遥古传说
作者: 铁洛
字体: 特大
颜色:          

  “赤道火·仙子。”

  “谁?你是谁。”

  “你的朋友,但不是现在的。”

  “你是——?”雄浑威严的声音自天际传来。

  ——————“麒麟。”仙子抬头一看:麒麟刀悬浮于半空,散发骄人的火焰。

  ……沉默片刻……

  “你应该知道你的父亲了吧!”

  “嗯!”仙子眯起眼睛观察着麒麟刀慑人的火焰,小心的控制着自己情绪。

  “呃?那么为何你的心没有燃起复恨之火。”

  “……你走吧!我不想见到你。”

  “难道你还不知道你父亲的遭遇。”

  “我已经知道了。”仙子握紧了拳头,不由退后了一步。

  一个声音似乎来自天际一般道:“为何不去报仇,赤道之血是不会贪生怕死的,况且我可以帮你。”

  仙子微微咬牙,沉声道:“闭嘴吧!”

  “说什么呢,为父报仇不是你应该做的吗?剥夺你父亲生命的人不应该死吗?”麒麟刀上的火焰翻涌,铺天盖地的向仙子压了过来。

  “闭嘴啊!”仙子仰天怒吼,潜能爆发,气势瞬间逼退了麒麟刀上的火焰。

  “我和你想象的不一样,没错,我父亲不在了,可是已经不在的东西就不该再对它诸多感叹了,我只能说我很伤心,很……真的。”一滴神的眼泪划过仙子的脸颊,不会屈服于死亡的战士,却败于了感情。

  “但我珍惜的不是失去的东西,我珍惜的是我现在拥有的东西,我知道报仇是什么?是拿现在财富去为过去上彩,是放弃现在的一切啊!”

  轰,拳头罩上火焰,仙子不知天高地厚的在麒麟刀面前宣泄着自己的不满。

  “轰!”整个巡逻总部都震动了一下。

  原来是南柯一梦。

  众人惊醒,见仙子一拳打在地上裂了十余条口子,都是惊惊的。

  卫地打哈哈道:“小仙,我一定赌你得冠。”

  仙子咧咧嘴道:“抱歉,我对比赛太紧张了。”调整姿势,重新打坐。

  ……

  早上十点正,华云赛场坐满了四面八方前来观看的上人,少说也有一两千人,说实话,已经很少见了。

  主席台上坐了三大长老,仙子也没注意看,反正两个有胡子,一个没胡子。本为也就按照仙子的习惯,直接跳过这些前戏吧。

  照例讲了一通话后,长老宣布比赛开始,八个比武台同时进行,仙子是第四号台,第小一组上场。

  “铛——。”比赛铜钟响起。

  仙子的对手是一位棕肤大汉,打量仙子一番,摆开架式。

  仙子正眼看着对方,深深的鞠了个躬。

  棕汉子一愣,暗想自己也太没礼貌了,连忙站直身子也鞠了个躬。

  “小仙什么时候也学会礼貌了。”元老在台下看得不解。

  淑灵使劲看了看,不由眼球落地:

  仙子弯腰,是为了整理裤角。

  全场看见了这一幕的神众皆是一脸黑线。

  棕肤汉子马着脸,猛扑过来。

  仙子一闪而过,汉子回手横劈,仙子埋头躲过,汉子又是几招,仙子一一闪过。

  “为什么仙子不还手啊!”幽紫问。

  元老头黑着脸道:“我怎么知道。”

  汉子双手环环相接相扣,连使两遍拳法,共一百六十二招,只有几招擦了个边,其余全数落空。

  久攻不下,大汉后跳两步:“小子,你到底打不打。”

  仙子不好意思的看着他道:“说实话。心情不好,我真不想打。”

  “那你就弃权吧!”

  “弃权?”仙子看着元老头,哈,还没弃到一半就死了。“那样很没面子的。”

  “耍我啊”大汉深吸一口气,整个身体都鼓涨起来。

  仙子一愣,双目一锁:这招是?发稍快速的摆动。

  “大破弹”汉子一摆头,吐出一团浊气。

  飞速撞向仙子。

  仙子计算方位,右手伸指为剑,自下而上,倒辟气团,气团随指而分,仙子却心中一惊:遭了。

  气团散尽,仙子却几欲跪倒。

  淑灵一惊:“仙子,没事吧!”

  仙子抬起头:“有……有……口臭。”

  台下神众皆倒:你也这么大人了,成熟一点吧。

  大汉一乐,呵呵笑道:“一人整一次,公平了。”

  仙子也乐了,冲身上去,心中暗想道:现在还不是伤感的时候,师父刻意安排我参加比赛似乎有什么我还不知道的用意。所以现在真得好好赢下着一场才行啊。大汉凝神以对,沉声道:“小子,想打了吗?”

  “啊,苹果”仙子大骇,其表情的惊讶不亚于看见了长蛇吞象。

  “什么?”大汉不由分神。

  仙子直接一击重拳得手,————话说苹果是什么值得吃惊的东西吗?

  “无耻。”大汉双手夹击过来。

  “蜘蛛啊!”仙子如见鬼一般惊叫起来。

  又是乘着大汉分神一瞬,仙子躲过夹击。

  “面包啊!”————仙子式鬼叫又来了。

  “少来。”大汉重拳打来。

  当,大汉得手,双手却肿得如猪蹄一般。

  仙子张开了“七界结界身”。

  仙子阴阴一笑:“你吃大亏了。”

  大汉换手猛捶:“把结界打开。”

  “不开,不开,就是不开。”

  “快开啊,开、开、开。”

  “不开,死都不开。”

  后来四号台是耗时最久的,一直耗到比赛时间到,仙子因为击中一击,判定为胜(其实也就击中一下)

  仙子下台来,小丫头倒是再高兴不过,元老头却马着脸道:“臭小子,你到底在干什么。”

  “我不是赢了吗?”

  “如果是搞笑比赛的话,你真的赢了。”说完抡起大锤,幸好被理树阻止。

  理树弯下腰:“小仙,说吧!为什么乱来。”

  “你是说我开始一直躲避吗?其实我是想练习一下反应。”

  温柔如理树玄女也不由黑线了一下。“啊!现在练习。”

  “我想:越关键的时候越容易提高吧!”

  “好吧!那后来又怎么说”元老头插嘴。

  “那位叔叔孩子气大,弄得我都来劲了。”

  元老头一个大锤K下去,仙子一闪而过。

  有很多人的。接着下一场比赛的锣声已经响起。…………

  次日,下午很少很少看报纸的上人们也不约而同的买报查消息:

  一位叫仙子的神连过三关,未受丝毫伤便力克对手……——据查是神域三号著名武馆‘七道合馆’的当家弟子。该馆主为——……——有神预测,仙子可能成历届比赛以来最年青的冠军……——。

  仙子放下报纸:“唉,没想到才赢三场就这么出名了,得了冠还得了。”说着拿梳子梳起了头发。(绝对是平生少见。)

  “少来了,你每次都一击得手后就死命用结界不出来。”小丫头最见不得仙子得意。

  “这叫战术。”仙子伸个懒腰。

  理树看了摇头不语:真跟阿元一个胃口。

  “对了,幽姐姐,明天下午就是你上场了吧!”小丫头问道。幽紫微微一笑,温柔的点了点头道:“嗯”。

  “真奇怪,竟然叫姐姐。”元老头不解。

  “因为刚才幽紫买了糖给她啊!”仙子一语道破。

  当,仙子倒地不起,发势全乱。

  众人看了皆是一笑。