中学的吗?呵~唐皖突然想到了,这年头已经不在是有钱能使鬼推了,而是有钱能使磨推鬼。有钱就是万能的,交点赞助费,什么名校分数线不都是一派扯淡。

  坐在最后一排的沈野逸,再次感觉到浓重的黑暗魔法的气息,他警惕的看着四周,然后他突然发现前门的位置是黑暗魔法最浓郁的地方,但是在唐皖的附近也有淡淡的黑暗魔法的气味,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沈野逸再次纳闷了,如果现在不是在上自习课,不能随意走动,不然他肯定要去看看这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

  终于挨到周末了,不是唐皖不爱上学,而是她最最最最最最亲爱的师傅沈野逸大人说,要带她去个让她能感觉到心跳的地方,刚开始唐皖还以为沈野逸要带自己鬼屋,或者去看什么蛇类鳄类的动物呢,可是随着沈野逸的车越骑越偏离城市,当快接近N108国道的时候,他突然一个左转,拐进了一个类似废弃居民区的地方,当沈野逸的自行车渐渐的骑近那个地方的时候,唐皖看见了一辆又一辆贵到令她咂舌的限量版跑车,还有一些小心翼翼护着一个又一个木箱的穿着黑色西服保镖模样男的,还个抱着块石头不停的狂笑。天啊,这到底是什么地方。

  “徒儿,你是打算一辈子赖在为师的悍马上不下来吗?”沈野逸看着在四处张望的唐皖,调侃的说道。

  “才不要呢,就你这还悍马啊,还不如出租车实用呢,那我还能躺着呢,不用一路上,各种咯屁股。”其实唐皖在第二次打算改改沈野逸的这辆自行车的时候,沈野逸就告诉了唐皖,那辆在她眼里很不值钱的破自行车,可是他花了1万美金定做的呢。可惜却被唐皖用什么粉色蝴蝶结一堆缠着的车把,小熊维尼的车筐等等,给改的面无全非的了,不过倒是比之前的冷冰冰的金属质感的自行车,是好看了那么一丁点。

  “你在臭美,信不信为师现在就把你一个人扔在这。”沈野逸面无表情的说道。

  “别啊,我错了,还不成嘛。哎,沈野逸这里到底是哪儿啊。”唐皖刚刚貌似看见了她一直都特别渴望开的车,路虎。可惜到这辈子唐皖还不会开车呢,其实唐皖也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就是特别迷恋路虎,她很想上前去摸摸路虎,即使她开不起,但是摸摸总可以吧,可是还没来的及让去摸呢,那车就疾驰而去了。哎,真是扫兴啊。站在唐皖旁边的沈野逸也注意到她的突然情绪变得有点低落了,所以指了指对面围了一圈人的地方,想要给她转化下心情,事实上,沈野逸成功了,唐皖是个很容易被新鲜事物转移注意力的好奇宝宝,唐皖顺着沈野逸指的方向,就很好奇往那个都是人的地方挤去了。

  唐皖看见一堆人正围着一个聚精会神的老头,而老头的手里却拿着个很奇怪的切割仪器,在小心翼翼切一块石头,而所有人的目光,都盯着石头逐渐露出的绿色而疯狂,这都是在干什么啊?!石头?变颜色?难道,这里是赌石的地方,上一世的唐皖很喜欢看重生小说,尤其是重生小说里写的那些赌石的章节,明明看似普通的石头,却可以经过精密的切割仪器切割出稀有的玉或者昂贵的钻石,当然也有的时候,蛮喜欢喜的切开石头,但是石头里什么都没有。因为不可预知性,赌石的这件冒险事情总是吸引着一个又一个的豪门二代来这里,玩一把心跳。这就是为什么唐皖会在刚一到达这个地方的时候,就看到一辆有一辆的名车的原因。

  “看这绿色,木少可净赚的不少啊,木少您看咱上次的帐是不是.......”一个尖嘴猴腮满脸市侩的矮瘦男挡住了唐皖的视线,唐皖只能看到,当石头被切出绿色后,一个带着黑色墨镜的高个男子就拿起了石头,不让老头接着切割下去。而沈野逸的眼睛却一直盯着木少手中的那块刚刚被切出绿色的石头。

  “沈野逸,那石头怎么了,你干嘛一直盯着啊。”唐皖好奇的问道。

  “你信不信,那石头再切下去,就没有绿了。”沈野逸笃定的说道。

  “为什么啊?”唐皖很不解的问道,在赌石场的人几乎都很看好木少手里的那块石头,什么1百万,2百万的,甚至还有开价,5百万。沈野逸那货一看就不懂行。

  “哎,想为师还是唐太宗的时候,宫里可不乏珍奇珠宝。为师看来这块石头只有一层绿。而且那个叫木少的人肯定是被那些玉商忽悠了。”沈野逸摸摸了下巴,面无表情的说道。

  “哦,师傅,看样子,貌似你挺会赌石的哦。”唐皖笑眯眯的看着沈野逸,而唐皖脑海里立刻浮现了一块玉石=N多好吃的等式。

  “徒儿,你是不是又在想吃的。”沈野逸照着唐皖的身子,比划了一个水蛇腰般的水桶腰的腰身。

  “沈野逸,你想怎样啊。”唐皖嘟着嘴说道。

  沈野逸蹲在一家玉石店的门口,用手在一个又一个的石头上,放来放去。唐皖很纳闷沈野逸这是在做什么啊,然后唐皖也学着沈野逸的样子,把手放在石头的上面,当她放在她面前的一块石头上的时候,她突然感觉到一股能量在她的手间涌动,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当她把手一收回的时候,就感觉不到能量的涌动了。唐皖对这种能量感觉到很惊奇,她再次把手放在了那块石头上的时候,那股神秘的力量又开始在唐皖的手间涌动,她又收回自己的手,那股力量又不见了。她又把手放在了别的石头上,但是却没有之前的那股神秘的力量了,她又把手放在一次的放在剩余的那些的石头上,令唐皖纳闷的是那股力量再也没有出现了。然后她又把手放回了那块让她感觉到神秘力量的石头上。唐皖再次感觉到那股神秘而熟悉的力量了,那股力量带动着唐皖的体内的仙术,一股似黑似朦胧的周围包含着雪白的光芒,渐渐地从唐皖的手指尖散发出来。

  “唐皖。”沈野逸诧异的喊道,但是诧异片刻,沈野逸就立刻恢复了冷静,将她拉到了自己的次元空间里了。

  “为什么,为什么我的手.......”唐皖被手指间不断散发光芒而惊呆了,那种光芒不同于紫灵在她身体里的时候,自己指尖发出的光芒,而现在的这股光芒却让唐皖感觉到害怕,因为这股光芒正在一步一步的将她笼罩,一点一点的将她的雪白色的光芒吞噬。连唐皖元丹上的紫灵也在害怕,紫灵发出惊恐的龙吟声。唐皖此时此刻被紫灵的惊恐声弄得更加的害怕了,她用无助的眼神,看着沈野逸。想要让沈野逸救救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